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融入
刀锋战水2021-05-18 11:062,848

  树上的猴子眨眨眼,和韦不凡对视一会儿,不再向树下看,各自攀在树枝上,东张西望,上上下下。

  树下的韦不凡,已经高兴的合不上嘴。猴子看到自己,一点不惊慌,还和自己进行眼光交流。摆放的画像,真的起作用了!猴子已经认识自己。

  “该下手了。”

  他仰着头,在树下转圈儿,开始挑选猴子。那副自作画像,已被踩烂。

  选来选去,发现一只小猴,攀在树干上。

  “抓一个小的,下山携带方便。”韦不凡伸手向小猴一抓,一手抓空。

  他看着空手,突然醒悟。

  树上猴子不跑不惊,他只顾高兴、只顾在树下选猴子,没想到自己在树下,猴子在几米高的树上,哪能一伸手抓到?

  “祖先,等我一会儿,我上去接你。”

  韦不凡走到树前,双手抱住树干,开始向树上爬。

  他闭上眼睛,用力一爬、一爬……

  爬了一会儿,感觉到树上了,睁眼一看,自己还在树下。

  他又向树上爬一阵,爬的呼呼喘气,觉的没力气爬了,还在原来的位置。

  原来,原来他不会爬树。

  “你下来,我带你去玩儿。”韦不凡开始引诱小猴,用手指着自己的颈部,想让猴子骑在他脖子上。

  小猴没反应,在树上呆呆地看着他。

  韦不凡爬在地上,拍拍自己的后背:“来,坐这儿骑马。”

  一只老猴一伸手,把小猴拦在怀里,爬向树的高处。

  树下的韦不凡急了:“阿姨,别走!让你的小孩儿跟我玩会儿……”

  猴子依旧停留在树上,爬到这边,爬到那边。

  韦不凡正在苦恼,站累了,蹲在树下。他向下这么一蹲,感觉到腰带处的飞刀。他霍地站起,右手拔出一把飞刀。

  飞刀放在眼前,瞄准那只小猴子。瞄了一会儿,放下飞刀。

  “不行,我不能对小朋友下手……”

  韦不凡又拿起飞刀,瞄准树上一只大猴子。瞄了一会儿,飞刀又放下。

  “不行,小朋友不能失去家人……”

  “那只,是小猴的妈妈,这只,是小猴的爸爸。那边那只,是小猴的爷爷吧?”韦不凡望着树上的猴子,眼睛流出眼泪,慢慢把飞刀放在腰间。

  “祖先们,我走了!”他和猴子道别,走出树林。

  下山路上,小猴子的身影出现在他眼前。它多么可爱,真想用手抱抱。

  回到木屋处,师父已经收摊儿,伞和长凳不见了,地上有痕迹。

  “伞呢?好不容易搭建的,怎么拆了?”

  “师父,师父!”

  没人回答。

  韦不凡一眼看到那根练飞刀的木桩,快步跑到木桩前,对着木桩大声说道:“我要学爬树!”

  他从腰间拔出飞刀,扔在地上,抱紧木桩,向上一爬、一爬……

  常遇金、常遇银手里提着猎物回来,在一定的角度,看到韦不凡两手紧抱木桩,疯狂地亲吻木桩。两人躲在木屋后,低声议论:

  “徒弟是不是早熟了?”

  “什么早熟?”

  “性早熟。”

  “性早熟?”

  “他抱着木桩,在发春!”

  “大哥的意思,我们要对他进行性教育?”

  “很需要。”

  常遇金和常遇银走向木桩。

  “咳!咳!”常遇银咳嗽几声,提醒韦不凡。

  韦不凡继续狂吻木桩,根本没听见。

  常遇金大声责怪道:“不凡,快放开木桩。”

  韦不凡一扭头,看到师父严厉的目光:“师父,我在学……”

  “住口!现在你好好学武功,其他想学的,到一定年龄再学。”常遇金道。

  “现在你学会这个,早了。”常遇银张开怀抱,对着木桩亲亲。

  “如果我会爬树,今天已经捉到猴子。现在学爬树,已经晚了。”

  “你……在学……爬树?”

  “不像吗?求师父指点爬树的姿势。”

  常遇金兴奋地说道:“不凡,你学爬树了?有进步。”

  “我学两个时辰,没一点进步。”

  “加油,继续。你练着,我们做好吃的,庆祝一下。”

  常遇金和常遇银手拿猎物,向灶房走去。

  午饭时间,桌上摆满吃的,有五、六道菜。山上长出青草,山上的野菜也跟着长出。师徒们又吃蔬菜又吃肉,有好长时间。

  韦不凡道:“师父,我一点没进步,弄这么多好吃的,庆祝什么?”

