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肉酒
刀锋战水2021-07-13 16:303,133

  韦不凡沿着大路行走。路上有石头挡路,他不避开石头,而是在石头上踩过去。路上遇到狗屎,他也不避让,捏住鼻子,向上一跳,从狗屎上方飞跃而过。

  走着走着,开始气喘吁吁,头晕地旋,身体摇晃。他迅速蹲下身,一手按地,坐在地上。这个动作如果慢一点,就摔倒了。

  韦不凡坐一会儿,定定神,气不喘了,头也不晕了,想站起继续走。可一用力,身上却没一点儿力气。肚子空空的、软软的,里面全是气体。他突然感觉很饿、很饿。

  以往,肚子发饿总是咕咕先叫,这次确是直接饿晕。

  昨晚睡的晚,没吃夜宵,又走了半夜山路。天亮时,没吃早餐,还和一帮强盗作战,所以他的肚子反常。

  韦不凡伸手摸摸怀里,摸到的是充满气体的肚子,怀中没有一点食物。昨夜兴奋的只顾下山,忘记路上带吃的。

  向身后看看,向前方看看,路上前后都没人。

  “不会饿死在这里吧?前不见人,后不见鬼,连帮收尸的人都没有。”

  他还想多想,立刻打断思维,停止乱想。想的太多,他怕体内仅有不多的能量减少更快。

  伸长脖子,无神的眼光又向身后看看、向前方看看,路上依旧没人。

  刚要低下头,隐约在路前方看到点什么。

  他揉揉眼睛再一看,在路前方看到几个人影。

  希望,那是生命的希望,填饱肚子的希望。

  韦不凡脸上显出笑容,已经忘记饥饿,不知从哪聚集的力量,猛地站起,快步走向人影。

  走出一段路,眼前出现几个挑担子的,路上行人渐渐增多。

  行人中有牵着毛驴的,毛驴背上托着竹框,不知是什么。

  韦不凡跟在后面,想拦住要点吃的,却不知怎么开口。

  一个挑担子的说道:“就要到了哦。”

  韦不凡借机问道:“大叔,你们这是去哪?”

  挑担子的大叔道:“去集市卖东西啊。”

  韦不凡抬头看看前方,一座小城已在眼前。

  挑担子的和牵毛驴的已经进城,韦不凡停在城前,抬头观望。

  这是一座无名小城,行人进进出出、来来往往。向身后看去,远远看到日月山的轮廓。

  正在远眺日月山,想寻找一下师父木屋的位置,突然肚子“咕咕”叫几声。

  韦不凡拍拍肚子:“差点把你忘了。”

  “真是座救命之城。”韦不凡随人流入城。

  好一个热闹繁华的小城。

  城内,人来人往,叫卖声四起。路边摆摊的,街头开店铺的,卖这个的、卖那个的,应有尽有。

  刚进城没走几步,韦不凡看到一个卖馒头的摊子。

  馒头刚刚蒸出一锅,冒着热气,一阵阵的馒头香。

  “就在这解决吧。”

  他的肚子一直空着,说不定什么时候来个二次饿晕,当然选最近的。

  要买东西买馒头,自然想到的是拿钱。韦不凡右手插进怀中,从左到右一摸,摸到的又是充气的肚子。

  只顾下山,钱也忘带了。

  又摸摸腰间,看有没有值钱的,可以换几个馒头。

  “师父的寒铁飞刀呢?收了没还给我?我怎么忘了要回来?”

  找遍全身,什么都没有。

  走到一堆馒头前,韦不凡用鼻子深吸几下热气,失望地走开。

  深吸的几下热气,不是纯空气,虽不是食物,至少有食物的味道,他感觉更加饥饿。

  韦不凡低头走在街头,街头有什么食物,忍着不看。

  走着走着,听到“嗨——!嗨——!”的声音。他感觉好奇怪,抬头一看,一个胖屠夫手拿菜刀,正对着一头肥猪乱切。

  韦不凡一看胖屠夫,是一副熟悉的面孔。

  “咦,胖哥!是你。”

  屠夫停下手中的活儿,抬头一看,也叫出一声:“是你。”

  韦不凡见屠夫答话,确定没认错人。这位胖屠夫,是昨日带道士上山捉鬼的那个胖子。

  见到熟人,韦不凡觉的有救,顿时变的兴奋不已。

  “胖哥,没想到在这遇到你。”

  “哈哈,我也没想到在这遇到你。你这是去哪?”

  “我在山上渡假。现在渡完假回家,路过这里。”

  “是吗?你先坐下歇个脚,我忙一会儿再聊。”

  屠夫手拿菜刀,戳戳横放的一头猪:“这头猪又肥又大,肉硬、骨头更硬。我从天亮忙到现在。累死我了。”

  韦不凡一看眼前这猪,后腿上有几处刀痕,心中一惊:“忙完再和我聊?忙到天黑你也忙不完。天黑我早就饿死!”

  屠夫举刀又准备开切,韦不凡一伸手,慌忙把菜刀抢在手里:“胖哥,小弟我帮帮你。”

  “你……你行吗?”

  韦不凡握紧菜刀,只听“咔咔咔……”一阵声响,那头又肥又大的整猪,转眼间变成无数肉块儿。肉块儿呈长方形,满规整的。

  刚切完肉,周围立刻响起一阵掌声。

  韦不凡抬头一看,周围不知什么时候围满人围观。

  人群中有人赞道:“好刀法!好伸手!”

