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我已经够漂亮了
危玉2020-09-30 09:423,048

  洛舒在经过两秒钟激烈的挣扎之后,最终还是起身,颇为留恋的看了一眼电视,随后好奇道:“我怎么不知道还有任务?”

  系统沉默了一下,“你不是培训过吗?我以为你知道,就没说过。”

  洛舒顺势回忆了一下自己之前培训过的时候,好像自从刻到玉简上之后就没有碰过了,果然她一直都有当学渣的天赋的。

  一阵感慨,等到洛舒到了系统所说的地方,便看见一片空地上躺着两个人。

  季凌秋身旁还散落着一地的玫瑰花,对面男孩皱着眉摸自己的脑袋,画面诡异的像是一一个爱情剧中的狗血桥段。

  洛舒沉默了一下,“我来这里花了有一盏茶的时间了,他们是撞了这么长时间吗?”

  不然怎么还是这么个姿势。

  系统瞬间否认,“你别乱说,除非是紧急任务,系统发布任务的时间都是提前的。”

  说完之后系统还贱兮兮的来了一句,“对不起宿主,我以为你都培训过肯定会知道的,我也不是故意不说的,宿主你这么好,不会生我的气吧。”

  洛舒听着听着,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的地方,但是又实在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她仔细的扫了季凌秋一遍,确定他真的没有受伤,有些不耐烦起来,“别废话!”

  听说她话中的情绪,系统立马乖乖的解释道:“这个人叫高景言,在季凌秋的黑化过程中也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这个人是个富二代,就是因为这次在季凌秋面前丢了人,自此开始针对他。”

  洛舒还没听完,季凌秋便已经从地上起来了,弯腰捡起地上的玫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季凌秋站起来感受了一下,确实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随后便打算绕过高景言,并没有想要追究的样子。

  但是高景言并不打算就这么过去,他放下揉着自己的肩膀,环臂挡在季凌秋面前,“谁让你走的。”

  季凌秋顿住,随后一双浅色的瞳孔望过来,瞳色淡淡,眼中却是带了些疑惑的颜色,随后像是忽然明白过来一样,卸下自己眼中所有情绪。

  他一贯不信什么命理之说,认为是无稽之谈,可是从小到大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却是在硬生生的逼着他去相信。

  相信老天安排给他的命运,就是当一个谁都想欺负的人。

  这些天在洛舒身边过的好了一点之后,他居然都有些忘记自己之前的经历,这真是不应该。

  改变他的人应该是他自己才对,他一点都不喜欢让人把手伸进自己的人生里面。

  季凌秋也知道自己现在几斤几两,面前少年并不像是一个普通人,显然得罪了没有什么好处。

  他习惯性的趋吉避害,为自己找一个最为妥当的行事方法。

  然而身后忽然伸出一只手,猛的一下把他拉到了身后,季凌秋趔趄了一下,站稳后看向身前的人。

  看清楚之后,他瞬间睁大了眼睛,怎么会是洛舒?

  高景言也有些搞不明白目前的情况,皱着眉打量了一下洛舒,迟疑道:“你?”

  洛舒在系统那里知道了原委,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所以并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

  然而天不遂人愿,洛舒的手刚刚探上季凌秋的胳膊,便听见前方的路上有人吹了一声轻挑的口哨。

  洛舒抬眼,转角处涌出来不少的人,一个个穿着非富即贵,只堪堪看清楚这里的状况便开口调侃道:“景言,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怎么连小姑娘都欺负呢?”

  高景言不屑回头看了眼,开口就是有些欠揍的语气,“小爷跟你们不一样。”

  方才开口的人不在意的耸耸肩,随后应付,“是啊,咱们言少可是一个正人君子。”

  他的视线转到洛舒身上时,顿住,“哟”了一声,声音中带上几分的惊讶,“这不是洛姐吗?”

  眼前的人长相不出色,若说什么特别的,最亮眼的只怕就是他耳朵上一排六个耳钉,极其彰显性格。

  洛舒在脑海中搜寻一番,最终在陈旧的记忆角落里面翻到了这些人的印象。

  原主父母还在的时候,原主同他们住在富豪区内。交集也仅仅限于因为凶狠的优异成绩,成为了众多邻居嘴里面的“别人家的孩子”。

  也被戏称一声姐。

  之后原主搬走众人就再也没见过。

  洛舒在系统那里得知,高景言之所以会对季凌秋产生恶意,完全就是因为这些人。

  他们几人本来就是今天玩了一把的真心话大冒险,轮到高景言的时候,便是让他去做最不擅长的事情。

  而众所周知的,高景言飙车一绝,但是对于这种两个轮子的交通工具嫉妒的没有天赋,这才有这么一出。

  而等到发现高景言翻车之后,他们过来一番嘲讽,高景言少年心性,觉得在季凌秋面前丢了面子,气不过,这才处处针对。

  洛舒对这些人没什么好感,转身拉着季凌秋的手要走。

  耳钉男却是眼前一亮,不自觉的又是一声口哨,“怎么洛姐也跟咱们一样玩小男孩了吗?”

