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飞舞
刀锋战水2021-05-20 23:412,637

  山上的木屋已在头顶,常遇金、常遇银走在山路上。突然,常遇金开始摇头晃脑,走路变的东倒西歪,腿脚不听大脑命令。

  常遇银见状,急忙扶住常遇金,关切地问道:“大哥,怎么了?没事吧?”

  常遇金嘴角发干,有气无力的说:“我好渴,我好饿。银弟,你饿不饿?”

  常遇银一笑:“大哥,你多次出大招儿,内力透支。坚持一会儿,马上到家。”

  “我要喝酒,我要吃肉……”

  常遇银叮嘱道:“大哥,别说话,节省内力。把剩下的内力,用来喝酒吃肉。”

  “嗯,嗯。”常遇金竖起大拇指称赞,立刻变精神。

  又走一段山路,常遇金又叫渴叫饿。

  “快到了,快到了。”常遇银安慰着。

  常遇金闭着眼睛,头靠在常遇银肩头,由常遇银扶着走。

  走着走着,常遇银停住脚步。

  常遇金感觉不对劲,睁开眼睛:“怎么不走了?”

  常遇银道:“大哥,我们到家了。再走,会走过家门。”

  眼前已是木屋。

  常遇金一把推开常遇银,生气说道:“到家你还不叫醒我?”

  “你睡觉了?”

  只听“嗖”一声,常遇金撒脚如飞,已奔向厨房。

  “咣”一声,厨房的门被撞开。

  “饿死我了,饿死我了!……”常遇金在厨房寻找食物。

  常遇银跟着走进厨房,向屋内一看,厨房内被常遇金翻的乱七八糟。

  常遇银疑惑中:“大哥,你这是……?”

  常遇金道:“银弟,锅里那只水煮鸡呢?”

  “没在锅里?”

  “没在锅里。”

  “不见了?”

  “不见了。”

  常遇银走到锅边一看,锅内空空的。

  常遇金眼睛紧盯着常遇银,目不转睛。

  “你别这么老看我。你我一同出的门,我不会独吃。再者,我最爱的是火烤鸡,对你最爱的水煮鸡没胃口。”

  “银弟,你想哪去了?!我很想知道怎么回事?那只水煮鸡,难道会飞走?”

  常遇银道:“大哥,你别急。来来来,坐下喝杯酒,先解解渴。”

  常遇金消去一截火儿,和常遇银坐在桌边。

  常遇银拿起桌上的酒坛,向碗中倒酒。可酒坛的酒倒了好久,没倒出一滴酒。

  “酒呢?”

  常遇银摇晃酒坛,又向外倒酒,一滴也没有。

  “啪”常遇金一拍桌子,又火了:“酒呢?出门前刚打满一坛,准备晚上喝个痛快。难道……难道酒也飞了?”

  常遇银想一会儿:“大哥,可能酒坛盖子没密封,酒全部蒸发掉了……”

  “哦。”常遇金拍拍自己的脑瓜,想着什么。

  “大哥,你先喝点水吧。”

  常遇银说着,拿碗打水。走过木窗时,随意向窗外看了一眼,发现窗外好像有什么在移动……

  他立刻蹲在窗下,找到一个合适位置,仔细观望。心想:是不是送上门的野兔,或是野鸡。

  常遇银手拿的碗已扔到一边,早忘打水。他小心翼翼地,把头横着,右眼向窗外看去。

  这时的天,还大亮着。

  厨房外,在常遇金休息的那间木屋前,竟然有一个人!

  常遇金坐着等水喝,许久没动静。向这边一看,常遇银向他神秘招手。

  常遇金轻手轻脚地走到窗下,两人一同向窗外观望。

  那人一头长发,掩着面部,时站、时蹲,行动异常。走到常遇金那间木屋,用力推推门,门没有开。又走到窗户前,用力摇晃窗户。

  摇晃几下,窗户被打开。那人身子一翻,钻进木屋。

  常氏兄弟远远地都看在眼里。

  常遇银道:“大哥,这位是?”

  常遇金道:“不认识。”

  常遇银道:“那他去你屋干啥?“

  常遇金道:“还用我表明吗?当然是偷东西。”

  “偷东西?”

