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董三
铁龄2021-07-19 08:393,544

  天气开始有些热了起来,脸子和脖子一大早就开始出去玩了。小脖子拿着鸡毛扎的毽子,一面走一面踢着,脸子拿着圆圆的铁圈,用个铁钩推着圈玩。

  无意间来到前街董家的后门前,突然他俩听到一阵阵打骂声。

  是谁家?他们往前走着。

  董三家和丁三家住的是一幢五间草房,丁家住东面,董家住西面。他们的后门和前门通着,直达前街。脸子他们经常从他们两家的前后门通道去前街玩。

  走进董家和丁家中间的门厅过道往右一拐,是董三家的外屋,他们俩都楞住了。

  因董三尿炕,被她嫂子连打再骂,并且那个嫂子剥光了董三的所有的衣服,让她赤身裸体地背靠墙,站在外屋的墙边示众惩罚,还不时拿尿湿的被单在她的脸上蹭来蹭去让董三闻。

  她嫂子看见脸子他们来了更张扬起来,大声地说:“好哇,正好你的小朋友们来了,让大家看看你的德行,尿炕就尿炕吧,还偷偷地把被迭起来,捂着,想把被子捂臭吗?……”

  没经过这场面,脸子都有些懵了,傻傻地站着,看着董三嫂子的狰狞面孔,看着董三的可怜的样子。董三光着身子赤裸裸颤抖地站着,没有长成的身材很瘦,手不敢乱动,只是揉着眼睛,不敢大声,不停地低声哭泣。

  一个女孩就这么赤条条地站着示众。

  他们很震惊,又气又怕。脸子惊恐得脑袋有些发晕,战战兢兢地偷看着她那嫂子,这嫂子也是大长脸,大龅牙,就像狼外婆一样,简直就是大灰狼变的。看着她这个长相,凶神恶煞,吓得脸子低着头,斜眼看着她那穿着托板鞋的大脚,大脚片子横宽,就像个大蒲扇,那大脚趾可能是搬东西没拿住砸了一下,灰黑色的像一块坏死的大蛤喇皮。

  他们不知道如何是好。董三前几天和他们约定,过年一起报名上学,他们即将就是同学了,她和小脖子同岁,比脸子大一岁。他们是好朋友,前几天还在一起玩耍。

  他们想救董三,看着那个嫂子那么凶,又不敢。突然,她的嫂子拿着条苕疙瘩狠狠地打董三,一面打一面骂:“你还知道害臊!把手拿起来,让大家好好看看你,看看你尿炕的样子,看你下次敢不敢!”董三仍然不停地低声哭泣着。

  这时脸子气愤地有些忘了害怕,低着头眼睛瞪着瞅她嫂子的大脚愤怒地说:“你这坏嫂子,又恶又坏,干脆让一群大雁拉稀淹死你这坏东西。”

  小脖子声音略大一些,愤愤地说:“你是个白骨精,早晚遇见孙悟空打碎你的骨头。哼!”

  这些话全被那个恶嫂子听到了,不过她没有完全听明白,什么大雁还白骨精的。她瞪着眼睛看着脸子他们,使得脸子有些不寒而栗。但脸子也不能服软,也用眼睛斜瞪着她,小脖子也是一样,眼睛圆溜溜地瞪着,就像两颗黑芸豆粒。

  那个白骨精恶嫂子冲他们大声叫:“你们这些小屁孩崽子,想翻天吗?都给我滚!”随即她推搡着脸子、脖子到门口,让他们走。

  他俩愤恨地走出去,正好看见她家的墙边有两条软竹条,他们俩借着怨气拿着竹条又返回去。那嫂子正背对他们掐着腰骂董三,他俩壮着胆对着她的后背用竹条抽去。

  “哎呦!哎呦我的妈妈呀,你们敢打我!”董三的嫂子大叫着。

  结果,没把董三的嫂子打怎么样,她转过身使劲推脖子和脸子,把他们俩推了个四脚朝天。

  他们俩都急了。脸子生气过来,有些受伤的手插在兜子里,过来大胆地直视着董三嫂子,说:“你个恶嫂子,大坏包!你就是个大灰狼。”

  小脖子仰脸大声说:“骚婆子,白骨精,臭娘们!”

  那嫂子正向他们走过来,“哎呦妈呀!”哧溜个大仰八叉。叫着:“什么东西这么滑?摔死我了,摔死我了呀……”

  脸子放在兜子里的手碰到昨日吃剩下的炒盐豆子,兜子的一个角手指头碰到漏了,原来兜子里的盐豆子洒了地上,正好那嫂子踩上滑到,吃了苦头。

  董三嫂子好不容易爬起来。可能觉得自己有些没理,冲董三说:“哈,你们还没上学呢,就有同学帮你说话了,今天暂且饶了你,以后还敢再犯,决不轻饶!赶紧把衣服穿上,去干活!拉磨,磨包米面去……”

  脸子和脖子互相瞅一瞅,回家了。因董三嫂子推他们时脸子的手和胳膊摔破了,他们约定,如果大人问起就说是玩时时摔的。不然,即受了伤还要挨打。

  董三的爹娘过世早,没有得到父母亲的更多关爱,她平时总是沉默寡言。她的哥哥是个老实人,经常被她的嫂子说三到四,也不计较,事事让几分。做为哥哥天天上班,也很少照顾到董三。

