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世外“雪”源
北域冰山边2020-09-10 20:093,028

  世外“雪”源

  言道自小就见七门各门派的首领,但是自从某个时间点开始,赵靖不让他再知道七门的消息了。赵靖和他说有叛徒混进了七门,洗干净才好做下一步动作。

  这次的任务就是把七门洗干净,无论叛徒还是为他赵靖卖命的人,一个不留。

  所以,如果赵靖已经把消息都让人带到了,且这一门的首领没有叛变,那么七门的人就应该如同待宰的羔羊般,一个个自愿受死。

  这也就意味着,他们杀死的人,都是卖命的人,是忠于皇帝却被皇帝抛弃的人。

  言道咬咬牙。他知道有些牺牲是通往目标的垫脚石,流血是必要的献祭,但他的手还是会颤抖。

  就像现在,他面对这几个蒙面的黑衣人,还是咬咬牙用剑尖儿在地面上磕了三下。

  “楚阁言道,你们两边,中间的交给我。”楚阔不慌不忙地交待。

  楚阁表面上没有动作,袖子一弹,武器已经拿在了手里。只听见比秋风扫落一片树叶还要小的声音,楚阁前面的人就应声倒下。其他的人踱步而上,剑光四射间,林子里的落叶枯草被扫起又坠下。

  楚阁近身攻击的本领不如楚阔,可是她今天明显感觉跟自己打的这人,招招有所保留,不像是用了全力,像吊着一口气在打。楚阁抓住一个空隙,直接将自己的二月弯刀扎了过去,结果了那人。

  她赶忙回过头,楚阔一直就在她身后,一边打一边护着别人没法上前。楚阁看清楚位置,甩了两个流星镖过去,帮楚阔收了尾。

  这时,和言道打的人环顾四周,见只剩他一个人了,转身向西而跑。

  “楚阁,别杀他,追。”言道收起剑,即刻向西而去。

  楚阔和言道紧跟在后,一齐朝西而奔。

  林子西面越来越寒冷,脚下的路也越来越泥泞。那人边逃跑,还边回头看他们三人,好像很关心他们有没有追上来。

  黑衣人到了一个山洞门口,“唰”一声窜了进去。

  “进。”言道毫不犹豫地跟了进去。楚阔让楚阁走在中间,自己伏在最后面。

  这个山洞不似盛安城中通往忘仙楼的地道,十分泥泞潮湿,有的地方覆住一层厚厚的青苔,摸起来叫人心中一阵恶寒。

  “有水声,再走一段可能就‘豁然开朗’了。”楚阁灵敏的耳朵捕捉到了水声,似有若无的,好像还有很远。

  “那人跑得真是快,可能是属蝙蝠的。”言道又摸着黏糊糊的东西,一闻,嫌弃地甩甩手。“我说准了,这就来报复我来了。”

  楚阁突然好奇地说道:“我怎么感觉这人就是领我们进来的呢,他们知道打不过我们,还要去招惹,就是为了把咱带进来?!”

  言道一边走,一边略带尴尬地回楚阁道:“可能是活得腻歪了。”

  楚阔冷不丁地来了一句:“还是四皇子的记号留得好。”

  言道的脚步顿了顿,笑道:“楚大侠说什么?”楚阁更是心里一惊,转过头看了楚阔好几眼。

  “没什么,走路吧。”言道回头看楚阔,但是太黑了,他看不清那人脸上的表情。

  “嘘,那人好像离我们很近了。”楚阁将手搭在言道肩膀上,示意他注意。言道点头。

  再走几十步,三人到了一个岔路口。“左边,他往左边去了。”楚阁急忙说道。

  “好。”言道答应着转了弯,直奔左边而去。

  潺潺的水声逐渐变得清晰,外面有刺眼的光亮照进来。

  “应该可以直接出去,没有什么危险。”楚阔在后面随便地说道。楚阁眨眨眼,事情真是好玩儿了。

  言道回头,逆着光比出手势,“三,二,一”。数倒一时,言道贴着石洞的壁出去,楚阁在后面将所有暗器准备好,随之一起出去,没成想直接“哇”了出来。

  但见:

  天地一白幕,晶莹大如席。

  绒花由地出,碎玉撒天池。

  簌簌随风落,片片绕树栖。

  高声雁归远,寂寞终将离。

  “这里竟然是雪林子!”楚阁望着眼前漫无边际的白,吃惊极了。

  楚阔没功夫惊讶,将楚阁一把拉倒身后,观察了周围,只有白茫茫一片树林。“往那边追!”楚阁听了听树叶的声音,向前指到。

  “看来那人踏树枝走的,好功夫。”言道衷心夸赞了下。

  “走吧。”楚阔率先蹭蹭蹭三下上了一棵树,观察了周围,向下一挥手:“安全,上来。”于是言道也随之上去。

  “在树上跑,我慢,你们先走。”楚阁拒绝了言道伸出来的手,自己上去了。

  雪林间的生物并不少,时不时有被惊到的动物的叫声。几人每每踏上一棵树,就有扑簌簌的落雪声音,仿佛在林中下了一场小雪,洒下一片全白的鹅绒。言道边踏雪边赞叹,楚阔真的好适合这纯白的世界,真是公子踏雪不留痕。

