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深夜水潭
任路2021-04-28 11:121,150

  话说白衣人站在爷爷的耳房门口直盯着爷爷看,爷爷心里也是一惊。但是很快镇定下来,斜躺着,不动声色,他想知道白衣人接下来要干什么。能如此镇定,怕是只有上了年级的人才能做到,特别是在大山里生活了一辈子且阅历丰厚的爷爷。

  白衣人此时正直勾勾地盯着爷爷的床铺看,时间静止,仿佛地上掉一根针都能听到声响。几分钟后,白衣人开始慢慢地转身,向祠堂门外走去,没有一点声响。稍后,爷爷便悄悄起身穿鞋,抄上拐杖,蹑手蹑脚跟了出去。

  大山里的夜静的出奇。在朗朗月色之下,一眼能清楚地看到山脚,加上祠堂地势高,视野宽阔,周围环境尽收眼底,可是却没有找到白衣人。

  此时爷爷无法镇定了,心里多少有些慌乱。他知道,几十年来山里有什么现象他很明白,像“鬼打墙”“鬼上身”“鬼压床”之类的现象都有发生,而眼前的现象那么真实少见,决不是幻觉。

  这个白衣人究竟去了哪里?爷爷急忙挪到一片阴影下的位置,既利于观察,又不暴露自己。他屏住呼吸,紧握了拐杖,努力捕捉任何一点声响,也许通过声响能确定白衣人的位置。

  几分钟过去了,周围异常安静,远处的大山在月色下显出一片死灰,几声猫头鹰的叫声格外刺耳,似乎一切没有发生。

  还是没有动静,也没有看到任何异常,爷爷有点沉不住气。

  他去哪里了?

  沿着墙根,爷爷蹑手蹑脚地饶着祠堂转了一圈,依然没有。

  活见鬼了,爷爷想。

  祠堂周围没有,山上也没看见,一眼能收眼底的地方都没有。

  难道走远了?不会,时间太短,相差不到一袋烟的功夫,他肯定走不远。爷爷重新回到祠堂门口的那片阴影下,点起了烟,深深吸了一口,陷入沉思。

  爷爷抽了两袋烟,想起和二爷三爷的约定,要不然就叫人一起来找?无论如何都要搞明白今晚发生的事情。想到这里,爷爷转身走入祠堂去拿手电,准备叫人。

  就在爷爷刚走下祠堂台阶的时候,突然一个声响传来,声音响亮,那么清晰真切,犹如有人搬起一块大石头投入水潭一般——“扑通”。爷爷瞬间明白,声音来自祠堂左前方的水潭,距离不足百米。

  水潭是山上的小溪在这里蓄积而成,也是村里的生活水源,面积大概百十平方,上下贯通,多余的水从下面的堤口流走,所以水深不过没腰。但是,水潭的位置低下,是个视野盲区,因为水潭是在祠堂左前方的平台下面,站在祠堂门口是看不到水塘的。

  听到声音,爷爷一拍大腿:“哎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啊。”

  爷爷一路小跑,边跑边打开手电筒。虽然月色朗朗,但是打开手电的瞬间,一道亮光像利箭一般射向前方,在深夜里格外刺眼。

  爷爷跑到岸边,手电往下一照,顿时大吃一惊。

  只见王教授倒在水边,半截腰沉入水里,面部朝上,口吐白沫,两只手死死地攥在一起,鲜血从额头流下,像蚯蚓一般在煞白的脸上盘绕交织……

  爷爷大叫“王教授,王教授……六子……六子……快来啊……”边叫边用手电向六哥的房顶不停晃动。

  近乎撕心裂肺的叫声分外刺耳,瞬间打破了夜空,打破了死寂的山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老界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老界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