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重逢
北域冰山边2020-09-12 15:234,310

  重逢

  那日在“林海雪原”之后的山洞里,有一人看见其他人都死了之后,才随之自杀而亡。那人不是贡乌手下“碎丹”门的人,而是属于七门之“万破”门。

  这一门的门主,不是别人,正是潍州新任州首方正平。李瑞没有权力决定接班人,所以方正平是早就被赵靖选定了的适当人选。“万破”门徒向来在潍、滁两州间交替活动,贡乌又在滁州掌管“碎丹”,两个组织自然交往密些。

  至于李瑞和方正平的关系,就是实打实的亲密了。当年李瑞孤儿身份,为了不牵连恩家,小时便独自出走,误打误撞地进了七门,那时他和方正平就相识了。李瑞是天生的稀材,当得了官,还当得了间谍总管。再后来,就是赵靖放手把“万破”门和潍州都交给他管了。

  这样的人,等到被“清理”的时候,也注定不会轻易死去。李瑞活在自己“生前”家里的暗道中,和方正平“明暗不一”,但是心却是一样的。不只有方正平在政事上会请教他,此时,言道也正带着他写的信朝刺幽飞奔。

  “四皇子,”李瑞在只有他二人时跪下,“我的家在刺幽,父母被燕朝人所杀,如今我才知道,那就是七门下的手。我虽然每一步都不后悔,但是我心中有恨。四公主曾经偷偷求我帮助您,我不全懂其中涵义,但是他燕朝皇帝的所作所为,让我知道何为‘虚伪’,连他的女儿和儿子都反对他,这大燕的气数也难持续。我不想苍生有难,但是在他治下,百姓迟早有大苦啊!但求四皇子将这封信带到刺幽,以备不时之需。”李瑞说得越来越激动,几度哽咽。

  言道沉默半晌,庄重地跪下,头伏在地上说道:“多谢李大人帮我,帮天下苍生。”之后,黄沙漫天还是冰雪拦路,四皇子都贴身装着那封信。

  “楚阔,我们就要出去了,你可曾到过这么北的地方?”“小时候会做梦的时候,可能梦里来过。”言道深呼一口气说道:“如今不用了,这就到了。”

  楚阔盯着言道的侧脸问道:“如果你不说,我真以为你是谁家的富贵公子,不用有忧愁。”

  “我能有什么忧愁,命数生来不好,所以我干成一件事情就是赚了,两件就是天降之喜,将来能做神仙的。今生悲惨,来世就去极乐世界,有什么可忧愁的。”言道说得洒脱。“好,来世你去做神仙,做个欢喜神。”楚阔也笑了,笑过之后是一阵的心酸。

  眼前就要离开黄沙,到草原与湖海了。二人换上了更具“风情”的衣服,而言道揣着的银票就是他们的通关符号。他们要先经过一段千济和丹琼的国土方能到刺幽——这两个部族领土的形状如两个叠一起的勺子一般,将比他们大出一半儿的刺幽盛在中间。言老板和楚老板就带着他们的银票,去往北域谈买卖。

  这一路上,可见证:

  黄沙知退却,骤然离九天。

  绿意争繁茂,倏尔漫万田。

  难觅葳蕤林,唯见蝶翩跹。

  可寻山林居?青鸟为探看。

  黄沙逐渐淡去,绿意开始冒头。生意人家的公子带着长辈嘱托,相伴而行,赶上北边部族秋天的丰收之季,来北域挑选采买,积攒货物。两位公子脚步急忙,相处甚密,穿梭于部族的丰收庆典之间,一刻也不停留。

  有水之地就有人居住,而接近刺幽的草原上,竟然有河网密布,细密的水流涓涓不断,造出一片“塞上江南”。因之这里水草丰沛,沃野风光无限。

  忽见眼前有一队伍,为首者着石青长袍,骑赤色骏马,挽高发髻,竟是个女子。她周围人都便衣简装,徐徐跟随。“那人的衣服和你的相像。”楚阔指着前面到说,“马也是好马。”

  “‘跨海’!楚阔,那是‘跨海’!”言道激动地指着前面,“妤儿!”说罢,他就要冲过去,却被楚阔一把拦住。“旁边的人什么心思,你我可知道?贸然过去,是置你我她三人于险境之中。”言道深觉有理,不由得再想办法。

  “主将,前面是两个人在地上哀嚎,我们可要绕开。”走在最前面骑马的头兵发现了异常,便来报告。“不必,我去看看。”赵妤心中疑惑,这地方怎会有两个人刚好倒在他们前进的道路上。“是。”

