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关于军训的有惊无险
叶桀西2021-04-16 10:424,009

  经过一个多星期的军训,苏离笙每天都感觉自己快累趴下了。

  因为又溪、廷安还有离笙他们三人都不是一个学院的,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干什么都在一起了,特别事吃饭的时候,而且每次去食堂打饭都跟饥民抢粮食似的。

  训练完已经很累了,还要去抢饭,苏离笙都想拒绝吃饭这项活动了。

  于是,廷安每次都会在训练的时候提前完成教官交代的任务,然后第一个冲到食堂,为离笙和又溪打好饭,占好位置。

  廷安的人员总是很好,不管在哪里都能交到朋友。

  这才开学两周不到,就交到了一个随时一起的朋友。

  “这俩谁是你女朋友啊?”看着离笙跟又溪走来的方向,郑明杰一边往嘴里送菜,一边问道。

  “哪个都不是?她们是我发小。”

  “哟,还是青梅竹马,还俩都是,厉害厉害,你说我咋就没有这样的命呢?”郑明杰是沈阳人,东北口音略微有些重。

  又溪一屁股坐下,疑惑地看向对面的廷安:“你们聊什么呢?我怎么感觉他笑得那么不怀好意啊?”

  “没什么,今天怎么这么晚?”廷安不答反问。

  离笙垂下头,夹起盘子里的菜,吃了一口,然后回答:“我们组训练的时候出了点状况,被教官留下来加练了。”

  “不是,你可长点心吧,我刚才在旁边,怎么看都觉得你那个室友,叫什么来着?”

  “顾安颜。”

  “对,就是她,我怎么看都觉得她是故意的。”

  “不至于吧,这样做对她有什么好处?”

  “就是故意扮柔弱骗同情呗。”

  “小笙!”说曹操曹操到,刚还说在说的顾安颜,立马就出现了,还朝着苏离笙他们这个方向走了过来,“我可以这样叫你吧?”

  苏离笙看向她,点点头,“当然可以。”

  “对不起,今天要不是因为我的话,也不会连累你们都被罚,希望你不要生我的气。”

  看她说话的表情,也是真的很自责的样子。

  “没关系,你也不是故意的。”

  “真的吗?太好了!”突然拉起离笙的手,继续说,“小笙你真好。”

  苏离笙微笑,也有点尬笑了,毕竟被她这么一拉自己也没法好好吃饭了。

  “对不起啊~你不生我气,我真的太高兴了,都打扰到你们吃饭了。”

  “没事没事。”

  “那我先过去了,你们慢慢吃。”

  “嗯。”

  等顾安颜走了之后,又溪又忍不住吐槽了:“你看你看,一看就是朵白莲花,这样的人怎么看都是小说里、电视剧里的那种恶毒女配角嘛。”

  苏离笙夹了一块肉给她,“你少看点那种狗血的电视剧和小说吧。”

  “廷安,她不信我。”

  “嗯。”

  “你也不信我是不是?”

  “我信。”

  又溪一边吃着离笙夹给自己的肉,一边还发着牢骚:“哼,还是廷安最好,你不信我,到时候有你哭的。”

  苏离笙已经吃得差不多了,陆廷安看她嘴角有些菜汁,便很自然地顺手帮她擦了,“我不会让你哭的。”

  除了旁边的郑明杰,用玩味的眼神看着他们三人,没有人察觉到他们的之间的互动太过亲密了,亲密得不像普通的朋友。

  也没有人注意到,身后说近不近,说远也不远的顾安颜看到陆廷安给苏离笙擦嘴的动作之后那恶狠狠的眼神。

  顾安颜端起盘子,一句话也不说,转身就走了,留下刘薇薇一个人在那里不知所云,这是怎么了?刚才不还好好的嘛?

  刘薇薇愣了两秒,急忙起身追了过去,“安颜!你怎么了?”

