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转角被车撞
危玉2020-09-30 09:423,447

  因为季凌秋的缄默其口,洛舒也就放弃了探究他的所想。

  她搓了搓手打开自己的食盒,余光看见季凌秋还有些微愣,满是无所谓道:“还想呢?没事,反正我又不高考。”

  本来洛舒就是来执行任务的,并不打算好好学习,就说原主本人,也早在之前就已经计划好了,只要一高中毕业就回去自家公司实习。

  此事正和洛舒的意,此时说出来也带着些宽慰季凌秋的心思。

  她回忆了一番,随后道:“你要是不想考试了可以来找我,我给你安排职位,你想做总经理吗?”

  洛舒从记忆中得治,总经理通常都是董事长极为信任的人,而在洛舒心里面,季凌秋足以担任此职。

  洛舒因其传奇的身世在学校里面撑起了一个话题,就算没有人跟他科普什么,季凌秋也还是有所了解的。

  但就算是这样,张口就是总经理这样的职位,季凌秋还是有所惊讶。

  系统同样思考了一会儿,而后惊叹道:“妙啊,宿主你这是要养废他吗?”

  洛舒:……多大的仇至于这样?

  她暗自思索,莫非之前季凌秋的表现真的这么刺激系统吗?

  等了许久都没等到季凌秋的回答,洛舒也不放在心上,拿起筷子打算开始正式享受美食。

  刚放了一块的肉到嘴里面,便听见季凌秋用着很轻的一种声音说道:“好啊。”

  洛舒满意的露出来一个笑,她以后不用干活了。

  至于什么听信季凌秋这个黑心莲会不会面临公司破产的窘境……

  照系统所说,季凌秋这样的人应该是把她给架空了,然后一路驰骋商场。最后觉得活着已经了无生趣了,最后走上与整个人类为敌的路程。

  洛舒很淡定,反正她还有杀手锏没用呢。

  *

  下午考试继续看了两集伦理剧之后,洛舒深深地陷入了剧情中,甚至主动找了系统讨论剧情。

  系统:……这要是做任务也能这样就好了。

  摊上这么个宿主,唯物主义的系统也只能认命了,“宿主,我真的觉得这是你做的最符合你年龄的一件事了。”

  洛舒挑了挑眉拿出手机搜了一下这部剧,便看见众多网友称它为“我爸妈最爱看的狗血伦理剧”。

  目睹了这一起的系统心颤了颤,宿主会不会觉得它在嘲笑她啊,都说女人的年龄就是她们的逆鳞。

  其实……它也不是不能道歉的。

  既然身为系统,就要做统中最能屈能伸的那一个。

  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系统已经计算出了数百种道歉的办法,只能洛舒一开口,它就轮流3D环绕播放这些。

  谁知,洛舒面无表情的把自己的手机扔到了书包里面,“我不跟你看了。”

  系统本来还有些摸不着头脑,而后便看见洛舒打开了客厅的电视打开了第五集。

  一时间先前她说的那句话也带上了满满委屈的色彩,系统纠结了一下,放出了自己之前准备好的3D环绕音道歉语。

  洛舒:!!!

  系统出品,必属精品,立体环绕音也是不馋半分的假,让洛舒四处看了又看都没有找到音源在哪里?

  洛舒咬牙道:“滚!”

  端着杯水路过的季凌秋停下来:???

  他似是想到什么,默默地放下水杯,而后便上楼拿下来书包。

  正在这个时候,系统的道歉语戛然而止,洛舒的目光落在季凌秋身上,“你要出门吗?”

  季凌秋微愣了一下,而后坚定的点点头。

  洛舒想起来自己方才说的话,也明白了季凌秋的举动是因为什么了,她在叹了口气,“我不是说你,我是说……”

  她的眼神忽闪了一下,似乎在思考要用什么话来圆谎,随后眼神一瞥,用手指着电视上的某个人说,“我是想让他滚。”

  眼看着季凌秋被稳下来之后,洛舒在心里面给系统记上一账,随后带着些宽慰的心思开口,“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让你走的。”

  季凌秋眉心微动,仔细的观察着洛舒的神色,努力的想从里面找到一丝虚假的信息,但但是却只能看到她眼底的坚定。

  像是心头突然鼓进风来,心间一阵肿胀。

  好像是天地之大,终于有了一处容身之所,但是随即他便不由讽刺的一笑。

  什么容身之所,旁人一点善意他便又要生出几分的妄念。

  就好像他真的是一个天真的人一样。

  *

  季凌秋在花店是有一份工作的,之前因为要考试的原因请了几天的假,如今考试结束,自然就回去正常上班了。

  又刚好是周末,一大早的季凌秋便消失不见了。

  晨光熹微时,门口响起一阵铃铛的声音。

  正在整理花朵的樊娟丽闻声抬起头,满面的笑容,“欢迎光临。”

  看见来人是季凌秋的时候,随即笑意更大,“小秋啊,考试的怎么样啊?”

