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围攻
刀锋战水2021-05-20 23:422,749

  夜晚时分,日月山的山腰,几个木屋内的灯光,显得格外通明。常遇金、常遇银在厨房内忙活儿,笑声不断。韦不凡的屋里,满屋的水蒸气。透过蒸汽看,屋内有一个大木桶。韦不凡躺在桶里,嘴里哼着小曲,正在洗澡。

  洗着洗着,鼻子闻到一股肉味儿。

  “我要赶在开饭前,洗漱完毕。”

  韦不凡跳出木桶,伸手一扯,扯出一张布,裹在身上。他走到桌前坐下,重新摆放一下铜镜,对着灯光,拿出一把剪刀,剪掉脸上的胡须。

  地上掉了一地长短胡须。他伸手摸摸脸部,感觉剪的差不多了,对着镜子再一看,铜镜里是一位长发披肩、英俊、潇洒的少年。

  “有点Gay,胡子剪掉太多。”韦不凡蹲下身,从地上捏起几撮胡须,黏在鼻子下。对着镜子看看,又捏起几撮胡须,黏在下巴处。

  “这样才Man些。”

  韦不凡对着镜子还在修饰胡子,听到门外叫道:“不凡,洗完澡没有?庆祝大会要开始了。”

  这是大师父常遇金的声音。

  “来了!”韦不凡答应一声,抖掉身上的那张布,从床头拿起一件长衫穿在身上,走出木屋。

  没走多远,眼前一亮,韦不凡走进厨房。

  “好香,好香!”韦不凡一踏进屋,便嗅到肉香和酒香的味道。

  屋内一角,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放一大坛酒,五、六个大盘子,盘子里全是肉。常遇金、常遇银笑呵呵坐在桌前,低声聊着什么。

  “大师父、二师父,弟子来了。”

  常遇金、常遇银扭头一看,眼前是洗澡后剪掉长须、又换上新衣的韦不凡,两人静静看着,一阵沉默。

  “大师父、二师父,庆祝大会还没开始吧?”

  韦不凡这句话,打破沉默。

  常遇金、常遇银站起身,走到韦不凡前,仔细地对韦不凡上看下看。

  “好一个英雄少年郎!”常遇银赞道。

  “不凡,这么多年,没我们的教导,你成长发育的这么好。”常遇金赞道。

  “不,都是师父先前对我的教导,弟子才有今天。”韦不凡道。

  “多年前,你到日月山没多久就走失,我们对你有什么教导。这是做师父的失职。”常遇金摇头,满脸愧色。

  “不,大师父,如果没有你给我三把飞刀,如果没有你和二师父陪我练习飞刀,我和狼在搏斗时,没拿刀捅死狼,我早被狼吃掉。你们是我的救命恩人。”韦不凡激动说道。

  常遇金用衣袖抹着眼泪:“是师父失职了。”

  韦不凡也开始掉眼泪:“师父,不是你的错。当年,是弟子自行走失。”

  常遇金和韦不凡开始抱头痛哭,师徒互相擦着眼泪。

  常遇银站在一边,傻傻看着,一滴泪也没,还有点愤怒:“咳咳,今日我们师徒重逢,是件高兴的事,你们两个,别再哭哭啼啼,别再提伤心的往事。”

  “大师父,二师父说的对。我们的庆祝大会,什么时候开始?”

  常遇金回头看看桌子,立刻不哭:“饭菜要凉了,庆祝大会马上开始。”

  常氏兄弟拉着韦不凡的手坐下,边吃边喝加边聊,庆祝大会进行到半夜。

  天已经大亮,三处木屋内,师徒三人个个还在酣睡。

  人声响起,木屋外来了一帮人,约有二十来人。每人手拿棍棒、绳子,带头的是一个胖子,还有一个手拿长剑的道士。

  常遇金、常遇银已被人声惊醒。

  “常大侠,我们来捉鬼。”带头的胖子对着木屋叫一声。

  “捉鬼,捉鬼。”人群跟着叫道。

  常氏兄弟先后开门,走出一看,是昨天捉鬼那帮人。

  常遇金道:“诸位早,昨晚喝了几杯酒,今天起床晚了。不好意思。”

  常遇银道:“诸位,不好意思。”

  胖子道:“常大侠,有人看到偷吃祭品的鬼在木屋这片出没。我们找到一位道士,又多带些人手,来这片找找。”

  常遇金略显一惊:“哦。鬼跑我木屋这片,他等着被捉吧。”

  常遇银道:“太好了!鬼跑到山上,不用费力下山了。”

