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我带你去剪头发
危玉2020-09-30 09:423,507

  季凌秋吃完饭便很自觉地把碗也给刷了,随后站到了门前,“那我就先走了。”

  话是这么说,他的眼神还是不自觉的瞥向洛舒,那副欲擒故纵的小模样让系统又是忍不住的一声,“呸,心机狗男人。”

  偏偏它亲爱的宿主就是要上这个心机狗男人的当。

  洛舒眼睛一转,想起来自己来之前老师教授的课程,眉眼一低,语气尽力的营造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也是,像我这样的人,应该不会有人想要相处的吧。”

  季凌秋眉心一跳,只觉得一股浓浓的违和感涌上心头。

  然而洛舒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她依然垂着眼睛,说出一句让自己都唾弃不已的话来,“我怕黑,你能别走吗?”

  季凌秋一梗,从喉间吐出一个字,“好。”

  洛舒满意的点点头,转身上楼,想到什么回头对着季凌秋指了指,“那件房间是我的,你自己再去收拾一间吧。”

  季凌秋:……

  黑夜:终究是错付了!

  季凌秋以为洛舒留下自己是因为他优异的厨艺,但是第二天他刚一起床鼻尖盈满了美食的香味。

  好嘛,原来他也错付了。

  下楼后,季凌秋便看见了客厅桌子上面摆放着两个整整齐齐的盒饭,而与客厅不过一墙之隔的厨房里面正有一个胖胖的大厨子。

  厨师看见他之后还很是温和的笑了笑,一点都没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对。

  没一会儿的时间,生活十分规律的洛舒也下来了,她看见盒饭的时候眼睛明显的亮了一下,打开大一点的饭盒看了一下,而后心满意足的合上盖子,显然对自己看到的东西十分满意。

  洛舒对厨师的手艺更加有信心,做到餐桌上之后,还很有兴致的对着季凌秋说:“我昨天刚给管家打的电话,没想到今天厨师就过来了,而且做的饭看着还不错。”

  季凌秋:强颜欢笑。jpg

  吃完饭后,洛舒感觉整个人生好像升华了,甚至开始思考,自己从前过得都是些什么日子啊。

  昨天洛舒因为她骄傲的倔强并没有踏进食堂半步,如今知道自己当初的天真,但是对食堂做的东西还是不太放心,便自己准备了盒饭。

  一走进教室就有人过来收作业,季凌秋从自己的书包里面掏出来两份作业交上去,洛舒这才想起来,自己昨天好像确实是忘记了什么。

  但是也不碍事,小弟为大哥写作业不是很应该的事情吗?

  洛舒十分的心安理得。

  班里面有和原主关系不错的同学看见她便扑了过来,“舒啊,想死我了。”

  洛舒自己回忆了一番,昨天并没有看见这个女生,大概是请假了如今刚刚回来。

  许彦君一见她便苦着一张脸道:“舒,马上就要考试了,我可怎么办啊?

  洛舒很是愣了一下,也很想问一下她应该怎么办,如果就按照记忆中来说,原主应该还是一个很有个性的,最后一道题甚至能写出好几种解答方案的学霸人物。

  但是她可能就不太行,洛舒心虚起来。

  但是只一瞬间,她便放下了自己的心理负担,本来她就是来做任务的,一定要看清自己的位置。

  许彦君也不是多伤春悲秋的人,况且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有信心的,这个话题很快就过去了,她突然想到什么,双手相握于胸前,满脸的憧憬,“我昨天梦见一个绝世大帅哥,怕直接跟他要拥抱会有点唐突,所以我就想要一张他的照片。”

  她的表情严肃起来,“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来这是一个梦,如果我要照片的话醒过来啥都没有,所以我跟他要了QQ号。”

  洛舒:……

  讲道理,没听懂,并且好险好险没有直接问出来QQ是什么。

  系统也算了解自己的宿主的,在一旁充当解说员,“QQ就是你们那里传消息用的纸鹤一样。”

  洛舒这才明白,但是明显许彦君不需要回应,她说完上一句马上就有下一句接住,她偷瞄了一眼旁边的季凌秋,凑到洛舒耳朵边问她:“都说你换座位是因为喜欢他,是真的吗?”

  洛舒带着一个非常老的心态去看自己旁边的季凌秋,她现在确实很欣赏这个小孩,于是很是认真的点点头,“是真的。”

  许彦君带着一脸的打击走了。

  季凌秋小幅度的抬了一下头,但是并没有让洛舒发现。

  因为临近考试,几乎是所有的学生都摆起了要好好学习的样子,这么看起来,洛舒就是其中最不合群的一个崽崽。

  别人做作业,她就要找个镜子照,从镜子里面看见老师和蔼可亲的面容的时候,她还很给面子的笑了一下,老师的脸顿时黑下来,但是还是没有说什么。

  许彦君在下课后过来找她,挽着她的胳膊就往外面走,“走走走,饿了,咱们去买点小零食吃。”

  半大的孩子总是容易饿的,课间的时候总会有人去小卖部买东西,许彦君配着洛舒去一趟,回来时怀中抱着一堆零食。

  两个人走到门口的时候便停了下来,洛舒的座位周围围满了人。

  在最中间的就是低着头的季凌秋,因为是坐在凳子上的缘故,显得格外的无助。

  许彦君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洛舒,却见她神色平静,一点不见喜欢的人被欺负时该有的样子。

