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血洒荆紫关
任路2021-05-20 10:451,032

  在爷爷断断续续的故事里,情节脉络逐渐清晰。

  当年,周弘义归隐老界岭之后,躬耕教子,练武习文,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虽然清苦,却没有俗事烦心,也算悠然自在。

  然而,弘治末年,明朝政权骤变,皇帝和群臣权力之争明显加剧,宦官专权显露,锦衣卫开始“执掌廷杖”,势力渗透全国各地,一时政治大乱,天下混沌。南阳府也不例外,贪官污吏高居庙堂,反对酷政之人,悉数被杀。

  话说离老界岭几山之外有个荆紫关。荆紫关一脚踏三省,有“鸡鸣三省荆紫关”之称,水陆并通,为南北交通之要塞。水陆輨毂,商贾辐辏,不仅是丹江通道,更是商於古道,明朝时期商业繁盛已远胜于淅川城。

  周弘义有一好友,系淅川荆紫关人氏。此人与周弘义求学时期曾在一起租住,性格豪爽,敢仗义之言。其家境殷实,与周弘义又相处投机,不时接济周弘义,如同兄弟一般。因不惯时政俗流,并未参与科考,就回荆紫关办学助教,宣扬清正廉明,反对迂腐朝政,颇受人尊重,在地方上逐渐产生很大影响力,成为地方有名的绅士。其思想主张多与政府相悖,又多次干涉政府苛政,早已是地方贪官污吏及上层的眼中钉肉中刺。

  一日,周弘义携幼子翻山涉水,前往荆紫关拜会老友。

  是夜,与好友畅谈天下之事,志同道合,久不相逢,一时兴起,不免多饮几杯,便在厢房安歇睡去。

  这夜,月朗星稀,万籁俱寂,一片安详。

  直至寅时时分,安静的荆紫关被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惊醒。

  马蹄声由远及近,说话不及,锦衣卫带领南阳府爪牙已破门而入,随着一阵寒光,血溅厅堂,撕裂心肺的哭叫划破了沉寂的夜空。

  周弘义被厮杀惨叫声惊醒之际,锦衣卫已破门而入。夜幕中,几把柳叶钢刀带着冰冷的寒光,齐刷刷向床上砍去。

  周弘义抱起幼子一跃而起,躲闪开来,一边寻找机会逃出去。然而,锦衣卫个个是冷面杀手,功夫非同寻常,周弘义虽然有功夫在身,却也难敌强势围杀,躲闪还击中,幼子被一刀刺中要害。

  看着惨死的幼子,周弘义悲愤交加,怒火中烧,愤然夺刀,接连斩杀两人,趁机逃出厢房。

  周弘义一路奔逃,不顾山高路险,一直跑到荆紫关旁边的山顶,方才停下歇息。此刻的周弘义身上已是体无完肤,衣衫碎裂,浑身血迹未干。

  山下的荆紫关燃起熊熊大火,老友的那座院落已烧成灰烬,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

  周弘义知道,老友一家已被灭门,包括自己幼小的孩子。

  这是锦衣卫惯用的定点清除,目标早已打探清楚,而后伺机刺杀,不留活口,让自己赶上了。

  这一刻,周弘义的内心发生了剧烈的变化。此时,书生气息荡然无存,仇恨顷刻间在内心萌生迸发,无限膨胀开来。

  他要复仇,就用手中的这把滴血的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老界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老界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