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山鬼
刀锋战水2021-05-20 23:362,954

  日月山的山腰,有一座坟墓。小小坟头上,长满杂草。看上去,墓主已经葬了很久。

  这日,正值清明,山路上有祭拜的行人。

  一位白发老人和一位黄发老人走到这座长满杂草的坟前停住,注视着这座墓。

  白发老人凄然说道:“徒弟,我们来看你了,给你带着好吃的。”

  说着,白发老人蹲下,拿出一只兔子、一只野鸡,摆放在墓前。

  白发老人鼻子凑近兔子和野鸡,闻一闻:“好香!徒弟,刚煮的,你全吃了。”

  黄发老人一直站在墓前,一动不动,眼睛流出眼泪。

  眼前这墓,是韦不凡的墓。墓中没有韦不凡的尸体,有他一副破碎的画像,还有一只鞋。

  韦不凡失踪后,常遇金、常遇银找了好久,也没找到。后来,听一位上山砍柴的人说,他看到一个小孩满身是血,被狼拉进山坳里……

  常氏兄弟在山坳里找到血迹,还找到一只鞋。那只鞋,是徒弟韦不凡的鞋。为给徒弟报仇,两个师父欲杀光日月山所有的狼。可自从徒弟失踪以后,日月山再没听到狼叫。

  常遇金、常遇银都认为韦不凡死了。两人砍倒一棵树,打造一口小棺木,把韦不凡的画像和鞋子放进去,葬在日月山的山腰。

  韦不凡的死,一直到现在,常氏兄弟也没对韦不凡的老爹韦追富透露。人死了,连尸体都没有,做师父的常遇金和常遇银已悲痛欲绝,让做父亲的韦追富知道自己儿子死了,没有尸体,会是怎样的悲痛欲绝?

  两位师父一只隐瞒着。他们想隐瞒十年、二十年,能隐瞒多久,就隐瞒多久。

  “徒弟,你慢慢吃,师父走了。你还记得师父住的木屋吧?离你不远。师父想你,会来看你。”

  常遇金摇头长叹:“不凡离开我们已有十年,如果他还活着,现在和我们一般高……”

  常遇金、常遇银离开韦不凡的墓,向山上走的路上,两人满脸忧伤,沉默不语。

  突然,从右侧一处林中,传出惊恐的呼叫:“鬼,鬼啊!救命!”

  常遇金、常遇银停住脚步,寻声向右侧观看。

  远看到有两个人手忙脚乱,连滚带爬,沿着林间小路,向这边跑,身上衣服被树枝刮破,满身泥土,狼狈不堪。

  两人气喘吁吁,跑到常遇金、常遇银前,被脚下石头绊倒。

  “鬼,有鬼!”

  一人趴在地上,惊叫。另一个,已经吓晕,倒在地上。

  常遇金镇静的问道:“什么事?”

  常遇银抢着答道:“大哥,他刚刚说有鬼。”

  常遇金追问道:“别害怕,发生什么事?”

  那人浑身发抖的站起,定定神:“我们兄弟二人拜祭先父,刚刚路过一墓地,看到从墓中钻出一个人……”

  常遇银一笑:“到底是人还是鬼?”

  那人不服气的说道:“从墓中钻出来的人,当然是鬼。”

  常遇金问道:“从墓中钻出的人,什么样子?”

  那人想一会儿答道:“动作粗鲁,是男鬼。”

  那位晕倒的,慢慢醒来。常遇金正要问他,忽然从草丛中钻出一物,呈人状,有四肢,一身杂草、树叶和尘土,绿色夹着黄土色,可立可卧,看不出头在那边,分辨不出是什么。

  常遇金、常遇金被吓一跳,后退几步,都以为遇到进攻性的野兽。

  “鬼!鬼!……”

  那两个人惊叫一声,跑走。

  山路上有拜祭的行人,看到草丛钻出不明生物,又看到两人惊跑,行人也向山下惊跑。

  常遇金手疾眼快,一扬手,一把飞刀飞向野兽。

  眼见飞刀即将插入野兽的心脏,还差半尺距离时,野兽一侧身,飞刀插在树上。

  常遇金吃惊道:“见鬼。”

  常遇银笑道:“你慢了,看我的。”

  常遇银飞身而起,挥起右掌,击野兽后心。常遇银这一掌,运用9成9的功力,树上的叶子被掌风吹落一片,地上被掌风吹出一块儿空地,常遇金的金发被吹到一侧。

  手掌距离野兽也是在半尺距离,野兽轻轻向上一跃,巧妙躲开这一掌,落到一颗树上。

  常遇银吃惊道:“见鬼。”

  常遇金整理着长发,笑道:“你也慢了。”

  两人只对视一眼,再看野兽时,只看到树枝在摇动。

  常遇银有点害怕,躲在常遇金身后:“真见鬼了?”

  常遇金捋着金胡子:“好快的身法。据我判断,目前只能排除不是野兽。”

  常遇银全身开始发抖:“这么说,不排除是鬼?”

