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揭秘淅川城
任路2021-05-24 09:361,433

  话说周宏义告别荆紫关乡邻,随即直奔淅川城而去。

  到达淅川县城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淅川城不大,也就两条街道,周宏义转了一圈,在离县衙最近的十字路口,看见有一家三层小楼,名曰“天隆客栈”,就开了一间客房,入住打尖。

  天隆客栈位于十字路口,一楼为饭店,二三楼为旅店,此处周边交通便利,商贾林立,人流密集,是淅川城的中心点,应该是个信息集散地。周宏义这样想。

  周宏义放下行囊,怀揣一把短刀,就下楼吃饭。两个小菜,一壶老酒,周宏义边喝边仔细打量着周围环境。天已掌灯,饭店吃饭的人比较多,有窃窃私语,有放声浪笑,好不热闹。而就在大堂一个不显眼的角落,有个算命先生引起了周宏义的注意。

  此老者肤白面宽,眼光如距;胡子花白苍苍却很整齐;衣衫不算考究,却很干净;头顶一顶小帽甚是合体。此人一言不发,却透出一种说不出的气势,周宏义一看便知,此人非常人也。就凭十多年的官场阅历,周宏义就判断此人绝非一般讨生活之人,背后必有故事。

  周宏义一壶老酒下肚,看窗外灯火万家,正可谓“暗尘随马去,明月逐人来。”陡然感觉劳累,便回房歇息。

  次日傍晚,周宏义早早选了一个靠近的座位,离算命老者也就一席之隔,依然是一壶老酒,只是要了四个菜,四个菜要考究一些,荤素搭配。

  周宏义持酒壶,狠狠喝了几大口,顿觉体内似烈火燃烧,便定了定神,看算命先生半闭双目静坐,就起身向老者施礼道:先生是否可移座一叙?我也是只身一人,你看这吃饭也是很无情趣,先生若不嫌弃,顺便为我卜上一卦?

  算命先生略显惊讶,忙起身应道:不敢不敢,先生有何吩咐尽管道来,不便叨扰啊。

  再三邀请下,算命先生看周宏义也是实在真诚,不便过于推辞,便道:叨扰先生,小人恭敬不如从命。随机入座。

  周宏义和算命先生闲聊起来,家长里短,无话不聊,期间推杯换盏,两壶酒下肚,甚是投机。

  周宏义审时度势,酒至半酣,气氛恰到好处,就刻意问了一句:先生不像讨生活之人啊,怎会在此?

  一句话,算命先生神情愕然,手上的酒杯停在半空,半天没有放下。稍时,狠狠灌下,将酒杯拍在桌面上。周宏义一看就知道,有戏了。

  此人姓马,淅川人称马师爷。马师爷也并非是师爷,他是县衙的老书吏,为人忠厚,性情秉直,一辈子兢兢业业。老百姓有事相求,他都会出谋划策,帮忙打理,深得老百姓敬爱。只是年纪大了,腿脚没有那么利索,两年前被县老爷罢官,赶出了县衙。没有了饭碗,也就只好在饭店大堂摆个算命摊位,糊口饭吃,好在和掌柜的有些旧交。

  对于马师爷的遭遇,周宏义深感同情,同马师爷举杯而尽,安抚之语自然不在话下。而更让周宏义上心的是,马师爷出自官衙,想必对荆紫关一事有所了解,这周围人多嘴杂,不是说话的地方,周宏义就让店小二又置办一些酒菜,拉着马师爷回到房间继续喝酒。

  回到房间后,二人越聊越投机,转眼一个时辰过去,马师爷借着醉意,也对世态炎凉越发抨击有加,酒也自然越喝越多,说着说着话题不免就转到早先流民叛乱的话题。

  周宏义看时机差不多,就压低嗓门,附上前道:老哥,官府不逼,民怎么会反?就像两年前的荆紫关,一夜之间五十多口人被灭门,天下谁人不知啊……

  周宏义有意试探,引出话题,话没说完就被马师爷捂住嘴:老弟,外乡之人,莫谈国事,不可多言,来,喝酒喝酒……

  虽是酒醉,而此刻马师爷一脸的惊恐神情,让周宏义心中更是有数。便故作不服:老哥,我只是听人风言,又不是我干的,我就是个打猎的,我还怕你到官府告我不成?

  话音未落,只见马师爷打了一个寒颤,两只大眼睛直盯着周宏义,咬着牙,半晌才说了句:天杀的,血把江水都染红了,两天没有褪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老界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老界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