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祸祸
铁龄2021-07-22 09:193,697

  脸子在房子后面向东走着,走到他和脖子挖的陷阱旁边,看看陷阱那么深,里面还有一洼水,想着黄丫不知道摔的伤好没好,能不能伤势重了,再来找他们算账。

  蹓跶一气儿回家,刚走到房子后面,就听家里的狗在“旺旺旺”地叫,是有人路过脸子家的大门口,那狗不依不饶地叫着。

  这亲戚送来的小黑狗渐渐地长大了,它是一只带有牧羊犬血统的本地土狗,聪明,勇猛,随着个头长大变得更加调皮,天天惹一些祸端。

  不是拔别人家的菜地里的菜,就是撩惹人家的鸡鸭,从小就有这个坏毛病。周围邻居几乎都祸害遍了,天天惹事。

  看它总是惹事闯祸,妹妹小多给它起了名字,就叫祸祸。

  这祸祸,整天就是好玩好闹,一天见花花和两只白母鸡大白、二白在院墙边觅食,人家好好的,它上前找茬和大白逗弄了起来,大白不让份与祸祸儿斗,妄图用尖嘴叨祸祸,没想到祸祸来劲了把大白咬了,这下咬得很惨,大白的翅膀几乎断了,腿也瘸了,差一点丧命。

  经常追赶家里养的鸭子叫麻鸭,在院子里把麻鸭撵得“呱呱呱呱”叫。有句俗语叫:狗撵鸭子呱呱叫,就是这么来的。

  见祸祸总惹事,脸子很生气大声说:“祸祸,你整天欺负这个破坏那个的,真让我为你操碎了心。你有能耐欺负厉害的呀!你和别人家的狗斗去呀!你竟欺负弱者算什么能耐?你说你丢不丢人?……不对!你说你丢不丢狗?”

  祸祸见脸子跟它喊,躲着脸子,趴在一边没有了动静。

  祸祸经常和小多在一起,小多对祸祸好,喂祸祸的活她包揽下来。小多喂狗食时候总说祸祸:“祸祸你总是惹祸,你要改一改你的凑毛病,不要调皮捣蛋,不要惹是生非,要做一个好人。”

  早上祸祸就闹得不安宁。奶奶洗了脸,梳头,用车轱辘菜籽水抹头。梳洗的各道程序做完之后来到院子里,拿着食盆喂鸡鸭。见祸祸撵着鸡和鸭到处跑,生气得要命。

  奶奶生气了,大发雷霆,拿起笤帚打祸祸:“祸祸你就是个淘气包,大早起来就闹腾,整天咬鸡咬鸭,搞破坏,欺负这个欺负那个,,哪有老实的时候?再不老实,就把你送人了!”

  老花猫懒得要命不抓耗子,祸祸精力旺盛,闲着也是闲着,干起了猫应该干的活。它会在耗子出没的地方蹲坑守候,耗子一出现一准能抓获。抓耗子的速度很惊人,一出手几天就把屋里的院子内闹腾的耗子抓得溜干净,老花猫更落得清闲自在。

  祸祸瞧不起老花猫,经常和老花猫打仗。老花猫打不过祸祸,仗着奶奶对它好,也不示弱,弓着腰与其示威,摆架子斗狠。实在斗不过,老花猫就爬树,祸祸一点办法没有,在树下干看着也没有招。

  一次三姐的同学于梅来窜门,没有注意祸祸就在门口趴着,直接跑进大门,祸祸不认识于梅,立刻蹿出来,把于梅的裤子咬住,幸亏于梅穿的多一些,没有受伤,裤子撕破个大口子,妈妈费了好大的劲给补上了。三姐拿着棒子打祸祸,被脸子拼死挡着给拦下。

  又有一次宝子来脸子家,撩拨祸祸,把祸祸激怒了,咬了宝子两口,把宝子的腿肚子咬破了。害得爹爹找大夫给宝子打针上药,花了不少钱。爹爹拿起树棍子打祸祸儿,脸子和小多上前求饶,爹爹就是不肯放过祸祸儿,把他们推在一边。

