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NJ锦伦2021-08-06 10:512,836

  06。

  听到千羽进来,戴忍龙把视线从作战图上移开,落到千羽身上,悠悠的说道:“你叫千羽,是吗?”

  “是的,属下千羽,参见将军。”

  “来,坐下说话。”戴忍龙指了一下他附近的座位。

  千羽犹豫了一下,觉得自己在这里身份低微,不配与戴将军平起平坐。戴忍龙看出了千羽的心思,故而放大了音量:“不碍事,我命令你坐这儿。”

  “是,将军。”千羽不再推辞,规规矩矩的落座客席。

  “哼,你的真名,不叫千羽吧?”戴忍龙嘴角一斜,冷笑一声,眼睛直直盯着千羽说道。

  千羽脑袋里“轰”的一声响,如一颗炸雷响彻云霄,屁股刚坐定,吓得差一点弹起来。这一微小的反应,被戴忍龙收在眼里。千羽被突然这么一震,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点过头,立刻收住了情绪,只释放出略显惊奇的表情。

  “戴将军是开玩笑吧,我从出生时起,家里就给我取了这个名字。难道是千羽的长相让将军想起了哪位友人?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此话一出口,千羽自己都觉得别扭,但电光火石之间,不容许他继续深思熟虑下去。

  戴忍龙盯着千羽,想看他接下来会再说什么。千羽盯着戴忍龙,想看他会怎么回刚才自己的话。空气在两人之间凝固了,仿佛是有一条看不见的冰河横亘其中,表面平静,冰下却是暗流涌动。

  终于,戴忍龙这边的冰面先裂开了一条缝。

  “哦?我戴某人征战沙场十余载,带过不少兵,杀过不少人,有名字的,没名字的,但凡听过一遍,我都能记得,尤其是一些生僻的名字,但还从没听过有人姓千。所以有些好奇,不知是否是你的小名,又或是取的无姓之名呢?”

  听完戴忍龙这一番话后,千羽稍稍宽心。貌似戴忍龙只是对自己名字本身起疑。

  “噢,原来如此。回戴将军,小人的曾祖父家族曾是姬姓的一支,后因天下局势变幻,姬姓封邑灭亡之后,祖先们几经迁徙,姬姓也逐渐演化为”吴、鲁、魏、胡、杨、蔡、韩、郑”等姓氏,小人的“千”姓虽然少见,不如其他大姓常见,但也同样是从姬分出来的。”

  千羽看戴忍龙没吱声,只好继续说道:“小人家父名叫千永言,母亲韩氏,靠工匠手艺为生。因为沙土连年战乱,全家只好往南地②的柳城迁移,在行进的途中又倒霉碰上一伙强盗,眼看我和家人性命难保,只能殊死一搏。这时,刚好飞天大将军带人路过,救了我们一家。到柳城后,父母决定让我来报答大将军的救命之恩,投奔大将军麾下,做一个普通士兵哪怕是一个喂马的也成。于是,我独自从柳城走到了卫凉,找到了飞马军的大营,就成为了你们的一员。”

  千羽一口气说完了自己的经历,戴忍龙听后继续沉默着,确认千羽嘴里再无话可说时,才慢慢开口道:“跟着你爹在南地学手艺不好吗?非要来军营里受苦?”

  “戴将军,我们全家既然被你们救下,就一定会知恩图报,这不仅是我爹的意思,也是我自个儿的主意。虽然军营训练很苦,战场上更是刀剑无情,可能随时会死掉,但大丈夫本就该舍生取义,立于天地。飞天大将军的救命之恩,千羽莫不敢忘,从来这里那天起,我这条命就是飞马军的了。”

  “好!”听到此处,戴忍龙一拍大腿,“果然是一条汉子,我戴某人平日最敬佩的就是你这种有英雄气概的男儿。你对飞马军忠心耿耿,我们也绝不会亏待你,不过……”刚刚在戴忍龙脸上展开的豪气,突然转瞬即逝,看着像是陷入了思考,又像是在等千羽发问。

  “不过什么?”千羽接上问题。

  “不过,我有敬佩之人,也有痛恨之人,你知道我最痛恨的是哪种人吗?”这一次戴忍龙没有冷笑,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千羽,仿佛那一双眼睛可以看出千羽脸上每一根汗毛呼吸的节奏。

