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花花的秘密(二)
铁龄2021-07-21 09:472,763

  花花被抓走,快要孵出鸡崽儿的鸡蛋也被没收。脸子实在是救不了花花,傻呆呆的,什么招也没有。

  邻居有人在看热闹,有人在幸灾乐祸。有人可怜这两只鸡,说:“没人管这两只鸡了,这鸡抱窝不下蛋,能不能被主人杀了。嗨!鸡不下蛋就会被淘汰,没人能解救它们,惨了惨了……”

  脸子听他们说“解救”,突然心生一念头:为什么不解救花花呢,如果不解救花花,它能不能真的被杀了,能不能被送人?不行,我要救花花,小脖子家的大黑我顾不过来,花花我必须要解救,这是我应该做的,我必须做!

  脸子赶紧去跟着奶奶,奶奶正抱着花花往院子里走,他追上奶奶,说:“奶奶,你要把花花送到哪里去?是要把花花宰了吗?花花还能下蛋,只不过是想孵一窝小鸡崽而已!”

  “这花花今年也不能下蛋了,准备把它拿到小街卖了吧!”

  “奶奶,花花还能下蛋,你不要把它送走!”

  “你爹都定下来了,一会儿就拿到小街去。”

  “那好吧。奶奶你歇一会,花花我来帮助你抱着。”

  “那好,你把它抱下屋去,圈起来。我去把鸡蛋都收起来。”

  脸子可算有了机会,抱着花花,立刻就往大门外跑,想趁着奶奶去屋子里收鸡蛋的功夫,把花花藏起来。只有这一次机会,他必须把花花藏起来,不然花花就要被卖,谁把花花买走,肯定逃脱不了被宰杀,炖了吃肉的命运。

  抱着花花跑出大门外,想着怎样把花花藏起来,他直接跑到秃子家里,让秃子帮忙把花花安顿一个地方,不要让任何人看见,也不告诉他二爸和二妈,告诉他二爸二妈肯定会去把花花送回他们家。

  秃子急忙把花花安顿在他家院子里的一个蒿草垛里,给花花盖住,脸子急忙跑回家,一面跑一面告诉秃子别忘了喂鸡食。

  回到家里,奶奶正拿着一个小篓装着那十来个鸡蛋往东屋走,说:“这鸡蛋一会儿我煮两个,脸子,我们俩一人一个。”

  脸子心里别提多憋屈了,吃花花辛苦了好久没有孵出鸡崽的鸡蛋,太说不过去:“我不吃,你自己吃吧!”

  “怎么鸡蛋还不吃呀!”

  过后找花花没有找到,怎么找也没有找到。奶奶问脸子,脸子大声说:“我亲自把花花放到下屋,把门关得严严实实的呀!”

  家里怎么找也没有找到,到了晚上花花也没见回来,奶奶说,这花花很有心计,自己偷偷跑了。

  到了第二天,那花花从大门外慢慢悠悠地走了回来,脸子看见就把花花往外撵,花花咯咯地叫着不听脸子的。

  被奶奶发现领了回家里,爹爹说还是要卖花花。

  脸子找到秃子,秃子说,那花花他一直喂着,还特意偷家里的苞米面掺青菜叶剁碎,搅拌成鸡食喂的,喂完之后还把蒿草垛盖的很严实,是花花自己偷偷跑了出去的。

  花花跑出去后还跑到他家的菜园子地里,把他家的小白菜都给叨了,吃了一大片。过后才发现,他二妈还骂秃子一顿,说秃子在家不知道看着点。

  花花没有藏好,它不知道主人要卖它,自己跑回来。

  这回花花肯定是逃脱不了被卖的命运,好可怜,被卖了还能有好吗?买主肯定不能放过花花!

  脸子很后悔,说:“都怪我嘴馋、嘴欠,好显摆。也是由于我自己不加小心,把花花在草垛里抱窝的秘密给泄露出去了,才有这样的结局。”

  小脖子家的大黑命运也好不了哪去,被小脖子妈收回鸡蛋,把大黑连拍打带谩骂,后来送给亲戚家。

  爬上院门前的大柳树,依偎在一个大树叉上,看着树下过往的人们,有的拿着包裹,有的背着口袋毫不在意地走过。

  辗转又爬上草垛,躺在草垛上静静地看着天上一朵朵的白云,天上那白云懒散地待着不愿意离去,在脸子的头上面就像悬挂着几乎不动。

  一只甲壳虫在草棍上慢慢地上下移动着。插在草垛上的风转,因没有风也在歇着。

  脸子躺着,望着天空静静地发呆。

  有些后悔又有些沮丧,脸子不停地念叨着:“花花多可怜哪,想做母亲的美好愿望被我不经意间给破坏了。最严重的是还要把花花卖了,怎么想都觉得怨我,都是我的错,不可原谅!”

