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章 山酒
刀锋战水2021-04-29 10:161,972

  马车向左拐了一个弯儿,向右拐了一个弯儿;上了一个坡儿,下了一个坡儿。车上的马夫,额头的汗珠没了,貌似驾车技术有所提高。一边自在的扬鞭驾车,一边傻兮兮的发笑。

  傻笑的马夫,无意中抬头一望……

  远处,看到一座高大的山体。

  “老爷,快要到了。”马夫一阵欢喜。

  车内,韦追富没答话。

  马夫的耳朵贴到帘子上,听到车内传出“呼呼”的鼾声。马夫伸手撩开帘子一角,看到车内的韦追富抱着儿子韦不凡,父子俩儿正在大睡。

  “老爷,很快就要到日月山了。”马夫兴奋地说道。

  “到日月山了?”韦追富猛地醒来,对着儿子韦不凡道,“不凡,醒醒。我们下车。”

  小孩儿醒了。父子正准备下车。

  “老爷,老爷!还没到日月山。”马夫急忙拦住。

  “你这个混蛋!你刚不说到日月山了?”韦追富一伸手,连着几巴掌,打在马夫头上。

  小孩儿笑嘻嘻的,伸出小手,轻轻打在马夫头上,嘴里说道:“你个混蛋!你个混蛋!”

  马夫道:“老爷,我刚刚说的全句是‘很快就要到日月山了’。是你在睡觉,只听到半句‘到日月山了’。”

  “还没到日月山,你叫醒我干啥?”韦追富又是一巴掌,小孩也跟着打马夫。

  马夫捂着头道:“我想提前给你报个信,没想到你只听到半句。”

  “这几天,天还没亮就赶路,害的我一直睡不足,一直在路上补睡。你继续向前走,到日月山前,不需再打扰我。”韦追富打个哈,伸伸懒腰,父子俩个又开始睡。

  马夫又听到车内的鼾声。

  “我也想补补睡。”马夫坐在车上,打个哈,伸伸懒腰。

  山顶移到头顶,马车行到山下。

  前面没了路,马停住,开始吃山下的枯草。

  马夫把耳朵贴在车帘上,车内静静的。

  马夫跳下马车,清清嗓子,对车内说道:“老爷,已经到达目的地日月山。请你下车!”

  良久,车内没动静,忽听到车后发出水声。

  马夫寻着声音,转过马车一看,韦追富、韦不凡两人正在山前撒尿。

  “老爷,你睡醒了?我还没叫你……”马夫疑惑的问。

  “哈哈哈。不用你叫,我的这泡尿,早把我叫醒了。”韦追富提好裤子,系好腰带。

  两个大人的身影,一胖一瘦,一个小孩儿的身影。

  三人站在山下,抬头观望山上,一条曲曲折折的山路,淹没在山林中。

  马夫看着入神,“哗”一声,背上多出一个箱子。

  韦追富已经把一个大箱子放在马夫背上,自己身后已经背上。

  “老爷,这是什么?”马夫问。

  “箱子。你不认识箱子?”

  “我想问的是,箱子装的是什么?”

  “银子。”韦追富低声道。

  “啊!”马夫叫一声,倒在地上。

  “干什么?背上,我们上山。”

  “老爷,我背不动。”马夫坐在箱子上。

  “背的动。里面没多少银子,只是箱子大。”韦追富道。

  马夫半信半疑,背上箱子,慢慢站起。

  “真没多重。哈哈!”马夫笑道。

  “上山!”韦追富走在前,一手拉着儿子韦不凡的小手。马夫跟在后面。

  向山上刚走出几步,马夫道:“老爷,这山是不是日月山?别走错了。”

  韦追富一听,立刻停步,转身道:“你的意思,我们上错山,还得下山找对的山,重新上山?”

  马夫点点头,道:“我们还背着箱子呢。”

  韦追富前后、左右的看看,没有日月山的标识。

  马夫道:“老爷,你没问问梁镖师日月山的样子?”

  韦追富道:“问了。”

  马夫追问道:“梁镖师怎么说?日月山是高耸入云,还是连绵不绝?”

  韦追富道:“老梁对我说,日月山不但高耸入云,而且还连绵不绝。”

  马夫又追问:“还说什么?”

  韦追富道:“没了。”

  马夫一听,傻蹲在地上。

  两人愁眉苦脸,小孩儿却在一旁高兴地玩耍着。

  忽然,听到马蹄声。

  马夫站起身,看到从来的路上,一人骑一匹马,向这边跑来。

  韦追富也看到了。

  马夫道:“老爷,这人也像是上山。”

  韦追富道:“去打听打听路。”

  骑马的人走到山下,下了马。

  马夫在前,韦追富拉着儿子,向这人走来。

  几人远远闻到一股酒气。韦追富心想:“可别是一个醉汉。”

  走近一看,这人满脸胡子,身强力壮,约莫四十来岁,身后背着一样东西。

  马夫笑着问道:“大哥,请问你这是去哪?”

  汉子道:“我……上山。”

  韦追富道:“大哥,请问眼前这山,叫什么山?”

  汉子有点迟疑,道:“日月山。你们不知道?”

  韦追富道:“我们外地来的,不知道。听大哥你这么一说,我们知道了!”

  汉子一边说,一边向山上走。韦追富和马夫追着问。

  马夫道:“大哥,你要上山?”

  汉子道:“是。”

  韦追富道:“你上山是砍柴?还是观光?”

  汉子道:“我向山上送酒,我是送酒的。”说着,指指身后背的一坛酒。

  韦追富道:“哦。山上哪位叫的外卖?”

  汉子道:“什么外卖,我听不懂。”

  马夫道:“酒送给谁?”

  汉子道:“谁付钱,酒就送给谁。”

  韦追富道:“不用说,这酒是送给山上的常氏兄弟。”

  汉子吃惊道:“啊。你怎么知道?”

  汉子拿出一个纸条,上写:常氏兄弟收酒。

  韦追富道:“大哥,不必多问。我们一起上山。”

  汉子道:“你们……你们也是送酒的?”

  “我们是送银……”马夫话没说完,用手捂住嘴。

  韦追富抢着道:“我们是送箱子的!”

  马夫道:“对,对!山上的常氏兄弟,付钱定制两个箱子。今日,我们送上去。”

  三人边走边说,小孩儿跟在后面,已向山上走了很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贱侠顷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贱侠顷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