  他说着用着一种赤裸的眼神看着季凌秋,“啧啧”两声,“原来洛姐喜欢这种啊,眼光不怎么样嘛。”

  洛舒脚步一顿,侧身去看拉着的季凌秋。

  此时天色渐暗,他的脸自然的便往阴影里面去钻,除此之外,好像对这些人说的话并没有什么看法。

  洛舒转身,笑了一下,“不知道你一夜多少钱?”

  她说完这句话之后便敏锐的察觉到季凌秋胳膊紧绷起来。

  耳钉男闻言一愣,随后目光在洛舒脸上打转,随后露出来一个暧昧的笑,“如果是是你的话,你要钱也成啊。”

  这样可遇不可求的机会,当然是要好好把握了。

  至于洛舒话语中的羞辱之意,耳钉男全然不在意,只要赚到了口头上吃些亏也没什么。

  洛舒仿若很失望的叹了一口气,“便宜了些,给我们家小秋玩的份都没有。”

  话音落,有些反应过来的人便克制不住的爆发出一阵的轰天笑意。

  其中高景言笑的尤为狠,“远儿,你算了吧,从小到大没给洛舒使袢子,哪一次成了?”

  程远脸色一阵青白,说不出话来。

  洛舒则是径直拉着季凌秋上了自己来时坐的车。

  一上车,洛舒便松开季凌秋,把脑袋靠在后座上,眉头有些微皱,闭目不言。

  她自来修炼都是静修,像是方才的那般喧闹,于她而言实在不是很友好。

  天色显出颓色之后,墨色降临的尤为迅速,不给人反应的机会,车窗外闪过的霓虹光影是不是的在洛舒的脸上划过。

  季凌秋犹豫再三,最终还是说了一句,“我不喜欢男生。”

  洛舒睁开眼,懒懒的伸了一个懒腰,“我知道,逗他玩的。”

  随后她看向季凌秋手边的花,“喜欢花?”

  若不然,怎么现在还拿着。

  “这是送给……”后面的话到嘴边却消了音,一来这束确实经历了一些摧残,二来则是因为时间有些长了,花瓣有些萎靡不振之态。

  不管怎么说,实在不能算是一个送人的好礼物。

  是以思索一番,季凌秋一甩手就想把花扔掉。

  但是刚一抬手,花就被洛舒接过去,“给我的?”

  既然现在话已经到了洛舒手上,季凌秋也没有什么好纠结的了,大大方方的承认,“送给你的。”

  “老板说,”他认真的看着那束花,“今生买画 ,来世漂亮。”

  此言一出,洛舒看着那束花也觉得心情好很多了,怪不得那些大能们都要收写徒子徒孙,小孩说话还挺能逗人开心。

  季凌秋见洛舒眉间松动,还以为喜欢,谁知她话音一转,说了句:“够了。”

  不喜欢啊……季凌秋低下头想着,就该在回家之前丢掉的。

  随后又听见洛舒慢悠悠的用着感叹的语气补全了后半句话,“哎,我今生已经够漂亮了,来世也好看不到哪里去了。”

  季凌秋:……请不大大喘气谢谢。

  其实知道现在季凌秋都没有搞清楚,洛舒究竟为什么要把他留在身边。

  说句不好听的话,他的存在对她完美的人生来说其实可以说是一个污点。

  下意识的,季凌秋有些拒绝继续探究下去。

  对他来说,利用已有的条件让自己过得更好一点才是最重要的,不管洛舒想要做什么,他也愿意配合她。

  季凌秋起身去冰箱里面找了一瓶冰水贴在脸上,想让自己更加清醒一点。

  “喵呜~”一声,一个橘色的毛团子闪身跳到了季凌秋的鞋子上面。

  一边仰着头用着自己萌化人的眼神喵喵叫着,另一边又不挺的舔着自己的鼻子,好像是在暗示着什么。

  季凌秋无奈的看它一眼,从旁边的柜子里面拿出来一条小鱼干,蹲下来去喂它。

  另一只手抬手想放在它的背上,但是小迷冷酷无情的看了他一眼叼起那块小鱼干之后便活动灵敏的跑到一边。

  季凌秋:……我摸了个寂寞。

  ————

  小剧场:

  小·冷酷无情·迷:前几章你对我爱答不理,如今我让你高攀不起,请叫我钮钴禄小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佬她又在以理服人【快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佬她又在以理服人【快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