  两个老头恍然大悟的样子。

  常遇金的火儿又上来:“不用说,我最爱的水煮鸡神秘失踪,就是他干的。”

  常遇银道:“那坛酒也是他干的。出门前,酒被我密封可好了。”

  两人越说越气愤,开始咬牙切齿,摩拳擦掌。

  常遇金猛地站起:“银弟,你我一起过去,活动一下筋骨,释放一下心中的怒火。”

  常遇金刚要夺窗而出,被常遇银一把拉住,又蹲在窗下。

  那人从窗户溜出,手里拿着几件衣服,胳膊下夹着棉被。

  “衣服被子也偷?太变态了。”

  常遇金看着长叹,常遇银已忍不住笑出声。

  那人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一处,又走到常遇银的木屋,没推门,直接摇晃几下木窗,进入木屋。

  两人探头继续观望。

  不一会儿,窗子一开,那人钻出,拿的东西好多:腰间挂一个水壶,一根绳子穿起几个茶杯,斜挂在肩。手里有一把草扇、一对鞋,胳膊上跨有一竹篮。

  常氏兄弟看的目瞪口呆。

  长发人卸下东西,和衣服被子放在一起。走到窗前,身子一翻,又钻进木屋。

  远远听见屋内发出声响,安静一会儿,窗子一开,一个大箱子扔在窗前。接着,长发人从窗子钻出。

  箱子被长发人扯到衣服等杂物前。他头发一甩,露出满脸胡子,打开箱子,开始向里面一件一件塞东西。

  常氏兄弟早已搬来一个凳子,坐在窗前,一手支着脑袋,看着……

  常遇金道:“银弟,这是要帮我们搬家啊。”

  常遇银道:“要打包走人。大哥,我过去教训一下这个山贼。”

  常遇金点点头:“日月山有你我兄弟在,怎能出现山贼?”

  “现在怎么办?”

  “马上行动。”

  长发人把箱子装满,正要盖上箱子,忽然听到头顶有风声。他还没抬头向上看,常遇金和常遇银一前一后已把他围住。

  常遇金双手插在胸前,咳嗽几声,笑着说道:“这位兄弟,我们住在这好好的,没打算搬家。这箱子和箱子里面的东西,劳烦你放回原处。多谢。”

  常遇银补充道:“别放错地方。我提醒你,这箱子是从我屋里搬出来的。”

  长发山贼没答话,也不显的慌张,迟钝一会儿,转一个身就走。

  常遇金叫道:“这位兄弟,别急着走。水煮鸡的味道咋样?我帮你再做一只。”

  话刚说完,常遇金已经拦住长发贼,一伸手,使出内力,想抓住他的手腕。

  那人前臂一缩,躲开常遇金的手。

  常遇金大吃一惊,从躲开自己这招儿看,这位的武功可不在自己之下,不是一般的山贼。

  常氏兄弟会意点头。

  长发贼跨出几步,想择路开溜。

  常遇银向右手运送功力,上前几步,口中笑道:“朋友,我那坛酒还可以吧?请留步再喝几杯……”

  说着,右手击向他的肩头。

  常遇银已使出自己的疾风掌,这次足足有九成功力。攻击目标只是肩头,即是击中,凭这位的功力,也只是皮外伤。

  长发山贼看到第二次拦截,身子向后一翻,轻轻跃起,有一仗多高。疾风掌已经击空。

  山贼跃起,一脚踏在木屋屋顶,又跃起,想施展轻功脱身。

  在他跃起那一霎,常遇金发现他腰间有几道刺眼的白光。

  那几道白光,常遇金觉的很熟、很熟,一时间,怎么也想不起在哪出现过。

  常遇银也看到白光闪过,大声叫道:“大哥,他还偷了我们银子!别让他跑掉,我们追!”

  常遇金大声道:“是银子!还我们银子!哪里逃?!”

  长发山贼在空中飞行,长发迎风飞舞。

  常氏兄弟在陆地上奔跑,两人紧追不舍。

  常遇金喝道:“站住!”

  常遇银喝道:“不许动!”

  眼见长发贼快要飞离山腰这块平地,进入长草中,常遇金追着追着,停下不追了。

  “大哥,我们不能这么让他逃走……”

  “谁说让他逃走了?”

  “你停下干什么?快追啊!”

  “不用追了……”

  常遇银正在发晕,只听到前方“啊”一声惨叫,那位飞行中的山贼从空中直线坠下,摔在地上。

  常氏兄弟慢慢走过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贱侠顷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贱侠顷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