  咿!又发现一堆鸡蛋,又大又圆,红红的光闪闪的。脸子高兴坏了,花花真厉害,偷偷地又生了这么多的鸡蛋啊!这回可一定要小心,做好保密工作。

  很快那些鸡蛋又变成了一群带花的小鸡崽。花花高兴地领着鸡宝宝进进出出,它在前面傲慢地高抬着脚步,一面走一面不停地寻觅着食物,小鸡们围绕着花花周围“啾啾”地叫着。脸子高兴地看着,手舞足蹈着。

  突然,这些小鸡忽闪着发起了光,亮亮的直晃脸子的眼睛,脸子都睁不开眼睛,“咯咯咯咯”地乐着。可一不小心,被他把它们绊了一下,小鸡全都滚落到石板下,小鸡也没了,又变回了鸡蛋,鸡蛋又都打碎了……

   “这孩子睡在草垛下!醒醒吧!太阳晒得多难受哇。”奶奶在推脸子。

  这时太阳正照着脸子的脸,热乎乎的。脸子不知不觉睡着了,自己从草垛顶上出溜下来都不知道。

  就听爹爹大声说:“怪不得这几天鸡看不到下蛋,也没了踪影,原来这里有这么好的隐藏地点,都跑这里来抱窝了!”

  爹爹是在收拾草垛,清理一下草垛周围的杂草。

  又几乎是喊着说:“这是谁还在草垛里面搭起了窝!?”嗨!脸子的秘密“宫殿”也被发现了。

  脸子马上惊醒了。揉了揉眼睛,急冲冲地从草垛下面爬起来,到房后面去玩了。怕爹爹训斥。

  后来才知道正是小多一直觉得脸子奇怪,偷偷跟踪脸子,发现了鸡蛋,也拿回一个让奶奶煮吃,在奶奶的追问下,轻易地招供把密秘告诉了奶奶。

  后来,脸子多次到篱笆墙的夹空里看一看,再也没有鸡蛋了。那里已经收拾得干干净净。

  秘密的“宫殿”暴露了,也被拆了,那草垛脸子爹爹又重新垛了起来。

  二奶奶来找奶奶唠嗑高兴地说,她家的黄母鸡丢了一段时间,怎么找也找不到,比较失望,以为是被谁偷走了。可昨天那母鸡突然回来,带回来一窝活蹦乱跳的小鸡崽。

  脸子在想,要不是我,可怜的花花怎么能暴露呢?花花和脖子家的母鸡大黑就能成功地偷偷各自抱了一窝小鸡,领着一群小鸡崽走来走去,那小鸡在身边围绕着、啾啾地叫着…… 多好啊!

  “怨我,真的怨我!”脸子自己大声说。

  脸子一直自责,后来听二奶奶说,家的花花还能下蛋,没有到淘汰的年头。奶奶没有把花花送给爹爹去卖,花花又保留下来,脸子很替花花庆幸。虽然很高兴,可花花好像知道是脸子害了它和那一窝鸡宝宝,对脸子似乎产生了仇恨。

  花花只要看见脸子就跑到脸子面前,很气愤地抬着头“咯咯咯咯”地冲脸子叫个不停。跑来冲脸子叫的还有他家养的一只芦花大公鸡,它和花花是一伙的,共同对脸子抗议。那芦花大公鸡厉害,在脸子面前蹦高地叫,好像要用嘴叨脸子才解恨。

  脸子看着它们:“知道你们俩是相好的,还都上来了!找茬呀!”

  它们冲脸子不停地叫着,脸子仔细一听它们是在骂脸子:咯咯……咯咯咯……去你哥的!去你哥的……哏哏哏哏!哏哏哏……你是大坏人!大坏人!大坏人!

  骂就骂吧,脸子也没有哥哥。骂就骂吧,脸子觉得自己就是个坏人,骂也是应该的。

  不单是花花恨脸子,他自己都觉得他可恨。脸子没趣地在篱笆墙边来来回回遛达好长时间。又觉得无聊,无目的地向房后走去。

  走到西房山的时候,随意看着园子边上种的苞米,看着苞米棵子边上长的青草。突然“哎呦我撤!”他绊了一个跟头,来一个大趴扑。

  满嘴泥土脸子睁大眼睛惊讶地向眼前看着,这是什么事?怎么个情况……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八岁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八岁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