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照皋裁旨作伪;绣工缝绢丧身
褚芝洋2021-01-25 09:362,270

  那石阡开了锁后,即拿了桌上银票,又向二皇子及二大臣拱手施礼,曰:

  “某可走乎?”

  “可,但先生此去切记,不可滞留京师,须远走高飞,最好去南方人族聚集之地,此十万两百银足够让先生购置田庄,下半生衣食无忧也,切勿再行窃被官府捉住。”

  随即二皇子即着侍卫带其出宫门,那石阡一出宫门后,即施展轻功,飞奔南方而去。

  且不说石阡去了南方,二皇子和照皋,厘斯见铜锁已开,但封条仍在,二皇子不敢造次,乃问曰:

  “照皋爱卿,那此封条又如何处之。”

  “殿下但开无妨,某早有准备。”

  言毕照皋即从怀中取出一张盖有皇帝御玺,跟那张一模一样的封条,乃笑曰:

  “内阁负责对外颁布圣旨,贴封和上锁经常都是由某所为,有次发往某处之圣旨,某忘记贴封条即已发出,乃剩下此一张,今天可派大用了。”

  那二皇子和厘斯见了目瞪口呆,居然连这个他都有提前准备,二皇子随即撕下封条,打开了宝匣。

  见宝匣内除了一卷圣旨之外,还有一纸书信。

  那二皇子先打开圣旨,细读完毕后,曰:

  “观此圣旨之笔迹及笔力,此旨一半为父皇亲笔所书,一半为内侍所书,其言与照皋爱卿所料无异,料是父皇伤重,写至一半已无法运内力书写,乃口述着内侍书写完整。”

  言毕乃将圣旨交与照皋,厘斯,着二臣观之。乃又打开书信,细读起来,读毕亦开言曰:

  “此信乃吾弟亲笔所书,明证此遗旨非诈也。

  看来照皋爱卿洞若观火,所断分毫不差,此旨此书明日在金銮殿公开宣读后,太后,皇叔定会鉴其为真,众文武多数亦会认鉴为真,吾等即使鉴其为诈,亦孤掌难鸣矣,看来天位与孤无缘,吾安心做一太平王爷足矣,汝等亦无须多虑,陛下对汝三大臣皆有恩赏。”

  只见那照皋对那圣旨看了又看,突然笑曰:

  “天佑殿下,若是此旨全由陛下亲笔所书,吾等无能为也,奈何陛下只写至“命不久矣”而崩,紧要之处全由内侍所书。

  看来天位仍是殿下固有也,即使陛下不传位于殿下,天亦以此大位属殿下,所谓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时至不迎,反受其殃。”

  言毕,竟持起案上利剪,将那圣旨由中间,魔皇写至“命不久矣”处裁开,将圣旨一分为二,一半乃魔皇书写,一半乃内侍书写。

  那二皇子只观得目瞪口呆,不知照皋意欲何为,如此圣旨怎可装入宝匣。

  照皋亦发现了二皇子已失态,乃开言曰:

  “殿下无忧,即刻传宫中手艺最精湛之绣工巧匠,将此旨缝补完好,手艺愈精湛愈好,一定要缝补得跟原旨有九成以上相似,缝补好之后,即刻除之灭口。”

  须臾,绣工即来到了二皇子寝宫中,向二皇子及两位大臣跪拜施礼,礼毕后侧站一旁,一脸茫然不知二皇子半夜急诏之来,所为何事。

  那照皋乃手指两半圣旨,向绣工问曰:

  “此旨被一裁为二,汝能绣补完整,与未裁过一般乎?”

  “启禀大人,书写圣旨之黄绢乃皇宫大内织造局巧匠所造,其绢也,由九千九百九十九根蚕丝所织,一根不多,一根不少,且上绣龙凤五彩,每条丝皆由绢头通至绢尾,中间绝无接口,若有材料,卑职倒是可另织一幅一模一样的,但若剪断后重新接成若未剪过一般,天下无此等人矣。”

  “吾并非要汝接成一模一样,但接过后,若非专人,辨别不出,有九成以上相仿,可乎?”

  “若仅要如此则可。”

  言毕那绣工便动手,直绣了一个多时辰,方将那黄绢绣补完整。”

  二皇子和照皋,厘斯拿旨细观,果然跟没剪过一样,叹曰:

  “果然是宫中巧匠,手艺巧夺天工,吾等皆辨别不出,此绢曾剪破再接过。”

  “大人等非专人也,若是宫中织造局之巧匠,定能辩出此绢乃剪过重接之绢也。”

  “可惜了,如此巧手!”

  那绣工听了照皋如此之话后,似乎明白了什么,急向二皇子磕头出血曰:

  “殿下饶命,卑职实有功无罪也!”

  “吾固知汝无罪矣,怎奈此天下之大机,汝若是人族,吾可放汝远走高飞,怎奈汝亦是我族,且妻子皆在京师,汝若不死,则难保万全,汝死之后,汝子吾擢升一级重用,汝妻汝家孤恩养之,汝无须挂念,汝安心去吧!”

  随即吩咐侍卫带出鸩死!

  那照皋,厘斯见事情皆已妥当,其时鸡已鸣过三遍,已到寅时,再有一个时辰就该上朝,那照皋乃对二皇子,厘斯暗受机宜,曰明日上朝当如此如此,三人计议已定,那照皋方将那圣旨,书信重新装入宝匣中,贴了封条,锁好铜锁,赶回内阁。

  话说第二日卯时初刻,天刚粉亮,那二皇子,皇太后,及福王,照皋,厘斯等一帮王公,文武重臣就在金銮殿上齐聚一堂,众文武对太后,二皇子施礼毕后,二皇子乃开言曰:

  “各位臣工,想是大家皆有耳闻,皇上在北海亲戮孽龙,龙体受伤,皇上龙体究竟如何?吉祥与否?我等皆未知。陛下为何要远赴北海,亲戮孽龙,其祥情曲折如何,我等亦未知。

  天幸昨晚有圣旨发至京师,宝匣现在内阁,钥匙在太后手中。现着宣旨太监从内阁取出宝匣,在此宣读圣旨,则皇上龙体如何,其中曲折如何便尽知,宣读圣旨后,吾等再议,各臣工以为如何!”

  “殿下所言,妥当之至。”

  接着那京銮殿上之大力武士高声喊曰:

  “着宣旨太监取旨宣读。”

  须臾,那宣旨太监已将宝匣持至金銮殿上,曰:

  “启禀殿下,宝匣已取至,请宣符宝郎验匣。”

  “可!”

  那符宝郎急出班,上前验看,曰:

  “此封条乃封宝匣之专用封条,上盖有陛下御玺,铜锁乃锁宝匣之专用铜锁。今封条完好,铜锁完好,无任何开启痕迹,启禀殿下,太后,下官验证完毕。”

  说完那符宝郎即退回班中。

  那二皇子略一点头,曰:

  “列位王公,臣工,宝匣开启过与否,事关国体,若有谁想验看,皆可上前验看,若无人再验看,则是认可此宝匣未开启过,乃陛下发前原封。可有人欲再验看。”

  众大臣,王公皆曰:

  “无须再验看矣!”

  “如此,则请太后亲启宝匣。”

  那宣旨太监,急将那宝匣送至太后身前,跪顶于头,太后持钥匙,亲开铜锁,启了封条。

  “着宣旨太监宣旨。”

  那宣旨太监打开宝匣后,曰:

  “启禀殿下,此宝匣中有圣旨一道,及书札一封。”

  “先读圣旨,再念书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征魔演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征魔演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