  季凌秋一进来便没有闲着,熟门熟路的走到里面找到订单,开始包装花,听到老板的话时,微微歪了一下头,像是苦恼道:“嗯,考第一好像有点难。”

  对于季凌秋的一些事情,樊娟丽也是知道的,位居年级排行榜的第二名,据说第一名常年被一个“凶残”的小姑娘霸占着。

  其实之前的考试季凌秋本来应该坐在洛舒后面的位置上面的,但是因为上一次出了一点意外,缺了一门科目,这才到了别的考场。

  樊娟丽也知道季凌秋是在跟着自己开玩笑,此时不由笑道:“别的学生要是听见你这么说,都要被气死了。”

  季凌秋顿了一下,唇角拉起一抹细微的弧度来,又迅速的消减下去。

  垂下头想让额前的碎发遮挡住自己的脸,失败了之后才想起来自己昨天去理过发了。

  樊娟丽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她凑过来看,眼睛里面闪过惊喜的光芒,“刚才一下子没看出来,小秋你理发了啊。”

  季凌秋小幅度的点点头,“恩。”

  “先前就跟你说让你剪剪头发,你总也不听,看看,这不是很好看嘛。”

  她说话时带着赞许的语气,让听到她话的人很轻易的就会去相信她。

  这就是她说话的个人特色,已经在这里干过一段时间的季凌秋知道,她就是靠着这样的特色把她的生意经营的这么好的。

  就比如有一次,顾客定了一束花,到后来又说不要了,也是樊娟丽凭借自己出色的口才成功的把话卖给了另一个没有女朋友的年轻人。

  而年轻人则用这那束花向他钟情的姑娘表白了。

  关键是他还真的表白成功了,并且通过他绘声绘色的演说,成功的为店里面贡献了一大批的销售额。

  直面樊娟丽这种威力的时候,季凌秋半点反抗的心都生不出来,乖乖巧巧地说道:“我去送花。”

  樊娟丽满心泛滥的母爱,看看,多么谦虚的孩子啊。

  忙碌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当最后一缕金色的阳光消失在玻璃窗上的时候,季凌秋换下自己的工作服,准备回去。

  忽然想到什么,他转过来,樊娟丽正拿着账本清点货物。

  见季凌秋回来,喜形于色道:“小秋,以后你理发的钱姐包了,你看看,这么一天订单加了这么多。”

  季凌秋莫名,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樊娟丽又接着说:“上面不少姑娘都跟我要你的号码呢?”

  随机她一脸的正义,“但姐是这种卖弟求荣的人吗?那必然不是啊,又不是我店里面的常客。”

  季凌秋:……所以常客就可以了是吗?

  沉默了一会儿,季凌秋犹豫着说道:“姐,可以卖我一朵花吗?钱从我工资里面扣。”

  樊娟丽十分爽快的拿出来一束花来,且还是最为娇艳的玫瑰花,递给季凌秋的时候一脸的八卦,“这就当姐送你的,你跟姐姐说,你是不是喜欢上哪个女孩了?”

  季凌秋无奈道:“真没。”

  唯恐她不相信,季凌秋又加了一句:“不要玫瑰花。”

  但是话音刚落,那束玫瑰花便塞了他满怀,“哎,别害羞啊,姐姐也是从你们那时候过来的。”

  于是,等到真正走出花店门的时候,手里面便多了一束玫瑰花。

  在花店工作的时间长了,季凌秋对每种花代表的含义都有所了解。

  而玫瑰,正好代表着最热烈的爱情。

  季凌秋叹口气,本来他是觉得女孩子大抵都是喜欢花的,他送洛舒一朵花,就当是表示感谢了。

  现在……他的视线落到花上,只希望洛舒每天学傻了,不知道这些才好。

  再不济,他可以装作不知道。

  办法总是有的。

  打定了主意,季凌秋便去等公交车。

  只是,有句话叫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要塞牙,古人这一至理名言诚不欺我。

  季凌秋出门右拐,没走几步路的功夫,便横冲过来一辆疑似无人驾驶的自行车,朝着季凌秋撞过来,直接把他带翻到了地上。

  自行车也毫无悬念的摔在地上,从车子下面传出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呻吟。

  “哎哟喂,疼死老子了。”

  季凌秋慢慢的从地上站起来,垂着眼皮看了他一眼,哦,原来电动车上面有人啊,就那驾车技术,他还以为现在自行车都可以无人驾驶了呢?

  *

  洛宅内,洛舒正抱着一桶爆米花兴致很高的刷着剧,系统突然冒了出来,“宿主,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一个?”

  洛舒和每一个追剧少女一眼,眼睛盯着电视,一点都没有要把视线分给系统的意思,敷衍道:“都行。”

  “那就先说坏消息吧,总局发布任务,季凌秋现在有点麻烦可能需要你的帮助。”

  洛舒微愣,“他出什么事了?”

  “被车撞了,”系统顿了顿,“自行车。”

  洛舒淡定地往嘴里面放一颗爆米花,“男孩子嘛,多经历点磨难也不是什么坏事。”

  系统早料到她会这样说,微微一笑而后道:“好消息是,宿主你追的剧现在是最后一集了,你可以不用纠结去不去找季凌秋了。”

  洛舒:……

  ————

  小剧场:

  系统(声泪俱下):我真傻,真的,我单以为给宿主放电视剧就会让她意识到我的重要性,我没有想到她现在会堕落成这个样子,如果再给我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我一定会对那个宿主说四个字:好好考试,哪怕是蒙的也好。

  作者(冷漠):你这是十一个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佬她又在以理服人【快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佬她又在以理服人【快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