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高家的花案
贺六浑2021-05-24 08:074,636

  所谓的花案。

  说白了就是男女之事!无外乎是爱情,偷晴,奸情,滥情,孽情这几种。

  五彩缤纷,绘声绘色,这都是坊间最感兴趣,也最为津津乐道的事,正是因为这些各式各样的情,未来将在北齐高氏家族中轮番上演,甚至乱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高澄和他的那些叔父,兄弟,子侄比起来,简直就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远超他爹,他爷,他太爷。

  高澄在朝为官,做事雷厉风行,眼里不揉沙子,心狠手辣,得罪了朝官一大片。

  然而这一点毛病,并不耽误他好色的性格,而且他远不止满足于妻妾成群,或者是在外面花天酒地,还笃信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人生格言,毅然决然的把魔爪伸向了父亲的小妾

  他就喜欢那种老娘们,越老越喜欢,要不他怎么能娶元善见的姑姑。

  这次高澄玩的有点过火了,差点没弄丢自己的世袭之位,敢动你爹的女人,这叫大不敬,再怎么说你也应该管人家叫一声姨娘吧,对你的长辈动手动脚的,成何体统啊。

  高欢有个妃子,叫郑大娥,别看名字起的怪,但人家却有着一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之容,人称赛貂蝉,高欢喜欢的恨不得倾其所有,含在嘴里都怕化了,一时间宠惯三宫,原配的娄昭君,容如公主,郁久闾,大尔朱,小尔朱,全都靠边排了。

  永熙二年,北魏西线以外的吐谷浑部一直没有安生过,刘撰生不断的在边境制造小规模的战争,高欢只率八千勇士出征乌桓,狼山大捷一战,一仗干赢西方所有的西域各国和游牧民族,双方在前线打的正欢,正在享受嗜血的快感之际。

  不料高家后院起火,高欢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在战场上奋勇杀敌,家里的宝贝儿子,高澄和郑大娥却眉来眼去,勾勾搭搭的做到了一处,俩人做了什么人人都知道,不用想。

  几日之后,高欢拖着疲倦的身躯胜利凯旋之后,一个忠诚的婢颜,向他揭发了这桩见不得人的丑事。

  “大将军,你率军出征时,澄公子和郑娘娘私通。”

  开始还怕高欢不信,又另外拉来两个婢颜作为人证,一致咬定就是高澄所为。

  生下这么个畜牲,是当爹的失败,高欢自是气急败坏,一身的愤怒,当下打了高澄两百军棍,又把他关到了邺城的畜圈,让他和那些凶猛的动物与之为伴。

  要不是对自己的亲生儿子有恻隐之心,高欢早让高澄去给阎王爷爷打工了,另外还牵连了自己的母亲娄昭君,因负有教子无方,看管不严的连带责任,也被一同幽禁了起来。

  一阵歇斯底里过后,高欢并未泄火,事态的发展也越来越严重,他甚至有了废长立幼的考量。

  彭城太妃尔朱英娥为高欢生下了一个儿子,叫高友,天资聪慧,能说会道的很讨父亲喜欢,高欢在厌恶娄昭君母子的同时,心思为之搏动,言外之意明确的表露出要废掉高澄的世子位,立高友为世子,彼可取而代之的想法。

  打上二百军棍,好好关上几天,这都不算什么,听说要废掉世子之位,高澄不愿意,在畜圈里拼命的扎草人,写上高欢的生辰八字,诅咒他早点死,并且破口大骂。

  “老不死的,有本事你放我出去,这些小妾是你抢来的,我高澄搞一两个又能如何”

  高欢也不是省油的灯,正直春风得意,官瘾正旺之时,儿子的这一举动,无疑是戳破了心中的底线。

  放话要将高澄挫骨扬灰,三日之后在邺城的广场执行。

  高澄获此吓坏了,尿顺着裤裆流,赶忙疏通关系,想办法让人送信给司马子如,火速赶来营救自己。

  司马子如和高澄的私交关系甚好,又能和高欢说上话。

  司马子如任尚书令时,就很早追随着高欢,是高欢和西秦打仗时认识的,如为人豪爽,豪气干云,后来和高欢八拜为交,一个头磕在地上,结成了异性兄弟。

  嘴不单能辩,打仗有谋略,得到了高欢的提拔和赏识,每次司马子如来拜访高欢,都主动提出要和他同桌吃饭,畅所欲言,从日上三竿一直聊到夕阳西下。

  找此人来当说客,是不二人选,司马子如匆忙的赶来,一路上早就想好了对策,他先是装作不知道这件事,再与高欢面对面寒暄了一番,故意请求要拜见一下娄夫人。

  高欢不得已,这才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了他,司马子如假装恍然,却并不惊讶。连连摇头笑着说。