  多次惹祸都是脸子他们护着,没有挨打,这次把宝子咬伤,事情有些闹大了,脸子爹来了劲,用树棍子痛打一顿,祸祸惨叫着,脸子看着想救也救不了。

  多亏奶奶过来拽住爹爹,祸祸儿才少挨了不少打。

  奶奶拦住之后,祸祸儿觉得有了仗势,抽空和爹爹叫板,“汪汪汪”地冲爹叫。爹爹见竟敢和他大叫,一来劲,冲破奶奶的阻拦要狠打祸祸,被奶奶奋力拦了下来,爹爹一气之下,最后决定把祸祸送走。

  送走祸祸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院子里窗前放一个长条凳子,凳子上放着一盆泡着的黄豆,脸子闲着没有事,玩倒着走路,没成想给这个盆给撞翻了,豆子撒了一地,被院子里的鸡鸭抢吃一空,脸子不敢承认,承认了必然挨爹爹暴打。

  大人发现时候,脸子不吱声假装不知道,后来经爹爹分析确定是祸祸给扒翻了。

  那是脸子做的错事,他没敢承认,被赖在祸祸的身上。

  这事,很久脸子内心很是愧疚,觉得很对不起祸祸。

  真的将祸祸送走了,第二天爹爹把祸祸送到距离脸子家三十来里路的石桥村的老舅家。

  送走之时脸子和小多都不知道,找了好长时间也没有找到祸祸,听奶奶说才知道被送走了,脸子和妹妹小多大哭一场。

  在院子里看着三姐和几个女同学玩翻花绳,这翻花绳还挺有意思,两个人配合互相交替用手抻着,拽着,拉着彩色绳子,你翻出花样,我再用手接过来再翻出另外一种花样,这样变换着好多样式,最后谁实在是翻不出来新的花样图形,整个游戏就算结束。

  看着很神奇,有意思。脸子正在入神地看着,宝子和秃子来了,兜子里带着不少玻璃球,走起路来,稀里哗啦的响,要玩弹玻璃球。脸子拿起他积攒的十来个玻璃球,他们一起玩了起来。那天就是点背,弹玻璃球也弹得不准,一会功夫秃子和宝子几乎就把脸子的几个玻璃球赢光,脸子为了能够继续玩,好翻本,最后输了也不给球,厚着脸皮,不吱声,先欠着。

  宝子终于板不住:“脸子你都该我两个玻璃球了,也不给,还厚着脸皮玩。”

  “什么?差你两个玻璃球也不是不给,小气鬼!”

  “你赖账!你简直杆太能赖了。瞪着眼睛输球不给!”

  “你,你叭叭啥?,赢我两个破球!”

  “我终于看见比我脸皮还厚的了,欠账不还,还挺能咧咧,输不起你就别玩呀。”

  “给你,都给你!”脸子生气了,把剩下的两个玻璃球丢在地上,有些急头白脸。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欢而散。

  没有事了,坐在小凳子上傻待着,看着祸祸趴着的地方就想起祸祸,心里总是放不下。

  想起祸祸小时候不大一点刚到他们家来的时候,那么小一点的小黑狗就知道和人亲近,还没有大人巴掌大。它走路还不是太稳,慢慢地向脸子走来,一阵风把它吹个趔趄,小样子可爱极了。

  它跟脸子后面走,又跑到跟前来和脸子亲近,往身上轻轻地蹭。脸子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它,它乖巧地眼睛咪咪着。

  它闻着脸子的手,用舌头舔,用嘴含着手指轻轻地闭着眼睛咬着,吸允着,乖巧极了。

  它好跟着脸子围绕小转椅子转圈,脸子转它绕圈跟着椅子圈,如果脸子转得太快他会一面叫一面快速地转圈跑。

  爱玩皮球,跟着抢球很卖力气。能用嘴接球,特别准确,反应特别块,如果你突然对他扔球,它肯定能接住,速度越快它越接得准。一次一个皮球被它咬破了,“乒”的一声响,给它吓够呛。有一段时间再也不敢碰球了。

