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于三
铁龄2021-07-15 13:574,087

  脸子正闷头挖着野菜,突然,那挖野菜的姐几个当中一个大个子走了过来。气势汹汹,她大声地正告脸子:“不许你在这儿挖野菜!”

  脸子抬头一看,哈,是于三。

  于三是前院老于家的三女儿,和脸子同岁,生日比脸子小,个头却长得比脸子猛一些,她家六个孩子全是女孩,大姐二姐都上学了。今天,她们在家的这姐四个全员出动来挖野菜。脸子瞪眼看着她,黄白细腻的面孔长得有些扁,瘦瘦的,脸上长着几颗雀斑,很严肃的样子,大大的鼻孔由于喘着粗气,一张一张的。

  脸子的速度,威胁到了她们姐几个挖野菜。

  紧接着于三又大声说:“我们先来的,这块地里的野菜是我们发现的,不许别人挖!”

  脸子觉得她有些蛮不讲理。

  哼,一个女孩子,却还很横,脸子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先来的怎么样?这地里的野菜又不是你们种的。”继续不停地挖着。

  “这块地里的野菜是我们先发现的,先者优先,谁发现就是谁的!”

  “这也太没道理了,看你红眼叭嚓的狠样,急头白脸的!先发现的就是你的了?那我发现你,你就是我儿吗?我不管你们那套,我愿意挖就挖!”

  “就不让你挖,你走!你给我滚!滚蛋!”

  脸子到这处挖,于三到这处阻挡;脸子跑着到那处挖了起来,她又飞快地跳到那处挡在脸子的面前。她很蛮横,挡着脸子离得太近,简直要贴上脸子,脸子想挖野菜也动不了。

  脸子抬头看着她,叉着腿掐着腰,衣服下面露着肚囊子,肚脐子圆圆的凸起着一个橛,她居高临下,气势汹汹。

  脸子迷惑不解,呆呆地看着她,看着她那圆圆的肚脐子。不经意间顺着她的大腿空挡,见到后面的几个妹妹,她们看着脸子,伸着头一片愤怒的神情,那些眼睛圆滚滚怒视着,放射出仇恨的光。那愤恨的样子就象看着十恶不赦的大坏蛋,要杀了脸子。

  那后面的六只眼睛令脸子惊讶,他想,不至于吧,不就是挖野菜吗?也不是你们家的。

  看看她们放在地上筐里的野菜,可倒是挖了不少,两个稍大的长腰筐都浮悠浮悠的装满了。两只筐里分得很明确,一筐净是大个的大头宝,另一筐装着嫩嫩的苣荬菜和婆婆丁,还有一个圆筐没有装满。再看看那六只眼睛,个个圆圆地瞪着,充满杀气。

  脸子睁大眼睛惊讶地向于三后面看着。于三见脸子这个样子大声说:“眼睛贼溜溜的你看什么看!”

  她又上前一步,紧紧欺着脸子,贴靠脸子动弹不了。

  脸子心里叨咕:这些丫头片子,欺人太甚,我一个堂堂男儿,要有点威风。

  脸子气愤地在她面前噌地站起来大声说:“你……”由于离于三太近站起来时候她衣襟阻挡着脸子,那衣服大概是她姐姐倒下的,又短又肥,几乎钻进她衣服里,脸子没有站稳向后退一步,地不平,又一抬脚踩到什么东西,来个大腚墩,那于三也一趔趄。

  脸子急忙站稳了,理直气壮大声地对于三说:“你喊什么喊!听蝲蝲蛄叫就不种地了?听你咧咧我就不挖野菜了吗?”

  “就不让你挖。哼!这块地里除了我们姐四个之外,谁在这里挖野菜谁就是瘪犊子!”

  “你们太横行霸道了,太不讲理!我看除了我之外谁在这地里谁才是瘪犊子呢。”

  “除了我们姐四个,谁在这地里就是瘪犊子!”

  “那除了我,谁在这地里谁是瘪犊子!”

  “我们姐四个之外都是瘪犊子!”

  “我之外都是瘪犊子!”

  他们俩相对站着互相对着阵,鼻子尖对着鼻子尖,你一句我一句,互相快速地骂着对方,满嘴喷着吐沫星子。

  于老四过来说:“姐——别让他对你喷吐沫星子,人说,喷脸上的吐沫星子容易得雀斑。”

  于三正在气头上,一提雀斑更生气了,摸着自己长雀斑的脸:“去去去!你不要吱声。”

  于三继续大声说“除我们姐四个之外都是瘪犊子!”