  军训最后一项考核,定向越野。

  由于学生大多对林子都不太熟悉,这个过程有学生会以及校医队从旁协助。

  四人一组,由两人先完成路线A,其余两人在路线B的起点,也就是路线A的终点等着,计时两小时,点签位置错一个,整组总时长加十分钟,超过两小时为不合格。

  苏离笙和顾安颜,等在B路线的起点,眼看着都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看着不少同学从自己眼前跑过,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刘薇薇和朱莉却迟迟不出现。

  大概又过了十分钟,一小时十五分钟过去了,刘薇薇和朱莉终于出现在她们眼前。

  但刘薇薇是被朱莉搀着出来的。

  “怎么了?”苏离笙问。

  “不小心崴了脚,你们快去吧,快来不及了。”朱莉回答,看得出她也很急切,可就是这么倒霉,偏偏队友崴了脚,而且她都说自己先跑去把所有点签都签完在回来找她,但她死活不干,说什么大家是一个集体,怎么可以让她一个人劳动自己却坐享其成。

  感觉都要被连累死了。

  “好。”苏离笙拉着顾安颜进入到了B路线。

  开始的时候还是正常状态,跑着跑着,顾安颜的速度就越来越越慢,最后居然还走了起来。

  “安颜,快来不及了。”苏离笙自己跑到前面,突然发现自己身边的人不见了,转头喊到。

  “我不行了,我跑不动了。”

  “那你到前面一个点休息一下吧,我去把这几个点签了之后再来找你。”苏离笙说着,自顾自跑走了。

  苏离笙仔细看了地图,根据这上面的点标来看,这里要绕一圈,然后再回来往前跑,所以,她才让顾安颜在这里等她。

  苏离笙看着地图上标注的地方,为什么有一个点就是找不到呢?明明标注的就是这里呀,她继续往里面走去,这里好像没有人来过的痕迹,是还没有人发现这个点吗?还是自己走错了?

  尽管心里很疑惑,但却还是没有停下往里走的脚本。

  原来在这里!终于找到了,苏离笙签完这个点,正准备继续往前的时候,不小心一脚踩空,一路滑到了山坡底下。

  正准备站起来爬上去,却突然感受到左脚脚踝处一阵剧烈疼痛。

  站不起来了!

  苏离笙忍着痛,试着缓缓站起来。

  还是不行。

  她看了看表,时间不多了。

  苏离笙喊了一声:“有人吗?”

  她试图向可能会路过这里的人求助,毕竟这里是点签的位置,总会有人路过的。

  慕笛和几位校医队的同学一起“巡山”,就是寻找还有没有被落下的受伤的同学。

  往里走去,好像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但是一直没看到人。

  路过一个点签位置的时候,正疑惑这里为什么会有以后点标,刚才都没注意过。突然发现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转身回来,仔细一看,这个坡,有一条滑痕,好像是有人从这里滑下去的痕迹。

  “下面有人吗?”

  苏离笙大概缓了两分钟,正准备再试一次站起来的时候,突然听到上面有人在喊。

  “有!”

  “受伤了吗?”

  “脚崴了。”

  “能站起来吗?”

  苏离笙再一次试着站起来,好像比刚才好多了,便支撑着旁边的树干,缓慢地站了起来。

  “能。”

  说完,上面便丢下来一根救生绳。

  “会吧?”

  “嗯。”前两天教官才教过,现在就用上了,突然想起了一个词,觉得挺应景的——现学现卖。

  苏离笙顺利被救了上去。

  她听声音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上面的人是慕笛。

  当当自己真的看到他的时候还是会不知所措。毕竟现在自己这样狼狈。

  “谢谢慕笛师兄。”

  “我送你回医务室。”

  “不行,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还差三个点了,我不能就这样放弃,这对我的队友也不公平,我不能因为自己的原因连累她们。”

  “但是你现在这样还怎么跑?”

