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宋迪拜师
十二良弓2021-01-30 21:592,048

  路上,王灶与爹爹、宋迪遇到,回合后三人一共赶赴大殿。

  只听爹爹问道:“灶儿,之前道长与你商谈何事?”

  “回爹爹的话,灶儿明日辰时便去拜见太爷爷开鬼眼,如若不开,可能万物苍生都会随灶儿遭殃!”

  “一切任你做主,爹爹再也不强迫你什么了。可是你说你拜见你太爷爷?如何拜之?难不成观中有你太爷爷之灵?”

  “爹爹,王直太爷尸骨存于通玄观中。”

  “什么?!当初听你爷爷之语,只道是王直一日突然失踪,就再也不曾回过家中,为何尸骨竟在观内?”

  “此事说来话长,待孩儿有时便将此事来龙去脉告知爹爹。”

  “如此甚好。”

  王灶回眸瞅了一眼宋迪,看他眼圈发黑,眼角渗出血丝,有点肿胀,便知他定是又哭了几遭。王灶欲过去安慰一下宋迪,但却不知从何而说,只好作罢。

  三人赶至大殿之中,见蓑笠道长、草冠道长以及众多道士已经在大殿之中席地而坐,众人围坐成一个圈,每人面前摆放一个空碗。蓑笠道长和草冠道长坐在门对着的方向,其余道士按各自等级顺着两人坐下。众人中间摆放着一口大黑锅,里面有炖菜,旁边有几盘馒头。

  “来者便是客,请随意就坐。”蓑笠道长张开手臂说道。

  可是王灶等人从来没有像这样吃过饭,更何况还要围坐成一个圈,一时间不知该坐在何处。这时候,几名道士起身,主动给三人让了座位,三人这才坐将下来。

  “开饭!”只听草冠道长说罢,众道士起身一同走向中央大黑锅处,人手一个大馒头。拿手中空碗直接在大黑锅中刮出来一碗菜,然后再次坐回座位上。

  王灶看得瞠目结舌,原来这就是道观中开饭的情景,不管了,入乡随俗便是。王灶和爹爹遥望大黑锅中的菜甚是可口,这大馒头也有很长时间没有吃过,近乎忘了是何味道。

  王灶知其爹爹腿脚不利索,没有让爹爹起身,拿起自己及爹爹的碗,盛好了两份饭就回到了座位上。宋迪走过去,只刮了点菜,并未拿馒头。

  王灶以为宋迪还因思念家人,悲痛万分而没有食欲。于是拿起自己馒头递给宋迪,说道:“宋迪,再如何也得吃些干粮,莫伤了身子。”

  宋迪看了一眼王灶,忙用手挡住,声音立马变得哽咽,回道:“我在家向来都是大鱼大肉大白饭,从不吃馒头。怎料如今竟然窘迫成如此模样!你让如何吃得下这糟面遢菜?我能吃些这邋遢之菜已然。你只管吃好你的,莫再管我。”

  王灶吃了闭门羹,心道:“果然是富庶子弟……但是,宋迪确实可怜。我与爹爹还能相依为命,他却要一个人生活下去。”

  宋迪刚才那句话声音虽小,却字字被蓑笠道长听在耳中。蓑笠道长放下碗筷,向宋迪问道:“宋迪小儿,我已知晓你的遭遇。你是否想习得一身武艺替你爹娘报仇?”

  宋迪言听此言,心道莫非老道长要教我武艺,如此大好,忙起身作揖回道:“晚辈习武心切,还望道长指点一二。”

  “本观中武功单传弟子,如此的话,你就在此观中当个道士,习武练功,如何?”蓑笠道长问道。

  宋迪此时心中只有一念,那就是学身武艺,替家族报仇。莫要说做个道士,就是赴汤蹈火又如何?于是坚定地说道:“悉听道长安排!”

  “草冠,你还没有一门弟子,将宋迪纳入你门下可否?”蓑笠道长转头问向草冠。

  草冠道长闻声,掠起胡须,想了又想,答曰:“来此路上,宋迪便要拜吾为师,我看此娃娃可怜,也有些想法。现幸得师兄作主,我就破例收此徒弟。”

  宋迪一听大喜,之前就对草冠道长的深厚功力所折服,现如今答应做自己的师父,当然一百个愿意。

  “师父,请受徒儿一拜!”宋迪说罢朝草冠道长就是一拜。

  “草冠道长竟然破例收徒,此乃通玄观一大幸事!”蓑笠道长喜上眉梢道。

  “可喜可贺!”王灶和爹爹也同时向宋迪作揖表示祝贺。

  “迪儿,拜我为师后,你便属通玄观一道士,需遵守观中规矩。本观对拜师之礼没有过大的讲究,你拜我三拜之后,咱俩便是师徒关系,须有师徒之礼。”

  宋迪听后,说道:“师父在上,再受徒儿一拜!”遂俯下身,仔仔细细地朝草冠道长三叩首。

  拜师礼毕,众人少有交谈,各自用膳。

  王灶将最后一口馒头塞入口中,眼光又落在了中间的馒头盘。

  话说一个二十岁的青壮年,一个馒头岂能填饱肚子。但是环顾四周,众道士手中馒头还剩余过半,王灶心道:“这帮道士,天天练功,怎么吃的又慢又少?我还想吃个馒头,哎,没人起身,我又怎么好意思。”

  王灶瞄了瞄草冠道长,见其右肩活动自如,应该刀伤已无要紧,虽是年过九旬,但是恢复如此之快也令人惊叹。

  王灶眼光转向蓑笠道长,这一看不要紧,差一点笑出声来。

  只见蓑笠道长拿着馒头,一小口一小口地使劲咬,每咬一次拿下来看一看,竟然馒头没有丝毫减少,只有些许牙印和蓑笠道长的口水。

  哈哈,看来内功再高深之人,牙口不好吃饭也没办法。王灶看着看着,渐渐发觉道长表情有些变化,眉头此起彼伏地皱起,耳朵也时不时地动一两下,似乎在用心听着什么。突然,道长双目扩张,白眉毛根根直立,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门外何人?!竟擅闯通玄观大殿。速速现身!”

  道长此声振聋发聩,王灶等人顿感耳朵充血,暗叹道长定是用了某种厉害至极的内功。

  门外有人?我竟然丝毫没有察觉。王灶边想道,边转头看过来。

  这时,一个头不高的人从门柱旁伸出头来,满脸沾满炭灰,头戴一个道冠。看样貌,满脸黢黑,丑陋至极,因戴着道冠,辨不出是男是女,年龄倒与王灶和宋迪相差无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眼葬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眼葬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