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大赦天下
酱紫鸢尾2021-09-04 21:043,033

  公元557年,宇文觉登基,改国号周,自此北周政权建立。

  同州刺史的衙署院内,虽时值初春,但料峭的寒风依旧席卷着院中的人们,单薄的衣裳早已看不出原本的颜色,污垢布满了每个人的肌肤,肮脏发臭的味道让一旁的衙役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排好!排好!说你呢,还想不想回家!”

  只见一年轻男子正蜷缩在地上,捂着胸口猛烈的咳嗽着,声音空洞且无力,像是要将整个心肺都给咳出来一般。

  衙役见状正要上前教训,却被一男子出手阻止。

  衙役抬眼望去,见对方一身黑色锦服加身,灿烈的阳光照耀在他身上,散发着耀眼光芒,让人不敢直视。

  “卑职参见刺史大人。”

  此人正是如今北周皇帝宇文觉的弟弟,同州刺史宇文邕。

  宇文邕点点头,站在厅堂的台阶上,居高临下地扫视了一眼院内的俘虏们,这些人里上有年过半百的白发妇人,下有黄发垂髫的青涩孩童,如今皆是面黄肌瘦,衣衫褴褛,宇文邕看到不禁心生怜悯。

  “身份都核实了吗?”宇文邕问道。

  一衙役回禀道:“回大人,都跟当时关进来的卷宗对上了,没有问题可以放人了。”

  院里的人皆是战乱之时,北周在边境抓过来的俘虏,如今北周政权初建,必得大赦天下以抚慰民心。

  宇文邕对着满院的俘虏,大声道:“今我大周顺应天命,代魏而立,普天同庆,特大赦天下,以示吾皇隆恩浩荡,尔等即刻归家返回齐国,不可在我大周境内停留。”

  此话一出,俘虏皆跪地谢恩,哀嚎之声回荡在整个院内。

  “娘!我们终于可以回家了!”

  “是啊是啊,只可惜你爹……”

  一妇人抱着女儿痛哭不已,这一幕触动了宇文邕的内心,有什么东西在他心底扎根发芽,若是可以,他多么希望这天下再无战乱,黎民百姓皆能安居乐业。

  虽说是大赦天下,可释放的也都是些老弱妇孺,男丁依旧被关押在北周大牢内,乱世之中,战争一触即发,男丁是一国军事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以北周绝不可能将北齐男丁放回去的。

  正当衙役们将俘虏一个个带出去的时候,一身着墨色华服,头戴紫玉小冠的貌美男子站了出来,从队伍里抓出一个年轻俘虏,这俘虏便是刚才蜷缩在地上咳嗽之人。

  宇文孝伯一把掐住对方的下巴,迫使其抬头看向自己,眼前的人虽然头发凌乱,脸上灰脏,但五官极其俊秀,一双黑不透底的眸子,竟有些摄人心魂。宇文邕闻言走了过来:“孝伯,怎么了?”

  宇文孝伯出生鲜卑贵族,与宇文邕同一日出生,是以宇文邕的父亲宇文泰对宇文孝伯分外亲切,将他和宇文邕一同教养,颇为看重。

  宇文孝伯放开那俘虏,对宇文邕道:“此人虽身材娇小,却是男子,既非老者,也非妇人,更不是孩童,不该在此释放的名单中才是。”

  宇文邕一听,对一旁的衙役厉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那衙役战战兢兢道:“回禀大人,这厮从三天前就开始发烧。雍州之地刚刚发生瘟病,小的是怕他感染瘟病,祸及咱们同州。再说您看他这粉皮嫩肉的哪像能上场打仗的兵役啊?”

  说着那俘虏就又猛烈的咳嗽了几声,周围的衙役都自觉地往后退了退,当真害怕染上瘟疫一般。

  “此人也是从战场上俘虏来的吗?”宇文邕问道。

  不知为何,当宇文邕对上那俘虏的双眸时,竟看到了一丝坚韧,那是对生命的执着,对活下去的渴望。

  “不是,是从边境越境后被抓来的。”

  衙役明显有些紧张,生怕宇文邕会因此责罚他们,毕竟私放战俘可是死罪,若是被牵扯出通敌之类的事情,那可就要诛九族了。

  就在等宇文邕回话的间隙,衙役的额头已经布满细小的汗珠。

  宇文邕上下打量起那俘虏,沉色问道:“为何要潜入我大周国境?”

  “咳咳咳!”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空气中还夹杂着股血腥味,这更加让人相信,此人恐怕已经染上了瘟疫,连宇文邕也不自觉的往后缩了缩步子,用长袖捂住口鼻。

  只听那战俘有气无力道:“我娘亲被你们西魏所抓,我想进关内寻她,这才越境的,咳咳咳……”

  他刚说完,衙役就恶狠狠教训道:“现在不叫西魏了,叫大周!”

