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箭在弦上
北域冰山边2020-09-09 11:222,534

  箭在弦上

  上边儿三日没消息了,倒是便宜了楚阁,日日像出了笼的雀儿一样抓着“盛管家”上街,装作是去“看货”的样子。那位“盛管家”跑前跑后地看食材药材,还要及时地出现为楚大小姐拿着她买的瓜果糖人儿,精巧玩意儿,出门的时光倒也过得充实。

  楚阁给楚阔和言道一人拎回来一身衣服,美其名曰他俩穿成现在这样上街引注目,叫他们“融入当地风景”。而且还催着他们出去,担心旅店老板怀疑他们的身份。

  楚阔在等下一步的指示,那地图他认真看过了,剩下的标记都在更北方,一个地方他也不熟悉。

  “楚阔,你看这儿,周围都是山,不是坑我们吗。”言道指着一处说道。

  “嗯,也可能不准,故意标的。”楚阔和言道在那天晚上之后,默契地没有再谈论楚阔“想起什么”的话题。

  言道盘算着这份地图,心里隐隐担忧。另外,他还要找一个人。

  “出门了?来来来,我告诉你们,双大街交汇处南边的那家店里的葡萄干好吃,往西走有一家的肉脯绝了,别忘了在他们邻家买糖瓜儿!还有……”

  楚阔按下来了精神的楚阁,说道:“有事要办。”

  楚阁嘟囔着不情不愿地闭了嘴,楚阔出乎意料地在她的头上拍了拍。“有时间,都买给你。”楚阁心里暗暗惊奇,这人自己都没察觉,他现在越来越温柔了。

  潍州此时的天气不冷不热刚刚好,街道和天仿佛相接,天又那样高远,使行人有漫步云上的漂浮感,人也随之变得轻盈。

  东西和南北走向的大街交汇处,是潍州最为繁华的商业汇集地。楚阔慢慢说道:“你要办什么事,是否需要我回避。”

  言道挑挑眉:“你怎么知道我有事情?”“你的神态像是在找人。”“那你猜猜,我要找谁。”

  楚阔轻轻叹了口气:“言道我问你,若是我死了,你可以保护楚阁吗?你又能活多久?”言道听了出来,楚阔在提醒他,越雷池太多,他们几人都将置身于危涯险岸之中。可是……

  “我要找李瑞。我觉得他还活着。”楚阔已经向前迈步了,言道不想松开手。

  楚阔又叹了叹气:“我猜到了。”

  言道:“我知道,我就是要大大方方告诉你。”他边和楚阔说着话,边随意地打量着周围,看起来像个富贵闲人。李瑞这人,小时就进了七门,言道明里暗里都见过他。这人有些运气,也有魄力,硬是从最底下的喽啰做到了“伏龙”门的首领。

  李瑞在他们来的第一天,就故意惹出大动静招了楚阔,将楚阔引到挂了赵靖画像的地方,费这么大周折竟然只是为了送死?言道绝不相信。而言道还不知道的是,李瑞的仇人正是赵靖,也不知道赵姝曾经以恩人外孙女的身份求过他帮助当朝四皇子。于恩于仇,李瑞都是站在他们一边的。

  可是现在李瑞绝不敢贸然出来,那他会在……言道突然抬了头,冲楚阔桃花儿一笑:“我们给楚阁买了东西,就回去吧。”

  楚女侠又在屋里摆了一床的暗器,盛长青也不理会,在旁边看书。言道刚一将纸包儿放在桌子上,楚阁就就寻着香味儿过来了。“等等,这是羊肉?燥气太大,葡萄干甜极,容易上攻,还有……”楚阁唰得拿起一把葡萄干塞给了盛长青,堵住了他的嘴。

  楚阔此时仿佛无意地说起:“刚才听说明日李府有人来做法事,我也想去看看。”

  言道讶异:“巧了,我也这么想的。”

  楚阁看着他俩好像打哑谜一般,说道:“不管是坏事好事,我也要去。盛长青,你一个人没问题吧?”

