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酒宴
刀锋战水2021-07-13 16:322,813

  韦追富见到10年未见的儿子,喜出望外,心中有说不完的话。

  “老爷,你的茶来了。”

  一个丫鬟端来一杯茶,韦追富接过茶杯,几口喝下。

  “再来一杯。”

  丫鬟答应一声,走了。

  韦追富清清嗓子,坐在韦不凡对面,准备开始新一轮的开说。

  韦不凡早已经厌烦的听不下去。

  韦追富刚一张嘴,韦不凡拿出一根香蕉,插在韦追富嘴里。

  “老爹,你老人家也来一根香蕉。”

  韦追富觉的嘴里放进东西,并没有用牙咬,自己伸手拿出去皮的那根香蕉。

  “儿子,你老爹吃香蕉,是这么吃的。”

  韦追富一手把香蕉提在空中,伸着舌头对着香蕉添上、舔下。

  “啊。”

  韦不凡看到一惊。

  此时,丫鬟端着第二杯茶进来,看到韦追富吃香蕉。

  丫鬟停在那里,看的专心致志。

  韦不凡咳咳一声,伸手端走丫鬟端的茶:“看够没有?没几个动作,很容易学。”

  “啊!”

  丫鬟大叫一声,扔掉手中的盘子,跑出去了。

  盘子的破碎声,让韦追富手一抖,整个香蕉掉进嘴里。

  韦追富瞪着眼睛,两手按脖子,香蕉像是卡住了。

  “你不说了,该我说了。”

  韦追富开始自救,韦不凡一点不在意。

  韦不凡道:“我今天回家,你怎么知道?”

  韦追富还被香蕉卡着,手指指着喉咙,不能说话。

  韦不凡把那杯丫鬟送的茶送到韦追富嘴边,韦追富张大嘴,一口喝下……

  韦追富长出一口气:“早说了,你老爹不能吃整个香蕉。”

  韦不凡道:“知道。我想在想知道,今天我回家,你怎么知道的?”

  韦追富道:“哦,是你两位师父飞鸟传书给我。”

  韦不凡道:“是这样。飞鸟在哪?我要感谢它。”

  韦追富向窗边一指,一只胖鸽子落在窗口处。

  韦不凡大叫一声:“来人,把鸽子送厨房煮了。”

  一个伙计跑来,抓住鸽子。

  伙计笑嘻嘻的道:“太好了!老爷说今天庆祝少爷你回家,厨房正缺菜呢。”

  伙计蹦跳着奔向厨房。

  韦追富十分地问:“不凡,你不说要谢谢飞鸟吗?怎么……怎么……?”

  韦不凡笑道:“煮了它,以后不用千里迢迢帮别人送信。我不是感谢它,是什么?”

  韦追富一听,笑了:“是,是感谢。”

  韦不凡拉出一把椅子,把脚放在椅子靠背上,反着坐下。

  韦追富也拉出一把椅子,也反坐在椅子上。

  父子正式开聊。

  韦不凡端详一番韦追富,想要开口说什么。韦追富心里十分渴望和期待,等待儿子说一番想自己的话。

  韦不凡口刚张开,突然一转身,拿起桌上的一面铜镜,对着铜镜里的自己,看来看去……

  韦追富看到儿子照镜子,有点失望,但内心依旧欢喜,脸上依旧笑容满面。

  韦不凡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老爹,你我10年未见,我的变化很大。你怎么一眼认出我?

  韦追富笑道:“你忘了,10年间,你每年画一副你的画像给我。10年你画了10幅,我都存着呢。”

  韦不凡扔掉镜子,摸摸头道:“我一年画一副画给你?还一直画了10年?”

  韦追富道:“你画的画,难道你忘了?”

  “嗯。忘了。”

  “你小子,你等着,拿出画你就想起来了。”

  韦追富走进里屋,搬出一个箱子。

  箱子放在桌上打开,拿出一叠纸,上面是人物画。

  韦不凡记不起是否画过什么画像,凑近了观看。

  眼前纸上画的人物,人的胳膊、腿都是线条,头和肚子是大圆圈、小圆圈,五官是大点、小点。

  韦不凡痛苦的点点头:“不错,画的真不错。点点几笔,用极简的画笔,画的人物栩栩如生。”

  韦追富拿出一张,在韦不凡眼前一拉:“你看,这是你今年画的第10张,和你现在一模一样。”

  韦不凡看着那张画的歪歪扭扭的简笔线条画:“这……这和我一模一样?还是我今年画的?搞错了吧。”

  韦追富道:“你自己画的自己,一年就忘?”