  如果有人说,看谁来了!它会快速地跑到大门口,站起来趴着从大门缝隙向外观察。

  给它东西,要求它握手,它把爪子伸出来和你握。后来它认为握手就给东西,当它想和你要吃的时候,就会把爪子伸出来和你要,最后发展它要东西时用爪子使劲地推你,你不给,它不停地推的你……

  脸子突然想起,就在祸祸被送走之前,它可能知道了它要被送走,脸子坐着它来到脸子的身边趴着,紧紧靠着,把下巴搭在脸子的腿上,默默地趴着好长时间,它眼睛不停地看着脸子,目光呆滞。那时候,看着它和他对视,觉得有些奇怪。脸子却一点也不知道,一点也不知道祸祸要被送走,它跟脸子恋恋不舍……

  脸子有些伤感,下决心,一定去找回祸祸。

  脸子跟秃子和脖子约定有时间帮脸子去找祸祸,他俩答应了。

  那天柱子大舅来了,他路过石桥村老舅那里,看见了祸祸。脸子拽住他让他给讲祸祸在那地方待得怎么样。

  “怎么样,照比在你们家比,那就是遭罪。很可怜,没人顾着它,饥一顿饱一顿不算,哪有个窝呀,整天没有个地方待,废旧的大车板子底下就是它的家,用链子锁着,风风雨雨的,剩菜剩饭都经常吃不到。你老舅家人都忙,上班出工,哪有人管它。赶上阴天下雨就更惨了,经常挨雨浇。”柱子大舅站在脸子家的院子里。对脸子继续说,“我那天去,正好赶上下雨打雷,看那祸祸躲在大车板子底下,瑟瑟发抖……”

  脸子着急着说:“这可糟了,这可糟了……”

  祸祸最怕打雷闪电,平时在家时候它躲在它的窝里都吓得哆嗦一团。在外面怎么能受得了。脸子想到这里,很替祸祸担心。

  祸祸别的不怕就怕打雷和鞭炮声。脸子分析可能是祖传,狗没被人驯养的时候躲在山里,那时候遭到过雷电的袭击;也可能是祸祸的长辈被猎枪打过,基因传到现在的祸祸身上。

  那次过年放鞭炮多一些,祸祸几乎吓得昏过去,当时脸子把它从角落里抱出来,哆嗦得都不行了。

  脸子急急匆匆去找爹爹,承认他的错误,并且承诺以后他看着祸祸保证不让它咬人。爹爹说:“你是你的错,我要惩罚你!祸祸是祸祸的错,两回事。”

  一句话把脸子顶了回来。

  脸子又找奶奶:“奶奶,把祸祸领回来吧!祸祸没有错。那……那盆豆子是我给撞翻的,赖在祸祸身上,祸祸是冤枉的。”奶奶说早就知道不是祸祸的事,只不过没有说,祸祸主要是经常咬来串门的客人。

  在脸子软磨硬泡的央求下,奶奶有些松口了。

  奶奶同意去把祸祸接回来,是因为在脸子的提醒下奶奶想起来祸祸救过奶奶。奶奶说,祸祸是个好样的。

  一次奶奶坐在倭瓜架下乘凉,扇着扇子正逍遥自在,祸祸过来叼起奶奶的衣襟就拽,奶奶骂祸祸,那祸祸就是不听,不管不顾地继续拽奶奶,奶奶不得不跟着祸祸走。刚走开,那倭瓜架上的一根小碗粗的木杆子就掉落下来,正好砸在奶奶坐着的凳子上,奶奶吓了一跳,看着那么粗那么沉的木头杆子掉落下来,又看看祸祸,很是感谢祸祸。

  奶奶跟脸子说:“你去把祸祸找回来吧!不过,你爹爹说你我可不管。”

  脸子不管爹爹怎样说他,甚至打他,他必须去把祸祸救回来。

  第二天会了小脖子和秃子,他们走了三十来里路去找祸祸。

  到了老舅家却没有找到,怎么没了呢?

  祸祸无声无息地失踪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八岁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八岁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