  常遇金对人群说道:“诸位,大家分成小队,分头找找,注意安全。见到鬼就大叫,不能单独行动。”

  胖子一举手:“慢。两位大侠,你说的法子不行。昨天我们人也不少,让鬼跑了。你说要找道士捉鬼,今天我们带来了。我看,先请道士施法,我们再行动。”

  常遇金默默点头。

  胖子走到道士前:“王道士,鬼就在附近。请你施法捉鬼。”

  道士把剑举起,指向天空:“你们后退,后退。我要施法了。”

  人群后退,腾出一片空地。王道士站在空地中央,嘴里嘟嘟囔囔,念着咒语,手拿长剑在空中挥舞。

  王道士举着长剑,挥舞一阵,感觉胳膊有点发酸。他放下胳膊,长剑开始指东指西,嘴里继续嘟囔。

  道士在空地处折腾好长时间,看的人群开始发困,有人在不停打哈。

  胖子也打个哈,忍不住了,走出人群:“道长,鬼被法困住没有?”

  这时的王道长呼呼喘气:“我和鬼大战三百回合,鬼已被我擒住。你们准备好,我将他带出虚界,交给你们处置。”

  “好,好!”人群一阵欢呼。

  王道长嘴里叫道:“你这野鬼,还不出来受罚。”说着,他将长剑一指,恰好指向韦不凡睡觉的木屋。

  只听木屋内发出一声声响,像是什么坠落在地上。

  王道士对人群高呼:“快,鬼被我困在木屋。随我来。”

  人群手举棍棒,围住木屋。常遇金、常遇银也站在木屋外。

  道士长剑对着屋门,命令人群:“你们都先别动,等我冲进去,给他一剑,弄他个半死,再交给你们。”

  常遇金、常遇银知道这木屋是韦不凡的,不知徒弟出去了,还是在睡觉。两人还没来得及拦住道士,道士长剑在前,已经冲进木屋。

  道士迎面撞上韦不凡,长剑插在屋内一个顶梁柱上。

  韦不凡被吓一跳:“干什么?干什么?”

  道士抓住韦不凡胸前喝道:“谁让你冲进来?不想活了,滚出去!”

  韦不凡被道士一把甩出门外,恰好被门外的两位师父伸手接住。

  道士拔下长剑,看到韦不凡洗澡的那个大木桶。

  “吃我一剑!”道士大叫一声,向木桶内刺出一剑。

  屋内屋外,一阵平静。

  接着,屋内又传出道士的声音:“吃我一剑,吃我一剑,吃我一剑……”

  屋外的胖子叫道:“诸位,抓住鬼了。王道士,留活口,让我们出出气。”

  人群冲进屋子,看到道士手拿长剑,对木桶内刺个不停。

  “打死你这个偷吃鬼!”人群拿出棍棒,对着木桶一阵乱打。

  木桶被打破,开始向外流水。水流到屋外,韦不凡和师父站在门外看着。

  韦不凡好奇问道:“师父,这么多人冲进我屋,要干什么?”

  常遇金道:“捉鬼。你没听到?”

  “捉鬼怎么跟木桶过不去?”

  师徒走进木屋,木桶内的洗澡水已经流干。桶底,有一件破旧的衣服,是韦不凡昨晚洗完澡扔进去的。

  道士用长剑挑起破衣服,哈哈大笑:“诸位,鬼已被消灭。你们看。”

  人群手拿棍棒,默默点头。

  “多谢道长出手打鬼。”人群对道长一阵称赞。

  韦不凡咳咳几声:“诸位,鬼已被消灭,都散了吧。我要打扫一下房间。”

  “不好意思,多有打扰。”人群走出木屋,充满胜利的喜悦。

  木屋门外,道士被韦不凡一把拉住:“你刺穿我的洗澡桶,赔钱再走。”

  道士一听,笑了:“你还计较一个洗澡的木桶?不让冲进去,你冲进去干啥?如果不是我及时将你赶出木屋,你命早没了。”

  人群对韦不凡指指点点、议论纷纷:“你还不谢谢道长?”

  韦不凡还想争辩,眼前这么多人,只好忍气吞声:“谢谢道长的救命之恩。”

  人群拥着道长,下山去了。师徒目送人群。

  常遇金道:“日月山终于恢复往日安宁。”

  常遇银道:“大哥,山上有鬼这事,把我们折腾坏了。”

  眼见人群消失在山林中,韦不凡低声说道:“师父,其实,你们要捉的鬼,是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贱侠顷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贱侠顷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