  赵妤打马上前,看见二人好像有伤,正互相靠着,扶着膝盖。

  “这位女英雄啊,我们是来做生意的,不想被强盗给抢了,还把我们打伤了,扔在这儿了啊。”这话说得没头没脑,但是赵妤一眼就看见了这位的剑柄。她缓缓下马,到了他们前面蹲下,轻声问:“二位是否来自大燕?”“是是,他是楚家人士,我,我是赵家人士。”言道定定地看着眼前人。

  “三哥哥!”赵妤的泪一瞬间就涌了出来,却在落地前被言道用手接住。“他们在盯着呢,别哭。”“好,好,我不哭。三哥哥你过得如何,为何在这里?还有这位,这位是谁。”赵妤声音都在颤抖。

  “女英雄可否带着我们上路,”言道将一张银票塞到赵妤手中,“我们要去刺幽买货。”

  赵妤擦干净了脸上的泪,赶忙站起来,朝身后挥手,跟随的兵卒立刻赶了过来。“我们带上他们。”“主将,这……”“他们是刺幽的人,与我邦有生意往来,却被我大燕的人给抢了!不救,我们的脸面往哪里放!”士卒连忙应声。

  就这样,言道上了赵姝的马,楚阔跟着另一位赵姝信任的兵卒,一起朝刺幽而去。

  赵姝这边也是满心欢喜。

  三姐姐派人告知,自己会代燕朝皇帝出席贡乌的葬礼,而她已经多久没有见过三姐姐了!虽不是山高路远,但是两人向来没机会见面,如今是久别重逢了。

  但是她转念一想,三姐姐一心守在北面边境,心甘情愿与黄沙为伍,不喜欢这些宴会与喧闹之事,算算时间,她也不可能请示了皇帝,就自己前来,是不是有什么隐情?想到这儿,赵姝不由得又担心起来。

  贡赫听闻了这个好消息,也为他的小公主开心,下令为燕朝三公主及其侍从准备住所。赵姝与他说,姐姐吃得惯住得惯草原食物与大帐,要不然贡赫险险要找来十几个中原厨子了。

  刺幽祖规,贡乌这样的王族远支,原不用这么盛大的草葬,所以贡赫也是借这个机会,会一会其他四个部族的首领,探探虚实。蒙真的月兰狄如此猖狂,他绝不可能没有和其他部族串通,至于他们达成了什么交易,也不会轻易吐口,只能试探。

  行至刺幽,方知心神爽朗是何感觉,这里的景致不同于黄沙至草原的过渡带,只见:

  群山出巍峨,缈缈连河汉。

  盎然四方绿,霜高天地间。

  赵妤慢慢而行,朝马背上的人说道:“你们刺幽真是好地方,怪不得这里的人心思安定,生活富足。”

  言道变着语调说:“女英雄说的是啊,不过该不平静时候还是不平静啊。”楚阔听着这人的语气,觉得好笑。

  刺幽部落散落,而在南方的部落专门负责把关进来的人。赵妤亮出自己的身份,部落长忙出来见过,便安排人送几位去刺幽王安排的大帐。

  “主将,”一个随侍士兵开了口,“这两个刺幽人不如就交给这里,我们带着也实在不方便。”

  “不可。”赵妤直接拒绝了,脑子飞速运转,“他们被我们燕朝人给抢了,把他们放回部落,告我们一状,部落长再报给他们王,岂不是坏了事情!须得我们带着他们,到了刺幽王眼前,说准了不找我们麻烦,才能安心。”这士卒想了想,点头称了是。

  各族首领都被安排在一处水草丰美之地,远离刺幽王的大帐,却景色绝佳。贡矢先在这里替贡赫迎接各来客,而赵姝心中激动,却也先求了贡赫住了过来。

  “这可是大燕的北境主将赵妤公主?在下刺幽黑河部落王贡矢,刺幽王叫我在此处迎接公主。”贡矢在帐外朝赵妤一拱手。

  赵妤赶紧翻身下马。“正是,劳贡王费心。”说罢,焦急地朝里面望,“赵姝妹妹……刺幽王后可在里面?”“王后已经期待公主很久了,此时正在里面。”贡矢如实对答。

  赵妤难掩激动之情。“我先把公主的人马安顿好,随后安排宴饮。”赵妤一拱手说道:“多谢,只是里面有两个是刺幽人,单有说法,我先带他们进帐,待见到刺幽王时再说。”“好。”

