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身后事
北域冰山边2020-09-26 08:543,066

  身后事

  “他们竟然如此猖狂!”赵靖将呈上的奏疏啪地一声摔在桌上。“这是欺负到大燕头上了!”

  “皇上,据臣看,他刺幽再大胆,断不敢轻易伤害我朝公主啊。”礼部尚书钟蒙正出列禀奏。

  “皇上,”刑部尚书唐恩端出列道,“据臣所知,四公主确实为刺幽人所杀。贡赫选的地方极为偏僻,把守森严,一般人绝不可能入内,烧的地方又如此精准,怕是想为他们开脱也难啊。”说罢,这位大臣跪在地上痛苦地叹气。

  此时,万时铭缓步上殿,在皇帝耳边耳语一番。

  “蒙真、刺幽二族不和,朕本不知是谁挑起争端,只是如今,刺幽敢杀我朝公主,他们还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赵靖拍上桌子,眼神似有隐约怒火。

  早朝在一片肃静中结束,众大臣都松了一口气一般,但是明天这口气怕还是要吊起来。历经许久的和平,北域和中原,恐怕终于要掀起腥风血雨了。

  只是,若真出征,这将领该选何人?燕朝文官选拔制度完善,只是武将向来缺乏。有的也多是可以管一小撮人马的小将领,那位守关的巾帼将领,三公主赵妤还被嫁到了蒙真。万众瞩目,只待几位将士。

  月兰狄当当地敲了两下门,门里还是悄无声息。蒙真王示意侍女把饭盒放在地上,转身离开了。

  蒙真的王室宫殿建得富丽堂皇,也冰冷无趣,处处透露出称霸的野心和决心。只是纵使黄金包裹,里面人的心也暖不过来。

  赵妤侧躺在床上,睁着眼睛,不一会儿眼泪就又晕湿了枕头。几日之前,健康美丽的四妹妹就在她的眼前,和她睡在一个帐中,哄她的外甥,连皱眉忧愁,都那样得好看。

  为何如今,现在,就这样的阴阳两隔了?

  三日光景,世界就这样颠倒了。

  这些人,就是这些人,等她下了轿子,等所有人都走了,才告诉她这个消息!她本可以骑马奔回去,去见自己的妹妹!可是,一切已成定局,无论是死亡,还是婚姻。她要做什么?她要怎么做?她可以去哪里?

  “三公主,吃口饭吧。”侍女待外面安静了,开了门,把饭食拿进来,在旁侧服侍。“三公主,您可以绝食,然而来自刺幽的东西也不想看一眼吗?”一个侍女悄悄地靠近赵妤的身边,朝她轻声说道。

  赵妤翻过身来。“什么东西?在哪里?”“三公主先起来吃些东西吧,这么耗下去,凭他什么东西,也没心力看了。”侍女的眼睛明亮伶俐,徐徐跪在地上,捧着饭菜。

  “你们,都下去,我不想被看着吃饭。”众侍者听闻,都出去了。

  赵妤没心思吃饭,赶紧下地:“什么东西?是四妹妹的吗?”

  “不是,还请三公主过目。”那侍女掀起下层饭盒的盖子,拿出一个小东西。

  赵妤一眼就认了出来。她双手颤抖地把那东西接了过来,又仔细端详了下。

  这是中原的打火器,是皇室才有的精巧物件儿。只需把火药塞进膛中,拨下开关,就有火喷出来,东西虽小,威力却不可小觑。

  “这是,是谁给你的?”赵妤的嗓子突然发紧,心中一阵恶寒。

  “是四皇子给奴婢的。”侍女如实答道,“四皇子叮嘱奴婢,务必告诉公主,再急再恼,也要安全为上,这样的事情,他再也受不住第二次了。”

  “咣当——”赵妤的手松开,打火器掉在了地上,发出沉闷的低音。“你出去。”赵妤的眼神空洞得可怕。

  “三公主,您……”“我叫你,现在就出去。”她的手紧紧攥住床沿儿。

  侍女犹豫了一下,还是撂下了饭盒,将打火器藏在袖子里,出去了。

  自中午至晚上,又是一片静默无言。赵妤没哭没闹,也没出来。众侍女也不敢贸然进去,有大胆的去禀报了月兰狄,可后者也并无什么招数。

  直到第二天上午,侍女在殿外昏昏欲睡之时,赵妤把门开开了。

  大燕的三公主装扮一新。只见她:

