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原来是他
任路2021-06-05 23:091,695

  房间内,马师爷咬着牙说了句:天杀的,血把江水都染红了,两天没有褪下,一想起来就做噩梦,哪是人干的事啊……

  周宏义明白,马师爷知道内情,并且很熟悉事件的经过。得来全不费工夫啊,他在心里长长叹了口气。

  不说这个,和我一个打猎的有何干系,老哥,我们接着喝。周宏义催促着。

  紧接着,周宏义紧锣密鼓和马师爷连干几杯,把马师爷心里的火烧的旺旺的。此时,马师爷已经憋不住了。

  马师爷瞅了瞅窗户,涨红着脸,压低声音,神秘地说道:老弟,你有所不知啊,我为什么被赶出衙门,我老了,所以才能白捡一条命啊……

  原来,那天夜里,锦衣卫在荆紫关灭杀五十多口之后就迅速脱离了现场。县老爷吴敬中带领一班便装人马就埋伏在荆紫关外,一共8匹人马、三辆大车。见到信号后,一班人马蒙面冲入城内,将刘家金银细软一并收入囊中,大凡值点钱的东西,都让马师爷登记造册,全部带走,满满三大车财物。马师爷淌着血水,战战兢兢,在令人作呕的血腥味中慌忙登记财物,双手颤抖,差点连笔都拿不住。那天晚上,马师爷看到县老爷吴敬中站在院子里,指挥搜罗财物,脸上始终保持着狰狞的笑容,那笑容,一想起来就让人打寒颤。马师爷说,那天夜里,地上掉根针都能听见,杀戮气太重,整个荆紫关的狗都没敢叫一声。

  搜罗完财物之后,一班人马逃离现场。那晚,大家心知肚明,连蒙面黑莎都没有取下,每人都接过县老爷的一个沉甸甸的布包,就分道扬镳了。天快亮时,吴敬中令一班衙役堂而皇之赶到荆紫关,封锁现场办案,大造声势,说是流民乱党所为,企图瞒天过海。那一夜,除了马师爷和县老爷吴敬中,其余6人均不是县衙公人,马师爷一张脸也没看见,只是闻到一身狐臭味。

  马师爷那晚也接了一个包裹,到家后大病一场,数日不能起床,就告假养病,闭门谢客。马师爷说,县老爷吴敬中生性多疑,只是看我年纪大了,又为他鞍前马后多年,网开一面。就像荆紫关的打更老头,照样灭口,他是不会让知情人待在淅川的。

  马师爷修养一年后,在天隆客栈摆个卦摊,以求清闲,对外说是年纪大,腿脚不灵便,辞了职务。他说,那晚,他没要那些东西,他知道包裹里是什么,就将包裹直接扔到江里,在江边磕了三个响头。

  这一夜,周宏义实实在在把马师爷喝高了,心底颇有歉意,只是为了搞清楚事情原由,他顾不了许多,心里暗暗愧疚道:对不住了老马。

  马师爷接下来又说了很多,只是话题越来越远,和荆紫关血案慢慢就扯不上关系了,也只是趁酒意发发私愤而已,正所谓不吐不快。而马师爷也许在想,荆紫关那点事,天下人心里都明白,没什么大不了。

  后来,马师爷的酒杯就滑落在地,不省人事。周宏义连忙将马师爷搀上床去,脱鞋掩被,好生安顿下来。他在想,祸从口出,马师爷不会不知道,更不会没有一点戒备心,这是让自己生生给喝糊涂了。马师爷明天醒来,还不知道有多愧疚,多害怕。想到这里,周宏义决定,明天早上要打消马师爷的顾虑。

  第二天早上,马师爷醒了。睁开眼定了定神,忽然一个激灵,从床上翻身而起。当看到趴在桌上打呼噜的周宏义,才勉强叹了口气。

  马师爷走到桌边,试探地拍了拍周宏义:兄弟,兄弟,不早了。

  周宏义在哼哼唧唧中懒洋洋地睁开眼,玩笑道:马师爷,你海量啊,我昨夜被你喝成这样了,你是不是给我下了迷魂药了,我怎么什么也不记得了,我们是不是去了翠花楼了?

  马师爷半信半疑道:没有没有,兄弟,我昨夜喝多,是不是胡说八道了?你别当真啊。

  周宏义迷迷糊糊笑道:兄长,我早就睡着了,我们昨晚都干什么了我不记得了。

  马师爷还是半信半疑,这时周宏义慌忙站起道:哎呀,兄长,我还要去讨要货款,昨天卖的皮子还没给钱,我怕那老东西赖账。差点忘了,不早了,我得去要钱了啊,老婆孩子还在家等着我呢,你看看这喝酒多误事,你看看,你看看……兄长对不住啊,呵呵……

  说着,周弘义忙收拾着包裹。马师爷看在眼里,似乎也觉得一个卖皮货的山民终是不会在乎官场上的死活,只是秉直实诚而已,也就不再多说,拱手作揖,寒暄一番,分别而去。

  周弘义见马师爷离去,连忙收拾离店,翻身跃马,奔回老界岭。

  他知道,自己在一个恰当的地方遇到一个恰当的马师爷。事情已经很明白,是县老爷吴敬中借助锦衣卫之手,铲除异己,吞没财产。

  自己孩子连同荆紫关五十多条人命该到血债血偿的时候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老界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老界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