  “小人不知是哪种人……”千羽感到后背一阵凉气,顺着脊梁在缓缓上升。戴忍龙把身子往千羽身前凑了凑,盯着千羽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说…谎…的…人。”

  千羽的脑袋又是一阵巨响,没想到戴忍龙不仅嗅觉敏锐而且还不依不饶,千羽此刻瞳孔惊的张大,额头上渗出大颗汗珠,四肢不自觉地发飘,幸亏是坐着,不然肯定要跌倒下去。

  他心想完了,自己如此的励志故事还是没能说服这狡诈的对手。他再次体会到孤立无援的无力感,戴忍龙咄咄逼人的气势和凌厉的眼神,此时已把他死死的按在板子上,时间像一把高悬的快刀,此刻正在加速地下落。千羽本能的想抓住一切可救命的东西来抵挡,他拼命的找,拼命的摆动被囚禁的思绪。

  突然!一个念头瞬间闪过,他好像找到了!

  也许根本没有东西可以救自己,只有自己可以。想到这里,千羽恢复了平静,刚才被吓得瞬间惨白的脸色,也开始呈现出一丝血色,他决定主动出击!

  “好哇!戴将军,真是没想到,我们俩真的是一模一样啊!”

  因为放下了心理包袱,千羽突然像换了一个人,那轻松的口吻,就像以前与王府伙计间的笑谈。

  “不瞒将军说,我也是从小就痛恨爱撒谎的人,那些骗过我的人,哪怕是因为一件小事,让我知道了,我都恨不得要把他舌头给割了,让他知道欺骗是要付出代价的。”

  千羽突然这么一惊一乍的,倒是吓了戴忍龙一跳,他一挑眉毛,还觉得有点疑惑,没想到千羽会突然来这么一出,之前从来没有哪个属下敢和他这么套近乎,更别说对方只是一个小小的劳役。但千羽的话也没毛病,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不痛不痒的回一声:

  “哦?那确实巧了。”

  “是呀!说明你我二人都是爱憎分明之人,爱英雄的豪情与义气,恨虚伪和丑恶,看来我们气场很合,我说怎么一看到戴将军就感觉特别亲切呢!”

  “唔,这样啊。”戴忍龙这下真有点懵,不明白千羽怎么突然转变这么快?该不会是精神方面有什么问题吧?倒是自己这边,一时乱了方寸,想不出该怎么对付了。

  “戴将军,今天真是太开心了,我斗胆问一句,您这儿有酒吗?属下求与将军把酒畅饮,共叙人生豪迈!”

  “哼,我的军营,不许饮酒!”戴忍龙厉声道。也总算是利用“规矩”把局势扳回来一些,那种被千羽操纵的感觉,算是消失了。戴忍龙趁机转移话题,开辟新战场。

  “今天让你来,本意是要教教你这军营里的规矩。但大战将近,眼下正需要一些用兵良策。上午听了你的一番言论,我倒是很有兴趣,不过行军战略是战时重要机密,不便公开讨论。所以,我们还是先聊这事儿吧。现在讲你的计策,如果是可行之计,我会向飞天大将军举荐你这人才,计你一功。如果是不成体统的计策,甚至是戏弄之言,那你从我这儿出去后,自领十五军棍。”

  “戴将军,如果是这样,我再想想?”

  “好,那你去领十五个军棍吧!”戴忍龙兴致缺缺的说道。好像一下子对千羽失去了所有的兴趣,至于那条计策,也突然变成了鸡肋,现在只想赶紧结束这一场荒唐的对话才好。

  “哈哈,明白了。戴将军,我这计策是……”

  千羽走出营帐后,戴忍龙想了很久,他不明白一个普通匠人的儿子,小小的劳役,在面对将军时,他身上展现出的那股子自信是从哪儿来的?那言谈举止和普通兵卒相去甚远,还有种说不上来的贵气。

  关键的是,他竟能看出在白水布阵的漏洞和解决方案,这就更不一般了。想到这里,戴忍龙眉头紧蹙,始终觉得不对劲:如果这孩子句句实话倒还好,如果是炎虎派来的奸细,那他的计策万万不可用。但如果不是,他给的计策也却非常合自己的心意,正是眼下最合理安排。

  戴忍龙一边捋着自己的胡须,一边陷入了沉思,脑海里把刚才两人的对话和细节从头到尾又过了一遍。突然,他灵光一闪,而后右手拍案。显然他已经想好了应对的方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箭吹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箭吹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