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脱网
刀锋战水2021-05-20 23:422,612

  “哈哈哈哈……”常遇金一阵得意的长笑。

  常遇银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

  两人眼前,在一处草地上,有一张丝网,网下缠有一人,在网中挣扎。那位偷东西的长发贼,已被擒获。

  “咦?自己撞上网了?这是报应,活该。让你偷东西,让你偷东西!”常遇银拿起一根长草,开始抽打网中的长发贼。

  常遇金捋着金色胡子,继续得意着:“什么自己撞上网,是我施出飞网在天,将他拿下。”

  “是吗?大哥,你以往施展飞网在天,总是先叫一嗓子。这次怎么没叫?”

  “这次属于偷袭。偷袭难道还叫一嗓子?”

  “哦,是偷袭。可惜,我错过一次观看飞网在天的壮观场面……”常遇银有点想哭。

  “银弟,不要这样子。以后,机会多的是。先忙正事,先把偷的银子取回来。”

  常遇银一听到银子,立刻变机灵,对网中的贼大叫:“喂,你,偷我们的银子,交出来!”

  长发贼斜身伏在地上,长发掩面,看不到面部。听到让他交银子,嘴里哼哼几声,吱吱唔唔,不知在说什么。

  常遇银威胁道:“少啰嗦,快交出银子!不然,把你扔下悬崖,让你粉身碎骨!”

  长发贼抖抖身上的丝网,嘴里还是哼哼着。

  “交出银子,交出银子!听到没有?”常遇银大声叫道。

  “屎……屎……”长发贼吐出两个字。

  “屎?”常遇银一听,差点被气死。

  “大哥,让他交银子,他却交屎给我们?!”

  常遇金差点吐出,急忙用手捂嘴。

  “不给你动刑,是不行了。”

  常遇银说着,脱下一只鞋,就要打长发贼的头。

  “银弟,住手。”

  “大哥,他害的你差点吐了。我替你教训他一下。”

  “银弟,他只是嘴里说屎,从外表看,没有恶意。”

  “没恶意难道他有好意?”

  “这贼,偷吃水煮鸡,又喝下坛酒。刚刚在飞行中,被我飞网击中,重重摔下……”

  “对啊。”

  “他吃饱喝足,加上重重这么一摔,张口又说屎。依我看,他是想……想拉屎了……”

  常遇银一听,急忙用手捂嘴。

  “屎……屎……”长发贼嘴里又吐出两个字。

  “你听,没错。他真想拉屎。银弟,屎不能让他拉在这儿。这儿是我们上山下山的必经之路。我们把他移动一下。”

  “他真有好意啊!”

  常遇银穿上鞋,和常遇金拉网,挪动长发贼。

  “师……师父!”

  常遇金突然听到有人叫师父,声音熟悉又陌生。向周围看看,没有其他人,是自己听错了。

  “师父!”

  常遇金又听到叫师父,和常遇银停下。这次辨出,声音从身后传来。

  身后,是网中的长发贼。不知什么时候,长发贼已经在网中站起身,眼睛隔着长发,望着常遇金和常遇银。

  常氏兄弟迟疑一下,常遇银开口说话:“谁是你师父?别套近乎。我们从不收徒弟,根本没有徒弟。你坚持一下,真的不能在这儿拉屎。”

  “师父,师父!”长发贼跪在地上,连连磕头。

  常遇银认真地看着,不知所措。看到他跪在地上,身不由己地想上前扶起。

  “大哥,小心有诈。”常遇银拦住常遇金。

  常遇金道:“你是我徒弟?”

  “是,师父。”

  常遇金担心地说道:“徒弟,你还拉不拉屎?拉屎的话,拉完再说别的。行吗?”

  “师父,我……不拉屎。现在……可以……说吗?”长发贼断断续续说道。

  “不拉屎?你喝那么多酒,是想撒尿?”常遇金问道。

  长发贼愣在那里,常氏兄弟哈哈大笑。

  “师父,我……不拉屎、不撒尿。我……是……你们……的……徒弟”

  常遇银问道:“你是我们的徒弟?有什么证据?”