  脸子也不示弱,更大声音,几乎就是喊:“我之外都是瘪犊子!都是瘪犊子……”

  “我们姐四个之外都是瘪犊子!”

  “我之外都是瘪犊子!”

  “我们姐四个之外是瘪犊子!”

  “我之外是瘪犊子!”

  “我们姐四个都是瘪犊子!都……我……”

  说得急走了嘴,把一句话里面的“之外”都给丢掉了,于三觉得很尴尬。脸子一听,却笑出了声。

  停了半天于三大声说:“哼!你是瘪犊子!你就是瘪犊子!就不让你在这里挖,你能怎么的?”

  “你不要装凶,不讲理耍横。你再装凶,要不然大爷我对你不客气了,别说你,就是你们这些丫头片子全算上也不是我的个!”脸子气得脸通红。

  说这话,一是装狠,二是吓唬她们。可话一出口,惹砬子啦。她们姐几个全上来了,虽然都是女的,但个个摩拳擦掌,个个瞪着圆圆的眼睛。脸子还从来没见过这阵势。

  脸子不能示弱,瞪着眼睛攥着双拳和她们对峙:“小那个样,你们还都上来了,我一个人就能全给你们撂倒!你信不信?”

  这一来,更了不得,就像油锅里撒了一把盐——炸了锅。这姐四个全都“呀呀”地大喊着,在地里找来又大又硬的土坷拉,搬起来对着阵,大有全体战斗的架势。脸子一看,连最小的于老六那么小,还穿着活裆裤,可能刚会走路不长时间,也捧着个大土坷垃。

  她刚刚呀呀学语,说话都不会呢:“啊!啊!”把打说成了“啊”,奋力地向脸子走来,那土坷垃都要拿不住了。这要是掉下来,砸了脸子,或者砸了她自己,这脸子上哪儿都说不出理去?

  于老六还真的走过来了,走路晃晃悠悠立马就来到脸子跟前,这时候脸子认可挺着,砸脸子的脚也不能让于老六砸了她自己的脚。脸子脚特意向前伸着,挺着,砸了脸子可能还好说一点。

  于老六趔趔趄趄地打先锋,走到脸子面前,果真没有拿住,土坷垃掉了下来,那坚硬的土坷垃直奔脸子的脚面子,掉落着,眼见着迅速地下沉下沉下沉……

  哎呀妈!就差一寸光景脸子还是把脚急忙撤了出来,没砸到。

  这搬起的虽然不是大块石头,硬实的土坷垃砸脚面子也很厉害,脸子的脚也是肉长的啊!脸子心跳加速,捂着自己的胸脯,说:“哎呀妈呀!我这不禁折腾小心脏呀!”

  这时候,于老四过来跟于三说:“姐,刚才脸子把我们家的菜筐踩翻了,那长腰筐还被他坐坏了。”

  “什么?”

  脸子回头看一下,看见一筐满满的菜翻落一地,那柳条长腰筐已经瘪悠,静静地趴在地上。

  想起来了,刚才于三阻挡脸子时候脸子站起来向后退了一步,踩到东西来个腚蹲,当时没有注意,原来把筐坐扁了。谁曾想,脸子身后还有一个筐啊!

  “这不能怨我,是你欺我造成的!”

  “菜也翻地上了,筐也坏了,你得給赔!”于三大声吼。

  这一群丫头片子,不依不饶,个个摩拳擦掌。

  脸子还真有一些胆怯了,如果继续横下去,筐得给赔不算,这么些硬土坷拉砸下来,还是要吃亏的。特别是被一群丫头片子用土坷垃砸了,多没名。于是,脸子只得来一个好汉不吃眼前亏,孙子兵法说的,走为上策。

  “好,算你们横,算你们狠。我可不是打不过你们啊!我是怕把你们当中的谁被我打残了,知道不?”

  走了几步实在有些不甘心,脸子回头:“你们等着!骚丫头,都是骚丫头!”