  渐渐的,树木密度变得稀疏了些,阳光倾洒得越来越多,雪也变少了。楚阔知道要到尽头了,于是跳了下来,脚步放慢一些等了楚阁,三人又在地上向前追去。

  “有味道,前面是人家。”楚阁嗅了嗅空气中的气味儿。

  “好鼻子!我就闻得见雪的味道!”言道笑说。

  “胡说,雪哪里有味道?”楚阁专注追人,随便回了句嘴。

  “有啊,是楚阔身上的香气!”言道憋着笑说道。

  前面被提到的人没有回头,只一个劲儿地向前赶。

  等到已经可以望见林子尽头的时候,楚阔摆摆手停了下来。后面二人也随之停下来。楚阁平息了自己的喘气声,说道:“我没听见大的声音,你们两个人护住我,我先在远处把守卫解决?”

  楚阔没有要动作的意思,他回头问道:“四皇子,他只领我们到这里?里面什么情况,你可知晓?”

  言道的脸色很是好看,由惊异变成哭笑不得又变成忍俊不禁:“不知道不知道,我们到里面是不是会被打死,我都不知道。”

  楚阔没再说什么,转身向前,独自出了密林。后面两人赶忙追上楚阔,三人一起出去了。

  密林之外,没有山崖险峻,悬崖峭壁,竟是秋霜高悬,万里无云。更没有兵卒守卫,三人只看见一村庄。

  竟是桃源仙境,柳暗花明村。

  村子的南北走向看起来很窄,楚阔皱皱眉,向北而去。“等等啊楚阔,还跑呀!”楚阁撇撇嘴,还是追去了。言道在最后,他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村子,看房屋装饰,并不像燕朝建筑,莫非他们已经出了燕国疆土,到了外邦?

  果不其然,楚阔没走出多远,便来到一个山洞门口。“确实有声音。他们还真是会躲,要不是地道,要不是山洞,也不嫌黑得慌。”楚阁听了听,说道。

  “有的人什么都敢,就是不敢见光。”言道说罢随手捡了块儿石头,用力向里面扔去。

  “看来惊起了鸥鹭,出来了。”楚阁精神开始戒备状态。

  只见里面的人迅速出来,有一个人虽然也是一样的黑衣,但腰间别了个花纹奇特的腰牌,拿的刀柄上也有繁复的纹路,和手上的纹身图样几乎相连,看起来甚是诡异。

  言道亮出自己的剑,剑柄在阳光的映射下分外亮眼,熠熠生辉。那人明显吃了一惊,用不知名的语言和旁边的人说了几句话,说罢,竟然直接跪了下来。他对着言道,用刚才说话的语言好像求着什么,言道眼神有一些波动。

  “啊!——”那人的话没说完,却已经被楚阁一飞镖扎在额头,被结果了性命。周围的人见他死去,竟纷纷拔剑自刎!刚才和那人说话的人见他们都死了,不甘地扯掉面罩,也当着楚阔他们三人的面,自杀了。十来个人自杀的手段都相当利索,几乎不见血,和杀掉陈泽之的手法如出一辙。

  “都死透了。”言道试了试他们的气息说道。楚阁摘下首领样的人物腰间的牌子,“碎丹,”她又翻了另外一面,“贡。”

  言道突然站了起来。“你说什么?”他上来就要看牌子上面的字。“我就说两面写了‘碎丹’和‘贡’啊,这怎么了?”

  “贡”是刺幽王族的姓氏,真的这么巧吗?言道缓缓拉下那人的面罩,他还圆睁着铜铃双眼,里面写满惊讶。这人凸额粗眉,脸上也纹着奇怪的花纹,仔细看才能发现,是一把云雾中的匕首。

  言道慢慢坐在了地上。如果赵靖已经让他们对刺幽的王族动手了,那么就证明刺幽成了他的肉中刺,是拿来开刀的国家。言道又回头去一通翻找,在这人的身上找到了另一张地图,地图上的标注更加清晰,几个红圈排列在几处险峻的地带。如果说在潍州和盛安城安排七门的人,还有传递消息的功能,那么在这些地方听命的人,还是王族人士,难道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们找错人了吗?”楚阔蹲下去和言道说话。“楚阔,”言道呆呆地说,“事情可能比我想得还要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冰火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冰火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