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序
任路2021-04-28 11:111,678

  我家祖祖辈辈生活在这座大山里,我们这个山村叫太平村。

  太平村坐落在大山深处的山坳里,三面环山,一方面水,一条小路通往山外。说是世外桃源也不为过,因为大山里环境优雅,植被茂密,基本都处于原生状态。

  村里有个祠堂叫周氏宗祠,其实就是我们的家庙。关于祠堂的说法缘与南宋,南宋朱熹《家礼》立祠堂之制,从此称家庙为祠堂。村里只有我们周姓一家,依照祠堂供奉的祖先牌位计算,家庙怕是有好几百年历史。

  宗祠就在村子背后,坐北朝南,背山依势而建,周围苍松翠柏,前有山溪蜿蜒而下,可谓藏风聚气。建造祠堂时,想必是充分遵循了“龙脉”“水口”“名堂”等风水因素的要求。

  祠堂正门外各有一排石碑,一面八个,一面七个。令人疑惑的是这些石碑都是无字碑,表面平整光滑,一字没有,始终是个谜。按照常理说,家庙供奉的都是历代族人,而这两排无字石碑却显得不伦不类,多年来从无人说的明白。

  祠堂门口有两个石狮把门,门楼上悬挂“周氏宗祠”牌匾,字体沧桑遒劲。祠堂总分三部分组成:门厅、天井、享堂。天井当中是甬道,两旁各有庑廊。

  享堂是供奉祖先牌位的地方。祖牌高低依次排开,最后一面是先祖的刻像,两侧有对联:千年香火乾坤久,万代明烟日月长。先祖像是刻在一块石碑上,而这个石碑是镶嵌在墙体里的,这样的设计自古也不多见。

  祠堂基本都由我爷爷管理,二爷三爷协同。宗祠历史久远,为砖木结构,且雕梁画栋形态各异,虽经岁月侵袭有些破旧,但是艺术价值却还是有的,所以在我们当地小有名气,常常有外地游客前来参观。

  村里大概有一百多口人,同宗族系分三支。分别是我爷爷、二爷、三爷。其实二爷三爷不是我亲爷爷,是村里另外两支族人的长者,当年都有七八十岁。那时我还小,听老辈人常说,我们村人能文能武,祖上曾在知府衙门做事:也出过捕头之类的武官,虽然官阶不大却吃的都是皇粮。

  太平村素来确有崇文尚武的传统,随着社会的发展,大多人都以发展经济为主,但是读书习武的习惯却没有荒废,大人小孩基本都能耍几下子;同时,四书五经也是各门孩子从小都要做的功课。这都是祖上传下来的规矩,族人一直遵守。这也是太平村和方园几十里村寨大有迥异的地方,甚是独特。

  然而,从那一年开始,县文管所来人,让这个与世无争的平静山村掀起一场震惊世人的波澜。

  县里文管所来人,说要和我爷爷谈谈。县文管所的意思是周氏祠堂历史悠久,是很好的旅游资源。将太平村的祠堂重新修缮一下,由政府出资,村里不用拿一分钱,既保护了文物又扩大了旅游资源,并强调这是县里发掘文化旅游资源的统一政策。

  依照祠堂留存的年限和艺术价值,说是文物当然没有问题,并且是县里出资修缮祠堂,本是件好事,却遭到爷爷,二爷、三爷的极力反对。爷爷甚至不顾八十多岁的老胳膊老腿,拉着拐杖带着二爷三爷追了一里多地,一直追到山口六哥开的小茶馆,反对态度可以用歇斯底里来形容,我也从来没见过饱读史书的爷爷发过这么大火。老夫子平时他只是对偷懒不用功的孩子们指指点点,这次发大火很让人不理解。后来想想,爷爷之所以敢对公家人发火不止是仗着年纪大,更重要的是我叔叔当时是县里的副县长。

  依照三位爷爷的说法,宗祠是家庙,承享祖上荫德,子孙方才不离不弃。多少年来村里平安无事,全靠祖上荫德佑护,况且还有几个出息的孩子都上了大学,分别在不同单位工作,吃的都是公家饭,所以不能强行修缮宗祠。不能动了神位,不能惊扰祖先,这是祖上留下的祖训,世代不变。

  县文管所的人先后又来几次做工作,均以失败告终。后来三位爷爷索性轮流住在祠堂里守护,阻止文管所人员进入祠堂。最后一次我爷爷甚至用拐杖戳破了一个工作人员的脑袋,事情最终闹大,上了新闻,一片沸腾。文管所最后只能请示我三叔,希望我三叔回趟老家,做做族人的工作。

  族人为何强烈反对修缮家庙?

  三位爷爷为何如此反常抗拒反抗?

  难道只是因为祖训,就没有一点变通吗?

  难道还有什么说不出口的缘故?

  当时众说纷纭。有人说祠堂里有价值连城的传家之宝;也有人说祠堂背山面水,正建在龙脉上,是一块风水宝地……反正说什么的都有,闹得满城风雨。

  然而,故事刚刚开始。

  随着事件的进展,一步步揭开了宗祠的神秘面纱,揭开了一个不为世人所知的惊天秘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老界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老界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