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异师
刀锋战水2021-05-20 23:433,009

  常氏兄弟只顾放松,没听清楚韦不凡的话。

  常遇银问道:“不凡,你说什么?”

  韦不凡踮起脚向山下看,已经看不到那帮人。不慌不忙地咳嗽几声,清清嗓子道:“我说,你们要捉的——鬼——是我。”

  常氏兄弟互看一眼,十分疑惑的样子。

  常遇银道:“没听明白。”

  常遇金突然明白的样子:“银弟,他说他是鬼。”

  常遇银“啊”一声大叫:“鬼,鬼!”

  常遇银已经躲在常遇金身后,急忙在身上摸出几张纸条,贴在脸上、身上:“我不怕你,我有防鬼符。你小心点,别乱来。你离我远点,保持距离。”

  常遇银进入戒备状态,常遇金则是一副悠闲的神态。

  韦不凡道:“二师父,你这是干吗?难道又要捉我?”

  常遇金道:“不凡,你二师父怕鬼,从小怕到现在。”

  韦不凡嘻嘻一笑:“怕鬼还扮鬼,还被大师父的飞网捉住……”

  常遇银一阵奇怪:“你……你看到我被捉?”

  韦不凡继续嘻嘻:“二师父,是我看到坟前的贡品,刚准备下手,突然看到你老人家出现,也准备下手。做弟子的怎么能和师父抢吃的?弟子就把贡品留给你老人家吃。可惜,你没吃几口,就被大师父的飞网捉住……”

  “哦,原来日月山偷吃贡品、让我们日夜不能安宁的鬼是你!”常遇银指着韦不凡道。

  “早说了,你们要捉的鬼,是我。”韦不凡摊手解释。

  “你小子,害的我被人打一顿。”常遇银痛苦的样子。

  韦不凡道:“贡品让给你吃,害得我饿肚子。”

  “强词夺理。你说你是鬼,吓的我又一阵折腾。”常遇银揭掉身上贴的防鬼符。

  常遇金一直站在一边静听,对常遇银示眼色,常遇银不说话了。

  常遇金抚着金色胡子:“不凡,你怎么不早点和师父相见?”

  常遇银立刻转怒为喜:“是呀。不凡,师父好想你。”

  韦不凡道:“早点儿?哪个时间点算早?”

  常遇银道:“你让给我贡品那个点,你就该认师父。”

  韦不凡吃惊道:“啊?那个点认师父,恐怕我也被大师父的飞网捉了,还会被人痛扁一顿。”

  常遇金道:“在石头旁那个点,你怎么不和我相见?”

  韦不凡道:“石头旁那会,那么多人,都认为我是鬼,都想捉我。不行。”

  常遇金道:“人多,你当众说明,有多好。”

  韦不凡指着自己嘴巴道:“师父,弟子十年没开口说话,当时有语言障碍。有口难辩啊!”

  常遇金想到韦不凡第一次开口说话的样子,点点头。

  常遇银问道:“后来呢?你大师父飞网捉个空,你拉完屎,跑哪去了?”

  韦不凡道:“弟子拉完屎,感觉腹中空空,就在山上寻找食物。找来找去,找到师父的木屋。弟子进入厨房,找到食物,一顿吃喝……”

  常氏兄弟都是一惊,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常遇金道:“我的酒,我的酒!”

  常遇银道:“我的水煮野鸡啊。”

  两人开始抱头痛哭。

  韦不凡观望一会儿,突然跪在常遇金和常遇银面前大哭:“师父,感谢你们两位为弟子准备的酒菜。自从离开你们,这么多年,弟子没吃饱过肚子,只有那次吃饱喝足。是两位师父有先见之明,知道弟子要来,知道弟子肚子饿,亲自为弟子做菜,亲自为弟子备酒。那肉的味道,还是十年前的味道;那酒香,还是十年前上仙酒坊的酒香。那酒那肉,令弟子回想起和两位师父度过的快乐童年。”

  “哈哈哈哈……”

  常遇金一阵大笑:“银弟,听见没有?你做水煮鸡厨艺,真的没提高。”

  常遇银一听,突然停哭:“不凡,你好好回想一下,那只水煮鸡真的和十年前吃着一样?”

  韦不凡也停哭:“二师父,当时弟子太过饥饿,那只水煮鸡吃的过快。具体什么味道,弟子根本没吃出。”

  常遇银一听乐了:“好好好,师父今天给你做一只,你慢慢吃。记住,一定要吃出味道,还要说出什么味道。”

  常遇银对常遇金做个鬼脸,拉起韦不凡,走向木屋。

  已近中午,常氏兄弟在厨房做饭,韦不凡在清理那个被刺穿的木桶。

  木桶的水流满木屋,韦不凡手拿一块儿棉布,在屋内擦来擦去。擦着擦着,他听到肚子咕咕叫响。

  厨房这里,常遇银拿开锅盖,等蒸汽散去,从锅里端出一只野鸡。

  野鸡冒着肉香,被放到桌子上。

  常遇银走出门,对着韦不凡的木屋叫一声:“徒弟,开饭啦!”

