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我的身份
青梅煮酒2021-03-28 15:112,028

  五个月,她受尽了折磨。生我的时候都瘦到了八十多斤。

  村子里是有接生的老人的,她们说我妈这个样子要是将我生下来可能会死。

  对于这个村子来说,我的存在根本无关紧要,于是她们瞒着我妈计划在我快要出生的时候就杀了我。

  这件事就像是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为了保护我,她动用了禁术,聚集了万千鬼气在我身上,在我出生的时候她借助我残留的鬼气杀了一村子的人,只为了能够让我能够活下去。

  我是婴儿,身体对那些鬼气还没有排斥,所以我勉强活了下来。可是我妈不行,在杀完那些人之后她也死了。尸骨无存。

  爷爷是我的外公,我以前觉得叫外公生疏,就改了称呼。至于我爸爸,爷爷只字未提。

  后来我的身体遭鬼气蚕食,根本活不下去,是爷爷费劲了千辛万苦找到了阴沉木棺材,请到了很厉害的鬼,将他供奉,帮我压制鬼气。这一压制就是二十多年。

  而我阴差阳错之下毁了阴沉木棺材,将原本平静一切都给打破了。

  除了我,没人能将阴沉木棺材毁坏成那个样子。可结果偏偏是我。

  关于这些记载我看了好几遍,一字一字的看。原来我这么多年来一直埋怨的妈妈为了我做了这么多,是她用命保护了我。拼尽一切保护了我。

  而我呢,还怨她不在我的身边。

  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现在他们都走了,爷爷也是因为我而离开的,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哭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你爷爷留给你的东西你要认真的学。”陶戟真的一点都不会安慰人。

  我擦了擦眼泪,箱子里还有很多别的书。我粗略的翻了一下,是画符之术。还有怎么感知那些常人所感知不到的东西。以及,读取记忆这些东西。

  另外,我爷爷到底去哪里了。我在哪里能找到他。

  “钱小白,你可别辜负了你爷爷的一片苦心,这些东西你要是能学会的话,自保就足够了。楚衍和楚一见都不是好对付的主。你要是不想一辈子受制于人,就只能靠你自己。”陶戟看着我道。

  我自小就在爷爷身边长大,他就是我唯一的亲人,所以,无论如何我也会好好的活下去,找到他。

  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爷爷也一定不想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陶戟说的对。我只能靠我自己。

  抱着箱子,我连夜回到了公寓拿了东西,楚衍刚好不在。

  陶戟帮了我很大的忙,他在学校不远的地方刚好有一套房子,是别人当做回礼送给他的。暂时我住在哪里,至于房租,他自己扣了,先前说好的一万块是一分也到不了我的手上了。

  陶戟说他在房子的周围下了符咒,楚衍和楚一见不会靠近这里。若是出去就不一定了。让我自己小心。

  屋子里面突然空荡荡的,看着地上的箱子,我无力的坐在了地上,靠着墙角发呆。

  我一直都以为自己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甚至还有点可怜,毕竟无父无母。爷爷将我一手拉扯大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可是我没想到事情原来是这个样子。那么多人都在为了我努力。只有我自己,傻乎乎的什么都不知道。

  “你怎么了?”

  阿秀突然出现,我被吓了一跳,她的脸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了一个骷髅。我想该是我的血不够。

  “没什么,答应你的事情已经在调查了,急不来。”我说。

  也许她也知道我有些害怕她,所以并未靠近,但也未曾离开。

  “你身上的血是好东西,那天要不是你受伤,我刚好在屋子里,我也不会发现。不过这始终不是长久之际。你放心,这件事我不会说出去,不过矿难之事我也希望你尽力。”

  我抬头看了她一眼,还是那么吓人,我在想要不要在给她一点血。女为悦己者容,她应该也很喜欢自己之前的样子。

  我刚准备询问,就听见她又说:“男人都靠不住。你只有靠你自己。”

  我有些奇怪,她为何会这么说。

  被楚一见打散的那个血骷髅不是她的丈夫吗,记忆力似乎也是和和美美的,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呢。

  “你为什么对我说这些?”我问。

  在我的眼中,阿秀甚至是我的一个威胁,没有道理提醒我这些事情才是。

  “看你可怜。”她说。

  看我可怜?我怎么可怜也好歹是一个人,好歹还活着,她都死了,就剩下这么一副骷髅了还看我可怜,真是魔怔了。

  “我才不可怜。我还有爷爷。”我反驳道。也开始整理那些书。

  “这些书里的东西你好好学,以后都会用得上的。”阿秀说道。

  我诧异的看着她,这话说的真是莫名其妙。她为何会突然关心我?

  算了,矿难的事情可不好调查,让阿秀一直呆在我身边也不是个事,迟早也被她给吓死。还是尽早的处理了好让她离开。

  话说回来,这阿秀的本事也不小,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留在这里。竟然逃过了楚衍的眼睛。

  “你需不需要我的血?”我问。

  这个时候能陪在我身边让我不那么的孤寂已经值得让我感谢了,尽管是一个鬼。

  我以为她不会拒绝了,没想到她说:“不用了,没什么意义。除非杀了你。吸干了你的血!”

  我连忙退后,咽了咽口水沉默不语,我总觉得这个阿秀没有看上去这么的简单。矿难之事真的就和我想的一样吗?

  我听见她好像笑了笑,只是那笑声实在不敢恭维,不是有点阴森。是很阴森。

  算了,她还是少出现的好。

  我翻动着箱子,突然在角落的地方看到了几根黑色的线,这颜色和阴沉木的颜色一模一样,之前并未注意到。线的材质是我从未见到过我的。很是柔软,但怎么都撕扯不断,比钢丝都坚硬,我还用剪刀剪了一下,还是没有剪断。

  这线到底是什么东西?回头一定要问问陶戟!想着,我便将线给收了起来。将画符的书拿了出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嫁:恶夫太难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嫁:恶夫太难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