  “还有十五分钟,我不能放弃,而且安颜还在等我,再过一个点就能看到她了。”

  慕笛皱眉,他从来不知道,她原来还有这么犟的一面。

  他蹲下了,对她说:“上来。”

  苏离笙咻的一下,脸就红了,她能感受到自己的脸突然有些燥热起来。

  “快点,时间来不急了。”

  听了这句话,她不再犹豫了。俯下身去,伏在他的背上。

  慕笛背起她,向前走去,也并不觉得吃力,因为他觉得,她比想象的要轻。

  慕笛背着苏离笙到了她说的顾安颜等她的地方,但是,这里并没有人。

  这个点过后,再往前走,就是最后一个点,也就是终点了。

  “师兄。”苏离笙弱弱地喊了他一声

  “嗯。”他应到。

  “能不能再快一点?只有五分钟了。”她有些不好意思地问,毕竟人家救了自己,还背了自己一路,于情于理都不应该催人家的,但是也是真的来不及了,想起要是因为自己,连累队友也不合格的话,那就真的太不公平了。

  慕笛没有应她,但是,她能感受到,他的确快了许多。

  好在直线好跑,慕笛背着他到了终点之后,便返回树林里,继续巡林去了。

  签完最后一个点,到终点处盖上章,裁判按下计时器,一小时五十八分四十九秒,在裁判检查完所有点签位置多正确的时候,苏离笙这口气才算真的松了下来。

  可仔细一看,裁判在记录总时长的时候还是加了二十分钟。

  “老师?我们那两个错了?”

  “A线上第三个点和第四个点错了。”

  也对,只要错了一个点,另外一个点也一定是错的,还好不是连环效应,一个错,一连串都错的那种。

  苏离笙看见顾安颜跟刘薇薇和朱莉在一起。

  朱莉过来扶着离笙到校医队这里,“没事吧?”

  “没事。”

  “医生,麻烦帮她看一下。”朱莉冲着那个快睡着嘞的医生喊了一声。

  朱莉感概,“你说我们组点儿怎么这么背啊?总共受伤人数不超过十个,我们组四个人就伤了三个,还都是崴脚。”

  “那儿伤了?”医生走过来,问到。

  “左脚。”苏离笙回答。

  “把鞋和袜子都脱了。”

  苏离笙接着刚才朱莉的话,有些疑惑:“安颜也崴脚了?”

  顾安颜委屈地解释:“我本来跟在你身后,结果你突然就跑没影了,我一着急就崴了脚,后来被学生会巡林的学长找到带回来了。”

  医生看了一下离笙的伤,给她消了消毒,擦了点药,包扎了一下。

  “你这个比他们那些都要严重啊,这几天尽量不要剧烈走动,需要限制活动,原则上不动最好,要将患肢抬高过心脏,这样有利于肿胀的消退,促进恢复。回去之后可以先冰敷,这样可以减少肿胀,避免皮下出血或扩大范围。过四十八小时之后可以改为热敷,这样可以促进局部血液循环,促进肿胀的消退,减少出血、促进吸收。还要注意不要下垂,下垂会使静脉回流不好,造成肿胀加重。”医生看这个比较严重,解释也较详细一些。

  “好的,谢谢医生。”苏离笙礼貌道完谢之后,医生也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朱莉感叹:“我们组这么多伤员不也还是不及格嘛。”

  也不知道点儿怎么就这么背,要是那两个点没错的话,她们本来也是可以及格的。

  想想就糟心,前面那几个点,多都是刘薇薇看的地图,后来她崴了脚,朱莉才想说拿着地图自己先去把其余的点都签了,结果刘薇薇还不愿意。

  “小笙!”又溪从旁边跑过来,“你怎么了?”

  “不小心摔了一跤。”

  “严重吗?要不要去医院? 要给叔叔阿姨打电话吗?”

  “没事,就是崴了脚而已。”苏离笙快被又溪的连环问搞得说不出话来了。

  慕笛返回苏离笙摔下去的地方,仔细看了一番,这里的点标不见了!

  的确,这里也不该是点签的地方,因为这里很不安全。

  学校是绝对不可能在这里设点的,而且,地图上的点,也不在这里。

  所以,这个点,是被人移动到这里来的!

  但是现在又被人移回去了。

  树林里没有监控,慕笛抬头往上看了看。

  对,没有监控,但是有航拍!

  可是航拍太高了,这树林里不好穿梭。而且也不一定拍到了。

  看来得给学校提提意见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悄喜欢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悄喜欢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