  那人忙唯唯诺诺点起头。

  宇文邕没有愠色,只是继续问:“那你寻得吗?”

  俘虏眼神恍惚,似是在思考回应之策,垂落在一旁的拳头不由得紧了紧:“我……咳咳咳……还没……”

  这时从队伍后面传来一妇人的声音:“找到了!找到了!”

  大家寻声看去,一个五十岁上下的老妇正从后面蹒跚走过来,走到跟前时她屈膝跪下,重重磕了个头,然后恳切地道:“找到了,我就是他娘,大人您行行好,就放了我儿子让我们母子团聚吧。”

  宇文邕锐利的眼神在老妇和年轻俘虏的身上来回打量,眼神中满是怀疑之色。

  这妇人刚才还和自己的女儿抱头痛哭,怎的现在就站出来认儿子了?

  宇文孝伯狐疑,立刻站出问:“既然你们是母子,怎么不站在一块儿一起走呢?”

  妇人说不出话来了,满是褶皱的脸上皱着深深的眉头,眼神闪躲,神情紧张,双手不自觉地来回抠掐。

  队伍中又站出来一女子,不见天日的牢房将这女子的肌肤养得雪白,只是那头秀发却乱糟糟如同杂草,若非那双灵动的眼睛,宇文邕都快将此人当成六十岁的老妇了。

  “我们也是刚刚才认出来的,若不是大人你询问,我都还听不出我哥的声音来呢,自从我们被关进来,便一日都不曾出过牢门,也就只有刚才我听着声音看了过来,才给我娘说他可能是我哥。”

  “是是是,我也是才认出这是我儿子,我可怜的儿啊,怎么就病成这副模样了?”

  说着老妇人似是想到了什么,悲从中来,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旁边的女子似乎才反应过来,连忙跪下,求宇文邕放了他们一家。

  女子语气极尽谦卑和诚恳,但仅凭数语实在难以证明她说的就是真话。

  “老夫人因何被抓到我大周啊?”

  任谁看着一老妇在自己面前涕泪纵横,都会心生怜悯,宇文邕也不例外,只是如此一来,他更加怀疑这三人所言的真实性了。

  妇人道:“我的大儿子还有两个孙儿都死在了战场上。这是我唯一还在世的儿子,他因为自小体弱多病,才免于兵役。去岁齐国境内闹灾,我也只是越境想讨口吃的,不想就被你们抓了。官爷,我们不是细作,都是良民。我们不懂齐国,周国,我们只不过是想活命的穷人罢了!大人您就行行好,放了我的儿子吧,要不然我就算回去也没有人养老送终啊!”

  言此,女子也跟着老妇一起哭,乱世之中,人命是最不值钱的东西,其他那些俘虏听着母女三人的遭遇,不禁想到了自家的丈夫,孩子,不禁悲从中来,以袖拭泪。

  宇文邕深受感染,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天下纷乱,黎民受苦。

  自晋朝灭亡到如今,华夏已分裂整整百年了。原先不过是关中与江南之间的南北分裂,可自从北魏皇权衰微,权臣主政,父亲宇文泰和同僚高欢各自称霸一方拥立不同的傀儡,北魏又分裂为东魏西魏,这乱象平生的天下不知何时才能一统,百姓何日才能安享太平!

  “罢了,既然如此,他又是病患,那便放了吧,往后再不能踏足我北周境内半分!”

  宇文孝伯还想开口,宇文邕一挥手阻止了。

  “是是是,多谢大人,多谢大人!”老妇连忙起来,扶着年轻俘虏往外走去。

  衙署外,宇文邕宇文孝伯目送着那群俘虏离去。

  宇文孝伯面露担忧道:“公子就不担心那人是细作吗?”

  宇文邕微微一笑:“就算细作,被关了这么久,打探到的消息也早就过了时效了。如果是父亲刚去世那会儿,我们可能会怕齐国趁乱出兵。如今我那个堂兄宇文护已经稳住了政权,我宇文氏也替代了拓拔氏建立了自己的政权,一切都在有序进行,齐国周国之间的纷争也不会因为多杀一个俘虏就平息的。”

  宇文孝伯有些许同意,缓缓点点头。“回吧,我们也该收拾东西入京了,如今宇文护当权,三哥这个皇帝当得肯定不能遂心如意。”

  同州郊外,衙役们押着俘虏缓慢走着。那名老妇和年轻男子相互搀扶着前行。年轻男子边走边小声地道:“大娘,此次多谢你们母女了!”

  妇人摇头:“谢什么啊?都是苦命人,这乱世啊,改朝换代比变天还快,苦得都是我们这些穷人啊!什么大齐,大周的,也不知道哪一天才能消停啊!”

  男子默默听着,没有再出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人眼里的宇文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人眼里的宇文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