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猪血
刀锋战水2021-05-01 20:562,213

  怪兽一身黑,体型肥胖,四条腿,全身长着长毛,长嘴里露着几颗尖锐的长牙,身上血迹斑斑。

  常遇银被地上的怪兽吓到,身后的韦不凡一闪身,躲开师父的身躯,差点被砸到。如果不是避躲师父,韦不凡也被怪兽吓蹲在地上。

   “哈哈哈。”常遇金看到常遇银的反应,不停地大笑。

  “师父,你从哪捉的怪兽?”韦不凡远看着长牙怪兽,不敢靠近。

  常遇银慢慢站起,走到怪兽前,看了又看。

  “大哥,这是什么动物?我从没看到过。”

  “银弟,你连野猪也认不出?哈哈哈……”常遇金又大笑。

  韦不凡拍手说道:“我早看出是一头大黑猪。”

  常遇金道:“你知道还问?”

  韦不凡道:“我问问,想确认一下。”

  “这是野猪?野猪我见过,但没见过这么大的……”常遇银问道。

  常遇金道:“你见的野猪是小野猪,这头是一只大野猪。”

  “大野猪也没这么大吧?不凡,你看到过这么大野猪吗?” 常遇银开始请教徒弟。

  韦不凡道:“师父,我没看到过野猪。我只是看它像猪,所以说它是猪。”

  “不是野猪,野猪真没这么大。”常遇银坚持自己的观点。

  常遇金不耐烦的说道:“这是一头变种野猪,当然比普通的野猪大。”

  “师父,你用什么法子捉到这么大的野猪?”韦不凡问道。

  “唉,昨天那只野兔,你们说小。今日我一早上山,想捉一只大的。没想到在山上遇到它,我占据有利地势,抓住机会,拿出两把刀,对准它的后心,向它一扔,它就躺下了。”常遇金自豪的讲述着。

  “师父,你好厉害!”韦不凡拍手称赞师父。

  “当然。”常遇金一脸欢喜。

  “昨天,那只野兔,你拿刀对它一扔,它就躺下。今天这只野猪,你拿刀对它一扔,野猪也躺下。你说的一扔,是什么绝招?”韦不凡道。

  “那招称作——小——常——飞——刀。”常遇金神神秘秘地说道。

  “小常飞刀?是你发明的吗?”

  “是啊。”

  韦不凡看到常遇金的眉毛、胡子全是白色,脸上有无数条皱纹:“师父,你这么老了,为什么叫它小常飞刀?”

  “听到没有?徒弟也在劝你改名。”常遇银在一旁笑道。

  “不凡,扔飞刀是我年轻时练成,我一直叫它小常飞刀,想纪念我失去的青春。”常遇金回忆着、沉思着……

   “我想学这招小常飞刀,等我学会,改称小韦飞刀。”

  “没问题,你随便改,可别忘掉我是你师父。”

  “忘不掉,忘不掉。师父,快教我。”韦不凡拉着常遇金的手,开始撒娇。

  “好!”

  常遇金一摸身后,拿出三把飞刀,递给韦不凡:“你找一张纸,在纸上先画一个小圆圈儿,在小圆圈儿外再画一个大圆圈儿,再在大圆圈儿外画一个更大的圆圈儿。画好后把纸贴在一处,你拿刀对着中间最小的圆圈儿扔,扔上几年,你便练成我这招小常飞刀。”

  “扔……几年,时间太长了吧?”韦不凡很吃惊的样子。

  “长吗?当年,我一天扔几个时辰,五年练成。你一天多扔几个时辰,时间可以缩短。”

  韦不凡一听,满脸愁容。忽然,愁容转变成笑容,对常遇金说道:“有没有……时间短、练的快的?”

  “没有,没有。如果时间短、练的快,你爹不用花费重金,送你跟我们学武功。”常遇金摇头道。

  “时间短又练的快的武功,一天你就学会,我们也不好意思收那么多银子。”常遇银道。

  “是啊,是啊。”常遇金叹道。

  “你们没记错吗?都好好想想,有的话,我先学一招所需时间短的,其他时间长的,我慢慢跟你们学。”韦不凡期待的目光,看着两个老头儿。

  常遇金严肃说道:“不凡,你想学武功,要踏踏实实,别投机取巧。以后,不准你有这种想法。再有这种想法,银子我们不退,让你爹带你下山。”

  “大师父,你别生气。我不懂武功,随便说出来的。”韦不凡咧着嘴,冲着两个师父傻笑。

  常遇金冷冷的脸色立刻变笑脸:“好徒弟!我们没认错徒弟。哈哈哈……”

  韦不凡撅起小嘴道:“师父,你刚刚的样子,让我好紧张。”

  “你已经拜师,我们是你师父。你犯了错,该教育就教育。”常遇金笑道。

  “下次教育我,你要温柔一点。”韦不凡也笑了。

  常遇银在一旁插话:“不凡,你想学一身好武功,具体的说,你想把我和你大师父的武功全学到,你老老实实地在日月山待十年、八年的。”

  “行,十年的时间不长。”

  “好徒弟!”常氏兄弟连连夸赞。

  “可我肚子现在有点饿了,怎么办?”韦不凡捂着肚子。

  常遇金道:“饿了?吃饭。还能怎么办?今日获到这么大的猎物,够我们吃几个月了。”

  常遇银道:“大哥,那坛酒可不够喝。”

  常遇金道:“叫送酒的再送几坛子酒。”

  韦不凡一手扶头,说道:“师父,先给我点吃的,我快晕了。”

  常遇金道:“徒弟,你先忍一忍。等我把这大怪兽下锅,让你吃个够。银弟,帮忙。”

  常遇金招呼一声,和常遇银抬起野猪。

  “大哥,我们轻点走。”常遇银提醒道。

  常氏兄弟抬着野猪,迈出轻轻的步伐,发出轻轻的脚步声……

  野猪被抬进灶房,放在一张木桌上。韦不凡跟着走进灶房,远远看着野猪。这只野猪嘴里吐出的长牙,着实吓人,还是头死野猪,韦不凡始终和野猪保持很远的距离。

  常遇银拿出一把尖刀,正要对野猪下手,看到韦不凡,说道:“不凡,这的场面血腥,你出去玩一会儿。”

  “不,我要看你们解剖大怪兽。”韦不凡道。

  常遇金道:“让他看吧,顺便练练胆量。”

  常遇银道:“你说的。”

  常遇金道:“是他想看。”

  常遇银在野猪的肚子猛插一刀,猪肚子开始流血……

  “这也叫血腥?哈哈哈。”韦不凡站在一边大笑。

  常遇银一缩手,拔出刀,从猪肚子喷出一股血柱,喷到屋梁上。韦不凡吓的 “啊”一声摔倒,急忙爬起来,捂着眼睛跑到屋外。

  屋内,常氏兄弟摇着头。

  常遇银道:“早想到他会这样。”

  常遇金道:“我也想到了。”

  猪肚子还在“嘶嘶”喷血。

  常遇银道:“这么多?几时喷完?”

  常遇金道:“你多插几刀,让它喷快点。”

  “好办法。”常遇银又插几刀,猪血满屋喷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贱侠顷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贱侠顷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