第10章 逆鬼眼寻天命
十二良弓2021-01-30 20:322,064

  “老衲也不愿就此让王直牺牲,想了诸多法门皆被王直一一否决,他只道,只要是鬼眼看到的,做任何事都是徒劳。老衲不忍,便想着第七日躲着他,不与王直见面,那就能免得王直一死,没想到我做什么事都能被王直料到,走到哪都能被他发现,简直如同料事神人一般。鬼眼强大可怕之处可见一斑。”

  “若我太爷爷想救蓑笠道长,为何不立马施救,偏何要等到第七日?”

  “一切都是天意,王直早些年观其子,就已算到其子之孙,就是你王灶,必有今日之麻烦。为今所剩时日不多,故在这七日之内,他要为你铺一条开鬼眼成大事之途……”

  王直那日起便在通玄观住下。在此期间又有不少不同身份的人来通玄观欲擒王直。来者均不是武艺高强之人,皆被通玄观高人轻易对付得了。故王直在通玄观生活地也颇为惬意、宁静。

  王直、蓑笠道长和草冠道长三人都喜钻研算命之术,遂志同道合地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友人。此三人颇有“三人行必有我师焉”的风范,入则同寝,食则同席。

  这天,三人在通玄观的牡丹亭中切磋算命之术,草冠道长和王直闲谈,只听草冠道长问道:“王直,你说草冠我方可活到几何?”

  王直微微一笑,答道:“此乃天机,如若泄露,必遭天谴。”

  “你这厮。再过几日就要赶赴黄泉,还不相告?”

  王直闻言,一手捋着半寸胡须,一手掐指回道:“也是。待老衲算他一算。”

  “还想要糊弄我,你那鬼眼一看便知,还算个甚?”

  “如实说,尔能活九十有余,蓑笠道长活得比草冠你还要久。”

  “汝之言可确切?”

  王直突然笑脸不在,眼神坚定地答曰:千真万确!”

  “哎,你这双鬼眼,果真羡煞旁人。和你比试算卦推命这么多次,竟没有一次取胜。如若我有此眼,该是多好!”

  “道兄此言差矣,吾之难处苦不堪言,有时我只想平平淡淡地过它一天,奈何常常不经意间就看得天命。非吾之愿矣。”

  蓑笠笑盈盈地听着两人的对话,心中溘然生起一阵悲伤,心想,我与草冠虽与王直接触时日不长,但是颇有好感,如今我们三人更似亲兄弟一般,如若就让他这般为我而死,我蓑笠将有何颜面苟活于世?我定要想方设法救他一救。

  次日,只有蓑笠和王直在通玄观大殿之中,只听蓑笠道长问道:“王直,如若你没有运功帮我吸去蛇毒,是否你就不会死?”

  “没错。”

  “那就不劳兄台施手相救。中这‘七七百步蟒’之毒,是贫道一人之责,怎可让兄台替我遭此灾祸。”

  王直听此言立马变色,惊语道:“蓑笠兄,你可知乎?此事不是你我就能左右。鬼眼看到的命运,岂是你我说改就能改的?如若强硬易之,必遭天谴。到时候,就不仅仅是牺牲我而已了。”

  “那也得争取一下。”

  “不可!”王直大声喊道,着实吓了蓑笠道长一跳。

  只听王直脸门朝天,哀叹一声,缓缓道来:“十年前,我本生活在蓟州城边鬼谷村中,那时的鬼谷村男耕女织,煞是富裕。那时的我刚习得鬼眼之法不久,还并不知道逆鬼眼之行多么的可怕。某天,吾幸得一子,本是举家欢庆之事,奈何我生得一双鬼眼,用之观吾子面门,突感黑云压惊,暗道不好!细将算来,却算得吾子之孙八字四柱纯阴,古语常‘四柱纯阴,清灯自守’,其孙必克子克父。而且鬼眼三代一传,我的曾孙必有鬼眼。我为了保全王家之血脉,施法封了他鬼眼中的阴线,妄想使阴阳平衡。”

  “王兄此为可是逆鬼眼之举?”

  “没错!怎料刚刚封完鬼眼,再观吾子,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糟糕,吾子竟有血光之灾!正在我惊诧之余,霎时间风雨交加伴着雷霆闪电,震耳欲聋,山崩地裂,我忙出屋察看,却见山谷两侧崖石纷纷掉落,顺着山势滚将下来,直朝我的茅屋砸来。我拉着一家老小往屋外跑,在一边空地上慌忙架起五行之法,欲用来避之。”

  “王兄你此举是否也是逆天命鬼眼?”说罢,蓑笠道长直摇头。

  “没错,我手足无措地施法之余,扫了一眼我刚出生的孩子,发现其面门清澈透明,毫无灾命之说。心里稍稍放心,转过头来继续施法,期间不经意间看了一眼吾妻,印堂为黑紫色。此一看不要紧,真是天绝吾王家!”

  “却是如何?”

  “两块巨大的山石直朝吾妻、娘亲和爹爹砸去,我已施五行之法,石块怎么还会朝家人袭来。来不及多想,我便伸手去救,这时,吾妻眼看不能活命,忙将手中男娃抛将与我。我接过吾子,转手去拽吾妻,没来得及,大石块‘轰’的一声将吾妻死死压在了下边。我慌忙再去救我爹娘,怎知他俩也命丧巨石一下。”

  蓑笠道长听罢,恨自己提及王直伤心之处,便再也不提救王直之语,叹道:“没想到王兄如此时运不济、命途多舛!可哀可叹!”

  “哎,一切天注定,从此我便再也不敢违背鬼眼做事!我这才知道封鬼眼之大忌。至我家中落难后,原先生活的山谷草屋皆被毁,整整鬼谷村好多人家房屋、田地均被山石所毁,从此鬼谷村大不如从前。然而此鬼眼他人可封,开鬼眼确需本人。我必须在吾曾孙出生之后,想办法开其鬼眼。否则,鬼眼之遣将伴其终身。”

  “鬼眼若开,岂不克子克父?这将如何是好?”

  “如若不开鬼眼,那就是逆鬼眼天命,虽不克子克父,但可能使天下苍生生灵涂炭。我们又在鬼谷村中生活了十年,每一年都有村民离奇失踪或死亡,我的鬼眼竟不可预知。哎,这便是我们王家的命运。奈何天命如此!十年了,我的孩子现如今已经年满十岁,我已在观中呆了不少时日,算一算也有十余日没有见到我的孩子了。不知他自己能否过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眼葬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眼葬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