  “我来一块儿!”

  “我要一块儿。”

  “我来两块儿……”

  围观的人开始抢购猪肉。

  一会儿工夫,猪肉卖个精光,人群散去。

  屠夫手里数着银子,脸上笑开花,嘴都合不上:“小哥,你可帮我大忙喽。往常,杀一头猪至少半个来月才卖完。今天这头,半天就没了。走走走,进屋进屋。我煮着几斤肉,也该熟了。我们哥俩中午喝一杯,边吃边聊……”

  韦不凡只听到最后一句。吃饭问题得以解决,他长出一口气。

  屠夫带韦不凡进屋,屋里有一阵熟肉的味道。

  “稍等。”屠夫进了里屋。

  韦不凡坐下等着,突然肚子“咕咕咕”狂叫。他手捂肚子,一下软在地上,满头冒汗,大口呼吸,狼狈不堪。他刚刚用功切肉,如果切肉时没人围观,早累趴在外面。

  “你可别丢我面子。”

  肚子突然不叫了。

  听到里屋有铁锅和勺子的碰撞声,韦不凡擦擦头上的汗珠,整整衣冠,端坐在桌前。

  屠夫端一铁盆出来,胳膊下夹一酒壶,摆放在桌上。

  两人对面坐下。

  “小哥,别客气。”屠夫递给韦不凡一大块肉。

  韦不凡接过肉一笑:“胖哥,你说要和我边吃边聊,可小弟我吃饭从不说话。”

  他急着填饱肚子,这么说,想尽快提前吃饱。

  “没关系。那我们静静的吃,吃完一样聊。”

  “多谢胖哥理解。”韦不凡把肉向嘴里一塞,张口大吃。

  一大块肉,伴随着咀嚼声,转瞬间已全部下肚。

  韦不凡吃的专心致志,吃的聚精会神,完全没注意对面的屠夫。吃完抬头一望,屠夫嘴里含着肉,正惊恐地看着他。

  韦不凡道:“胖哥,怎么了?有话直说。”

  屠夫嘴里含着肉道:“小哥,你吃饭不说话,我可以理解。你……你吃肉不吐骨头,我就没法理解了……”

  韦不凡道:“我没吐骨头吗?”

  “没。给你的是一条猪腿,你全吃了。”

  “啊,真的是一条猪腿?”

  “要不要叫大夫?”

  韦不凡突然大笑:“哈哈哈哈,不用。胖哥,小弟我练过化骨功,骨头吃下肚,在肚中会化掉。”

  屠夫竖起大拇指称赞:“这化骨功太厉害啦!能帮助消化。”

  韦不凡道:“何止这个,食物完全利用,还能节约粮食。”

  屠夫还是有点担心:“来,喝几口酒冲冲,骨头别卡在肚子里。”

  韦不凡有些口渴,接过酒壶,咕咚咕咚喝下几口。

  “这酒的味道好熟悉。”

  “你喝过?”

  “这是什么酒?”

  “这酒是小城的名酒,上仙酒坊独家酿造。”

  “上仙酒坊?我仰慕好久了。”

  在日月山,他和师父喝的就是上仙酒坊的酒。

  “上仙酒坊在这片小有名气,我也仰慕好久了。”

  “胖哥,你带我观光一下上仙酒坊,如何?”

  “没问题。上仙酒坊就在前面。”

  两人出门,没走多远,在街头看到一家大店铺,大门悬挂四个大字:上仙酒坊。酒坊买酒的人来来往往。

  韦不凡向酒坊左边走走看看,向酒坊右边走走看看。走近酒坊门看看,远离酒坊门看看:“记住了,记住了。”

  屠夫道:“小哥,你记什么呢?”

  韦不凡道:“酒坊的位置。”

  屠夫道:“这个还用记?”

  韦不凡道:“这么好的酒,等回到家,我准备叫几辆马车,来这拉几车酒。”

  屠夫听到韦不凡夸酒,不好意思的说道:“小哥,我的猪肉咋样?对你的胃口,你回到家,也来我这拉几车猪肉吧。”

  韦不凡道:“胖哥,没问题。”

  说到回家,韦不凡忧虑了。不知这小城离家有多远,现在的他,身上一文钱也没有。路上肚子饿了,还能遇到上山捉鬼的谁谁谁?

  两人回到猪肉铺,屠夫开始收拾铺外的家当,关闭店铺的门窗。

  韦不凡看着奇怪:“胖哥,你要干吗?不卖猪肉了?”

  屠夫在屋里收拾一番:“你帮我卖完一个月的猪肉,我要渡假休息一阵。”

  “胖……”

  “嘭——”

  屠夫关上门,走了。

  韦不凡被关在肉铺内。

  “下顿饭可怎么办?”

  本打算向他的胖哥借点路费,还没开口,人已经闪了。

  韦不凡在屋里寻找,看看有没有吃的。向桌上一看,盛肉的盆子,还有酒壶,已被屠夫带走。

  屋内门窗关闭,光线很暗。韦不凡感觉有点困,拉近两把长凳,躺在长凳上睡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贱侠顷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贱侠顷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