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小弟的生活有点小悲惨
危玉2020-09-30 09:422,774

  洛舒走出去没多远就停了下来,她又偷偷回去藏到了一棵树后面,没看到季凌秋的身影后方才转了出来。

  系统一阵无语,“宿主你真的不用这样,你看看我,你要学会信任你的小伙伴,我说他走了就是真的走了。”

  洛舒提醒道:“这就是你的问题了,好好反省一下,为什么我不信任你?”

  系统:……

  当然系统自认为是比洛舒要有责任心一点的,能分得清楚轻重缓急的,它不计前嫌的调出来导航,指挥着洛舒。

  “往前,对对对继续走,走过了回来!行了到地方了,上去就是季凌秋家了。”

  洛舒停下来,看向系统说的地方。

  现在只是近黄昏,外面天光依旧,面前的过道却是有些昏暗,门口还有这浑浊的不明液体没有人清扫。

  整个楼房都透露出一种生人勿进的气息,与前面一条街的繁华相比显得格格不入。

  洛舒看了一会儿,避开门前污浊,没什么心理负担的上去了。

  据系统提供的消息,季凌秋的家就在三楼。

  洛舒还没上去便听见里面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中间还掺杂着女人尖锐的叫骂声。

  “季凌秋你这个白眼狼,我当初就不应该生你!”

  之后就是季凌秋平静的声音,“我也没想让你生我。”

  女人尖叫声震耳欲聋,洛舒皱眉掏了掏耳朵,只觉得这一嗓子只怕半栋楼的人都听见了。

  果不其然,下一刻便从楼上传下来一句脏话。

  屋子里面安静下来,洛舒却忽然觉得不对劲儿,正在观看实时直播的系统也马上道:“啊啊啊,宿主,那个女人要动手了。”

  是的,那个女人,言称从来不会以貌取人的系统成功对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产生了偏见。

  洛舒也在瞬间侧身撞开了年久失修的房门,一个身穿吊带红裙的女人听见声音回头,几乎是下意识的,她朝着门口露出一个可以称得上是喜悦的笑,“你回来了吗?”

  待看清来人后,她的脸色一变,“你是谁啊?谁允许你来我家的?”

  洛舒一眼看见她手底下还掐着季凌秋的脖子,神色顿时冷下来。

  她大步走上前去,拽着女人的头发把她拖到一边,女人的嘴因疼痛大张着,配上她嘴巴上涂得一层厚厚的口红,让洛舒一阵恶心,便又顺带赏了她一个手刀,女人彻底的晕过去了。

  做完这些,洛舒蹲下来看着季凌秋,问他:“她打你为什么不躲开?”

  季凌秋低着头,额前碎发将眼睛遮住,只露出唇角一抹冷然的弧度,“腻了。”

  也不是没有躲过,但是就算躲了总还是不可避免的会受伤,长此以往,他也懒得在对此做出什么反应,左右女人出个气就好了。

  其实最近女人也不太像今天这样疯魔了,只是不知道今天突然发的什么疯,居然还偏巧让洛舒撞见了。

  季凌秋感受着身体上传来的疼痛,已经没有什么力气去为自己掩盖什么,罢了,不管洛舒是因为什么接近自己的,让她这次看清自己也好。

  他想完这些,莫名身上更疼了,他仔细的感受了一下,才发现这疼痛竟是来自于心口的。

  洛舒在听到季凌秋说的那两个字之后,突然就泄了气,她拿手敲了一下他的额头,“以后长记性,你现在是我小弟,不要轻易让自己受伤。”

  季凌秋突然就忍不住了,他小声道:“疼。”

  洛舒凑近了是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血腥味,她将他从地上拉起来,“先跟我回家,我帮你处理一下。”

  季凌秋乖乖的她的身后关了门下楼,走着走着突然问道:“你是不是生气了?”

