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怎么还有两副面孔呐
危玉2020-09-30 09:424,446

  有所盼望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洛舒感觉自己只是在心里面默背了几本功法的功夫,就到了吃完饭的时间了。

  自然,洛舒并没有忘记同季凌秋说的要去理发的事情。

  洛舒其实很少有这种细心的时候,但是看着季凌秋的时候,她就是觉得这么好看的一张脸,不应该隐没在厚厚的刘海之下。

  洛舒对这里不太熟悉,理发馆还是季凌秋自己找的,只不过钱是洛舒垫付的。

  季凌秋抿了抿唇没有说什么,只不过当他们出去理发馆之后,他突然说:“其实我有兼职,这是这几天没去,等我发工资了还给你。”

  洛舒点点头,没有说什么,心中却还是有些感叹,明明不是一个在众人期待中长大的孩子,却还是像个向日葵一样,努力的转到有阳光的那一面。

  学校教学楼后面栽了两排的悬铃木,被高大教学楼阴影遮挡的那一列却是要比另一列阳光充沛的高上许多,甚至比教学楼都要高。

  在现在的洛舒心里面,季凌秋就是这样的人,这让她怎么不忍心拉他一把呢?

  出去理发店之后天色就已经不早了,日影黄昏,洛舒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这才来的及看清楚季凌秋的脸。

  大概也有常年头发较长的原因,没有了头发的遮挡,季凌秋对外面日光还是有些微的不适应。

  做完这件事情,也就意味着可以去吃好吃的了,洛舒喜形于色道:“咱们现在就出发去餐馆吧,我都定好位子了。”

  话一出让系统鄙夷不已,还说什么不喜欢用现代的电子产品,她现在用的不挺好的嘛?

  当然,她用的最好的还是它这个智能系统。

  季凌秋找的这个理发店就在他家附近,走过去没多远便看见了那栋楼。

  洛舒敏锐的察觉到了季凌秋脚步放的越来越慢,心里明白了怎么回事,随后思索,莫非是因为她平日里都太凶了,让他不敢说话吗?

  她反思过后刚想开口,季凌秋便停了下来,“我上去拿一下东西。”

  说完后,季凌秋没看她一眼便向前走,转个弯不见了。

  洛舒总觉得有点奇怪,往前面走了走,已经不见了季凌秋踪影了,她在心里面叫系统,“我想看季凌秋家里面的场景。”

  眼前一闪便出现了一个画面,洛舒在路边找了一个栏杆靠住,方才慢慢的看起来。

  季凌秋家里面洛舒也是见过的,此时的客厅似乎是比上一次更加的脏乱了,平日里想必也都是季凌秋在打扫。

  此刻客厅里面空无一人。

  只见门把手转动了一下,随后门打开,季凌秋从外面进来。

  许是因为闹出了动静,从屋子里面跑出一个人,身穿红色吊带裙,头发乱糟糟一片,脸上倒还算干净,只是洛舒实在是受不了她画的那么浓的妆容。

  想到接下来要看她看半天,洛舒迅速的选择了放弃,让系统关掉了画面,转而要了一包饼干开始吃,但还记得叮嘱系统让它记得转述。

  系统:……眼看着有点上进心了,又马上堕落成一个吃货,简直没眼看。

  系统恨铁不成钢的发出了一声老父亲般的叹息。

  季凌秋刚推开门进去,门口面的鞋柜上便“啪”的一声掉下来一个东西,他弯下腰把东西捡起来。

  而等到他再转身的时候,面前便多了一个人。

  他第一时间便注意到了她的胳膊,上面包着厚厚的绷带,再下面一点有一些还没有处理的正在渗着血的伤口。

  其实季凌秋受排挤是从小时候就有的事情,那个时候女人还没有现在这个癫狂,但是已经有了一些的迹象,所有来他们家做客的小伙伴都没有坚持过半个小时的。

  渐渐的,这件事情就传开了,在小孩子的心里,有这样一个妈妈是一件可耻的事情,所以没有人愿意成为他的朋友。

  而他每年的家长会也从来没有人去过。

  后来慢慢长大之后,季凌秋不会像小时候那样一个人躲在被子里面哭,他学会让自己变得“铁石心肠”。

  女人却因为没有钱治病,或者说就算有钱治病她也不觉得自己有病,她开始出现幻觉,并且从自残中获得自己的快感。

  每次她受伤都是季凌秋给她处理的伤口,所以他昨日给自己处理的时候才会那么得心应手。

  而她手上新出现的这些,应该都是他不在的时候弄的。

  女人一看见季凌秋便愣愣的看向他,眼神竟是带上几分作为人应该有的情绪,也不似平日里摸不着心思。

  季凌秋看着她的眼神,几乎是生出了几分虚妄的念想。

  会不会,她也有好的时候呢?

