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报复恶嫂子
铁龄2021-07-19 08:413,083

  那日,他们在董家前面的大门旁站着好长时间。

  一抬头,“那个白骨精来了!”小脖子叫着。远远的董三大嫂从门口向大门走过来。

  他们赶紧各就各位,凭住呼吸,等着报复时刻。

  “哎呦妈妈呀!哎呦妈妈呀——我的头发……我的头呀——我的头……大包啊——”

  怎么事?还没有开始动手实施啊!他们俩都惊呆了,这么惨叫?脸子也不敢看个究竟,赶紧像兔子一样逃跑了。

  他们俩最后实施报复是,利用董家和丁家大门口的门框倒水的坏主意。地点之所以选择他们家前院的大门旁,是因为董三嫂子经常出没于此。

  说是大门其实没有门,只有一个门框,他们找来脖子家一个大个的空豆油瓶子,灌满了水沟里的脏水和他们俩撒的尿,绑着两个绳,瓶子中间一道绳固定,瓶底部分的一道绳通过大门上的横杆引到门的右侧面,脸子一拉绳,瓶嘴冲下,脏水就会洒在董三嫂子的身上。

  他们做一下分工,小脖子负责望风,脸子负责实施操作。

  小脖子躲在院门前正对院门的几株蓖麻棵子里,看见董三嫂子走到门前估摸到门框下方,就开始学蛤蟆叫。等小脖子的暗号一发出,脸子就立刻拉拽门框上引出的一条细细的绳子。

  他俩全神贯注,脸子手紧紧地攥住那绳头。

  小脖子事先也不练一下,那是蛤蟆叫吗?“嘎啊!嘎啊!”尖声尖气从门前蓖麻棵子里发出,简直就是鬼叫,把只顾走路的董三嫂子吓了一大跳,一愣神儿立刻站住,一梗脖子脑袋一抬,董三嫂子个子高,直接自己就碰到瓶子,撞得瓶子嘴朝下,瓶子里的脏水直接撒下来。不用脸子来拉绳,只听哗的一声,随着一声狼哭鬼嚎地大叫,一股子水流倾注在董三嫂子的头发上和脖领子里,还有一股分流洒在她那擦粉的脸上……

  由于他们两个安装技术太差,没有绑好那瓶子,捆绑得也不结实,瓶子翻了后直接就脱落下来,董三嫂子挨水浇蹲下来,那瓶子晃悠晃悠董三嫂子站着时候不掉,待她蹲下时候再掉,自由落体来个小加速直接砸下,又给董三嫂子浇满了脏水的头上磕了一个溜溜圆的大包。

  脖子看了拍大腿:“哎呦妈呀!这瓶子怎么砸的这么赶点啊!”

  随后哈哈地乐,乐就乐,你拍地乐呀!他这回不拍地,从蓖麻丛里站起来蹦高乐。立马被发现,抓了现行。过后脸子也被小脖子供出来。

  董三嫂子头上缠着纱布找家长告状,脸子和脖子受到家里的最严厉的惩治。

  小脖子的爸爸见到小脖子回家,气得喘气呼哧呼哧的,立马奔小脖子过来准备打小脖子,可不凑巧脚下一跐溜,来个大仰八叉,赶紧起来,小脖子这时已经跑得无影无踪,没有打着。

  可脸子就惨了,因其父母和董家一直就是比较好,这还了得。竟然到人家的大门口闹事,倒脏水害人,这是严重的事情,直接触碰了脸子爹爹的底线。那时候每家的家长对孩子要求都很严,不允许做一点坏事,有一点点不道德受人指点后脊梁骨的事坚决处罚。

  爹爹连撇子再拳头还加上脚踹,打脸子好一通。打完歇一气,脸子忍着疼痛如释重负,想:打够了吧,打够了我走。刚走两步,结果又被叫了回来:“上次你破坏了凳子,还得找你算账!”

  凳子的事不已经打过一回了吗?也不容脸子分辨,结果老账新账一起算,还重复算,又打了脸子一通手板子。

  爹爹看见脸子就来气,那几日几乎见到就打,脸子怕挨打只要爹在家,他就躲起来。

  赶上倒霉一次脸子躲在一口大个的空缸里面坐着,想这么保密的地方,谁也发现不了。柱子大舅来串门帮他们家挑水,他见脸子藏身的空缸认为也是水缸,挑一回水把几口空缸都装满,他也不看,直接往里倒水,两大水桶的水瞬间都倒在脸子躲着的缸里,差点把脸子淹死。带着看的一本《西游记》小人书也泡了汤。

  往董三嫂子头上泼水这事,爹爹只要看见脸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尽管脸子怎样躲避,总是有没有躲过的时候,共收拾了三、四次。