  “没有。”准确的说是刚才确实生气了,现在已经不气了,害怕季凌秋多想,洛舒还解释了一句,“我如果生气,就不会给你治伤,我能再打你一顿。”

  季凌秋顿时闭了嘴,后面想说的话也一概吞到了肚子里,他在后面看着洛舒的背影,低着头去找地上的影子,他踩着影子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虽然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但是季凌秋就是觉得,这样的时间好像过得格外的快。

  两个人家本来离得就不远,没走多远的路便到了洛舒家里。

  是一个独家院,进去后季凌秋才发现这里并没有人,里面也多是一些少女喜欢的东西,并没有带着很明显特征的大人的物件。

  在路上的时候,系统已经跟洛舒科普过了伤口应该怎么处理,也成功的在屋子里面找到了金属材料的医药箱,犯了难。

  洛舒开了一次没打开,瞬间脸色便不耐起来。

  季凌秋刚想上前帮她打开,便看见洛舒一手扶着箱身,一手扒着箱子盖,吧嗒一声,箱子开了。

  如果没有看错的话,这种箱子都是上了锁的吧,季凌秋看了一眼箱子中间被蛮力拉开的断痕,默默地收回了方才迈出去的步子。

  打扰了!

  但是打开箱子之后,洛舒看着里面的东西还是陷入了深深的困惑,这些……都是什么啊?

  她倒是知道包扎伤口的大体流程,无非就是清洗伤口撒点金疮药,完事包上就行了。

  但是现在,清洗伤口她倒是会,但问题是金疮药是哪瓶啊?

  洛舒已经挺久没有处理过伤口了,平时干完架就去闭关,出来后保证活蹦乱跳的。

  这样一想,用掉最后一次机会的年头也在蠢蠢欲动,又被她死命的摁了下去,前两次用掉了就用掉了,最后一次好歹留个后路啊,万一哪天就出意外了呢?

  她抬起头诚挚道:“你自己行吗?”

  季凌秋伤在额头,按理说也是不太行的,但是他看着洛舒期待的眼神还是点了点头,而后就开始在医药箱里面找需要的东西。

  洛舒想了想,上了楼,再下来的时候手里面拿了一面大镜子,摆到了季凌秋面前。

  本来她是想要凝成水镜,但是形势所迫,她只能拿了一个镜子下来。

  季凌秋就这么就着大镜子,撩起前面长发,把碘伏药水涂到伤口上面。

  洛舒看了眼,他的伤口不大,看起来像是磕在了尖锐桌角之类的东西上面形成的。

  她又想到了之前的那个女人,在心里面问系统:“那个女人是季凌秋的母亲?”

  “是的,因为患有轻微的幻想症和狂躁症,所以季凌秋小时候经常受她虐待。”

  洛舒瞬间觉得自己之前那番动作实在是太轻了,居然连个伤口都没弄出来。

  这边季凌秋涂完要睡贴上创可贴后,朝着洛舒笑了笑,“阿舒你家没有人吗?”

  洛舒摇摇头,因为要做任务的原因,系统给她挑选的是一个很省心的身份,父母早亡,留下来一个忠心的管家替她打点事情。

  不过因为原主不喜欢和人一起生活,所以管家不在这边,而是在主宅处。

  季凌秋像是终于找到理由留下来了一般,心中松了一口气,“你还没吃饭吧,我会做一点,可以帮你做。”

  洛舒下意识的拒绝,“不用,我……”辟谷。

  料想洛舒这种十指不沾春阳水的大小姐一定不会做饭,季凌秋站起来便想着厨房走去,然后探出头,“你想吃什么?”

  想到季凌秋跟自己不一样,他是需要吃饭的,于是没有再说后面那句话,而是说:“你喜欢吃什么就做什么吧。”

  厨房和大厅之间就隔着一层的玻璃,洛舒坐在沙发上一偏头就可以看到季凌秋。

  他似乎对这些东西也不太熟悉,有些手忙脚乱的,但就算中间有些磕磕绊绊的,最终他还是做了两碗汤出来。

  汤的卖相还是不错的,花花绿绿的算有几分姿色。

  空气中诱人的香味表明了这碗汤并非是空有其表而已,洛舒吸了吸鼻子,忽然有些庆幸,自己方才并没有把话说全了。

  季凌秋把碗放到了桌子上,然后招呼洛舒,“阿舒,你尝尝吧。”

  洛舒从善如流的走过去,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季凌秋看见笑起来。

  系统却是阴阳怪气的,“宿主,你不是辟谷了,不吃东西吗?”

  洛舒动作不停,“系统,你要知道人不能总活在过去,我们总要往前看的。”

  系统:……怎么说都是你有理呗。

  ————

  小剧场:

  作者:真香~

  洛舒:别问,问就是人要向前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佬她又在以理服人【快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佬她又在以理服人【快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