  常遇金道:“是啊。”

  路上,常遇银一直躲在常遇金身后走,不停上看下看。常遇金像是什么事没发生,大摇大摆走在前面。

  刚返回木屋处,常遇银“嗖”一声飞奔进屋,“嘭”地关上门。

  过了好久,木门打开,常遇银走出,手中拿着一张张长纸条,把自己木屋前后左右贴满纸条。纸条上不是字,是乱画的图案,方的、圆的、长方的,什么形状都有。

  常遇金走到屋前,好奇问:“银弟,你这是干啥?”

  常遇银道:“山上有鬼,我贴几张防鬼符。你知道的,我从小最怕鬼。”

  常遇金一脸歉意:“忘了,忘了。几十年没遇鬼,大哥把你怕鬼的特点忘了。”

  常遇银对着纸条,嘴里祈祷:“阿弥陀佛,神仙保佑,让鬼滚的远远的。”

  常遇金大声道:“今晚你搬我屋睡,有大哥我陪着你。”

  常遇银一听,伸手堵住常遇金的嘴,向四处查看。

  “干什么?干什么?”

  常遇金推开常遇银的手,

  常遇银嘻嘻一笑:“大哥,小点声。我不能陪你睡。让人知道,会说我们那个……”

  常遇金心领神会:“好吧,今晚你多喝点酒,睡死一点。鬼来了,你也听不到。”

  两人正在谈笑,忽听山下有人惊叫:“鬼!鬼!”

  “去看看。”

  常遇金快步站在一处高地,向山下观望。常遇银向自己身上贴几张纸条,躲在常遇金身后,也向山下观望。

  远眺山下,有几个人影正向山下跑。

  常遇银道:“那玩意又来了。”

  常遇金道:“嗯,要想法捉住它。不管是什么,不能老这么吓人。”

  常遇银道:“何止吓人,恐怕还伤人。”

  常遇金回忆不明生物的出现:“它行动异常敏捷,轻松躲避我的飞刀,不能和它正面交锋。”

  常遇银道:“我们两面夹击?”

  常遇金道:“危险。如果我们刚刚两面夹击,我的飞刀已经插在你身上。”

  常遇银摸摸自己的心脏:“如果刚刚两面夹击,我的疾风掌,已经把你吹上天。”

  常遇金道:“先侦查一下它的行动,然后……”

  两人一阵耳语。

  茂密树林中,有两人身披杂草,埋伏在一座墓附近。

  等了好久,墓前没动静。

  趴在地上的其中一人,低声道:“你在这边,我去那边看看。注意隐蔽。”

  说完,这人匍匐前进,慢慢爬向另一墓前。

  刚到墓地,突然听到有人大叫:“鬼!鬼在这里!”

  接着,林中出现一帮人,手拿镰刀、锄头、棍棒,人声四起:“抓鬼!抓鬼啦!”

  这人听到叫抓鬼,飞身跃起,约有两、三丈高。飞行中,身披的杂草脱落,露出一头金发。这人不是别人,是常遇金。

  常遇金向鬼出现的地方飞来,口中大叫一声:“飞——网——在——天!”

  常遇金右手在空中一挥,扔下一面巨大的丝网,从鬼的头顶套下。

  一身杂草的鬼被丝网套住,已经被很多人围住。

  “抓住啦!抓住啦!”

  “这鬼偷吃祭品,不要脸!”

  “打死他,打死他!”

  人群对鬼一顿乱打,向鬼扔石头、扔鸡蛋、吐口水。

  常遇金走进人群中,想看看鬼的样子。

  “我不鬼,我不是鬼!”

  常遇金一惊,听到鬼说话,隔着丝网,一手拔掉鬼身上的杂草。

  鬼露出一头银色白发,人群继续攻击。

  常遇金突然大叫一声:“停!”

  人群停止攻击,静下来。

  常遇金蹲下,伤心的说道:“银弟,怎么是你?”

  “大哥,是我!”

  “啊,你们认识?”

  “是啊。他是我银弟,我们也是抓鬼的。”

  “是吗?”

  “你怎么被当鬼抓了?”

  “我隐蔽时,看到墓前有东西吃,觉的肚子饿了,想吃点东西。刚爬到墓前,还没吃,突然冲出一帮人,说我是鬼。”

  常遇金道:“是这样。提醒你注意隐蔽,你爬到墓前吃什么东西?!”

  “抓错了呀!……”人群议论着。

  常遇银突然精神一振:“大哥,刚刚你从天而降,手中撒网那招,简直帅呆了!”

  “帅,真的很帅!”人群开始夸赞常遇金。

  常遇金向人群鞠躬道谢:“谢谢各位观赏,谢谢各位观赏。有大家支持,我会更加努力,下次发这招,会更帅。”

  人群要散去,忽然,人群外有人惊叫:“鬼,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贱侠顷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贱侠顷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