  “消难已奸之,如歉,哥哥唉,我的儿子司马消难也上了我的小妾,这种事情太正常,女人如草芥,小妾跟一株野草没什么分别,等以后你坐了那东魏的天下,一个小小粉黛尤物又算什么,你至于这样对高澄吗”

  天下的说客都一个样,司马子如先是淡化主题,将这件有背人伦的道德事件转化成一件芝麻小事,避重就轻的切换下另一个主题,严肃的提醒了高欢,如此事正可覆盖,像你这么大张旗鼓的行事,想让别人看你家的笑话吗。

  接下来,便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司马子如充分的发挥了自己所擅长的口辩之论,犹如江海滔滔不绝,吐沫星子横飞,喷了高欢一脸,说了娄昭君一大堆的好话。

  “娄夫人是大王您的糟糠之妻,过去您还没发迹的时候,嫂夫人常以父母家财奉还,老从娘家拿东西补贴与你,为你创业之用”

  “哥哥,想想当年你率十万大军,兵分五路围攻南燕,再遇冉闵之围,在滑台,今,你兵败如山倒,于慕容德所擒,被捆在滑台金灯塔上打的体无完肤,是嫂夫人在燕军帐中跪了三天,受了多大的委屈且先不论,嫂夫人怕你没饭吃,逢人就下跪乞讨,最后看你伤势过重偷来金疮药,为您祈福疗伤,还挨了一顿毒打,之后为了躲避葛荣,你俩逃往兖州,又是嫂夫人掏马粪,烧树枝做饭,还为你亲手缝制马靴,像嫂夫人对您这样的恩情,哥哥应该永生不忘,我大侄子高澄不懂事,大哥也不懂事吗?您要是再这样对待妻儿,别怪这帮兄弟到时候不拥戴你高欢”

  见到高欢动摇了,司马子如赶紧对症下药,亮明自己的观点。

  “夫妻之间本来就应该相敬相爱,互相包容,澄儿是您未来的接班人,关系到高家的信胜,有嫡立嫡,无嫡立长,兄终弟及,这是从三皇五帝时就流传下来的规矩,万不可轻易的改变”

  这一席话,说的高欢面红耳赤,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说。

  “子如弟,不是我小心眼,高澄这样做太过分,他玩我的小妾可以不追究,以后我的天下还不是留给他,这小子敢大不敬的辱骂我这当爹的,我好歹也是一方王侯,传出去儿子骂爹像什么话”

  司马子如察言观色,不失时宜的抛给主子一个台阶。

  “依我看,那些婢颜不必信,下人的话怎么就那么准呢,我看这件事未必像下人说的那么严重,也可能存在栽赃陷害呢,以澄儿的脾气你我都最为清楚,得罪人是常有的事”

  一套不失马屁的话下来,高欢是彻底的没了脾气,索性的顺坡下驴,将此事全推给司马子如。

  “魏军刚凯旋不久,久战而伤身,我有点累了,去榻上小寐一会,这事你就看着处理吧”

  顺利的完成第一步,接下来就是如何给高欢找回面子,因为此案若没有一个实质性的交代,即便现在高欢是被说服,以后要是不经意间再想起来也会如鲠在喉,后面高澄的路会更难走。

  为了让案情真相大白,司马子如去面见高澄,劈头盖脸的上来就是一通骂。

  “好男儿何以为粉黛而牺身,应干大事而不拘小节,心怀洞察宇宙之机也,你一个堂堂的大老爷们,怎么一下子就将子虚乌有的事情全承认了呢”

  高澄即刻获意,说。

  “哎,对啊,我什么都没干,我承认个什么劲呢,况且我才12岁,一个未成年的孩子,也没到干那种事的年纪,糊涂,我老爹真是糊涂啊,这下可好我倒成替罪羊了”

  与高澄策划好,司马子如找到告密的那两个婢女,让她们翻供,之后又将那个作证的婢女叫来,经过一番威逼利诱。

  “你们算什么东西,下贱之货,高家历代都是豪杰,哪轮得着你们来告密,别看现在他元善见正春风得意,东魏迟早落入高氏的囊中,到时候皇帝能轻易的放过你们吗”

  最后迫使三个告密的婢女不用受皮肉之苦,喝下一杯毒酒自食。

  一切都办妥了,司马子如洋洋洒洒的向高欢报喜。

  “果不出我之所料,是那几个婢女瞎胡说,原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弄得你们父子二人像仇人一样”

  高欢如释重负,即刻召见娄昭君和高澄,父子夫妻三人相聚抱成一团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的那叫一个感人之至。

  高欢感慨之余设宴庆祝,

  “这是多么美好温馨的一个家庭,差点没让我这糊涂蛋给毁了”

  席间斟满高欢举杯对司马子如敬酒,说。

  “全我父子者唯子如也,全我夫妻者子如也”

