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结盟
北域冰山边2020-09-09 11:222,594

  结盟

  李府一片哀痛。许多百姓前来吊唁,家人遵李瑞生前的意思,敞开了府宅大门,不拦任何一位百姓。

  三日是小祭,七日是大祭。今日本来就人多,来为李瑞送行的一队白事人马一到,更是熙熙攘攘,混乱不已。越是这样的情况,混进去两个人越不难。言道楚阔楚阁早已换好了衣服,一起推搡着进了李府的大门。

  整个府邸可以说是“一眼望得到边”,装扮少,仆人更少。百姓就算尊重着李瑞大人,恭恭敬敬地走,这么几个仆人也难以维持住安静。有些百姓一进来就跪地痛苦,还有抱着门前用来给他们伸冤敲的鼓哭的,场面之令人动容,仿佛人人哀痛护佑他们的神。

  言道也停住了,恭恭敬敬地跪下来拜了三下。“若是他没死,你拜他,是折了他的寿。”楚阔等言道拜完了,把他搀起来。“不拜这种官,我担心天也会灰心,不再降福于百姓了。”言道悲戚道。楚阔垂眸,纵然他不必管,但是看到言道这样,还是隐隐得心痛。

  诸位看见,天下有道,官场尚且有百姓十分拥戴的清官,若是天下无道,则百姓会视一方清官为“神明”,所谓“水至浊则鱼跃得见”,不得不说是另一种不幸。

  言道赶快调整了自己的心情,起身和楚阔一起向前走。楚阁仗着自己灵活,早不知道钻哪里去了,但是她答应了楚阔自己不会做半点儿危险的事情,楚阔就先随她去了。他知道楚阁大约也是去行列里面找了,因为这位李大人要是真没死,也要在今天“偷偷摸摸”地回自己家,最好的办法就是和他们一样,趁乱混进来。而他和言道要进到里面去堵他,他要是今天回来,一定先去找最重要的东西,去最重要的屋子。

  百姓再诚心,也不能进入内堂送别李瑞大人,能“登堂入室”的,只有做法事的人了。言道和楚阔赶上那一队人马,变戏法似地从怀里掏出名贵的檀香块儿,和各色细绳软纸,并把里面的衣服外露,脸也胡了一把,低着头就跟了进去。

  最前面的法师一路上都在嘟嘟囔囔地念些什么,进了堂屋倒停止了,由他身旁的两个人顶上,取出铃铛彩纸,开始做法事。

  “咣当——”言道直接把手里的檀香块儿摔了出去,直摔倒大法师的脚下。在周围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他扑通一声跪下,一边磕头一边说:“小的只是想多学习大师做法,没想到就,就失了手,神佛怪罪,小的愿领全罪,希望李大人在天之灵没受叨扰。”说罢还是“哐哐”的磕头。楚阔也扑通一声一齐跪下了,嘴里还“振振有词”:“我刚刚撺掇着他,也是我失了体面,愿一齐领罪。”

  这做法的人马原是好几家,潍州总共就这么些做白事的,不管自愿的还是请来的,满满当当来了好些人,竟无人知道楚阔言道二人是“冒充”的。都觉得不是自己家的,谁也都不敢贸然说什么。

  就这么僵持了一小会儿,大法师说道:“你们须得在神佛前跪拜领罚!若是老天不满意,你们得给李大人恕罪。”

  言道和楚阔嘴里答应不迭。

  法事结束之后,除了大法师在此做最后超渡,并言道楚阔恕罪之外,其他人散了,之后日日还要有法事,也要准备其他场的物件。

  那位大师从容地收了东西,没有再弄些神神秘秘的神鬼之事,就坐下了,摸着木桌上的杯子出神。

  言道清了清嗓子:“李大人生前应该常独自坐在这里吧,”大师没说话。“诸事烦扰,他又记挂每一个百姓。家里不大,这里又最静,应该是最能养心的地方。案牍劳形,人间疾苦啊。”说罢言道啧了啧嘴。

