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树装
刀锋战水2021-05-18 11:022,540

  树林没多远了,韦不凡开始低着身子行走。走一段路,每遇见山石,躲在山石后面。他东躲一下、西躲一下,接近树林。树林即在眼前,韦不凡卧倒在地,开始匍匐前行。他担心树林边有猴子,看到自己会跑掉。

  韦不凡匍匐到一块石头后面,观望树林里的情况。

  树林边的几棵树上,没看到猴子的影子。树林深处,被树枝挡着,看不多远。

  “怎么让猴子不跑,跟猴子打成一片呢?”

  正在琢磨,忽然觉的头上发痒。用手一挠,抓下几根树枝。他的头上,不知什么时候,在哪粘上很多树枝。

  他用手从发中拔树枝。拨着拨着,忽然站起,大声叫道:“天助我也!”

  那一声叫,竟然有回音。他慌忙又趴下,用手捂住嘴。过了一会儿,慢慢站起来,也不顾发中的树枝,跑进树林。

  在树林里,找到一棵倒在地上的树,他开始折树枝。

  这棵树,可能是被风吹倒,或是其他原因而倒。总之,它倒在地上。树枝折断处,看不到绿色,是一棵枯树。树上的树枝,清脆一响,便被韦不凡的小手折断。

  转眼间,树枝已有一堆。韦不凡停止折树枝,蹲在地上,开始折野草。

  一根根长的野草被折断,又被拧在一起,结成草绳。

  地上的树枝,被草绳缠住。韦不凡抓起草绳,向身上一披,树枝把自己的身体包住……他已经伪装成一个树人。

  韦不凡身穿自己制作的树衣,走在树林里,寻找猴子。

  树枝是枯树上的,没有水分,也没多少重量,他行动自如。树衣的眼睛部位,虽没有留口,隔着树枝,可以从树枝的空隙向外看,视觉、视野都没影响。两只手躲在树衣内,伸曲自由,随时可以发起攻击。

  有这么一身好装备,韦不凡斗志昂扬。只要发现猴子,慢慢靠近,两手一扑,猴子就到手。或是,发现猴子,站着不动,等猴子爬在自己身上,一伸手,猴子也到手。

  “这么简单的捉法,我怎么刚刚领悟探索到?今日多捉几只猴子,让师父知道我的厉害。”

  韦不凡穿着树衣,继续寻找猴子。向左边寻找一段路,没遇到猴子。向右边寻找一段路,没有猴子。想到上午猴子聚集的那块空,他推开树枝,寻到空地处,也没猴子。

  “猴子都去哪了?”韦不凡昂扬的斗志,没了。

  “难道猴子搬家了?早上这聚集那么多猴子,是不是在商讨搬家?”

  “是我那声带回音的大叫,吓跑猴子?”

  有一身好装备,却找不到猎物。他垂头丧气的开始向树林外走,准备回了。

  向树林外走的路上,韦不凡每棵树上都看看,不放过发现猴子的机会。

  “没一点收获。”

  已经出树林,准备下山,忽然耳边有“嗡嗡”的声响。

  “哪来的蚊子?”

  韦不凡抖抖树衣,“砰”一声,从树衣上掉一个很大的马蜂窝。

  蜂窝受到震荡,马蜂倾巢而出,围住韦不凡。

  “啊——!”韦不凡尖叫一声,拖着树衣,向山下狂跑。

  他跑呀、跑呀……树衣下部被两脚踢破,掉了一路树枝和杂草。

  他跑呀、跑呀,听不到“嗡嗡”声了,也跑不动了,蹲在地上,呼呼喘着。

  身上的那件树衣,上部还算结实,跑了一路,没有损坏。树衣还包着上半身,头部、脸部、脖子都没受到马蜂的攻击。

  人没受伤,但那一团嗡嗡的马蜂,把韦不凡吓坏了。

  向身后看看,看不到那团马蜂,砰砰跳动的心脏,变的平稳一些。向山下一看,已到山腰的平地处,师父建造的木屋,就在眼前。

  “这么快到家了?”

