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暗的生活里,你是一根彩色的鸡毛
二鹿啊2021-03-11 01:111,059

   今天是七夕节,2020年国内疫情控制下的第一个秋天。

  这个粉的冒泡泡的节日里,我依旧过我像个小偷。   离下班还有十分钟之前,我故意提前从公司跑了出来。带好口罩摘掉眼镜,做贼一样摁到了二十楼的电梯,进电梯厢后挤在靠后的角落,偷偷抬头看一眼从二十楼进电梯厢的人,还好,她不在。

    这个办公大楼里无论是否是上下班高峰期,进进出出电梯的人很多,拿着电话讲不停的老板,年轻漂亮浑身香水的网红,青涩的大学实习生,更多的是外卖小哥和穿统一黑色正装的楼下物业,我从没注意过他们的长相,只记得无一例外,每个人脸上都有一副倦容。但她不一样,永远挺胸抬头面带微笑。

     每天上下班的电梯里,我都会眯起眼睛偷偷看一眼进来的人是不是她,心里做好了准备,是她也没关系,我近视加散光,我可以假装不认识啊,一切都会显的顺理成章而又毫不尬场。

      文文已经在停车场等我了,拉开车门,第一件事是摘掉口罩戴上笨重的眼镜长舒一口气。

      “这么紧张,是在躲谁吗?”他趴在方向盘上歪头笑着看我。

      “嗯,没谁,好像看到了以前的同学,但是忘了叫什么名字了,时间太久了。”

      很开心我有个这么懂我,能天天准时送我上下班,却每次在我发呆的时候笑的太欠揍的男朋友。

      “是秦容儿吧,我看你这几天下班经常盯着她的一条朋友圈发呆,下面有一行小字,定位是岚茵广场,好巧哦,你们在同一座办公楼上班”。

      我没有说话。

      文文太细心了,细心到我发的每一秒呆,他都会记住。

      滨河路上风很大,副驾驶的窗户也开的很大,风吹的头发迷了眼睛,北方八月底的天气很奇怪,广播里不停播放着隔壁城市被冰雹袭击的新闻,我抬头看看天,没有雨,也没有小熊一般的彩云,更没有隔壁城市的大冰雹,有的只是风偶尔吹来的枫叶和一阵阵冷空气。这莫名其妙的天气,总能让人想起一些旧事,那些我遗憾又无力改变的灰色青春。

      我怎么会不认识秦容儿呢。2007年,中国奥运会的前一年,小学五年级,十一岁的我,第一次见到了童话故事中那种笑一下云彩会变成小熊,哭一下棉花糖都会融化的姑娘,秦容儿。

      这个美丽的女孩,我们从小学十一岁一直到现在二十五岁,纠缠不清,爱恨不明。

  我一度以为,小时候处处输她一等,长大后我必定会翻盘,骄傲的重新站在她面前,告诉她,看,姐妹我女大十八变,胸大腰细,不比你差吧。我还想告诉她,现在,我配得上你了吧。

  可是就在我昨天真的站在她前面的那一刻,还是眼神躲闪,一米七五的御姐和一米六的路人对比愈发觉得明显。我甚至连跟她说话的勇气都没有,记不得寒暄了些什么,只是慌忙打招呼,挥手说再见,等回过神来时才发现她塞给我一杯温热的奶茶,一整天,我盯着这杯带着她掌心温度的奶茶慌了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凉白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凉白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