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魔皇出游率文武;孽龙作祟搅北冥
褚芝洋2021-01-22 12:442,366

  黑暗!无边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像浓浓的墨汁,无处不在,填充着每一个空间,充满着天地,连天空中最微弱的星光都看不见……

  无边无际,知何日始却不知何时终的黑暗笼罩着曾经无比辉煌,无比绚丽,多姿多彩的华夏神州大陆。

  悲惨的人族,自百年之前最后一次人魔海上大战,人族彻底战败以后,魔族就统治了整个华夏神州。并且把大陆上的灵性“生”物化分为三个阶层:

  第一级:魔族人

  第二级:妖族人

  第三级:人族人

  在魔族人眼里,人族人是和牛马驴等动物同一级别的“工具”,“劳力”,魔族的法律亦赤裸裸的规定:魔族百姓若与人族百姓有争执,将人族百姓打死,亦只需要赔偿“苦主”家庭一头牛……

  之所以没有将人族“斩草除根”,“斩尽杀绝”,倒并不是魔族起了恻隐之心;而是:魔族亦需要劳动力,需要奴隶,需要人族佣租其土地辛勤耕作,缴纳田租及各种赋税,贡献美食财帛,充当建设各种大工程(例如宫殿,庙宇,河堤等)的劳动奴隶。

  而且对于魔族来说,人族中婀娜多姿的美少女,也是一种很美妙的资源。

  “大一”,是魔族统治整个华夏大陆,建立起的新王朝的国号。

  “大”者,辽也,阔也,广大也,无有边界也。

  “一”者,“天”字之首笔也,数之起始也,万物之首也(所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此时乃是魔族第六位皇帝,年号“建武!”名字叫做:悖尔刺金、马沙,的魔皇坐朝理政。

  因近日钦天监向魔皇暗奏,曰大一朝之东南五州有天子气,东南最近恐怕会生乱,须皇上真龙之气前往巡游镇之。

  那魔皇听了此奏后,不敢大意,乃带上了内阁大学士,兵部尚书:包罗特。台吉,禁卫军指挥使:赤术金。哈依;水军统领,孛儿吉根。布策;非常受宠,姿容绝丽的端贵妃;魔皇第三的,也是最小的儿子,小皇子:悖尔刺金。福盖。

  及一班护驾禁卫军、驾船水军、文武大臣。起銮驾,驾起上百艘砌玉堆金,雕龙画凤的大龙船,役用三四十万人族苦力纤夫,离了京师,沿京黄大运河,浩浩荡荡,向东南而进。

  那朝中只留下二皇子,亦是后来的承嗣之君:悖尔刺金。赫颜,临时监国。内阁大学士,吏部尚书隆客谟。厘斯;内阁大学士,户部尚书赤卢克谟。照皋,辅助二皇子监朝理政。

  且说那魔皇船队一路停停走走,不知不觉已走到黄州郡地界,这黄州郡已经是京黄大运河所经之最后一个郡,再往前就进入东海了。

  这魔皇正考虑,到底是改走陆路往南下到江南,还是继续走水路拉起风帆进东海泛舟,就正左右为难之际,却收到了镇北将军满楚古得。伯特,在北冥三州着雕奴空中传送来的战报,原来北海最近不知道哪里来了一条大金赤龙,在北海掀风作浪,食人无数。

  那孽畜经常卷起滔天巨浪,淹掉沿海无数魔族百姓,镇北将军屡次派水军死士,驾巨舸,持雕弓利刃,欲剿灭此孽龙。却反为孽龙所害,白白送了性命。

  魔皇收到战报后,暗思:天子乃真龙也,观气者云此地有天子气,莫非那孽龙欲游至东海作乱?所谓东南当有乱生,乃应此谶也?

  于是乃在龙州御殿中大集文武,商议此事:

  “众位爱卿,刚收到镇北将军急报,有孽龙在我北海作祟,残害百姓,使我沿海百姓不能耕种,渔民不敢出海捞捕,各位爱卿有何高见?”

  只见班下闪出大理寺左卿,乌兰巴尔思。述慎,向魔皇启奏道:

  “启禀陛下,那北冥三州,虽是我族的龙兴之地,但自我太祖皇帝打败人族,占领华夏神州大陆以来,我族原有的北冥三州之地,已属鸡肋,可有可无。三州之地所赡养的我族百姓,千不及一,三州之地所产财帛,对我族总财税收入,万不及一。如今孽龙在北海作孽,只影响北冥三州之沿海而已。对我族之影响,不过疥癣之疾,那孽龙要闹,任它闹好了,只需将我族百姓,尽数内迁,在其他州郡划拨土地房屋。将我族沿海渔民,转渔为牧,在其他州郡增加新牧场便是。

  如此之后,那条孽龙,任它如何折腾,亦不能损害我族百姓分毫。等孽龙折腾够了,或者老死了,到时我等再待机而定。”

  “啪!”

  听到述慎这般话语之后,龙椅之上的魔皇满脸怒色,一只手重重地拍在御案之上,大声呵斥道:

  “大胆奴才述慎,竟敢出如此不知廉耻的狂悖之言,被一条泼泥鳅吓得欲内迁百姓,丢我族祖宗龙兴之地,我族祖先流传下来的好勇尚武的精神丢哪去了?我族血液中流淌的尊严荣誉又丢哪去了?不知廉耻的东西,来人哪,给我拿下……”

  值守的禁卫军武士就欲把术慎上枷带走,只见班中又闪出了兵部尚书台吉,向魔皇启奏道:

  “陛下且息雷霆之怒,这述慎虽说口出狂悖不当之言,但人族之圣人有云:‘言者无罪’今日陛下升朝让各大臣商讨此事,那怕言之不当,亦不该加罪。如罪术慎,日后议事谁还敢言?况且术慎乃太祖开国时之上柱国,乌兰巴尔思。勇罡,之后。太祖有遗训,功臣之后,不可随意罪之。”

  那魔皇听了台吉这一番言语,脸上由阴转晴,乃又开金口道:

  “台吉爱卿所言甚善,朕非不能听逆耳之言,亦非不能接受不同意见,怎奈术慎这厮所言着实可恨。想我大一朝开国之太祖,太宗,何其雄武,杀伐果决,征战四方,提三尺剑取人族天下。

  就说这术慎之先祖,先上将军勇罡,亦是铁骨铮铮的一条汉子。当年随太祖皇帝东征西讨,攻城拔寨,身先士卒,亲冒矢石。

  祖先如此雄壮,子孙又何其怯懦,区区一条泼泥鳅,又是内迁百姓,又是改渔为牧。我族从先祖就传下来的血性呢?勇气呢?荣誉呢?都丢哪去了?”

  “听旨:术慎遇事胆小如鼠,所言荒谬不堪,大灭自己威风,但朕念‘论事,言者无罪’且其亦是功臣之后,朕略施薄惩,着罚俸一年,以敬效尤。”

  “皇上圣明,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大臣见魔皇面色转晴,而且对术慎这种惩罚可以说是轻微到了极点,都松了一口气,跪下磕头,大声颂圣。

  “罪臣述慎谢吾皇天高海阔之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述慎听了魔皇对他的处分之后,亦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赶紧跪下重重地磕了几个响头。同时也向大司马台吉投向感激的目光。

  “众卿平身!众位爱卿,大家可有甚妙计,戮此孽龙,还我百姓太平啊?”

  魔皇言毕,满意地望了望匍匐在他脚下的众大臣,自忖道:现在不会在有人出来唱反调了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征魔演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征魔演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