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福王愿釜底抽薪;台吉欲八卦占卜
褚芝洋2021-01-27 09:592,133

  且说那福王在金銮殿上,布置了军务,忧心忡忡,回至王府后,乃幽幽叹曰:

  “我家不幸,吾兄恃勇屠龙,反为孽龙所伤,而今英年急崩,天下无主,乱从中生矣。”

  福王妃听到福王叹息后,乃应曰:“京师中盛传,陛下屠龙急崩,台吉、哈依等护驾不周,惧国法之诛,竟敢伪作陛下遗旨,赦免自己无罪,传位于大皇子殿下,被织造局主事榆鲁识破其奸,太后本欲降旨族其家,乃是福王您恐激起兵变,请太后伪赦其罪,并且调兵谴将,架空彼等,诈彼等入京而后族之?”

  其实此时京师中,魔皇身受重伤而崩,那台吉、哈依等剪断遗诏篡改圣旨,金銮殿上众大臣议论之情形,早已传遍了京中大小官员家属及禁卫军耳中,就连那遗诏剪过重接得如何如何天衣无缝,又由谁人辩出,二皇子殿下如何大哭,如何推辞皇位,那蛊植如何欲寻柱撞死之具体情形,皆传得绘声绘色。

  福王听王妃之言后,笑而应曰:

  “汝乃妇道人家,懂得个甚?汝等观家国大事,但知其表,未知其质,鹦鹉学舌,人云亦云耳。

  今日散朝后,朝会中所议之事,恐京师中三尺童蒙皆亦知晓,那台吉,哈依虽远居北冥,但又岂有不知之理乎。孤敢断言,未出三日,今日孤等朝会之详情,必传至那台吉,哈依耳中。”

  “殿下既然知道朝会消息会泄,为何还在朝会上安排军务,彼等知之,则必然不会奉诏护送先帝梓宫至京师,殿下又岂能诱彼等至京师,得而诛之乎。”

  “吾固不欲诛彼等矣,若欲尽诛彼等,此等军机秘事,又岂可在朝会上当众言出,当众布置乎?若孤所料不差,此旨确如小皇子殿下所言,乃是吾兄口述也,怎奈吾兄受伤太重,书写至半而崩,紧要之处全由内侍补齐。”

  “若如此,此旨前半为陛下亲书,后半由内侍照陛下口述将遗诏补齐,那黄绢又岂能是两面黄绢剪过重接而成?难道织造局主事榆鲁所言有诈乎?”

  “榆鲁所言固非诈矣,但圣旨乃昨晚到内阁,今日卯时才在朝会打开。那厘斯、照皋,若将圣旨取出,从中剪断着巧匠重新接好,又重装入宝匣之中,不可乎?”

  王妃听此言后,乃大惊曰:

  “那装圣旨之宝匣乃精钢所铸,铜锁乃宫中巧匠所造,且又贴有御用封条,彼等难道还有此等鬼神难为之手段,宝匣、铜锁、封条皆完好无损,却能将圣旨取出做伪后再放入?如此,则彼等太可怖矣!”

  “天下能人异事多矣,汝未能,不能言天下无人能。但就因为朝中文武皆认为无人能为此,彼等为之则无人疑矣。孤之所以认为此诏为真者,乃是此诏乃对我家国最利,以吾兄之明哲睿达,下此诏乃势在必然耳。奈何孤乃臆测,而无实证。

  当然,亦有可能此旨乃台吉、哈依等惧国法之诛,将陛下原旨剪断重续。吾为国家万全计,请太后下旨着辽远总兵率一万兵勇赴扼北关,乃是防篡此诏者,真是台吉、哈依等,如此则彼等真反矣,彼等若蛊惑胁迫所部兵勇,以护送先帝梓宫为名,至京师则急发难,恐我悖尔刺金家人死无葬地矣!董卓之祸,其鉴不远,怎可不防。

  但彼等若见辽远总兵赴扼北关,则绝不敢入关矣,若孤所料不差,彼等当在奉天奉小皇子为王,静观其变。

  人族圣人有云:‘同室操戈,其意不祥,北冥之哈依、台吉,与朝中照皋,厘斯已是剑拔弩张,斗势已成,孤不欲火上浇油,唯愿能釜底抽薪。”

  正如福王所言,没出三日,那哈依在奉天即已收到心腹着雕奴传来之秘报,其报情形之详,连蛊植之“三可疑”,福王之“三有何可疑”,太后反应如何,二皇子殿下反应如何,最后由织造局主事榆鲁辩出此绢乃剪短重新拼接而成,其情形皆写得清清楚楚,有如亲历。

  哈依观报后即持报赴台吉府中,亦不发言,直接取秘报给台吉看,台吉看报后,略一思索,乃曰:

  “速叫伯特,一起上小皇子殿下处议事。”

  原来这奉天,乃是北冥三州首府,亦是魔族人未取人族天下时之京师,魔族之皇宫,魔族未取天下时之历代先王陵寝,社稷皆在此处。平时由镇北将军在此镇守,皇宫中虽无龙子龙孙在此居住,但宫中太监,宫女,官员一应俱全,乃是备皇上,或皇子出猎,巡游,祭拜先祖至此处短时居住耳,此时皇宫成了小皇子殿下之临时行宫。

  那三人到了小皇子寝宫,跪下请安后,台吉曰:

  “殿下,果不出微臣所料,二贼篡诏矣。”

  言毕,呈上哈依收到之秘报。

  小皇子将此秘报详读之后,咬牙切齿曰:

  “汝等皆曰那照皋、厘斯为二贼,巨奸,今观之,果然。其用计之巧妙,心机之歹毒,胆大妄为,世所罕见。只可惜,此等心智,没用在治国安邦,兴我族类,却用到打击异己,陷害同僚上,吾兄信赖依靠此等大臣,无异于与狼共舞,与虎谋皮,吾兄终无善果矣!”

  言毕大哭流涕!

  那台吉等见小皇子殿下大哭,亦泣曰:

  “某等虽无半点异心,忠心为国,但却仍被扣篡改遗诏,心怀谋逆之重罪,某等死固不足惜,但恐那二奸得志之后,必孤弱王室,阴谋篡逆,秦二世望夷宫之祸,其鉴未远。”

  小皇子亦是熟读史书之人,他亦知道,那厘斯,照皋既然敢篡改遗诏,那还有何事不敢为,若是随驾大臣皆回京师,定尽遭其诛,就是他本身都恐难保全。

  但他毕竟历事较少,大变当前,亦不知所措,乃问曰:

  “汝等皆是思谋远虑之谋国之臣,汝等试言之,而今之势,如之奈何?”

  哈依曰:

  “我等皆知,此旨必是那二贼,剪破叫巧匠重接而成。奈何无凭无据,宝匣,铜锁,封条,皆是符宝郎当文武百官面验看过,我等曰此旨乃彼等做伪,又未能言出其中曲折详情,定无人肯信。

  听闻台吉大人曾得异人传授,深明易理,仰观风角,八卦通神,极善卜筮,今事急矣,请卜之,知其详而后吾等再秘奏太后,福王,揭发其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征魔演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征魔演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