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明流涌动
北域冰山边2020-09-26 08:542,837

  明流涌动

  三人清点了言道整理好的东西,没什么过于扎眼的。只有一个火枪似的器件,楚阁拿了起来,正反看了看,念叨着:“皇家暗器啊。”

  盛长青也好奇地凑过来看。“皇家暗器?做什么用的?”楚阔问。“点火的,据说格外拉风,可惜我没机会用过,如今归了我了。”楚阁上手就要收起来。

  楚阔伸手拿了过来。“只有燕朝的皇室才有吗?”“可不是,民间都没有用的。”楚阁发现里面竟然还有一个,“那个归你了,这儿还有一个呢。”楚阔心下明白了八分。赵姝的死和燕朝皇室脱不了干系,联想到言道的毒是皇上种在他身上的,楚阔知道,言道这是几乎下定了决心。“你拿好吧,剩下的东西放在包袱里面,我们回去客栈。”楚阔扛起了包袱,毅然决然地向前走去。

  中原来的舞队横七竖八地几乎全部在帐中殒命,但是言道第一时间便去数过了,少了一人。各人的脸上都烧成了炭灰的样子,一看就不是烧起来的同一场火造成的。言道看着救火的刺幽人,随即向南追去,意欲一把抓住点火之人。

  直到出去几里地,他才意识到自己可能中了计,再往回看,果然已经火光冲天,比刚才大得多的火焰把夜空都照亮了。言道看着烧透了的连营大帐,愤恨地捶地,他早该想到,这是冲谁来的了,但已经于事无补。

  那纵火之人甚至都没想跑,纵身直接自杀了,但是火器没有来得及毁掉,被言道一一抢在囊中。四把点火器,东南西北各一个,誓要把刺幽的王后烧死在帐中。

  贡赫听着言道为他简明扼要地说了当夜的情况,恨得牙齿发出摩擦的响声。“现在最不能做的事情就是贸然冲出去,那只能是无意义的牺牲。”

  “那个李瑞,怎么证明就是刺幽的人?”“他无法证明,因为生身父母被燕朝皇帝杀死,自己逃走又努力学文习武,现在在潍州假死,不能堂堂正正地住在州首府宅。这些情况,他应该在信中说得更清楚。”言道苦笑一声说道,“若是小姝还在,一定不会想让我这么做。但是没什么可选的道路了。”

  “我问你,贡乌的死,是不是也和他有关?”贡赫看着言道问。

  言道一时语塞,几乎没犹豫便跪了下来:“贡乌在我眼前自杀,我没有办法。”

  从贡赫的帐中出来,言道的腿已经麻了。他舒展下四肢,按着左心,凉意渐渐蔓延开来。言道自嘲地笑了一声——坎离的毒竟然在此时发作了。他用最慢的速度走回自己的营帐,果然在那里看到了楚阔留下的几粒解药。

  “他至少又派出了一队人马去清扫七门。”楚阔边走边说。“杀净之后,天下就将不太平了,我们若没有其他出路,只能被抛弃。”

  “楚阁的解药我已经破了好几味,还有的肯定是在北方,我上次尝了尝我们待的山洞里的土壤,找到了同类之气。”盛长青紧倒了两步儿跟上那俩人说道。

  “你是说,解药你有望制出来吗?”楚阔站定了看着盛长青。

  “起码是有了希望。在我感知里,同功效的药有同类之气,虽调性略有不同,但或可替代,或可增补,是没问题的。北方山川土壤中的味道,就是解药里的同类之气,可是还不完全一样,解药里还有相冲之气,这又是另外的秘密了。”一说起医药,盛长青就搂不住话。

  “那就拜托你了。”楚阔听了进去,朝他一点头。

  楚阁竟“噗嗤”一笑道:“楚阔,我的病现在恐怕是唯一的掣肘了,有些人的魅力可真大。”

  没等楚阔反应过来,楚阁就向前跑去了。或许有一天,她可以放心地离开这个世界,而不必担心自己爱的人伤心无度。

  刺幽的人杀死了自己国家去的和亲公主一事,飞快地传遍长盛宫,至盛安城,再至整个大燕国土。闻者无不震惊愤怒,悲伤哀痛,自然了,没人能愿意或者有能力追究真相。

  连续五日,次次上朝时,有大臣参奏北方之部族,看似和平乖顺,实则小动作不断,比如士兵在边疆打水时就消失了,死状凄惨,比如和我邦交易农粮瓜果时,大筐子里藏着人,再比如滁州州首曾经被威胁恐吓甚至打伤……种种“恶行”,不一而足,不论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还是没头没脑的悬案,都拿了出来,赖到了刺幽,乃至北面其他部族的身上。