  没听到韦不凡答应一声,常遇银正打算出门再叫一声,忽然听到门外“呼呼”的风响。

  “哗啦”一声,一个人影儿破窗而入,闪电般扑向野鸡。

  又是“哗啦”一声,桌子被压扁。

  常氏兄弟被吓一跳,以为有不速之客,摆出阵势,准备迎敌。

  两人仔细一看,韦不凡站在屋内,手拿一只鸡腿,吃的只剩骨头。那张放野鸡的桌子,已经散在地上。

  常遇银收了拳脚,责怪道:“不凡,你这是干什么?”

  韦不凡扔掉鸡腿,笑道:“我来吃水煮鸡。还有吗?再来一只。”

  “你……”

  常遇银又要开口责怪韦不凡,被常遇金示意拦住。

  常遇金走近韦不凡,说道:“好快的身法。徒弟,你这招儿跟哪位高人学的?”

  兄弟两人已经和徒弟交过几招,感觉这个失散多年的徒弟,武功不在自己之下。这次,又看到徒弟使出这么快的身法,常遇金终于问出口。

  常遇银变换口气,笑道:“不凡,这么多年,是不是另有师父教你武功?”

  韦不凡道:“没有,没有。我的师父,只有你们两位。”

  常遇金道:“好吧。你告诉我,你刚刚这招叫什么?”

  韦不凡顺口答道:“我饿的很,你们叫我吃饭,我扑过来。这招明显叫做饿虎扑食。”

  常遇银道:“你怎么一口吞下野鸡?”

  韦不凡道:“忘了,还用了一招叫大狮口。”

  “大狮口?”常氏兄弟同时疑问道。

  “大哥,江湖上各门各派好像没这招大狮口?”

  “确实没有。”

  “师父,狮吼功你们知道吧?”

  “这个倒是知道。”

  “大狮口就是从狮吼功演变而来。大狮口只是没有发出吼声。”

  “哦,是这样。”

  这时候,从窗外飞进一只苍蝇。

  常遇银又是责怪的口气:“你看,你弄坏门窗,招来苍蝇。”

  “火——眼——鹰——睛!”

  韦不凡一伸手,苍蝇翅膀已被两根手指夹住。

  两个师父看到,都是一惊。

  忽然,屋子一角出现一只老鼠。

  “白——蛇——吐——信!”

  韦不凡嘴里吐出一股水,老鼠身子一翻,倒在地上,流出一片血。

  两个师父又是一惊。

  一只小鸟飞进木屋,在屋顶飞来飞去。

  “猿——飞——日——月!”

  韦不凡身体向上一跃,追着小鸟在屋顶飞来飞去。

  两个师父抬头观望。

  小鸟被捉住,韦不凡双脚轻轻落地,走到窗前,放飞小鸟。

  两位师父看的已经目瞪口呆。

  “师父,师父……”

  常氏兄弟被韦不凡从惊呆中叫醒。

  常遇金清醒一下,问道:“刚说到哪了?”

  常遇银道:“说到狮吼功。”

  常遇金对着韦不凡斥道:“你还说没有师父?这些招数你怎么学的?”

  韦不凡想了片刻,含泪说道:“师父,十年前我和你们失散,弟子一直住在深山。十年间,弟子与猿同行,与狼为伍,与虎为伴,与狮同床,与猪共卧,与豹结友,与鹰结盟。所以有了上面的招数。”

  常遇金眼睛冒出眼泪:“好徒弟,师父误会你了。”

  常遇银却在一旁数着手指头,摇摇头道:“不对,不对,还差几招。你与狼为伍学到什么?”

  常遇金也追问道:“徒弟,快给师父说说。”

  韦不凡兴奋说道:“弟子与狼为伍,学到追踪术——狼行天下。”

  常遇银又道:“与猪共卧呢?”

  韦不凡道:“学会睡眠术——嗜睡如猪,睡一个时辰,等于睡两个时辰。”

  “好,好。”

  “与豹结友又学到什么术?”

  “与豹结友,弟子学会做衣服。”

  “做什么衣服?”

  “自己穿的衣服。我长大、长高,以前的衣服早扔了。”

  “跟猎豹有关系吗?”

  “当然有,弟子做的是豹纹衣服。”

  常氏兄弟仔细看看韦不凡,没看到豹纹。

  “呵呵。我做的是豹纹内内,你们看不到。”

  常遇金问道:“徒弟,你还学到什么,都让师父见识见识。”

  韦不凡道:“别的……好像没了。”

  “你认真想想。”

  韦不凡忽然想到什么:“想起来了。我还养了一只很大、很大的大雕,骑在它身上飞,可以在高山间飞来飞去。”

  常氏兄弟急切问道:“在哪?你也让师父骑上飞飞。”

  韦不凡叹气道:“大雕飞的太高,弟子有恐高症。最后弟子把大雕放生,希望它找到没有恐高症的主人。”

  常氏兄弟都是一口长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贱侠顷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贱侠顷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