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台吉算计无遗策; 魔皇临终颁诏书
褚芝洋2021-01-22 16:362,771

  “三位大人啊,凡事要动脑子,动脑子知道吗?人族的汉高祖有句名言:‘可以马上得天下,不可以马上治天下。’

  靠武力并不能够解决所有的问题,所以当今皇上一直号召大家,要能文能武,文武双全。要论这些啊,我们都要向当今陛下好好学习呀,当今陛下才是真正的文武双全,我比他是十不及一啊。”

  三个大臣这个时候可没心情听他拍皇帝的马屁,那哈依又问道:

  “台吉大人为何会如此肯定,皇上一定传位给大皇子呢?二皇子正在监国,照理应该是传位给二皇子才对啊?难道皇上给您透露过点什么?”

  “废话,帝王之心,鬼神莫测,此乃帝王家事,谁想死得早就掺和进去,陛下如此英明睿达,怎可能跟臣工透露这事?

  列位大人!大家想一下,皇上如果面临着马上驾崩,他最先考虑的是什么?”

  那台吉见这三个蠢脑子不开窍,又提醒一下问道。

  “考虑的是如何将大一朝的江山,千秋万代的传承下去。”

  那水军统领布策总算是有点开窍了,回答道。

  “对!布策大人总算是说到点子上了,皇上驾崩前,考虑的肯定是如何将大一朝的江山千秋万代的传承下去,而不是人族中的秦朝那样,‘始皇死而地分’,如果皇上不是因为在外受孽龙击成重伤,而是再过若干年在京师驾崩,那应该是由二皇子继位。

  但如今皇上在此北冥三州之地深受重伤,危在旦夕,离京师又远离数千里之遥,肯定就不可能传位给二皇子了。

  大家都知道,朝中党争已成,围绕着二皇子的:厘斯,照皋等辈,与我等势同水火。只是皇上在上面镇着,没有公开分裂,还保持着表面的一团和气。如果皇上驾崩,那厘斯,照皋等鼠辈,正愁没理由尽诛我等,他们难道不在我们头上扣下‘护驾不周’的屎盆子。

  我等明白这一点,皇上更加明白这一点。如果光是诛杀我们几个,那对大一朝来说,不过是拍死几只苍蝇,对大一朝毫发无损。但是,皇上这次出游几乎带走了大一朝的一半文武大臣,一半的禁卫军,如果只杀我们四个,那其他大臣杀不杀,护驾不周不光我们四个吧?光杀我们四个,其他随驾大臣不杀,又何以服众?再说了这些个随驾大臣们,哪个在朝中没有几个政敌?

  如果下狠手杀大臣,那禁卫军杀不杀,要知道陛下这次出来禁卫军可是带出来了一半,光雕奴就上百个。要都杀,我大一朝一半的勇士都得没命,这些可是咱大一朝军队的精英,是咱大一朝这座大厦的基石。

  再说了,如果真杀?难道我们这帮人就会坐以待毙,伸出头等那帮人来砍?我看即使我不反,三军将士都会被逼反,这样一来我大一朝岂不是要分裂?要内战?一打起来,我大一朝岂不是要人头滚滚,血流飘杵。

  所以皇上被雕奴们扶上船后,就对文武大臣们口谕我等无罪,以安众心,如果皇上自感不祥,一定会亲笔写下遗诏,先言明我等无罪。

  而传位给大皇子,才能让这个无罪得到真正的执行,且亦能保住京师中的二皇子,及厘斯,照皋。”

  三大臣听了台吉的分析后,都松了一口气,确实如此。

  他们有没有“护驾不周”之罪,这个倒是次要的,关键是谁想要他们死,谁想要他们活。

  朝中的厘斯,照皋等,肯定想要他们死,而二皇子跟他们卷入太深,亦极有可能随照皋等意,不得不杀他们,所谓的一朝天子一朝臣是也,但这极有可能引起内乱和分裂。

  如果传位于小皇子,那也同样容易引起内乱和分裂,自古废长立幼都是取乱之道。那厘斯,照皋等如果收到遗诏说传位给小皇子,一定会引起他们的恐惧,一定怕新皇继位之后找由头杀了他们,也一定会鼓动二皇子不承认这份遗诏,至于遗诏是真是假倒不重要了。