  “我……就是……证……据。”

  常遇银走近长发贼,见他满身泥垢,衣衫褴褛:“看不出。”

  长发贼把头转向常遇金。

  常遇金无奈地道:“我也看不出。”

  长发贼站起身,想说很多话,嘴里吱吱唔唔却说不出。他开始在网中做各种动作,好一阵折腾,累的呼呼喘气。做完动作,头转向常遇金和常遇金。

  常遇银摇摇头道:“还是看不出。”

  常遇金也摇摇头道:“还是看不出。”

  长发贼气的蹦起,忽见白光一闪,从他身上掉下一件东西。

  常遇银走上前,一伸手,东西已在自己手里。常遇金也看到白光,很好奇那是什么。还没张口问常遇银,只见常遇银吃惊的样子:“哎呀!好啊,你敢偷我大哥的寒铁飞刀?”

  常遇银手拿一把飞刀,递给常遇金。

  “是,是我的寒铁飞刀。”常遇金看后确认。

  “我的飞刀可是绝世寒铁打造,一个抵上百两黄金。”

  “也抵上万两白银。”

  “证……据,证……据。”长发贼吞吐说道。

  常遇银气坏了:“知道,是你做贼的证据。还有没有?你偷了几把飞刀,全拿出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长发贼伸手一摸腰间,又拿出两把飞刀。

  “啊!你偷了三把?还有没有?让我搜身。”

  “没……有……了。”

  常遇银开始隔着网搜身,看他满身泥垢,搜了几下,不搜了。

  “别骗我。大哥,收好你的飞刀。自己的武器被别人偷走,传到江湖上,会被人笑话。”

  常遇银只管教训眼前的长发贼,常遇金拿着飞刀,看着长发贼,却陷入沉思。

  常遇金上前一步,亲切问道:“你是……”

  “我……是……布……”长发贼依旧吞吐说话。

  “什么石头、剪刀、布的。大哥,这贼偷走这么贵重的东西,一定要送他到衙门见官。不能靠石头、剪刀、布决定。”

  常遇金眼光转向常遇银:“银弟,你可记得,我们多年前丢失的徒弟?”

  “多年前丢失的徒弟?有多少年了?我怎么不记得。”常遇银回想着。

  “多年前,顺天钱庄的老板送他的儿子到日月山拜师学艺,我们收了一个徒弟,叫韦不凡。”

  “韦不凡?”常遇银还在回忆中。

  长发贼突然跪在地上,浑身发抖。他双手拨开长发,露出满脸胡子,眼睛热泪奔流,张口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大师父、二师父,我就是不凡,你们收的徒弟。”

  常遇金、常遇银听到有人叫大师父、二师父,那是多么熟悉又亲切又被遗忘的声音。

  “不凡,孩子,是你吗?”常遇银抚摸着韦不凡的长发,热泪早已夺眶而出。

  “二师父,是我,我是不凡。三把飞刀,是大师父给我的,我一直带着。”

  “是吗。师父错怪你了。”

  常遇金扶着韦不凡的肩头,含泪说道:“不凡,我早认出你了。你早说你是不凡,我们师父早就相认了。”

  “我……我好久没开口说话,说不出。”韦不凡眼中带着泪水,却是满脸喜悦。

  “不凡,你不是被狼叼走,被狼吃掉了?”常遇金问道。

  “师父,我是被狼叼走,但在狼吃我时,我和狼展开殊死搏斗,紧急时刻,狼被我捅了一刀。搏斗结束后,我饿的不行,是我把狼吃掉了。”

  “厉害,厉害!”

  常遇金、常遇银把韦不凡身上的网扔在一旁,韦不凡已从丝网钻出。师徒三人盘腿坐下,正式开聊。

  “不凡,这么多年,你一个人怎么过的?”

  “师父,弟子我每一天、每一刻都在想念你们,期盼见到你们。”

  常遇银道:“好徒弟,别说的这么感动。我又要流泪了。”

  常遇金问道:“徒弟,别的你还想啥了?”

  韦不凡道:“大师父,我每一天、每一刻、每顿饭,都想吃你抓的野兔和野鸡。”

  常遇金流着眼泪道:“好感动。徒弟,你稍等,师父给你抓几只,晚上我们庆祝一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贱侠顷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贱侠顷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