  常遇金道:“庆祝你开始学爬树。”

  “学爬树有什么庆贺?”韦不凡斜着眼问师父。

  “不凡,让你捉猴子,学爬树是必学。你用两个月时间和猴子熟悉,现在进入第二环节爬树,这还不庆祝一番?”

  “哦,你早知我会学爬树,为什么不早点告我,让我早点学?”韦不凡手指指着常遇金,气冲冲质问。

  “我知道的是,捉猴子需要爬树。但我不知道,你会不会爬树。你又没说你不会爬树,我怎么告你学爬树?”常遇金心平气和的说道。

  常遇银一举右手:“我作证。”

  韦不凡更加气愤:“好吧,好吧,是我的错。捉猴子的第一环节是熟悉,第二环节是爬树,现在我想知道,第三环节是什么?”

  常遇金道:“自……悟……”

  韦不凡头上冒出汗珠,用手擦擦:“吓死我!我还以为是自宫呢。”

  三人开吃。

  韦不凡的肚子小,吃着吃着,肚子饱了。两个师父还在继续吃,他离开饭桌,走出木屋。

  韦不凡来到木桩前,拿出一把飞刀,用力扔出,飞刀深深插在木桩上。他走到木桩下,背靠木桩,开始埋怨:“让我自悟?这是故意扰乱我,让我不能专心爬树。第二环节是爬树,爬到树上,猴子就在树上。第三环节应是……开抓!”

  “哈哈哈!我这么快就自悟啦!”韦不凡高兴极了,伸手握住木桩上飞刀的刀把,想拔出飞刀,学习爬树。

  他用力一拔,飞刀没拔出。他两只手握住刀把,晃动刀身。

  刀身没动,他已经两脚离地,把自己挂在木桩上。两腿收起,低头向下看看,发现距离地面很高。

  “咦?我这不是在树上了?”韦不凡空出右手,从腰间拔出一把飞刀,对准木桩用力一插,飞刀插在第一把飞刀上方。他右手抓紧第二把飞刀,身子向上一挺,人已经上到第二把飞刀插的位置。他又拿出第三把飞刀,插在木桩上,胳膊一用力,人已经到木桩顶。

  “我……我学会爬树啦!”韦不凡坐在木桩上,手舞足蹈地欢呼。

  韦不凡向山上奔跑,轻快飞扬的脚步踩在软酥酥的青草上,感觉不到一点点的累。这次上山,他对那只或存在、或不存在的狼,已经没有丝毫担忧和恐惧。原因很简单,多次上山下山,没发生一次遇狼事件。仅有的那次肉袋子丢失事件,也许、可能是被猴子抢去,当玩具玩耍了……

  行至山上,他摸摸身后的飞刀,都还在。平衡一下呼吸,进入树林。

  树林中,韦不凡一抬头,看到一棵大树上蹲着几只猴子,大小、老少都有。

  “今天我怎么这么顺?”

  韦不凡心情激动地拿出一把飞刀,用力插在树上:“祖先,我来啦!”

  一刀,又是一刀……三把飞刀循环使用。

  他两手抓紧刀把,开始爬树。一会儿工夫,身子一翻,已爬到树上。

  飞刀的刀光照到猴子,树上的猴子略有警觉。

  “镜子,这是镜子。”

  韦不凡把飞刀放回腰间,看到右侧的树干上,一只不大、不小的猴子正注视自己。飞刀刚放回,他从腰间又拿出一把飞刀。

  “你好帅!来,照照镜子……”

  猴子向后腿几步,还注视着他。

  “送给你。”他向前移动一点,猴子一跳,跳到另一根树干上。

  “你别要了,你丑死了。”

  韦不凡转向另一只大猴子:“哥,这镜子送你……”

  这只大猴子一转身,跳到另一个树上去了。

  “你要什么镜子,人妖!”

  韦不凡把飞刀插回腰处:“这玩意儿不顶用。”

  他开始靠近一只小猴,在树上张开双臂:“小朋友,你好可爱。来,让叔叔抱抱。”

  小猴竟然一蹦,蹦到韦不凡怀里。

  韦不凡紧紧抱住小猴,心脏砰砰跳起。

  “宝贝,乖,叫什么名字?”

  小猴开始挣扎,韦不凡一松手,猴子逃脱。

  “别走!”韦不凡追在小猴后面。

  小猴爬到树枝高处,韦不凡也爬到高处。小猴躲在树叶中,韦不凡拨开树叶寻找。小猴跳到另一棵树上,韦不凡抓着树枝,移到另一棵树上。

  他在树上和小猴追逐着、玩耍着,已经融入猴群,融入树林,融入自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贱侠顷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贱侠顷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