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一场虚惊
铁龄2021-07-17 14:163,259

  不一会儿,于三和于老四去脖子家告状了。于老四头磕破受伤,脖子的爹爹气坏了,过来把脖子拎家去,胖揍一顿。脖子他爹爹打脖子按倒把裤子扒下打屁股。“啪啪啪”响声传出老远。

  听小脖子挨打的声音和“哇哇”叫声脸子有些心惊肉跳,怕也到他家告状。还好,于老四只记住小脖子那黑脸吓人,没有去脸子家找家长。

  弹玻璃球是小朋友比较喜爱的游戏,可手里有玻璃球的很少,那时候家长也很少给孩子零花钱,小朋友们都买不起玻璃球。脸子姑姑一次来脸子家串门,竟然给脸子买了一盒子玻璃球,足有二十多。脸子高兴得脸红涨涨,又蹦又跳,不知道说什么好。直喊:“姑姑好,姑姑好!姑姑你真好!”

  为了显摆,经常在衣服兜子里放一大把七八个玻璃球,走路时候手插在兜子里用手摆弄着玻璃球,捏着,抓着,“哗啦哗啦”响。玻璃球比较金贵,一般小朋友家长高兴时候给一些零钱能买几个就不错了,哪有像脸子能有这么多的玻璃球的。

  脸子经常兜子里带着玻璃球,有时候不知不觉丢了一个,有时候跟别人玩输了几个,不久就没剩几个。后来把剩下的几个玻璃球放他的箱子里藏了起来。

  由于没有钱买不起玻璃球,大家就突发奇想用水和一种比较细的黄泥搓泥球。搓好了,放到阴影处晾干,不裂,又硬又结实,溜溜圆光光亮亮的也不错。

  和前街的宝子弹泥球,脸子和脖子都输了。吭哧瘪肚地费了好大的劲,又晾晒了好几天,那么多泥球就这么输光了,心里很不甘。他们俩这回搓泥球故意往泥里撒了尿,做出泥球晾干后再和他玩,准备输给他。

  哼,叫你赢!结果这一玩,却赢了宝子。那用尿和泥做的泥球最终还是归自己所有。后来都有臭味了,不得不把它扔了。

  走进胡同,路过前院老于家胡同出口的院墙边,抬头看见那矮矮的土墙上面立着去年留下的枯黄的毛草,风一吹来,那草随风倒去。奶奶曾经给脸子讲过墙头草随风倒的典故,原来如此。正看着那墙头草随风一起一伏,突然似乎有个黑影在墙头边闪过。

  脸子立刻警觉起来,是小脖子开玩笑,使坏。见脸子远远地走来,他猫在胡同口,当脸子走过时准备下绊子。以前已经对脸子使了这一招,害得脸子摔了个大跟头。这回脸子发现胡同口有一些异常,而且还发现墙头边上有个半边衣服一闪不见了。脸子便往回走绕道转过胡同,跑到那胡同的出口侧面,准备从小脖子的背后突然吓唬他一下。

  说来也巧,正好那厉害丫头于三从胡同口路过,脖子以为是脸子,上前一个绊子,把于三绊了个嘴肯泥。

  这下刚吓倒于老四又惹了祸。于家姐妹全来了,连打带闹,最后集体到小脖子家告状。

  这架势,小脖子的爹爹哪能受得了,一气之下,结结实实地又打了小脖子一顿。脸子离老远就听到小脖子被他爹打屁股的声音和小脖子哭喊声音。“啪啪啪!”“哇哇哇……”

  小脖子被打,哭爹喊娘地哇哇地叫,嗓门高,全村的人都能听到。

  这回小脖子好几天没有出来玩,是不是被他爹打残了?脸子正在想,身后过来个人,把他的眼睛捂住,原来是脖子,还是没被打怎样。

  一见面,什么都忘了,又蹦蹦跳跳地一起玩,哈哈声不断。“哈哈哈,哈哈哈哈……”

  闲来无事,他们说说笑笑闲遛达。脖子说,小猪突然急拐弯,能不能死?于是提议,实验一下。

  他们把前街二奶奶家闲散在外的小猪崽赶到拐弯的胡同口,哄进了胡同,拿起棒子使劲地连赶再打地追,小猪叫着,一闯一闯地快速蹿跳着,到了胡同拐弯时慌忙中不知道如何逃跑,几次撞墙,又左冲右撞好不容易才拐了弯,最后又哧溜一个跟头甩倒地上,勉强起来跑出了胡同。

  他们又故伎重演,把一只鸡轰到胡同里,拿起棍子撵打着鸡,看它是什么样子,结果人家鸡可不管你那套,到了胡同拐弯的地方,大叫着飞了起来,翻越胡同墙逃跑了。

  脸子和脖子一起玩着闹着又走到通向前街胡同口,他们一起牵着手一面走一面喊着敲锣打鼓的点:“咚巴隆咚呛!咚巴隆咚呛……”

  远远地看见于三的身影,他们停下偷看着。突然脸子发现于三有些鬼鬼祟祟的样子,她在胡同里向后街走来,肚子鼓鼓的,左顾右盼。

  脸子和脖子见到她那样子,很生气,他俩都燃起了复仇的火苗,决定报复她,给她点教训。见于三没看到他俩,就都把帽子往下一拉盖住脸,在胡同出口他俩冷不丁出现于三面前,对着她的鼓囊囊肚子狠狠地一人一拳。只听着扑扑两声,于三定住了。