  洛舒怀中还抱着捎带着给季凌秋买的饼干,但是她并没有动,反而是深深的疑惑起来。

  修道之人大多是信奉命理之说的,洛舒不是没有见过命理非常之差的人,但是她就是从来没有见过像季凌秋这样的,好像整个世界给予他的只有冰冷,任意一样的东西都可以伤害他。

  就好像现在,她不过是离开了没一会儿,便又有人过来找他的麻烦。

  就好像,是被天道故意针对了一样……

  这样的事情,很容易会让洛舒想起来当时被天道操控之时无力的自己。

  系统再次开始爆红灯,“叮——请宿主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

  旁人没看见洛舒的时候,季凌秋便先有所觉,他抬起头瞬间就和洛舒的目光对上。

  洛舒也终于在这一刻想要好好做任务了,她不喜欢这样被操控的人生,季凌秋如今姑且算是她罩着的人,所以她也会帮助他的。

  课间一共不过十分钟时间,眼看着快要上课,惹事的人提着季凌秋衣领想要把他揪出教室,结果刚把季凌秋拉出来便迎面撞上了洛舒。

  她将怀中东西放到了季凌秋桌子上面,拉住惹事的人的肩膀,一下子将他掀翻。

  那人像是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拽倒在地上,惯性的力量让他带翻了洛舒的桌子。

  他的头磕在了地上,激起一阵的头晕目眩,他抬头就看见洛舒垂下来的眼神,里面幽深一片,几乎不像是一个高中生该有的眼神。

  他不过就是平日里欺负季凌秋欺负惯了,方才一时没钱了便又想到了他,没想到会惹上洛舒这样的厉害角色。只是此时被她看着,他都忍不住从心中升腾起一阵的害怕来。

  对于这些事情稀松平常的季凌秋在恢复自由之后反而有些不习惯了,看了一眼没见仿若凝着风霜的洛舒,终于有了一些的真实感。

  先前洛舒和许彦君说的话在他耳边响起,转瞬又消失不见。

  那句“喜欢”确实是一句很容易让人迷失在其中的话,但是深觉命运之不公的季凌秋明显已经学会调节好自己的情绪,让自己能不过分耽溺于这些过分好听的话语。

  毕竟他清楚的知道,人究竟是多么善变的一种生物。

  季凌秋隐下自己的所有思绪,蹲下来把洛舒倒在地上的桌子扶起来,而后一本本的把她的桌子整理好。

  等到最后一本书整理好,上课铃声敲响。

  他再回过头来看,洛舒已经规规矩矩的坐到了椅子上,所有人都安安分分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仿佛先前围着一堆人的事情不曾发生。

  洛舒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也不想着听课,她转过来撑着头去看一旁的季凌秋,突然小声的说:“我带你去剪头发吧,你头发太长了。”

  “恩。”对于别人的善意很不习惯的季凌秋用着气音说了一声,“谢谢你。”

  谢谢你的关心。

  有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再多的疼痛苦难都不能使季凌秋有一分的动容,洛舒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能让他迷失心神,像是久旱逢甘霖,终于在自己的生命里面补全了缺少的那一块。

  究其原因,季凌秋的手不自觉的摸上自己心脏的位置上,大概是因为他也是一个血液温热的活人吧。

  洛舒眼神转移了位置,“恩,不客气,把我的零食拿过来吧。”

  季凌秋:……

  明明洛舒昨天还是一副的不食人间烟火,很有小仙女的风范,怎么如今就办成这样了呢?他昨天的那一碗汤好像开启了奇奇怪怪的东西

  他余光看着老师转过去的时候,才拆了一包的饼干放到她的手里面。

  结果他一转头就被塞了一块饼干。

  季凌秋瞬间僵住,眼睛直直的看着讲台上的老师,不敢动弹。

  洛舒半点都没有察觉到,她把那包饼干放到了季凌秋的桌子上,“这个是你的,我想吃别的。”

  季凌秋艰难的将嘴巴里面的饼干处理掉,又把洛舒开了一袋零食。

  做完这些,季凌秋便看见老师射过来两道锐利的目光。

  许久没有说话的系统上线,“宿主,好吃吗?”

  “好吃啊。”

  感受着洛舒轻松的语气,系统感觉自己有点像是一个为自家孩子操碎了心的家长,“那也请你尊师重道一下好吗?现在还上着课呢。”

  洛舒想了一下,还是从善如流的把东西收起来,“让你失望了,我没有老师,天才少女全靠自学飞升。”

  随后她问道:“系统,你查查附近有什么好吃的,晚上去吃好吃的。”

  系统哭了,它的宿主怎么变成这么个吃货傻白甜呢?

  虽然宿主变了,但是系统还是那个很专一的好宝宝的,它尽职尽责的做好辅助工作,打开自己的搜索引擎,“这个牛排好像挺好吃的。”

  “那晚上就吃那个了。”

  “这家海鲜做的也不错。”

  “明天吃。”

  “那你刚重金请的大厨呢?”

  洛舒:……

  ————

  小剧场

  季凌秋:昨天还说我做的饭好吃,今天就请了一个大厨,所以爱会消失对不对?

  大厨:今天还说我做的饭好吃,晚上就不回来吃了,所以爱会消失对不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佬她又在以理服人【快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佬她又在以理服人【快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