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大一体制;皇子纷争
褚芝洋2021-01-22 16:342,181

  镇北将军伯特,水军统领布策,见台吉身色惧厉地呵斥哈依,赶忙跪下,向台吉求情道:

  “台吉大人,哈依见情势危急,口不择言,望台吉大人宽恕。”

  那台吉见二人求情,也就借坡下驴,说道:

  “此等言语,在此言毕便罢,切勿在外妄言,自取灭族之祸。”

  那伯特见台吉不再追究哈依之言,但仍不明就里,乃向台吉问道:

  “台吉大人,那若皇上驾崩,难道还有谁能阻止二皇子顺利登基?”

  本来那伯特想说,除非等皇上驾崩后,我们篡改遗诏。否则,皇上龙御归天后,登基的肯定是二皇子。

  但前面有了哈依的教训,这个话伯特不敢说出口。

  “皇上能阻止二皇子登基。”

  台吉又一次捋了捋他那银白色的胡须,故作深沉地说道。

  这不是废话吗?三大臣心里想道。

  皇上当然能阻止二皇子登基,但是现在皇上的状况,你都说了,过不了几天就要龙御归天了,他怎么阻止?

  当然,皇上驾崩前可以立遗诏,遗诏里面皇上同样还可以想立谁就立谁,皇上可以在遗诏里面立小皇子悖尔刺金。福盖为帝,这样他们这帮随驾大臣,不但无罪,或许还因为从龙,有拥立之功,另有恩赏亦未可知。

  原来这魔皇,悖尔刺金。马哈沙,嫡出有三个皇子,大皇子悖尔刺金。岳猛,二皇子悖尔刺金。哈颜,以及随驾的小皇子悖尔刺金。福盖。

  从大一朝的法理上说,三位皇子皆有资格继承大位。

  魔族并不像人族,继位非要立嫡以长,魔族只要是嫡出即可,魔皇喜欢谁,就立谁为太子,魔皇驾崩后,太子登基继位。

  若魔皇还没有立下太子,则在临终前,留下遗诏,亦是想立那位嫡出皇子皆可(若无嫡出则立那位庶出皇子亦可,若膝下无子则选最近支亲王继大位)。

  当然,为了避免臣下篡改遗诏,行“沙丘之谋”,遗诏必须由魔皇亲自口述,内阁六部尚书(礼、户、吏、工、兵、刑)亲自见证签名,秉笔太监执笔,宝符郎用玺,一式若干份,发到后继之君及诸皇子手中,诏告天下。

  这样的后继之君才是明正言顺的继承大位,才能塞天下之口。

  所以历代魔皇都乐于见手下臣属,特别是六大臣们勾心斗角,互不两立,因为只有这样,那魔皇才能在任何时候都掌控着绝对权力,才不会被臣下们蒙蔽,架空。才能哪怕是临终前都能贯彻自己的意志。

  但凡事有例外,比如行军打仗时,皇帝亲征在外,六大臣,秉笔太监不可能全部随行,如果皇帝驾崩在外,那立谁为太子?谁说了算?怎么留遗诏?

  同样是皇帝说了算,如果是这种情况,则由魔皇亲自执笔,亲自用印,一式写几份,发给后继之君及诸皇子,同样会被诸皇子及满朝文武大臣承认。

  要知道,历代魔皇皆是武功绝顶高强之士,他们写的字,未必有书法家般工整,好看,但绝对是天下中独一无二的存在,任何人皆无法模仿,因为即使能模仿字迹,那武功内力不一样,字写出来的力道,笔力亦不一样,诸皇子和众大臣们一眼皆可看出真伪。

  那大司马台吉话说到此处,三人总算头脑中有点头绪了,禁卫军指挥使哈依连忙问:

  “台吉大人,您是说,若皇上自感不久于人世,会亲自执笔,写下遗诏,传位于小皇子?”

  “哈依大人啊,若论行军打仗,临战布阵,我不如你。但是若论揣摩上意,分析形势,你就是骑上银翅大雕,也赶不上我呀,这些都是人族的特长,咱们也得好好学学呀,皇上怎么可能会传位于小皇子呢?”

  “那不穿位给小皇子,还是要传位给二皇子呀?”

  哈依仍然不解,仍然向台吉问道。

  “那皇上有几个皇子呀?”

  台吉看着这哈依榆木一般不开窍的脑袋,有点恨铁不成钢的又一次问道。

  “哦!我明白了,台吉大人的意思,是皇上会遗诏传位给大皇子。”

  原来,这个哈依思维进了一个怪圈,就是非甲即乙,只能二选一,不知道还有一个丙可以选。

  这魔皇三个皇子之中,大皇子岳猛,性格刚武,不好学文,魔皇曾问其志向,岳猛答曰:

  “好为将!”

  “为将若何?”

  “为将者,披坚执锐,亲冒矢石,所攻者灭,所击者服,百万军中随进随出,取敌将帅首级如探囊取物。”

  “此匹夫之勇也,何足贵乎?吾欲立汝为太子,吾百年后,汝继大位?若何?”

  孰知那岳猛听了魔皇这番话后,赶紧跪下,说道:

  “父皇,天生下众人也,必各有所长,各有所短。吾手但能持强弓硬弩,剑戟刀枪。不能持笔墨纸砚。吾眼善能观地势形胜,不能观文书奏章。吾身善能骑骏马大雕,不能坐龙椅龙榻,吾耳悦于听战鼓号角,不悦于听音乐丝竹。

  吾二弟忠厚笃敬,性极聪慧,能文能武。三弟亦聪俊敏达,皆可继承大位,陛下何患无嗣乎?吾愿为一边关大将,为吾皇镇守边关,保万里江山太平,此心足矣,陛下又何必迫儿居炉火上耶?”

  那魔皇听了岳猛此番言语后乃哈哈大笑,不再言语,没过几日便封岳猛为镇西大将军,总领西域五镇二十万兵马,震慑西域妖族。

  所以大一朝中,无论是京中百官,或是地方诸大员,都知道大皇子“好为将,不欲为帝。”且魔皇亦实封了他镇西大将军之职,在西域镇守边关,震慑妖族。在众大臣心中,从没把大皇子当成后继之君的备用人选,而大皇子亦在西域安心领兵,从不关心京师中诸事。

  “台吉大人,你又为什么能肯定,皇上一定会传位于大皇子,而不是其他皇子呢?那大皇子都明确表明过心志,不欲为帝了。”

  那三个大臣仍然是话不点透心不明,异口同声地向台吉问道。

  这也难怪,因为魔族一向崇拜武力,崇拜那种所攻者灭,所击者服的强者,看不起人族整天琢磨这,琢磨那,整天一帮大臣窝里横,内斗内行,外斗外行;真正遇到强敌时,则将懦兵怯,不堪一击。

  更何况无论这禁卫军指挥使,水军统领,还是镇北将军,皆是武将,领兵打仗,冲锋陷阵是其所长;勾心斗角,玩弄权术,是其所短。要比这个,那真的是三个绑一起也搞不过一个台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征魔演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征魔演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