  薄黛琢成粉玉团,眉间一点玲珑圆。

  眉尖没入青丝里,朱唇未启娇嗔含。

  莲步婉转轻轻移,衣袂流转略略扇。

  眼波一点美人忧,风韵更添羞貂蝉。

  “为什么早饭还没送进来,这已经几时了?”赵妤面无表情地说道。

  “王后……您起来了。饭,快去拿饭!”雪莲殿的大侍殿(注:一宫殿的领头侍女)欢喜不已,慌忙答应。

  “等王上空了时,领我去见他吧。”赵妤说完,就又回了殿。

  早有人报与月兰狄,蒙真王听了也是开心。这人倒一点儿不责怪来和亲的公主几天闹脾气,不出来,听见公主说要来见他,他更是欢喜。

  中午之时,整个霄云宫就开始忙起来了——晚上,王与王后要正式圆房了。

  晚上,月兰狄卸下武装,轻手轻脚地来了雪莲殿。他走进门中,发现烛光极暗。

  “公主,我们蒙真没有你们中原皇帝那么多事,不必整扭捏的仪态和礼法。”月兰狄在殿门口朝内说道。

  忽然,殿内的光亮了起来,但是只围绕着赵妤亮了一圈儿。“我知道,草原与山川有自己的规则,不必要多余的仪式,天地自然相合,阴阳随之相交。”

  赵妤的粉黛比白天更薄,反而更加发着光。一袭水蓝色的长裙垂地,头发自然挽髻,梳在一侧。最惹眼的,是她系着一根黄金的腰带。这是随她一起受过黄沙考验的,最珍贵的一根腰带。

  殿内的异香阵阵袭来,挠人心脾。

  月兰狄一步步地走向赵妤。“不知道大王是否解得下这腰带。”赵妤莞尔一笑,于是满室生香,黑夜胜过春日百花繁盛,蝶飞燕舞。月兰狄也笑了,他慢慢坐在赵妤身侧,三两下便解开了搭扣。

  赵妤突然有想哭的冲动,但是她忍住了。

  “公主,我这解开了,可有奖励?”蒙真王轻点三公主的下巴,将她的脸抬向自己。

  三公主恣意一笑,挥手熄灭了蜡烛。

  这一夜,人心虽冷,但宫殿之内,暖意顿生,旖旎生香。草原与荒漠之上,星幕低垂,天地相合而生和谐,风起风落,气息不定,到最后也终于安静下来了。

  贡赫又叫着赵姝的名字醒来。侍者听见喊声,进来内室,帮他换下浸满冷汗的衣服。大帐在大火后,落满灰尘,但贡赫好像丝毫不在意一般,依旧照住不误。

  “刺幽大王若是就这样病倒,病死,别人再将王子贡诚竹摔死,白白得了一个刺幽,我看倒是个好买卖,您说是吗。”等到侍者都下去,有一人却站定,与贡赫说道。“你是谁?”贡赫警惕心大作地盯着他。

  言道毫不惊慌地说道:“大王可以出去看看,着了一场大火,整个刺幽就如此慌乱,无人把守,任何人随意进出,这成什么样子!”

  “你懂什么!”贡赫拍桌而起,“本王的王后死了!”

  “那是我的妹妹!我的悲伤怎会比你更少?!”言道虽压低声音,但是胸中浊气还是不可控地发泄了出来。“这样悲伤软弱,是可以救回小姝,还是可以让她在九泉之下得以安息?”

  “你是四皇子!”贡赫同样地压低声音,“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告诉我是谁干的!”

  “大王的脑子还算清楚,你要振作,才算不辜负我妹妹的亡灵。不论是报仇还是战斗,都是脑力活,你要想明白。”言道趴低身子,在贡赫眼前低声说。

  “可是我为什么要全信你?”贡赫眼中现出怀疑的情绪。“你说你是谁就是谁?你说小公主死于阴谋,就是死于阴谋?我怎么可知你不是来离间我族人的!”

  言道笑了下,这人终于找回些英气了。他开始当着贡赫的面儿解衣。言道一件件地摘下自己的东西,玉佩,佩剑,匕首,打火器,还有藏于最里层的一封书信。

  “东西都在这里,请刺幽王过目。”贡赫仔细看去,那玉佩并宝剑,确实是大燕朝皇家的东西。

  “可是你还是无法证明,你是四皇子。”

  “那就请看看这书信吧。”言道把信挑出来递了过去。

  贡赫半信半疑地拆开看了。半晌,他半狐疑半震惊地放下信说道:“你这是要叛国?”

  “我是燕朝的四皇子,唯一希冀就是护我百姓周全,怎会叛国?”言道冷笑一声,“我只是要判家而已。皇帝不仁,父亲不慈,生杀予夺随心所欲,是‘一夫’而已,我诛而无罪。”

  “你为何要跟我说这些?你就不怕我将你捆了去见燕朝皇帝?”

  言道缓缓将打火器拿起来。“贡赫大王或许不了解,这是我们朝皇家的火器,生火点烟,最为厉害。小姝她……就是被这个东西害死的。”他深吸一口气,稳了稳情绪继续说到:“大燕的公主千里和亲,却死在刺幽,这是多么绝妙的开战理由。刺幽和蒙真剑拔弩张,你以为是他月兰狄一人的主意吗?背后是谁,昭然若揭。我叛了皇帝,正是想保燕朝疆土海清河晏,百世无虞。”

  帐中半晌沉默无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冰火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冰火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