  下一刻,事实用行动击溃了他的希望,女人险恶的皱着眉,“你回来做什么,你怎么不死在外面呢?”

  季凌秋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眼睛时其间一片冷漠,“我回来拿东西。”

  说完也不在乎女人的反应,径直便向着自己的卧室走去。

  季凌秋走的时候是尽量避开女人的,只是客厅统共就这么大点的地方,女人又站在最中间,走的时候还是不免在她的身边。

  错身的时候,女人的手突然抓住他,动作之间带着执拗,“你不能走。”

  季凌秋一个手指一个手指的将她的手掰开,而后推开她。

  女人慌乱起来,手在地上随便摸到什么,便朝着季凌秋砸去。

  是一个棒球棒,实心的木头,若是就这样有着她使全力打在身上,怕是没有几天的时间消不了肿的。

  也是她惯用的招式了,手底下摸着什么便砸什么。

  季凌秋有这份心理预期,接住棍子,扔到了离她较远的地方。

  他的心里突然就涌进来一份很大的疲惫感,汹涌要将他的思绪全部湮没般。

  季凌秋蹲到了女人的面前,先是拿手在她的脖子上比一比,引得女人瞬间睁大了眼睛,身体不自觉的往后挪着。

  “别动。”他皱着眉,语气中还带着些不易察觉的诱导,“你不是不想见我了吗?”

  “我现在满足你好不好?”

  他的声音很轻,一阵风就能吹散一样,好像是怕惊扰了什么,但是与之相对的是他手下毫不留情的动作。

  晚间清凉的风从大开的窗户那里吹进来,季凌秋耳边忽然想起来洛舒的声音。

  “不要轻易让自己受伤。”

  这句话之后,季凌秋仿佛是被别人认可了一般,手下力气渐大。

  眼前的一切好像忽然变成了慢镜头,他手指近距离触碰的是人身上最脆弱柔软的一块肌肤,女人头上崩起的青筋,向上翻着的眼皮,都在他的瞳孔中放大。

  越来越急促的声音,减小的挣扎幅度,快要燃尽的生命火焰……这些清晰的向季凌秋传达着一个信息。

  ——他,正在杀人。

  季凌秋忽然松了力气,女人像是一条濒死的鱼一样大口喘着气。原来就算是疯子在接近死亡的时候也会像个普通人一样。

  方才挣扎中,女人胳膊上面渗出更多的血,有一些也沾到了季凌秋的衣服上。

  季凌秋在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之后,看着这些血顿了顿还是去卫生间洗干净,又拿吹风机吹了个半干。

  临走前,季凌秋看向背靠着柜子躲避着他目光的女人,放下一叠钱走了。

  那是他现在仅有的大部分钱了,以后或许还会回来看她,但是再也不会回来这个家了。

  季凌秋下楼便看见在路边无聊的扔石子的洛舒,看见他来,还朝他挥了挥手。

  洛舒上下打量他一番,发现确实没有受伤之后,才拍了拍自己的手从地上站了起来。

  季凌秋看起来就好像自己确实只是上楼拿了一趟衣服,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甚至在洛舒看过来的时候还露出了一个笑来。

  随后,系统怂怂的声音响起:“宿主,你能别让他笑吗?你不知道他刚刚掐人脖子的时候也笑了,数据显示,两个笑相似比有37%呢。”

  洛舒:……试问如果笑不是因为有相同的特征,那还能称为是笑吗?

  眼看着洛舒没什么动静,甚至还安静的走在季凌秋的一边,心里面居然还想着自己订的餐。系统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千言万语都融入到一声叹息里面,它怎么摊上这么个心大的宿主呢?

  “宿主,他这种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就属于明显的变态行为啊,你怎么能这么放纵呢?你应该教育他啊,你不要忘记我们的任务啊。”

  系统说的确实是有几分道理,洛舒觉得自己应该听一听,她停下来看向季凌秋,问道:“你没事吧?”