  于三愣了半天站着没有动静,也没有吭声。她不出声使脸子很诧异,看着她呆呆的样子,脸子、脖子却吓傻了。更使脸子震惊的是,她的肚子冒血了,她那白白的衬衫染红了一大片,从她的衣襟下还一滴一滴地流淌着,看了半天那血几乎还在往下不停地滴着,在衣服上蔓延渗透着。

  他俩真正是傻了眼,听人说劲大了能把肚子打坏,是不是把于三的肚子给打裂瓣了?这可糟了。脸子忐忑不安地想着。

  他们俩不约而同地赶紧跑了。

  隐约听背后于三说话了:“我……我没有……是在园子边的……”

  他们只顾撒丫子跑,也没有听明白,这是哪跟哪呢?脸子板不住回头看一下,只见从她衣服下滴着血和掉落红色的块状物体。

  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流着血,伴随着肠子也掉落下来?脸子惊恐万分。好在她说话了,能说话应该就没有大问题,也报了告状之仇,趁她没有认出来,赶紧溜之大吉。

  其实就是因为脸子这一回头于三瞅一眼,应该是认出了脸子。

  他们俩跑到僻静处还在想,这下惹大祸了,她出了那么多的血,她还能活吗?即使只是受伤,大人们也不会放过他们的。他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可惹大事啦!赶紧躲起来吧。

  脸子和脖子害怕家里知道了挨打,偷偷爬到脸子家旁边高高的草垛顶上猫起来。在草垛顶上待着,看着蔚蓝的天,望着缓缓飘动的白云。

  “你看!那白云像一个白雪堆成的雪人。”小脖子惊奇地说。

  脸子说:“是很像。你——你这时候还有心思看白云像堆成的雪人?都惹那么大的祸了,你……你心真大!真大!”

  过了一会儿,脸子突然发现那云彩变成一群羊,一会儿变成了一匹匹骏马……

  这时又发现一朵云彩团团的长得像个毛绒绒的小鸡,脸子心里想,反正也是惹祸了,爱怎怎的吧!跟小脖子说:“你看那像是只小鸡崽。”

  半天小脖子没吭声。脸子又说:“你看,你看又变成了一只带翅膀的大鸟。”

  没听见回音,转过头来一看,小脖子没了,无声无息地消失了,怎么事?

  脖子突然失踪,脸子有些孤单无助的感觉,这可怎么办?是不是他害怕自己跑了?

  无意中脸子向草垛下一看,小脖子滑下草垛底下去了,被卡在树和蒿草捆的夹空里,一个一起滑下的大个草捆紧紧挤着他的胸和脖子,出不来了。

  脸子赶紧去救脖子,费了好大的力气把他拉了出来。他们俩辗转又回到草垛上来,脸子问脖子什么时候下去的?他说他已经掉下去多时了,由于被卡在夹空里,被草捆挤住脖子喊不出大声来,怎么喊也没人听到,若不是脸子找他,恐怕到晚上也还被卡在里面。脸子看一看他的脖子和胸脯被卡得通红。

  他们倒在草垛上谁也没有话了,后来望着望着天空,望着白云都睡着了。脸子做了一个梦:于三告状,他被爹爹一阵狂打,打得全是踢毽子的动作,“老干打”“大踢”“老干奔”全用上了,打得脸子遍体鳞伤。最后,用一个快速“老干奔”,带着风声那大大的脚穿着大头鞋向脸子踢来……

  脸子惊醒了。一看旁边的小脖子也在睡觉,他睡觉不老实,嘴一撅一撅的,发出哼哼声,像猪崽似的,还不停地晃着头。

  脸子推他,他还说了一句梦话:“你们俩玩得欢,为什么不让我玩玻璃球?”

  推醒小脖子后,他说原来他也在做梦。而小脖子做梦更有意思,他做梦他爸妈一起打他,然后罚他不让他玩,没收他的所有玩具,他爸妈竟然在一起弹没收他的玻璃球。小脖子愤愤地说:“那两个老家伙弹得还很起劲,却不让我玩!”

  他们俩藏到草垛顶上,已经很晚,天黑了下来。他们的爹娘来找了,把他们从草垛上硬拽了下来。

  完了,大祸临头,那于三肚子冒了那么多的血,是死是活还不知道,他们准备挨收拾吧。

  在家一直站站兢兢的如履薄冰,也没有受到大人的惩罚,脸子很纳闷。

  后来听说是于三的爹,用玻璃做罩在园子边培植了十几颗草莓,那草莓因阳光充足,又保温,长得挺好,结了不少。于三是背着大人偷摘草莓,兜在衬衫内的背心里,准备送给她好朋友黑子品嚐的。那滴出的血是草莓汁,白衬衫是被打破了的草莓染红的。

  脸子如释重负自然自语:“啊呦! 原来如此呀……”

  脖子听说后,小小眼睛瞪了半天,不停地拍打着大腿:“哎呀妈呀——闹了半天是这么个事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八岁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八岁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