  韦不凡道:“一年画一幅画,一幅画时隔300多个日日夜夜,我早忘了。”

  韦追富一惊,一拍桌子怒道:“混账!10年前,我花重金送你到日月山学武功,这10年你学到多少?到现在今天,你记得多少?”

  韦不凡被吓一跳,立刻变笑脸,缓解气氛:“老爹,你别紧张,听我说完。画画是画画,学武功是学武功。我在日月山学武十年,时至今日,我的武功已经达到深不可测的境界。”

  最后几句话,韦不凡说的雄壮有力,充满神秘度。

  韦追富听完,怒气立刻消失,又是喜出望外的欢喜,走到韦不凡前,伸手为儿子捶背:“不凡,露几招你学的武功,让你老爹我看看。”

  韦不凡见自己的几句话把老爹镇住,心情放松。

  “想看我学的武功?”

  “是啊。”

  “不安全。”

  “有什么不安全的?”

  “功夫达到深不可测,外露伤人。

  “外露伤人?我躲远一点看,行吗?”

  “老爹,功夫达到深不可测,躲远一点看,也会伤人。”

  韦追富又惊又喜:“既然这么厉害,我就不看了。”

  韦不凡认真地说道:“老爹,不凡是想说,你10年前花费的重金,没有白花。”

  韦追富道:“好儿子,现在你有一身高深莫测的武功,顺天钱庄以后的安全,全靠你了!”

  韦不凡道:“没问题。顺天钱庄只要有我在,只要我一个人,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韦追富默默流下眼泪:“你老爹我10年前花重金让你学武功,等待的就是这一天。”

  韦不凡道:“老爹,你想看我武功的话,要等顺天钱庄遇到匪盗。那时,我施展武功,到时,你老人家记的提前入场,我的武功如何,你自然明了。”

  韦追富道:“好,我一定提前入场,全程观看。”

  “好香。”

  韦不凡鼻子突然闻到一阵肉味儿。

  “水煮飞鸟来啦!”

  随着叫声,几个伙计和丫鬟排队进入屋内,手里端着丰盛的酒菜。

  酒菜摆放在一张大桌子上,看的韦不凡消化液直流。

  “庆祝盛宴开始!”

  韦追富宣布一声,伙计和丫鬟纷纷鼓掌,韦不凡也鼓掌,满屋欢庆。

  丫鬟和伙计纷纷祝贺韦不凡的归来。

  丫鬟和伙计们:“少爷,祝你学成归来。”

  伙计们:“老爷,你培养一个保卫钱庄安全的儿子,太有福啦。”

  众人开始吃喝,个个向韦不凡敬酒。

  敬完酒,丫鬟和伙计喝在一处。

  韦不凡边吃边说,低声问坐在身旁的韦追富:“老爹,当年你花重金送我到日月山,给我2位师父多少银两?”

  韦追富低声道:“日月山你的2位师父,一个叫常遇金,一个叫常遇银。我能少给吗?”

  “具体数字是?”

  丫鬟和伙计都静下,等待一个吃惊的数字。

  韦追富喝下一杯酒:“我忘了。”

  丫鬟和伙计切一声,继续划拳喝酒。

  韦追富继续道:“但,我可以向你透露,你2位师父把那笔钱存起来,说要存20年、30年的,以后养老。”

  韦不凡笑道:“他们2个现在还不够老?”

  “10年前说的要存钱养老。”

  “钱存在什么地方?”

  “我哪知道?”

  韦不凡喝下一杯酒:“存起来好。等我回日月山拜会2位师父,花点时间,找找那笔钱。找到后,我自己数数,数目自然明了。”

  一个伙计插嘴道:“少爷,带上我,我帮你数。”

  一个丫鬟也插嘴道:“少爷,也带上我,人多数的快。”

  韦不凡道:“去,没你们的份。”

  韦追富大声问道:“不凡,你学的武功不能外露,学的什么武功,可以报报名字吧?”

  韦不凡支吾道:“这个……我2位师父,已经把一生所学的功夫,全部传授给我。”

  丫鬟、伙计们齐声欢呼:“好厉害,好厉害!”

  另一个伙计道:“少爷,那你,给我们说说名字。”

  韦不凡道:“武功名字太多,说到天黑也说不完,不说了。”

  又一个丫鬟插嘴道:“老爷,少爷,吃饭不能说话,影响健康。”

  韦不凡道:“听到没有?”

  韦追富道:“好好,不说话了,大家喝酒吃肉。”

  顺天钱庄的后院荡漾着酒气,众人一顿痛吃、痛饮,一直持续到天黑时分。

  酒宴散后,丫鬟和伙计有几个吐在后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贱侠顷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贱侠顷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