  盛神医口齿不清地在那里嘟囔“当然没事”,惹得楚阁心里发笑。

  李瑞暴毙的消息,赵姝比赵渊知道得还要早。赵姝觉得自己的一根筋脉被切断了。母亲,三哥,四哥和三姐都不与她沟通消息,而自己冒险试探的李瑞如今暴毙而亡,这发生得太过于突然了。

  赵渊也从刘百石那里知道了这一消息。不同的是,他甫一听到,就隐隐知道这和赵潜有关。所有事情一旦开弓就没有往回收的道理,但是谁家箭射的快,就看本事了。

  近一段时间,燕朝的北方各部族纷争与摩擦加剧,蒙真族自从吞并了岩刀族之后,势力不断加强,几乎要和刺幽平起平坐。前两任族长命数不长,没能干什么,这任族长月兰狄年轻气盛,一直小范围骚扰千济、丹琼两个比自己弱小的部族,并且对刺幽虎视眈眈。

  刺幽守着的地方水草丰腴,攻出去若失败,只会令族人流离失所,得不偿失,所以贡氏族长多以“团结”而立足。蒙真族则不然,风沙侵扰,土地不肥,若不抢别人的,恐怕总有一天会饿到跪在别人家门口。几任蒙真族长虽然没能活过半百,但是极有智慧,几乎每战必取,还成功将岩刀收入囊中。

  对于月兰狄来说,这些已经是自己先辈的功绩了,他不甘于此。鸱鸮几乎和燕朝这么一个中原大国平起平坐,他已经心痒痒了许久,也暗自准备了许久。最近,蒙真和丹琼以及千济两族多有来往,而小范围骚扰刺幽边界驻山兵的事情也时有发生,月兰狄也不遮掩着,只是见刺幽使者时候,大骂有些强盗不顾蒙真族人脸面,到处乱来,他一定好好查。

  但是,各种事情只是有增无减。

  这些事情被及时地告知赵靖。来使带着鸱鸮王伊贺图的口信,希望能和赵靖在近期见面,还问了卢家——忘仙楼楼主卢照宾的情况。

  赵靖亲笔写了小札给使者,告诉伊贺图此时最不能急,要冷眼看着蒙真和其他各族的战事加剧,待他们再也无法结盟,彼此实力都因为争斗而大幅衰竭之时,一举夺之,鸱鸮方能平北方。

  使者领着赵靖的意思,于客馆中住下。万时铭上报说,这位使者白天穿着燕朝衣服,在市井中找寻,天黑就去忘仙楼,一扎就是一晚上,像是在调查什么。赵靖当然知道鸱鸮王在找什么,他们安插在燕朝都城的坊丁(间谍)有十来日没消息了。于是第三天时,这位使者就被恭恭敬敬地送回了鸱鸮。

  箭已发出,赵靖不想回头了,“永生”之功要修炼,那也是为了永生之功业。

  这一夜又是大雨。秋日之雨,每下一场,就寒凉一层。赵渊望着眼前的暴雨,心境如同烛光般摇曳不定,潜儿若不成功,他们就会被毫不犹豫地杀死,但是他们若成功了,可能也成为千古罪人,无论如何,好像都是无解。

  潍州无雨,只有阴风阵阵,楚阔这一晚没有梦见白猫,长廊和门,只有“唰唰”的舞剑声,像是少年坚毅的脸,时刻追随他,也引领他。盛长青盘算楚阁的病,楚阁记挂楚阔的安危,言道在仔细思索是否有自己遗漏的重要环节。

  刺幽的星空依旧那么美,贡赫又陪赵姝欣赏他们燕朝曼妙女子跳的舞,长袖飞舞,却让赵姝觉得看不清晰。夫妻二人亦都各怀心事。其间,有人来报贡赫事情,赵姝从他瞬间阴郁的脸上就能看出事情不小,但他还是陪赵姝到舞蹈中止。贡赫整夜都没睡在主帐中,赵姝也不确定到底谁能撑到一舞结束。

  命运向来不是完全掌握在人自己手上,但是命运发出了闪电,所有人则必须要接以雷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冰火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冰火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