  宝子知道小脖子没挨揍,打趣地对小脖子竖起大拇指,说,小脖子厉害,把他爹气个大翻白,还没打着小脖子。

  后来一次脸子爹爹打脸子,东院同时传来小脖子狼哇哇的大哭声,哭了好长时间。

  本来小脖子的爹跐溜跟头,没打着小脖子忘了就完了,见脸子爹爹又因往董三嫂子头上倒水的事打脸子,一面打一面还说:“叫你往董家嫂子头上倒脏水!叫你往董家嫂子头上倒脏水……”小脖子的爹听到想了起来,他也跟着狠狠打小脖子。

  脸子对脖子说:“脖子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过年就要上学了,他们要好好玩一场。脸子和脖子、秃子正在玩,在村子的前街和后街道上疯跑疯跳,见董三在她家的后墙外路边呆呆地站着。他们停下来打招呼,董三看看他们苦笑一下,也不吱声。

  脸子站着仔细看着董三,她赶紧擦着满脸的泪痕,带着哭声故意强带笑脸说:“没事,我只是有些想我妈了……”

  董三自从被她嫂子责打之后一直是闷闷不乐,总是独自一人傻愣愣地站在一边。是呀,谁受到那么样的打骂和羞辱都会郁闷的。

  他们是朋友,必须让董三高兴起来。脸子又回头来到董三面前故意搭话说:“董三姐姐,你帮我们裁判一下谁跑的快好吗?”

  董三没有吱声。

  脸子又说:“要不,你看我们几个谁的个子高,给我们评价一下。”

  脸子这一说,秃子、脖子都凑了过来,站一齐。小脖子个子略高一些,脸子为了比小脖子高,他故意翘脚,说:“还是我高吧!”

  小脖子一见脸子翘脚他也赶紧翘着脚,秃子一见来劲了,跑到一块大石头上站着说:“还是我高!”

  脸子一看,比个高不行,说:“那我们比谁的个子矮。”

  一听说比个子矮,小脖子马上弯腰缩脖,秃子一看立马蹲下,高兴地说:“还是我矮!”

  脸子一看又是秃子占上风,赶紧跑到董三面前,哧溜一下坐在地上:“我最矮——”

  脸子这一坐,屁股墩在石板上好痛,呲着牙咧着嘴:“哎呦!哎呦……”搞得大家一愣。这时董三板不住哈哈地笑出了声,大家也都跟着哈哈地乐了半天。终于把董三逗得开心一点。

  他们一起玩,董三也参加进来,他们商量玩过家家。

  董三的家里的恶嫂子总是安排董三很多很多的活,难得有空能和他们一起出来玩,还是因为她嫂子去小街买东西去了,才有这个机会。

  摆过家家,脸子却成了妈妈,小脖子当爸爸,这是什么安排?

  董三比脸子大却愿意当孩子,她当女儿。秃子没有别的选择,要玩只能当儿子。秃子不愿意,说:“换一换好不好?我不想当儿子!”

  脖子说:“没得选了,不行,要不然就当孙子。”

  “拉倒吧!差得辈分太多,我还是当儿子吧!”

  脸子从家里偷来几只碗,做饭的任务是脸子的,他用树叶撕碎当菜,用大粒的沙子装在碗里当饭,脖子找来比较直的树枝当筷子。脸子逼着两个孩子吃:“吃饱饭身体好,不吃不是好孩子!”

  秃子还真是个好孩子,真的把树叶吃了,嚼得满嘴直冒绿色的浆汁,又苦又涩。董三看了半天那大粒的沙子和秃子满嘴的绿,没有动筷子真吃,被脸子评为坏孩子。

  小脖子为了替两个“孩子”解围,说错了话。他说:“妈,这碗里全是沙子,怎么吃呀?”他也管脸子叫妈,大家听后全笑了起来,笑得前仰后合。

  脸子又把黄泥用水和成了稀一点的面,拔了家里地里的韭菜用手撕碎作馅包饺子,包了很多。让大家吃,谁也不吃。

  脸子生气了:“这么好的韭菜馅饺子包了这么多,都不吃。这日子不能过了!”

  大家被脸子咯唆得没话说。看着脸子逼得紧,真的要吃这饺子,都赶忙躲开跑了,他们的摆住家游戏也就散了。

  这时董三嫂子回来了,说家里水缸没有水了,让董三去挑点水回来。董三拿着扁担挑了两半桶水回家。

  不一会儿,董三那嫂子又拿把镰刀喊董三,让董三去东山冈割蒿子。

  董三她嫂子总安排一些活让她干,大家总是陪着她,帮助董三干活。他们几个伙伴在一起大家很高兴。

  “我们一起上山吧!”脸子说,“我们跟着董三去东山冈帮她割蒿子。”

  大家一致同意,都很愿意去。

  “好啊!你们去太好了,我特高兴!”董三兴奋地说。

  他们几个蹦蹦跳跳地一起去了东山冈。

  他们帮着董三很快割完了蒿子,又在东山冈玩一会儿。董三为了感谢大家,给他们一人一块手表。哈哈,是用马莲长长的叶子编出来的,很像,也很漂亮。

  他们又一起帮助董三将蒿子送回了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八岁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八岁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