  “你是谁,露出真面目吧。”李瑞依旧摸着杯子。

  “法师做法,家人都不在,焉知不是为了掩人耳目?‘大师’您行为又极其古怪,还特意留下我二人,希望是熟人。”言道笑了笑。

  言道从容地干净脸,楚阔也收拾干净了,二人把衣服穿好,眼前的“法师”才终于敢露出痛苦的表情。

  “李大人胆大心细,我们都很敬服。”言道正式躬身拜了拜。

  “我受不起,四……”

  李瑞的“四”刚一出口,意识到自己失言,言道也冲他轻轻摇了摇头。楚阔到好像没听见一样,很是自然。

  “您先坐吧,这一日劳累了。”言道提醒李瑞。李瑞清干净了面上的伪装——他装扮得更为彻底。接近易容的伪装下面是一张满是正气的脸,李瑞行事老成,其实才三十余岁的年龄,也是风华正茂的岁月。“劳累不觉得,就是再也不能坐在衙门里,余生怕是没有了出路啊。”

  言道笑笑:“大人您说笑。走‘装死’这步险棋,我绝不相信您没有考虑后路。无论您是否相信我,做了这件事之后,您与我,都只能站在船的一边了。当然,大人对于百姓的爱,我也绝不怀疑。”言道也在试探李瑞还瞒着他们什么事情。

  李瑞只听过这人在辉煌的宫殿下,说着没意思又必须要说的废话,现在一时间突然噎住了。

  “哈哈,说得好。不过自打我小时候进七门开始,给自己最大的‘后路’一直就是不留后路,这样方能死战到底。”李瑞冲言道爽快地笑了。

  言道只和他在暗中见过,要不就是在冠冕堂皇的场合下虚伪奉承,此时也舒心地笑了。

  楚阔问道:“请问李大人,您这里是否不用地道。”

  李瑞摆手道:“不建。我们的门人都在市井中,在潍州,最安全的地方就是集市。不过,你提醒的是时候,我确实要去过暗无天日的日子啦。”

  楚阔点点头,问道:“请问府上是否有后门,我要去找一下我的妹妹,要先走。”言道转向楚阔,欲言又止。他知道楚阔是为了他二人说话方便。

  “有。”李瑞仔细告知了方向位置,楚阔朝言道点了点头,离开了。

  待他回了旅店,发现楚阁这次很乖,早已回来了。“言道呢?他怎么了?”楚阁向楚阔的身后望望,确认他“形单影只”。

  “他一会儿就回来。”楚阔坐下,显得心事重重。“七门的首领还活着,我上次杀的是替身而已。”

  楚阁撇撇嘴说:“你别气馁,我也大概猜到了嘛,堂堂七门的老大,怎么能这么疏忽……”楚阁想了想,突然讶异道,“哎呀,那上次的一切,不都是为了演戏给你看?!”

  “嗯。”楚阔认了,“我们的性命现在漂在海上,我不知道风会吹向哪边。”

  “楚阔啊,你现在话真是越来越多了,我真高兴。我觉得呢,我们的性命向来不悬在自己腰间,现在彻底扔到海上,未尝不是好事儿。”楚阁的话确实说得轻快。

  楚阔默默看着自己的剑,轻叹了口气。

  李瑞死后,方正平成为潍州州首,并取代李瑞在“伏龙”门的位置。这些事情李瑞没有权力决定。

  是皇上决定的。

  方正平跪在殿上,谢了皇上恩典,表了忠心,还说了“李瑞确实已经暴毙”的情况。

  没错,让楚阔他们灭掉七门的也是皇上,而七门效忠的,恰恰也是这当今圣上。

  赵靖面无表情地听了方正平的话,叫他退下。殿内,赵靖正在盘算,何时派使者去鸱鸮一会,提醒伊贺图,他们的一些密探死于其他外族之手,燕朝的官员也被外族算计,他们两国的地位,正受到威胁。

  殿外,方正平离开的脚步一下一响,他惦记着李瑞的安危,也惦记着七门和潍州。自己也没有回头箭了,他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冰火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冰火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