  “骚三、骚四、骚五、骚六,一群骚咔嚓!”脸子又用手指一个一个地指点着她们,大声洋洋得意地骂着。

  脸子突然觉得自己骂人有点过分,怎么能骂出这样的话呢?骂人骂出了花。惊讶地用手捂着嘴,拿着刚刚挖了一筐底菜的筐赶紧溜了。

  脸子也不回头,他知道,她们八只愤怒的眼睛肯定正在瞪着自己。脸子不回头,骂完就走,只是给她们看后脑勺。

  那个最小的于老六,别看小,气性大。脸子都走了,她不知什么时候又拿一块大土坷垃,累得喉喽气喘奔脸子追来,由于走路没走好,几步就绊了跟头,浑身满脸沾满了泥土大哭起来。最后也算在脸子的身上,说是脸子招惹的。

  脸子狼狈地走了,没有回头。脸子知道,她们几个愤恨之余会露出胜利的微笑。终究被一群丫头片子给撵走了,觉得很窝囊。

  于家的姐妹有一股要强心理,家里越是没有哥们,越是要厉害,不能受别人欺负。所以,村里都知道老于家几个丫头厉害,不好惹。

  脸子到别处转一圈,田边地头的野菜也很多,又挖了一些野菜,不一会儿就装了多半筐,蹦蹦跳跳回家去。

  脸子很倒霉,等到家时,于三已在脸子家告状呢。

  脸子爹刚出去没在家,妈妈正好赶上生产队里干活歇气,回到家里。于三在向脸子妈妈告发脸子,说脸子欺负她们姐几个,骂她们脏话,还把老六绊磕了。

  脸子看着很气愤,这个于三就是个典型的沾包赖(刮一点边就赖上)。

  幸亏那个菜筐没提起,不然还得让脸子赔筐。

  于三很会说话,还嘴甜一口一声大婶大婶地叫着,说得条条是道。

  脸子妈妈细心地听着,一抬头看见脸子回来,上下打量着脸子。看着妈妈的眼神脸子有些不知所措:“我我我……”

  妈妈见脸子这个样子气不打一处来,当着于三面狠狠地打脸子,一面打一面说:“‘我’什么我?一个男孩子竟然欺负女孩,还骂人脏话。”

  妈妈不放过脸子,也不听解释,追着用她那有力的手打脸子的屁股,脸子痛得快速跑,妈妈追得健步如飞,速度快极啦。瞄准脸子的屁股,侧着手抡起巴掌狠狠地打。

  于三看着都没想到脸子妈妈打得那么狠,也很惊讶,她吓得抬起手,手掌张开,瞪着眼睛咧着嘴不知如何是好。

  脸子惶恐地左蹿右跳绕着树跑着,躲避挨打,他平常练的钻树趟子灵巧劲这时也没了用武之地。惊慌中由于跑得太急,又要躲避妈妈伸过来打屁股的巴掌,一头撞在树上,满眼直冒金星。更让脸子窝火的是,躲避妈妈打的巴掌时,心急,用力过猛,裤子的皮筋竟被树杈挂断了,提着裤子狼狈地跑着。

  一面跑一面还喋喋不休地解释着:“我没有,我没有欺负她们,我没有……”

  脸子真是,又憋气又窝火。

  于三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跑了,她忘了脸子还把她家的菜筐坐坏的事。比较庆幸,没有要求索赔。

  好长时间脸子还委屈地坐在房后的几颗杏树下,掉下几颗眼泪。满树的杏花正在努力地显示着自己的美丽,争相怒放着。

  几只小鸟落在树上,又飞了起来,使杏树枝条摇晃着下落了一场杏花雨。有白的、粉红的,纷纷扬扬,飘飘荡荡,有的在空中翻动着,有的旋转着,慢慢地轻轻地落下来。

  花瓣优美的落下,看着很别致,脸子心情有些好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妈妈来了。

  “妈打你痛吗?”脸子妈妈问。

  脸子说:“痛。妈,我没错,是她们不讲理。”

  “今天可能你没有什么大错,但只要你和女孩子争吵就不应该,听说你还骂人脏话。”

  妈妈停顿了一下又说:“一个男孩子要大度,对女孩子要让着一点,客气一些,不要在女孩面前逞英雄。特别是不能骂人脏话。”

  “好了!别哭了,过些日子妈有空带你去小街。”脸子妈妈又说。

  一听说去小街,脸子高兴得什么都忘了。小街是这一带唯一的一个热闹的地方,有商店、有冰果店,还有个小人书摊,是小朋友最向往的地方。

  脸子就地跳了起来,忘了屁股挨打疼痛的滋味,去玩去了。

  虽说忘了挨打的疼痛,从此心里有疙瘩,脸子还是与于三结下了梁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八岁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八岁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