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台吉明断三不可;福盖修书证遗诏
褚芝洋2021-01-23 11:442,280

  且休说那雕奴如何如何,台吉听了哈依欲让禁卫军假扮魔皇,赐死二贼之计后,沉吟半响,开言曰:

  “此计有三不可行?乃取死之道也。”

  “何为三不可行?”

  “那照皋,厘斯,汝谓之为巨奸,那二贼可是蒙毅,蒙恬二武夫可比乎?岂会见一绢纸则自裁乎?

  且二皇子殿下亦非扶苏。若二皇子殿下接旨后,照皋,厘斯等上辩,曰陛下已身受重伤,此圣旨乃我等矫诏也。二皇子殿下将信将疑,为稳妥起见,先将二贼下狱,等皇上回京师后对证,再做裁处,则我等如何自处?此一不可行也。”

  即便二皇子殿下接旨后,一时不明,诛了此二贼。然则大皇子殿下每半月由雕奴传书,奏报西域军务诸事。诛杀重臣乃朝廷大事也,二皇子殿下岂会不问及此事乎?汝以勾结妖族,意图谋反罪之,大皇子殿下明证实无此事,乃诈也,汝如何自处?则我等假传圣旨之罪明矣。假传圣旨,诛戮大臣,其罪形同谋反,较之护驾不周之罪更重,此二不可行也。

  小皇子殿下早已明言,汝等欲为李斯,赵高,吾不为胡亥也。商议此事,不可违了陛下本心,更不可矫诏篡位,汝此计,其一违了陛下本心,其二矫诏。陛下口述遗诏时,字字句句如黄钟大吕,陛下遗诏对吾与那二奸皆有恩赏,汝却矫诏诛之,那小皇子殿下虽与二贼有些许龃龉,但此时此势小皇子殿下能应允行此事乎?此三不可行也。”

  是的,台吉能做到如此高位,其眼光,心智,自是非这几个武夫可比,他的三不可行确实分析得入木三分。

  那哈依之计,看似生路,其实是死路,用今天的话讲,他是只想解决提问题的人,而不想去解决问题本身。

  问题本身是什么?问题本身就是他们“护驾不周”,导致皇帝驾崩在外,那谁能解决这个问题?

  后继之君?后继之君似乎都不行,禁卫军指挥使的职则就是保护皇上,现在皇上没了,不是因为生病或者其他原因自然死亡,而是因为与孽龙搏斗。

  这种情况后继之君如果都不杀几个人,可能朝廷那帮大臣言官们口水都会把新皇帝淹死,更何况朝中厘斯,照皋等恨他们恨到骨头里。

  只有皇上能解决这个问题,皇上可以说禁卫军指挥使并没有失职,是我自己太大胆去和孽龙搏斗,我死并不是他的责任,他完全无罪。

  “受害者”都不追究了,那旁人还有什么好说,朝中其他文武百官再怎样恨他们,也不能拿这个事情来说,后继之君也可以光明正大的赦免他们,我照我父皇的遗旨办事嘛!

  问题是魔皇已死,死人可没办法开口说话,虽然他前面说了这帮大臣们“有功无罪,”但是并没有亲笔写下来,朝中大臣们完全可以不认。

  问题似乎进了一个死胡同?

  那台吉毕竟老谋深算,他又一次捋了捋他那银白的胡子,沉吟半响曰:

  “只需如此如此,我等但可高枕,绝无凶险矣!”

  “台吉大人?已有妙计了?如此为何?”

  那三个武夫,见台吉每每断事,皆切中要害,乃同声问道。

  “那皇上口述之圣旨,各位大人皆听明白否?小皇子殿下听明白否?那端贵妃听明白否?”

  “字字如黄钟大吕,当然明白。”

  “那好,我等只需在那皇上书写遗诏的黄绢上,将皇上口述原句,着内侍接着皇上未写毕的继续书写,一字不增,一字不减,一字不改地书写完毕,写完后在遗诏需大臣明证处,请小皇子,端贵妃,我等四个签名。

  再由小皇子殿下,修书两封,分别致大皇子殿下,二皇子殿下,说明个中内情,因皇上未写完遗诏而崩,后半部乃内侍照皇上口述书写。

  朝中虽有厘斯,照皋等巨奸,但亦不乏忠正良直之辈,且福王、太后亦在,定会主持公道,不会说遗旨乃我等伪造。”

  哦!众人皆恍然大悟,事情确实如此!

  那朝中,虽是厘斯,照皋辅佐二皇子监国,若是一般小事,朝中其他王公,权贵,太后自无须理会。但是,若是涉及到皇帝驾崩,新皇继位,此等弥天大事,就绝对不是厘斯,照皋等辈能说了算。

  那朝中不但太后健在,而且魔皇胞弟,福王悖尔刺金。钟贞亦在京师,平时虽不理事,但若是此等大事,亦定会出朝议政。

  太后妇道人家,也许未必能看清遗诏中魔皇的良苦用心,但那福王却是个聪明睿智不下于魔皇的狠角色,其中厉害定能看透,亦定会说服太后及朝中各大臣,鉴遗旨为真。

  四大臣商议已定,急入报那小皇子福盖,福盖闻后大喜,曰:

  “台吉大人思虑深远,忠诚谋国,难怪先皇如此器重,此计一不违陛下本心,二不损家国利益,孤允行,左右,照先皇口述原句,将遗旨补齐。”

  那近侍太监将遗诏写完后,小皇子,端贵妃,四大臣都在遗诏公证处签下大名。

  小皇子随即叫左右另准备文房四宝,乃亲修书,书略云:

  “臣弟悖尔刺金。福盖,叩首拜见大皇子殿下。

  臣弟随父皇巡游,到黄州时,父皇闻北海有孽龙作祟,食我渔民,扰我百姓,陛下为天下苍生计,乃驾御舟船队,亲赴北海。

  父皇神文圣武,智勇皆全,乃亲布局谋划,使天蚕丝神网,布下口袋阵,将孽龙缚定。

  而后父皇着飞天宝衣,戮龙宝剑,亲屠孽龙,怎奈那戮龙宝剑太过锋利,劈碎龙首后亦劈断天蚕丝神网,那孽龙死而不僵,神网断裂后,孽龙脱缚,甩龙尾重击父皇。

  父皇伤重而归,已自知五脏六腑皆受损,命不久矣,乃亲述遗旨,字字句句,如黄钟大吕,臣弟,端贵妃,及签名之四大臣皆在场,臣弟不敢有半字妄言。

  怎奈依朝廷祖制,遗诏若无六大臣同时在场,不得生效,近侍太监听旨后不敢书写。父皇乃强忍病体,运笔亲书。

  不料父皇只书到“命不久矣”时,即伤重而崩,臣弟与兵部尚书台吉,禁卫军指挥使哈依等商议后,为完成父皇遗命,只得将遗诏照父皇原句补全。

  臣弟只述实情,明证此诏非诈也,至于国家大事,立谁为君,非臣弟敢妄言也,唯大皇兄自裁之。

  臣弟:悖尔刺金。福盖

  建武二十三年三月朔

  一书写了两份,只是函头称呼略做修改,写给二皇子的后面称呼改为:

  “唯二皇兄、太后及众王公大臣明裁之。”

  写好之后,分别跟那一式两份之遗诏,用御用宝匣装好,上了御用铜锁,贴了盖有皇帝御玺的封条,派上两个雕奴,分别送与西域的大皇子与京师的二皇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征魔演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征魔演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