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眼珠子
十二良弓2021-01-30 20:312,223

  题记:靖康二年四月,金军大举南下,不日攻破东京。金军俘虏了宋徽宗、宋钦宗父子,北宋灭亡。赵氏皇族、后宫妃嫔与贵卿朝臣等三千余人一同被押送北上,东京财粮为之一空,幽云十六州再次归于金人囊下……

  靖康二年二月,王灶年满二十。家住蓟州一个偏僻的山村里,房屋就是一座破茅屋,娘亲死的早,家中只得独子,从几岁起就和爹爹相依为命。他本应行盛大的弱冠之礼以示成年,奈何金军屡屡南下,人人自危,家中农作更是无人打理,家境一日比一日贫寒,更不用奢望什么弱冠之礼了。

  蓟州属幽云十六州之一,更是兵家必争之地,百姓民不聊生,幸而王灶生活的村子地处偏僻,这才免于战火的侵扰。

  村子名为鬼谷村,王灶一直好奇为什么取这个名,问过爹爹,爹爹也不知道,只说自夏朝起,就叫这个了。

  这天一大早,公鸡刚刚打鸣,屋外仅有微微亮堂,只听木门“吱”地一声打开,王灶揉着迷离的眼睛慢慢坐直身子,抬头瞅了一眼。只见爹爹弓着背,身穿一件破败的麻衣,步履蹒跚地走到王灶床边,将手中的一个破草帽戴到了王灶头上。

  只听爹爹喜笑颜开道:“灶儿,自今日起,你就年满二十,本应行弱冠之礼,但是想必村里百姓也无心操办,爹爹更是无能无力,只得捡些草根给你赶工扎了一个草帽,就当给你行成年之礼了。孩儿莫见怪。”

  王灶听完,用手摸了摸草帽的沿边,心中泛起感动,自记事起,王灶就没有穿过像样的衣服,和爹爹一直穿着麻布大衣,麻衣基本没有完好的地方,东一块,西一块的全是补丁,裤腿根本盖不过脚脖,几年不曾换过新裤子,脚上也只踩着一双草鞋。如此家境又逢战乱,谁还有心思打理这些身外之物。

  王灶朝爹爹笑了一声,回道:“我今日就成年了!谢谢爹爹的草帽。”

  爹爹也笑了:“快起来洗把脸,刚巧今天老母鸡下了个鸡蛋,爹爹等会给你煮了吃。”

  王灶喜道:“今天有鸡蛋吃?”

  爹爹点了点头。

  王灶兴奋地一跃而起,一溜烟蹿出破茅屋,跑到河边蹲了下来。刚过二月,水好凉,王灶忍着刺骨的冰凉舀起一手河水,这时,一只大黄狗跑了过来,朝王灶“汪汪”叫了几声,用舌头一直舔王灶的脚趾。王灶心情甚好,对着狗说起话来:“阿黄,你也这么早就醒啦?我今天二十了。你才有几岁?”

  刚问罢,王灶一睁眼,“啊!”的一声,哆哆嗦嗦地往后退了几步。怎么?!眼前的大黄狗竟没有眼珠子,只留下幽深的眼洞,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甚是可怖。阿黄的眼珠子呢?!王灶按捺下心中的恐惧,闭上眼摇了摇头,又望过去,当下松了口气,阿黄眼珠子又出现了,跟以前一样。

  “汪汪……汪。”

  “去!”王灶用手舀起水朝阿黄身上泼去,吓得阿黄撒腿就跑地无影无踪。王灶蹲坐在地上,眉头紧蹙,寻思着。这是自己的幻觉么?说来奇怪,前几日好像也无意间见过爹爹突然没了眼珠子,一晃眼,却又正常,当时并未放在心上。这几日,眼睛是有些酸麻,难不成是看《太史公书》太久,把眼睛看累了?

  这时候,爹爹一番话打断了王灶的思绪:“洗完脸顺便瓢一壶水,煮鸡蛋。”

  王灶起身,心道,算了,不管它了,也许真的仅是幻觉。王灶跑到鸡圈,拿起一个破瓢舀了点河水,就跑进屋里,递给爹爹。

  王灶边看爹爹给自己煮鸡蛋,边问道:“爹,咱们等会儿还进城算命么?”

  “当然去了,灶儿,难不成今天又想偷懒?”

  “又去啊!现在城里到处都有人随便放火,金贼时不时地就会来掠财,咱们会不会有危险?”

  “那也得去,要不咱们就要饿死。况且咱们祖宗三代以上都是以算命为生,算命就是咱们家的唯一生计。”

  “那咱们可以养鸡,进城卖鸡蛋不行么?”

  “卖鸡蛋?咱鸡圈里一共就三只鸡,就一个老母鸡。一天能卖几个鸡蛋?咱们村到夜间阴寒至极,鸡仔根本活不下去。灶儿,你就老实跟我进城当个算命先生吧。”

  王灶心想我今年都二十岁了,本就该读书考取功名为宋国效力,或者穿战甲上战场杀敌,为何要呆在这个破村子里,做一个一事无成的算命先生。于是没好气地说道:“什么算命的本事。那就是骗人的。遇到没钱的就说他命好,遇到有钱的就说他命不好,让他破财消灾。这骗人的伎俩我早就会了。”

  爹爹一听,一跺脚回道:“胡说什么伎俩!这算命可是正正经经的学问!”

  王灶眼见爹爹怎么都说算命好,气不打一出来,扯着嗓子狡辩道:“那你说,你要是算命算的好,为什么没有算出娘亲的灾祸!为什么没有算出那年咱们鬼谷村的瘟疫!为什么没有救活娘亲!”

  王灶说得这些话有些触动自己对娘亲的思念,眼眶颇有些湿润。

  “你这逆子!竟说这大言不惭之语!看我不打你!”

  爹爹举起手就要往王灶的身上拍去,王灶一闪身,爹爹拍空,趔趄了一小步,差点摔倒。王灶想伸手扶住爹爹,但发现爹爹站着挺稳当。随即生气地“哼”了一声,躲进自己的屋子里。

  过了片刻,爹爹用块布裹了一个煮熟的鸡蛋,走进来,随手将鸡蛋扔到了王灶的土炕上,转身就准备走。

  王灶拿起鸡蛋,抬起头看着爹爹蹒跚的背影,觉得之前说的话确实对不起爹爹,便借机问道:“爹,咱们什么出发去城里?”

  爹爹头也不回说道:“辰时启程!”

  “好吧。我这就准备!”王灶虽然这么说,但想到爹爹腿脚不太好,还要走将近一个时辰的山路就感到头痛,而且还要站在旁边听爹爹讲一通关于生辰八字,阴阳五行的论调,不经意叹道:“哎。大丈夫不能学文习武,却非要学甚算命!”

  “你说什么?”爹爹扭过头,盯着王灶。

  王灶赶忙挥挥手回道:“没什么没什么。我这就收拾行李,稍后便和爹爹上路。”

  王灶从土炕上拿起一个麻布包裹,看了看门外,发现爹爹不在,便下到炕边一角,从被铺下偷偷拿出了一本《太史公书》塞进包裹,这时,眼睛又是一阵酸麻,甚至睁不开来,只能闭上眼缓它一缓。真是奇哉,最近这眼睛到底怎么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眼葬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眼葬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