  “皇上,老臣斗胆有言,今日刺幽敢杀我朝公主,明日趁夜偷袭北方国土,是可以预见之事。皇上仁慈爱民,想与各部和平相处,只是如今看来,他们并非感恩之人,更没把皇上放在眼里啊。”唐恩端一面说,一面颤颤巍巍地跪下。

  众人之表演欲迸发,但也都挑着眼观察皇上。赵靖略一沉吟,大家就知道,这件事情今天就到此为止了。各位文官只能造势,但不能解决最关键的问题——讨伐刺幽的大将怎么定。

  燕朝之朝堂,热闹非凡,可是武将之列,却一直是空缺又空缺。多年以来,中原和蛮族关系和睦,国内风调雨顺,各地之军队也是见削不见增。各州各县,多由文官首领掌管那零星散布的军人,这书生虽会文章,又怎能在关键时候,指挥好拿枪舞刀之人呢?

  赵渊身后的门又被推开了。

  “佛家之地,贸然前来,不知佛祖会不会怪罪。”赵靖的声音兀地响起,把赵渊的意识拉了回来。他转过头,就着跪着的姿势拜过皇上。“起来说话,我又不是观音菩萨西天如来,跪我干什么。”

  赵渊扶着膝盖,活动着僵硬的身子慢慢起来。“皇上没有成佛,却是人间的神,怎么参拜都不为过。”

  赵靖冷笑出了声音。“过了这么久,你一直恨我。恨得对,恨得准。”

  “臣不敢。帝王有奖惩二柄,臣有罪,就要罚,臣没资格议论。”赵渊的声音不急不缓,也没有温度。

  “理应如此,”赵靖端详着旁边一个小佛像说道。“人间帝王的权力远胜西天佛祖,不然为何百花神不敢忤逆武皇的无理要求,世间人又为何顶礼膜拜朕呢?”说罢,赵靖拿了小佛像,随手就扔在了地上。“雕得不好,没用就该扔,换一个。”

  赵渊悄悄地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许多人间事,早就该处理,拖到现在,已经是帝王赏脸面了。”赵靖正对着大佛像说道。“你说神佛是否能决定,是谁站在朕身边,看风云激荡后再度平静。”

  “臣会在这里,虔心目睹君王的胜利。”赵渊将头低下去。

  “你可以看,不能去。”赵靖啧啧了两声,摇摇头。“背叛之人,没有资格再度卖命。只是你的弟弟妹妹们有可用的,倒是好事。你恐怕也听说了吧?”皇帝突然露出单纯无所知的表情:“赵姝不幸身死刺幽,他们这帮混蛋,朕一定得给公主报仇。”

  赵渊突然觉得双腿发颤,大脑一片空白。

  “不过还好,还有些人用,你觉得四皇子赵潜可堪重用?打仗带兵,他也历练过一些时候。赵妤毕竟是个女孩子,嫁人时候一到,军营就留不住了。”

  “回皇上,四皇子……四皇子他年轻不知兵法,这是国家大事,不可不察,但是他这样一个人,没带过兵,没上战场厮杀过,实在不堪重任啊皇上。”赵渊扑通一声跪下,嘴唇已经发白。

  赵靖居高临下地看着哀求自己的三儿子,得意地笑了。

  “他自然堪重任,也必须得接的起这个任。不论别的,他还得给自己的三哥哥还债呢。”后一句话,赵靖说得格外用力。

  皇帝在驾临合一殿半个时辰后离去。殿里的三皇子瘫坐在地上,心绪万千。

  自己按照所想的步骤,将潜儿推了出去,然而三皇子并不安心。那个男人已经疯了,他要用鲜血和更广大的疆土助他升仙。这样的人坐拥整个燕朝,在他面前步步为营,赵潜会安全吗?刘百石早已说过,姝儿死于刺幽。他今日挑衅地说过后,赵渊已经确定,是他一手策划的了。潜儿的结局,会不会也是一样的?!

  眼前的天空,已经阴云密布。

  赵渊叹了口气:无论人们怎么样的想法,当乌云过境,不可能没有雨会落下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冰火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冰火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