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内侍金銮宣诏书;蛊植欲言三存疑
褚芝洋2021-01-25 09:382,168

  除太后外,二皇子,福王,及众王公,文武,皆跪伏于地,那宣旨太监始开旨宣读曰:

  “朕弱冠承嗣,至今已二十有三年矣,自继位以来,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战战兢兢,不敢一时懈怠矣。赖祖宗及天地神灵护佑,初无大错,其间虽有南方人族作乱,亦旋即平复,疥藓之疾,不足为忧。西方妖族,虽是桀骜难驯,性极狡诈,朕亦软硬兼施,至今仍保持臣服,不敢作乱。

  怎奈朕自恃勇力,亲戮北海孽龙,孽龙虽已受戮,朕亦身受重伤,料是命不久矣。

  内阁大学士。兵部尚书:包罗特。台吉;禁卫军指挥使:赤术金。哈依;水军统领,孛儿吉根。布策;镇北将军:满楚古德。伯特;事前皆曾劝朕,万金之躯,不可亲冒矢石之险,怎奈朕自恃武功法术,不纳忠言,乃有此厄。此四人,皆忠良之属,后继之君不可以“护驾不周”之名罪之。

  随驾其余文武百官,及三军将士,皆忠勇之属,有功无罪,亦万不可以“护驾不周”之名罪之。

  大皇子:悖尔刺金。岳猛,厚重少文,性极尊贵,深肖朕恭,可承大位。接朕旨意后可即日启程,急赴京师继位,京中文武百官,及皇子,王公出城十里接驾。

  西域诸般军务,着副将临机断理。

  二皇子:悖尔刺金。哈颜,聪明仁智,封睿王,世袭罔替。

  三皇子:悖尔刺金。福盖,俊敏睿达,封智王,世袭罔替。

  内阁大学士。兵部尚书:包罗特。台吉;内阁大学士。吏部尚书,隆客谟。厘斯;内阁大学士。户部尚书:孛聂。照皋;皆老成谋国之良臣,皆加封一级,荫其子孙。

  朕崩在外,为避免天下震动,三军将士军心不稳,丧事暂秘而不发,梓宫归京师而葬。

  钦此

  建武二十三年三月朔

  二皇子听到“命不久矣”时,即已小声抽泣,听完旨后,乃捶胸顿足,伏地大恸曰:

  “惜哉吾父皇矣!痛哉吾父皇矣!哀哉吾父皇矣!汝今龙御宾天,叫皇儿如之奈何啊……”

  太后,及众文武皆垂泪痛哭!

  那宣旨太监读毕,见众人哭声后,乃曰:

  “太后,殿下,且暂节哀痛,听吾一言,据奴才观之,此旨一半乃圣上亲书,一半似内侍所写。”

  二皇子楞然看那传旨太监,一旁福王乃开言道:

  “呈来待孤一观。”

  太监呈上后,福王观之良久,曰:

  “确如公公所言,此诏一半为吾皇兄所书,一半为内侍所书。列位大人,欲观者皆可观之。”

  “皇叔,那此诏如何处之,孤方寸已乱,汝等议之可也。”

  “先读了宝匣内信札,看有何言再议。”

  那传旨太监继续读曰:

  “臣弟悖尔刺金。福盖,叩首拜见二皇子殿下。

  臣弟随父皇巡游,到黄州时,父皇闻北海有孽龙作祟,食我渔民,扰我百姓,陛下为天下苍生计,乃驾御舟船队,亲赴北海。

  父皇神文圣武,智勇皆全,乃亲布局谋划,使天蚕丝神网,布下口袋阵,将孽龙缚定。

  而后父皇着飞天宝衣,戮龙宝剑,亲屠孽龙,怎奈那戮龙宝剑太过锋利,劈碎龙首后亦劈断天蚕丝神网,那孽龙死而不僵,神网断裂后,孽龙脱缚,甩龙尾重击父皇。

  父皇伤重而归,已自知五脏六腑皆受损,命不久矣,乃亲述遗旨,字字句句,如黄钟大吕,臣弟,端贵妃,及签名之四大臣皆在场,臣弟不敢有半字妄言。

  怎奈依朝廷祖制,遗诏若无六大臣同时在场,不得生效,近侍太监听旨后不敢书写。父皇乃强忍病体,运笔亲书。

  不料父皇只书到“命不久矣”时,即伤重而崩,臣弟与大司马台吉,指挥使哈依等商议后,为完成父皇遗命,只得将遗诏照父皇原句补全。

  臣弟只述实情,明证此诏非诈也,至于国家大事,立谁为君,非臣弟敢妄言也,唯二皇兄、太后及众王公大臣明裁之。”

  臣弟:悖尔刺金。福盖

  建武二十三年三月朔

  二皇听完书信后,双目含泪曰:

  “我家不幸,父皇神文圣武,天纵英才,孰料竟被那孽畜所伤,半道而崩。此遗诏与吾弟书札互相印证,定是实情矣!还请太后即下懿旨,宣吾大兄返京师,以承大位。”

  众王公与诸大臣皆觉妥当,心中皆赞二皇子纯孝明哲。

  太后正欲下旨,孰知那班中忽闪出吏部考功司郎中隆赤尔多。蛊植,跪伏于地曰:

  “太后且慢,听吾一言,陛下急崩,新君继位,此乃天下至大至重之事,而此诏似有三可疑,待吾言毕,请殿下,太后与各王公详议之,再下懿旨未迟。”

  那二皇子听蛊植言语后大怒,厉声骂曰:

  “大胆奴才蛊植,陛下写诏未毕急崩,吾弟着内侍写毕,其中曲折合情合理。汝是疑吾弟妄言乎?汝欲离间吾兄弟情乎?来人那,将这奴才拖出去,斩了。”

  孰知那蛊植公然不惧,大喝曰:

  “斩某事小,天下事大,待吾言过此诏有何可疑之处,太后,殿下及众王公皆曰吾妄言,再斩未迟。”

  原来此蛊植素有痴名,魔皇在朝时,便以耿介敢言闻名于朝中,平日独行于朝,不党不偏。

  昔时端贵妃因温柔贤淑,冰雪聪明,极解圣意,圣眷极隆。魔皇欲侯其父,群臣皆不敢言,唯那蛊植闻后据理铮谏曰:

  “天下乃高祖皇帝之天下,非陛下之私产也。爵位乃朝廷之重宝,非陛下库中私银也。昔高祖皇帝与众大臣刑白马而盟曰:非悖尔刺金氏不王,非有军功不侯。今侯端贵妃之父,非约也。

  且此例一开,后世之君若逢妲己,褒姒之流,极善蛊惑妩媚之能事,而君王其父(封他父亲为王,君,王要分开理解),可乎?”

  魔皇大怒,勃然作色曰:

  “汝以端贵妃为妲己、褒姒,则朕为纣、幽乎?”

  那蛊植公然不惧,曰:

  “若实侯端贵妃之父,则然也。”

  把那魔皇气得七窍生烟,命力士拖出去打了三十大棍。

  怎料第二日魔皇突然醒悟,又命御医疗其棍伤,亲嘉慰之,伤好之后,擢升一级使用。

  端贵妃之父终未侯之,魔皇与臣下论道之时,常以此事为例,曰后世君臣亦当以朕及蛊植为鉴,臣下敢言,君父从谏。

  众王公,大臣见此痴人上谏,未知其欲何言也,太后亦曰:

  “且让这厮试言之,若其妄言再罪不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征魔演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征魔演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