  大笔一挥,当场赏了司马子如230斤米面粮食,和许多珍贵的绫罗绸缎。

  也不知高澄从小是受尽宠溺,还是本性就是这样,看着父亲诸位娇妻美妾,心痒难耐,或是有恋母情结,高欢薨后,收掉虚伪的眼泪,又开始对父亲的而另一位妃子下手,在背后经常偷偷蒙住人家的眼,让你猜猜我是谁。

  这一次目标不是小妾,而是正妃,可不是娄昭君高澄目前还没有那么浑蛋,是另一位宠爱的夫人郁久闾。

  高澄将目标锁定郁久闾也是有渊源的,这个郁久闾不是普普通通的女子,她是柔然国的公主,柔然苏丹王郁久温纳华的女儿。

  高欢拥立元善见当上东魏的天子以后,西域诸国的实力也逐渐的强大起来,撺掇西魏联手进攻东魏,让元善见十分的头痛。

  在北魏时期,柔然就经常进攻两国边境,魏太武帝元跋焘其命名为。

  “蠕蠕”意思就是他们像一条蠕虫一样,又多且不好对付。

  东魏率军也打过几次,连战连捷,柔然本来就不好对付,再和西魏联盟,前后夹击东魏,为了拆散两国的联盟,高欢不得已主动与柔然联姻,派邢台郎中杜必出使柔然为高澄求婚,要娶温纳华的女儿。

  结果温纳华根本就不买他的账,不屑一顾的说。

  “欢自娶久闾,意思是说高欢娶我家姑娘还差不多”你高澄给我一边吃辣条去。

  听完杜必的汇报,高欢非常犹豫,儿子娶亲这是两国联姻,自己的辈分和温纳华平等,而且还比自己小八岁,平白高出一辈成了他的老丈人。

  为了自己的事业能屈能伸没问题,要做一个小国首领的女婿,这也太没面子可言。

  见到高欢犹豫,娄昭君和高澄都过来劝说,

  “让他以霸业为重,从大局观出发”

  尤其是娄昭君,为了丈夫的前途霸业。

  “她选择做出闭正位,处偏妾的决定”

  也就是让柔然公主做正房,自己甘愿降为偏房,从而大大加重了这次联姻的砝码。

  娶亲的那一天,温纳华让弟弟突屈加去送女儿,喜悦之情不用言表,并且一再的嘱咐。

  “否恃宠而骄也,莫以父位而以下欺上”

  这算给她下了一道强制性的指标。

  娶柔然公主,完全是出于两国关系的考虑,并非真的喜欢。

  历史上也没有任何记载说柔然公主长得漂亮,虽然常年在西方风沙吹面,牛羊为伴的成长之下估计也很难培养出娇嫩肤白,气质高昂的姿容,长相应该和蒙古女人差不错。

  高欢缺乏喜欢她的理由,这位柔然公主还很有个性,从来不学汉语,操着一口柔然语,要不就整天的不说一句话,俩人沟通起来实在是太不方便。

  尽管不喜欢,没有共同的语言,高欢还是要表露出十分开心的样子,因为只有让郁久闾开心了,温纳华才会开心,他亲手支撑起来的东魏帝国才会远离战乱。

  高欢并不是怕柔然,东魏的国力远超南梁,南齐,南陈,打遍天下无敌国,在南北朝群雄并立的时代,东魏一直榜首老大的尊位,或许是不想因为一个小国来耗费国力,财力,物力,才刻意去哄郁久闾开心吧。

  这种违背到心里的爱,并不长久,有一段时间高欢因操劳过度突然暴病,打着生病的借口就没去和公主同房,公主还没说什么,结果突屈加着急了,当叔叔的做不住了,正天的在邺宫门口走走转转,搞得好像他是新郎官一样。

  公主是带着任务来的,因为温纳华没有儿子,岁数又到了暮甲之年,就盼望着早些抱上大外孙,防止驾鹤西去以后柔然各部好有一个人来继承他大苏丹的位置。

  见不着外孙子,突屈加没法回去,老这么耗下去会耽误第二代生长,情急之下突屈加向高欢吐露衷肠,整天过问夫妻之事。

  “大王您好点了吗,大王您好几天没进我侄女的房间了,大王我给您弄了些补药”

  一天过问几百遍,把高欢弄得说不出来话,实在没办法,只能设殿于房,就地临幸公主,睡觉归睡觉,要孩子的事却一直没什么进展,高欢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温纳华期盼的大外孙也很久都没个着落。

  外孙的梦还有希望,温纳华在高欢这里没能看到外孙子出世,却在高澄那里看到外孙女的出世。

  高欢薨后,高澄去柔然国以子妻后娶的习俗,用最快的速度纳了公主,回到东魏升为偏妃,算是随了他父亲多年前的一桩心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