  所以,只有传位于大皇子,才是最佳的选择,才能平衡两方势力的利益。

  因为大皇子十多年前就去西域镇守边关,跟京中的两方势力都没有太多瓜葛牵扯,处理朝政问题亦会不偏不倚,只有他继位,朝中大臣,文武百官才能安心。

  而至于大皇子,愿意或者不愿意坐这个龙椅,就由不得他了,为了大一朝的江山社稷,就算真是炉火,他也只能坐上去。

  “各位大人,此厅不宜久留,大家心里有底即刻易容分头散去,各自回自己岗位。”

  台吉向三大臣交了底之后,就吩咐其他三大臣分头散去了,因为皇帝最怕的是臣下结党,这几个如此私下议事,也是在魔皇深受重伤的特殊时期,若在平时,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这样。

  那三大臣刚离开不到半个时辰,只见一太监进到了台吉的大船,向其传旨道:

  “皇上口谕:着内阁学士,兵部尚书,包罗特。台吉,即刻上御船寝宫觐见。”

  那台吉听到圣旨后,心里知道,关键的时刻到了,也没多问,只叫下人帮换了朝服,低着头,跟着那传旨太监上了小舸,向皇帝的御舟驶去。

  台吉到了魔皇的寝宫后,只见那禁卫军指挥使:赤术金。哈依;水军统领,孛儿吉根。布策;端贵妃;小皇子:悖尔刺金。福盖;镇北将军,满楚古德。伯特;以及几个贴身太监,都跪在魔皇的龙榻前,那魔皇斜躺在龙榻上,伤势沉重。

  那魔皇见这几位重臣皆到齐后,乃开言道:

  “朕自恃勇力,亲戮孽龙,孽龙虽已受戮,不料朕亦为其所伤,料是命不久矣,人族圣人有云:‘有生必有死,如昼夜轮转,此必然也。’

  大丈夫马革裹尸还,幸也,朕无恨矣,但以江山社稷为念耳。”

  众大臣,皇子,听魔皇言语后,皆叩首大哭曰:

  “圣上自幼习武,又曾得山野异人传授法术,此等小伤,料是无碍,陛下若识得医术高明,法术高强之士,可急谴雕奴求之来,保圣上龙体安康,亦保大一朝江山如铁桶般永固。”

  只见那魔皇叹了口气,言道:

  “卿等忠心,朕知之矣!奈何修短有命,岂可强求乎?朕自幼习武,亦粗通法术,朕曾暗自运功疗伤,怎奈五脏六腑皆受创,朕命在司命手中矣,非人力可强求也。”

  那魔皇说罢,又言道:左右,传朕旨意:

  “朕弱冠承嗣,至今已二十有三年矣,自继位以来,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战战兢兢,不敢一时懈怠矣。

  赖祖宗及天地神灵护佑,初无大错,其间虽有南方人族作乱,亦旋即平复,疥藓之疾,不足为忧。西方妖族,虽是桀骜难驯,性极狡诈,朕亦软硬兼施,至今仍保持臣服,不敢作乱。

  怎奈朕自恃勇力,亲戮北海孽龙,孽龙虽已受戮,朕亦身受重伤,料是命不久矣!

  大司马。兵部尚书:包罗特。台吉;禁卫军指挥使:赤术金。哈依;水军统领,孛儿吉根。布策;镇北将军:满楚古德。伯特;事前皆曾劝朕,万金之躯,不可亲冒矢石之险,怎奈朕自恃武功法术,不纳忠言,乃有此厄。此四人,皆忠良之属,后继之君不可以“护驾不周”之名罪之。

  随驾其余文武百官,及三军将士,皆忠勇之属,有功无罪,亦万不可以“护驾不周”之名罪之。

  大皇子:悖尔刺金。岳猛,厚重少文,性极尊贵,深肖朕恭,可承大位。接朕旨意后可即日启程,急赴京师继位,京中文武百官,及皇子,王公出城十里接驾。

  西域诸般军务,着副将临机断理。

  二皇子:悖尔刺金。赫颜,聪明仁智,封睿王,世袭罔替。

  三皇子:悖尔刺金。福盖,俊敏睿达,封智王,世袭罔替。

  内阁大学士。兵部尚书:包罗特。台吉,内阁大学士。吏部尚书,隆客谟。厘斯;内阁大学士。户部尚书:孛聂。照皋;皆老成谋国之良臣,皆加封一级,荫其子孙。

  朕崩在外,为避免天下震动,三军将士军心不稳,丧事暂秘而不发,梓宫归京师而葬。

  钦此

  建武二十三年三月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征魔演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征魔演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