  董三的嫂子和董三,好像这姑嫂天生就是敌人,看着董三就不顺眼。经常对董三指指点点进行刁难,欺负董三。

  董三很懂事,很小就知道干活,别看刚八岁,什么家里外面的活都会干。勤快,对人诚恳,经常帮助别人。一次,玩时脸子的衣服扣子掉了,董三看见了,赶紧跑回家拿着针线帮脸子把扣子缝上。平时她总是笑呵呵的,对谁都是客客气气。对门住的丁家,他家的丁三和董三都是同岁,是比较厉害不让份的丫头,经常找茬给董三气受,董三从不生气也不与其争吵,而且和气地与丁三相处。

  董三的事使脸子很震惊,一个嫂子怎么能够那样的可恶呢。晚上把这事跟妈讲了,妈妈说,她嫂子对待董三真是有些过分!那人性格暴,比较横。人还是应该和和气气,多体谅别人为好。

  一日,晚上前街二奶奶来了。脸子已躺在炕上准备睡觉。二奶奶和脸子妈聊天聊到很晚,脸子躺在热热呼呼的炕上是睡非睡。她们聊的内容五花八门,什么街坊邻里的事情,什么油盐酱醋,还说小孩尿炕的情节。

  二奶奶说,尿炕不一定是病:有时孩子小不习惯睡觉前上茅房解手,睡觉后有尿一时憋不住了;有时做梦上厕所找不着,找到了,一撒却尿了炕。

  妈妈说,小孩子尿炕也可以说就是一种病,需要逐渐地习惯和改正……

  脸子朦朦胧胧,想着她们的讲话,想着那天董三受到她嫂子欺负和打骂的事,想着为什么人要尿炕呢?大人们说,尿炕是一种病,我有没有尿炕的病呢?……

  过了一阵子,感觉尿憋不住了,上厕所吧,急忙去厕所。又一想去厕所干吗?找一个避静的地方算了,可又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到前面一棵树下,可尿怎么也撒不出来。这时好象有人说话声,往脸子的方向走过来,赶紧把尿撒了……

  不对!脸子忽然醒了过来,原来是做了一场梦。可尿已撒了一半,褥子尿湿了一片,这可怎么办呢,明天被大家看见,该怎么面对,钻进地缝里吗?脸子紧紧地用身体压在尿湿的地方,想能不能在天亮前把它焐干呢……

  这一夜也没有睡着觉。早上,妈照旧起得很早,开始了一天的劳作。点火,做饭。

  脸子躺着装睡,心里忐忑不安,到了快吃饭了,也不起床。

  很快妈来喊了:“快起来,起来洗洗脸,准备吃饭。等过了今年就要上学了,就更应该按时间起床了。”

  脸子就是不起来,在炕上紧紧地贴在尿湿处。妈生气了,过来说:“赶紧起来!”并伸手把脸子抻了起来。

  急中生智,脸子不知道从哪儿来了灵感:“我热了,出了一身汗,把褥子洇湿了……”

  妈听了之后,看了看,不愿揭短而使脸子太难堪,也没有责怪脸子,说:“湿了这一大片?好了,还是晾一晾吧,赶紧去吃饭。”

  脸子默默地不出声,迈着小碎步一点一点地低着头去吃饭了。恨不得把头埋在怀里。

  这事被小多看见了,小多在晾晒的褥子跟前,看着上面尿湿的地方,故意大声说:“这是谁呀?谁把褥子尿成这个样!”

  好事没人知,坏事传得快,这事很快传了出去,姐姐们说脸子快上学了,晚上刻苦学习,学的是地理,画地图。

  脸子仔细一琢磨,想起来说是地图也挺形象的,尿在褥子的尿湿处干了后,一道道弯弯曲曲的渍迹还真象是地图。

  就偶尔这么一次失误,真冤枉。

  昨日下了点雨,脸子和脖子无目的地走着。

  “我们踢毽吧。”脖子和脸子不约而同地说。

  找了很长时间才在前街找到一块较干的地儿,这个地方踢毽不错。

  踢毽,选什么招,小脖子提出“老干打”,因为是他的专长,脸子提出要“大踢”,他们是“老干打”还是“大踢”正在争辩不休。

  这时,“‘老干打’个娘个腿!你们走开,我在这空场晾衣服。”董三那个恶嫂子过来,大声说。

  他俩不服:“为什么你要晾衣服就得让给你,我们先来的。”

  “去去去,走开!老娘我在这晾衣服都好几年了,你说谁先来的?你们算个屁丫子!走开!”

  说狠话还不算,还对他们推推搡搡。看着这个恶嫂子,他们俩也讲不出来理,秀才遇见兵,有理也说不清,悻悻地走了,心里真是恨得慌。

  回头看看,董三的嫂子,她拿着一条晾衣服绳子正扯着。又不是你们家的地盘,凭什么赶我们走?他们俩气坏了。

  董三的嫂子竟然把董三的衣服剥光,还把尿的床单往她的脸上蹭擦。想起这些,再加上她对脖子和脸子的蛮横不讲理的态度,他们的怒气就不打一处来。

  怎么想都觉得董三的恶嫂子像《黄狗的故事》里的大嫂,在黄狗的故事里面大嫂最坏了。脸子琢磨:怎么想什么办法让董三的大嫂也品尝一下被稀粑粑淹的滋味。不让她尝稀粑粑,也得让她尝点尿或者遭点罪吧!

  脸子和脖子说:“我们要让董三的恶嫂子受到惩罚。”

  脸子和脖子叨咕董三嫂子,越说越生气,小脖子说:“非得想办法报复报复她。”

  他们想了很多招,提出很多报复方案:用小瓶装满尿,洒在她头上,浇一浇他那烫的卷发;在她家大门口端一盆脏水,她一出来就泼在她身上;躲在远处用弹弓打她。他们觉得都不妥,一直也没有合计出来一个好的办法。

  最后商量来商量去,一个比较解恨做法,倒是可以试一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八岁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八岁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