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路上林中
北域冰山边2020-09-10 20:092,043

  路上林中

  楚阔终于在好几日后收到了指令,继续向北而行。经过燕朝最北边的滁州之后,就是五个蛮夷部族了。

  由潍州再向北,气候开始变化莫测。北方来的风裹挟着砂石尘土,吹到燕朝北部的荒漠和树林,吹不到中原最繁华的城市。潍州以北的滁州,是燕朝国境内气候最为复杂的地方。

  滁州和潍州的构造相似,但是没有潍州那样的南北繁华中心大道。从外族运来的货物走滁州西部的水路,而其余地方,由于气候不善,人烟稀少,道路崎岖,实在不是走路的好地方。但是七门的地图上,偏偏在这里做了最多的标记,所以这里成了他们的必行之路。

  从潍州离开,李瑞悄悄塞给了言道一封信,言道觉得它有千斤重。

  言道不是没问过楚阔,是否好奇李瑞和他说了什么,但是楚阔只是摇摇头。最近这人又变得冷淡了,但是言道下意识觉得他在郑重地思考什么,他做了决定后,会来问他。

  “楚阁,你说师徒四人去往西天取经,是不是就这么个样子?路途中山崖险峻,崎岖坎坷可能不及,但是我们胜在有这么美的一位姑娘,这才叫‘众生皆有佛缘’。”四个人三匹马,难以骑着走,只能呼哧带喘地牵着,言道就说笑话给大家解累。

  “可是人家没有不会骑马的,我们这里却有一位。要是鹰愁涧三匹马没了,你能不能给变出来啊?”楚阁戳戳盛长青,后者只是不好意思地笑。言道拿余光瞥楚阔,见他还是心事重重的样子,就用胳膊肘捅捅他,逗他笑。

  突然,楚阔作出“嘘”的手势。面前的一片林子里,有沙沙的脚步声,不急不缓,像是在慢悠悠地接近猎物。

  楚阁也捕捉到了声音,她听了听说道:“不像是大的,但也不像是善茬儿。”

  果然,待来者露面,是一只毛发未全的幼虎。

  楚阁心有不忍:“我的飞镖过去,只一下子它就死了,不然我们骑上马跑吧。”楚阔道:“不可。它的母亲就在周围,等到它们一起上,我们的麻烦就大了。而且我们还要找到母虎杀死,不要低估它的报复心。”

  楚阔一语中的,林子后面传来更大的沙沙声,逐渐逼近。“楚阁,我解决这个,林子里的归你。”眨眼间楚阔已经把剑握到了手里。楚阁咬咬牙,答应了一声,跨马入林。“哎等等!我保护她。”言道上马紧跟楚阁而去。

  几声嚎叫和几下剑起剑落的声音之后,一切归于平静。

  “把今天的药吃了吧。”楚阔把袋子递给楚阁。楚阁一把推开:“没有这么脆弱,不就是杀两只老虎吗,你说得没错,早下手才安全。那只母虎,一下都没杀死。”

  楚阔没有说话,默默地递给楚阁自己的擦剑布,让她把飞镖上的血擦干净。

  晚上,四人就在一个比较隐蔽的山洞里凑和而睡。在一片安静中,言道似不经意地提到:“今天上午死的大虎,算不算为小虎而死?要不是那小虎冒失,它们现在应该也能睡个香甜觉。母为子亡,这是什么道理?”

  楚阁被言道说得心伤起来。盛长青翻身说道:“你们也算是为民除害了,这里难保有过路人,不被它们所伤。”楚阁知道这话也是劝慰她。

  “是啊,可是大虎若是知道,她为小虎而死,来生有神志,会不会恨?”楚阔察觉出言道的不对劲儿。

  “虎之本性,天生保护族类亲眷,人输就输在有了心和神思,所以才对亲近人有戒备和伤害,但也赢在有头脑神志,知道法大于情,不该心软时候就不心软你,哪怕是对最亲近的人。”楚阔闭着眼睛回言道。

  楚阁诧异:“楚阔,你竟然一下子说这么多话,完了完了,是不是到明年都不打算理我了?那那我是不是要找言道赔?”

  言道悄悄地看向楚阔,漂亮的眸子毫不掩饰地扫遍这人全身。

  到了这个地界儿,七门的帮派,言道也不熟悉了,而赵靖想留他到什么时候,觉得他还能干什么,都是一刹那的想法。大虎和小虎或许只能活一个,也可能一个都活不了。但是怎么做才是对的,言道现在突然陷于迷惑。

  不好好完成皇帝的任务,楚阔便拿不到解药,所以楚阔现在就算想起什么,也绝对不能也不敢站在他这一边。言道一边想着自己像贴在蛛网中心的人,动弹不得,一边就睡着了。

  待他醒来时,天已大亮了,楚阔却不在山洞里。言道觉得好笑,怎么不是他就是楚阔,总爱在晚上跑出去,夜不归宿。言道知道,七门的人马上就会主动“送上门来”,而这里的七门帮派是否已经叛变,还得等他查明。

  言道向里面看去,能看见楚阁安稳的睡颜。她总是能使他想起赵妤赵姝。从做兄长这一项来看,楚阔应该也比他做得更好。他全心全意地为妹妹付出,他们二人始终是彼此活下去的理由,也有“天地惟二人,相依不离分”的感情。可是赵姝远嫁,赵妤被他逼着练武,带兵,去北部受黄沙吹面,想必都不是开心的结局。可是他也没得选,他想要他们活着。

  想到这里,言道又坚定了一些。有些人的生命,确实该终结,无论他是谁。

  楚阔抱着一大堆浆果回来,言道立即起身,打了个懒腰,装作刚醒的样子,夸张地说:“这样的日子真是幸福啊~”楚阔头也不抬地回道:“嗯,希望你下次夜游郊外,也能带回来些吃的,省得我费心。”言道知道楚阔这是在暗戳戳地说他夜里跑出去的事情,还是嬉皮笑脸地点头道:“当然,下次找到最好的饭食都给楚大侠。”

  草草吃过浆果后四人上路,言道在这里留下了记号。是给来找他的人留的。

  言道按照套路,提议寻找周围的人家,吃些除了浆果外的“硬食”。当然也就是尽快找到七门的人。

  但是还没等他们找到,就有人杀过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冰火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冰火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