  韦不凡解开草绳,脱下树衣。这件树衣,原打算放在山上。虽然它没多少重量,但披着它,总感觉有点重量。

  “把你放着,你照顾好自己。别乱跑,明天我来接你。”韦不凡把树衣卷好,放在一块岩石下。

  他头上还有树枝,用手弄干净,理理头发。一路跑下山,发现衣服移了位,又整整衣服:“被马蜂追下山,这件狼狈的事,不能让师父知道。”

  韦不凡走向木屋。远远看到,两位师父端正地盘坐在屋前。

  “这才像个师父样儿。”

  他想着喝酒的师父,又在大睡呢。

  两位师父都闭着眼睛。

  韦不凡低头走到师父面前,低声说道:“师父,我又没捉到猴子……”

  没等师父开口说话,韦不凡抬起头,挺起胸脯,举起右手,大声说道:“明天我继续,我不会放弃!我会克服困难,冲破阻扰,保证在最短时间内完成任务。”

  表完决心,韦不凡等着师父鼓励几句,可常遇金和常遇银依旧端坐,一动不动。

  韦不凡心中正在奇怪,忽听到两位师父发出“呼呼”的鼾声。仔细一看师父,两个师父坐着在睡觉。

  “这也行?”韦不凡又仔细看看师父,真的在睡。

  “师父,师父!”

  “哦。”常遇银被叫醒,睁眼看到韦不凡,神色慌张地又闭上眼睛。

  常遇银咳嗽几声,恢复常态,睁开双眼,看到坐在一边的常遇金还在“呼呼”睡觉。

  常遇银大声说道:“徒弟,你回来啦!”

  这句问候徒弟的话,却是对着常遇金的耳朵说的。

  常遇金被叫醒,看到常遇银对自己使眼色,也看到韦不凡,立刻明白。

  “不凡,你这么早回来了?”常遇金笑道。

  “师父,我下山走的快,所以早回了。”韦不凡脱口而出,说的跟真的似的。

  “下午上山怎样?”

  听到师父问这句话,自己刚刚的表白,师父根本没听到。

  “猴子太狡猾,我又没捉到。”

  “没关系,慢慢捉。”

  韦不凡心想,慢慢捉,是多长多久?刚刚自己说,要在最短时间内捉到猴子。这几句话,师父没听到,不如现在问问。

  “师父,你让我捉猴子,有没有时间限制?”

  “没有,没有。”

  “没时间限制,我也会赶时间捉到猴子。”

  “好,好。师父有事正等你呢,跟我进屋。”常遇金站起身,带着韦不凡进入木屋。常遇银原地没动,继续盘坐。

  木屋的桌子上,放着笔墨。

  “师父,你不会教我写字吗?我是来拜师学武功的。字,我已经在家练好。”

  “没说教你写字。酒快喝光了,我要写封信,你帮师父研墨。”

  韦不凡开始研墨,转头向外看盘坐的常遇银,低声问常遇金:“大师父,你和二师父还能坐着睡觉?”

  “那不是睡觉,是修炼内功。”

  “是吗?我想修炼内功,教教我。”韦不凡不管什么内功不内功,只要自己学会,也能坐着睡觉,太好玩了!

  “师父会教你。”

  “现在教我吧?”

  “不凡,现在不行。师父有很多武功,等你捉到猴子,练成基本功,师父都会教你。”

  韦不凡一听捉猴子,立刻变的愁眉苦脸。

  墨研好,常遇金拿起笔,开始写字。

  韦不凡站在桌边,看着那张白纸,看着墨汁,看着师父手中那只移动的笔……他愁眉苦脸的样子,渐渐变成笑脸。

  “噢——!噢——!噢——!”韦不凡突然大叫几声,欢呼着,拥抱师父,在屋内跑来、跑去……

  韦不凡又跑出木屋,跑到常遇银前,拥抱常遇银,在屋前欢呼、奔跑着……

  常遇金放下笔,走到屋外,和常遇银站在屋前,看着行动异常的韦不凡。

  “徒弟,你没事吧?”常遇银问道。

  韦不凡像是被叫醒,停跑,停止欢呼:“我没事,我没事。”

  常遇金道:“我看你有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贱侠顷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贱侠顷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