  季凌秋抿唇,轻微摇摇头,“没事。”

  洛舒放心的点点头,“那就好。”

  系统:……敷衍到极致也就如此了吧。

  不过,他们最后也没吃到洛舒心心念念的没事,没有走多远的距离,便听见一个轻微的叫声。

  “喵呜~”

  洛舒耳目清明,训着声源低头,便看见一只小猫攀着季凌秋的裤腿,不愿意松爪。

  “这是谁家的小猫?”洛舒有些惊奇的蹲下来,手指碰上它柔软的脑袋,小猫咪看起来并不怕人,还状似讨好般的摇着脑袋。

  季凌秋蹲下来抱起小猫,“可能是来找我的。”

  他的手轻轻挠着小猫的下巴,解释道:“小迷是一只流浪猫,因为我老在这里喂它,所以它就记住我了。”

  洛舒的目光放在小猫身上,怎么都移不开,“叫小迷啊?”

  “因为它老是要迷路,我就这么叫它了。”

  如果是不是喜欢迷路的话,又怎么会到他的身边呢?

  季凌秋怀里被一团温热充实着,心好像终于落回了实处。

  大部分女生对于这类毛茸茸的生物都没有什么抵抗力,洛舒也不能免俗,她把手放到小迷身上一下一下的顺毛,忽然她看向季凌秋,眼睛里面带着询问,“我们把它带回家吧。”

  季凌秋一下子愣住,这句话中所含的信息量似乎是有点大啊,在洛舒心里面他已经是“我们”了吗?

  还有,家……真是一个陌生的字眼。

  就像他刚刚离开的地方,也能称之为是家吗?

  当然就算意外,季凌秋也还是更愿意将这句话当成是洛舒的无心之言,他垂下眼,回避洛舒的目光,“你想带就带吧,它不是我的猫,你不用跟我商量。”

  连季凌秋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有多么的低沉,洛舒瞬间像是找到了小迷亲近他的理由,大概是同类之间的惺惺相惜吧。

  洛舒收回逗弄小迷的手,纠正他,“我知道小猫不是你的啊,因为从现在开始它是我的了,但是家是你的。”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应该那么单薄,并不是血脉相亲才算家人的,比如,”她认真的看着季凌秋,顿了顿,“兄弟。”

  系统突然冒泡,“宿主,没看出来你还能说出这样暖心的话来,你不是修无情道的吗?”

  “啧,这话说得,没吃过猪肉我还没见过猪跑吗?修真岁月漫长,并不是只有血脉传承这一种,这么一说我都想收徒了,但是我如今穷酸的连一个收徒礼都拿不出来。”

  系统连忙道:“宿主,请记住你的身份,你现在可是上市公司的千金大小姐。”

  洛舒教育道:“别提钱,俗!我还是比较想念我乾坤戒里面的幻海扇,赤凤铁,八方辟邪塔和七宝虚灵丹。”

  系统听着洛舒话中的几样东西,闲来无事在自己数据中对比了一番,最终在公司仓库中找到了,好嘛,原来是充公了。

  系统瑟瑟发抖,不敢说话,整个世界所以清净了。

  季凌秋听到洛舒的话,深吸了一口气,好半晌才吐出来,“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回家。”

  原来他也可以成为一个有家的人啊。

  这句话居然是从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嘴里面说出来的,季凌秋只觉讽刺,风一吹,心下阵阵发寒。

  *

  还没带小迷到家,洛舒就已经给厨师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多做一份猫饭。

  不知道是不是以为流浪猫的经历,或者单纯就是因为它是一只猫,小迷就算是在洛舒怀中也显得很不安的样子。

  到家后,季凌秋率先进去,而后上楼,“我把书包放上去。”

  就在季凌秋的身影消失在楼梯转角的时候,小迷像是突然打开了一个什么开关,一下子从洛舒怀中跳了下来,三下两下便不知道跳到哪里去了。

  洛舒一时愣住,身体还保持住自己原来的状态,都有些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季凌秋再下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幕,少女站在大厅中央,双手抬着,神色略显茫然,看见他时,眼睛不自觉的亮起来,落在季凌秋眼中,竟是比头顶上巨大的水晶吊灯还要灼目。

  洛舒凭着感觉指着一个方向,“小迷跑了。”

  开口时的语气竟是带着委屈的意味。

  然而话音刚落,便见一个小灰团子颠颠的跑到了季凌秋的身边,两只爪子一攀,抓住了他的裤腿,就和初见时一样。

  小迷抬头看着季凌秋,软软的叫了一声,像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如今终于找到了可以诉苦的人。

  季凌秋弯腰把小迷抱起来,它趁势就把自己的小脑袋放到了季凌秋的臂弯。

  洛舒:……这小猫咪怎么还有两幅面孔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佬她又在以理服人【快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佬她又在以理服人【快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