  那个质疑的士卒牵着马走开了,眼睛却一直扫着大帐。而言道和楚阔跟随赵妤进了帐中。

  “刺幽王后别来无恙!”赵妤等不及侍者,自己一掀帘子,快步走进帐中。

  赵姝听见这声音,眼泪夺眶而出。“三姐姐!”二人走近,手紧紧握在一块儿。

  “三姐姐,你在沙漠这么多年,嗓门儿都变大了!”赵姝抱着赵妤,边哭边笑。“是啊,一看见你,就更得喊了。”赵妤亦是悲喜交加。

  “嘘,还有一人,你别声张,来。”赵妤朝言道点头,后者走近两步,眼里亦满是晶莹的泪。“你看这是谁?”

  赵姝把泪擦干净看过去,又抹了好几把,还是不敢相信地说道:“三姐姐,我是不是傻了,我好像看见潜哥哥了。”

  “四妹妹容貌更胜当初,真成了草原上盛开的鲜花了。”言道的泪顺着脖子流到了心里,也没去擦。

  “潜哥哥,你怎么会,怎么会这里,你去哪里了,姝儿好想你!”赵姝刚刚擦干的泪又开始大水漫灌了。言道温柔地冲她做出“嘘”的姿势,赵姝会意,想哭也开始憋回去。

  “这两个刺幽族人的来龙去脉我就与王后说清楚了,还请王后求刺幽王不要计较此事,以后大燕也会加紧排查,不叫强盗横行,为所欲为。”赵妤抬高音调,朝赵姝说。

  “我知道了,刺幽大燕一直交好,不会因为这件小事而有隔阂,三公主放心。”赵姝会意,也高声答应,但是声音都带着颤抖。

  她连忙低声问:“潜哥哥,这是谁?”楚阔上前说道:“如今我是刺幽的生意人,言老板的跟班。”言道跟着说到:“别听他的,他是我相好的,有一天我得娶他。”赵妤先大吃一惊:“大燕向来号称民风开放,三皇子竟然这么‘以身作则’吗?”一边说还一边动手指说:“你们,有过夫妻之实啦?”

  楚阔一个白眼儿翻了过去,赵姝赵妤便懂了,这是自家哥哥的一家之言,只是这位俊俏的公子也没反对,这事儿应该还有戏。

  言道没忘了正经事情。“妤儿,为何他要突然你嫁到蒙真?”“什么?!”赵姝觉得自己今天大惊大喜经历得太快太多了。

  “我不知道,想必有了什么诡计,对付北域的部族。”“可是三姐姐常年守黄沙,怎能突然嫁人?!”“能替他守边境的人多得是,皇上有办法治住他们,但我的身份在这儿,安排好了,用处可能远远大于守住北漠。”赵姝跌坐在旁边,脸上愁眉不展。

  “要我说,他让一位公主嫁到蒙真,而且是这么特殊的公主,在这么特殊的时候,背后缘由才最重要。”楚阔看着三人,在旁边说道。“冒昧问四公主,最近刺幽与蒙真的关系如何?”

  赵姝回过神儿来,想了想说:“月兰狄不断在西面挑衅,侵扰边境,小动作不断。对了,他还曾经来找贡赫,明里暗里在威胁说,要联合丹琼及千济对抗鸱鸮,到时候我们若和他作对,只能是土木的手下败将,和岩刀一般下场,被他们吞并。”

  月兰狄之心,人尽皆知。只是大燕皇帝明不明白?

  言道突然与赵姝对视一眼,他们仿佛明白了什么。赵姝颤抖着站起来,缓缓开口说道:“是不是,刺幽有危险了……我还与贡赫说,我们可以找大燕皇帝从中调停,但是……难道就是他在从中作梗……”赵姝突然感受到一阵眩晕,倒在了地上。

  赵妤连忙走出帐外叫人,外面的人听见王后晕倒了,手忙脚乱地找医生去了。此时,赵妤还看见那个兵卒在帐外不远处站着。她走过去问道:“人马都安顿好了?”那士卒答道:“是,一切都安排得十分妥当,我回来告知主将一声。”

  赵妤挥挥手叫他下去了,却并不相信他的说法。刚才他们的话音一直压得很低,这人到底听见没有?

  事情多得令人心烦,但是草葬典礼还是要如期而至,所有人还是要在风雨来临前试探云彩,打听雷声。

  简介:亲人想见分外心热,事件离奇煞是难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冰火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冰火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